【叶黄】Amor(55)

55.风言风语

 

虽然在陶轩过来探望的时候,算是被叶修和黄少天摆了一道,让他有点难以下台,但无论是谁都知道陶轩不会善罢甘休。


其实他做过许多次类似的事情,在嘉世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当时荣耀城堡的秩序还没有那么严明,许许多多自认为自己天赋异禀,拥有不凡家族背景的巫师后代被分院帽分到嘉世学院,当时他们很难被管教,许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多多少少学习过一些魔法,他们自信(大概是嘉世的一种特质)到过分的程度,最终能够成功使他们信服的除了叶修的能力以外还有很不为人知的一点:陶轩的手段。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包括叶修离开之前他招收孙翔,一模一样的天才型巫师,进入荣耀两年就已经得到过多次赞赏,不光在魁地奇比赛上,甚至在黑魔法防御上也展露过头角,陶轩向来不掩饰自己对人才的渴望,尤其还是个年少不懂事,容易拿捏的人才。


在他看望过隐形兽之后,越来越多的巫师接踵而来,其中包括许多魔法部的人,神奇动物管理和指控司——他们试图把隐形兽从荣耀城堡里带走,可惜并没有得到冯宪君的允许,况且他们也实在抓不到那只时常消失的小家伙;神秘事务研究所——他们完全算得上是荣耀的常客,来访次数几乎要赶上长久在外出差的钥匙管理员。


只不过这一次神秘事务研究所的来访非常迅速,原本的三人组织中多出一个领头的,也许是神秘事务所的所长,从他们的行事态度上就能看出职位的高下之分,新来的那个待着一副金丝单边镜,嘴唇抿得像是一条直线,在他开口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先说话,他简单地通过其余三人的介绍见过叶修,并对他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询问,包括如何抓到的疯老头,以及霍劳妮事件的详细经过(关于这件事叶修几乎倒背如流),同样的,他也在言语中提到了上个学期的火龙事件,叶修表示无可奉告。


询问接受后,所长短暂地点了一下头,接着把目光转向隐形兽,那只小家伙自从他们进门之后就没有出现过,不知躲到哪个角落里。


“请让它显出形状,以便于我们确认隐形兽的身份。”所长说,面对着叶修,似乎认为叶修是这一只隐形兽的拥有者。


“这个还挺困难,我问问它。”叶修说着,把眼神转向隐形兽的位置,半晌后回答,“哦,它不乐意。”


“叶教授能用眼睛看见隐形兽?”所长眯起眼睛问。


“怎么可能,这不那有个白圈吗?”叶修说,冲自己视线的方向一指,隐形兽爪子上的治疗百环确实稳稳当当地浮着。


所长随着他的指向面对那里,伸手摸向自己的袍子内部,转瞬间念出一个显形咒,他的魔杖简单一抖,隐形兽像是被从空气中掏出来,往前踉跄两步,堪堪露出自己的样子。


它现形也不过一瞬间,很快又原地消失,这下连手环在哪儿都不见踪迹,但就那几秒钟的功夫,神秘事务所的人就已经拍摄下照片。


“确认了,是隐形兽。”举着相机的男人说。


“很好。”所长回答,再次把视线转向叶修,“确认神秘生物的种类是工作义务,有助于调查。”


在叶修表示理解地点头后,所长转过身去,扫向叶修的眼神中有那么一丝鄙夷。


“那么叶教授,下次再见。”


关于这一次会面,黄少天当然不太清楚,实际上他除去留在叶修办公室的时候之外,其余时间他都忙于应付课程,作为即将毕业的巫师,他的必读书单上甚至出现了《亚洲抗毒大全》,王杰希昨天还在冲他们介绍本土的咬人芥蓝应该如何防范,需要他们写一篇三千字的小论文,而郑轩的论文中心居然是发现咬人芥蓝就把它们迅速煮熟。当然,黄少天需要关心的还不只有咬人芥蓝,他最近一直在荣耀里打听各路小道消息。


由于他的口才了得,许多人都愿意把得知到的消息告诉他,别提他还有一位当级长的好哥们喻文州。


但喻文州了解最多的还是荣耀内部,比如冯校长近期又出门了,哪位教授又准备加强巡逻力度……之类的,这在前三个学期非常有利,有助于黄少天和其他人寻找各种地方训练魁地奇,虽然喻文州可以说是以权谋私,但他们起码没有给城堡造成什么严重破坏嘛!况且其他学院的级长们都是这样做的!


但最近一段时间,黄少天需要听到的是外界的消息,最初是关于疯老头,就算冯宪君对学生闭口不提疯老头的去向,但学生们不是傻子,总有几个知情者把当时的情况告诉大家,荣耀内部自有一套沟通系统。


起码黄少天有一套自己的消息系统,他得知疯老头被抓进魔法部之后始终没有招供。


那位在课上总是温声细语,唯唯诺诺的教授在面对审判时异常得有骨气,也许因为他是一名摄神取念者,所有坐在审判席上的人都很容易被他引导,即便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有罪,却始终无法做出稳定的判决,他甚至有一次通过暗示得知了审判官的隐私,并当众说了出来以此要挟对方——这导致审判官被革职调查了三天。


每个人都有内心的弱点,人越多的地方对疯老头来说越容易发挥自己的魔法,因此魔法部对他进行了审判上的调整,他们把他关在一间全黑的屋子里,日以继夜地折磨他,威胁要把他放进阿兹卡班,以此逼迫他说出需要默默然的元凶……只不过他们忽视了一点,马库斯之所以在荣耀内被称为疯老头,就是因为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变得更加癫狂。


这让神秘事务研究所的每个人都大为头疼,他们花费许多精力在这件事上,三个月过去却一无所获!这使他们的行动力看上去甚至没有荣耀学院里的一位教授和学生高!


所以近来他们越发频繁地拜访城堡,不只是询问叶修关于默默然的事情,他们甚至开始询问所有人关于圣诞前后的怪事,包括火龙事件,以及黄少天在禁林内遇到摄魂怪的事,他们固执地认为这些事都和默默然有关。


就黄少天听到的消息来看,魔法部们似乎发现了线索(也有可能是他们认为的线索),他们在禁林内找到一些不属于树林的东西,并把那些东西带了回去,经过调查后,魔法部认为引导制作默默然的元凶或许不是巫师——起码不完全是巫师。


“说什么瞎话,我看魔法部那群饭桶是酒喝多了!引导默默然的不是巫师,难不成还是人马族?”魏琛对这样的言论不以为然,每次在猪头酒吧里听到都忍不住大声呵斥,“三个月不出结果,那群家伙想破案想疯了,我放群狐媚子出去都比他们猜得准!”


这是猪头酒吧的老板第一次公开针对魔法部,虽然在此之前,他也时常训斥那些家伙的条例不公平,认为魔法部对麻瓜的保护过于繁琐,对魔法酒吧的卫生查控又太过严格,但很少会对魔法部的决策做出明确的否定,但这也是因为前任老板为人圆滑,即便是骂也骂得不动声色,而魏琛没有那种含蓄骂人的本事,他看不惯这事,就恨不得把唾沫星子都喷到人脸上。


就因为这件事,猪头酒吧的客人少了大半,一部分是深受默默然的困扰而赞同魔法部,另一部分则是尽早脱身以免惹事,因此,当黄少天和叶修再次进入猪头酒吧的时候,里面只有寥寥无几的两三个人。


“哟,老魏,你这边的生意日渐兴旺啊!”叶修调侃着,与黄少天一起径直走到吧台前面坐下,反正现在酒吧里留下来的人不多,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那是,老夫经营有道!”魏琛梗着脖子,把两杯火焰威士忌重重地放在他们面前,“不在乎那点小钱!”


自从黄少天和叶修确实在一起之后,魏琛是猪头酒吧老板的事情对他就不再是个秘密,况且暑假的时候他还在叶修家里住了那么久,多少有几次与魏琛打了照面,对这位高他几届的学长,黄少天可以说是非常有好感,当初他能被选进蓝雨的魁地奇球队可多亏了魏琛的慧眼!最初认出魏琛的时候黄少天还叫人一声前辈(想当初他刚认识叶修都没叫过前辈),久而久之的,他开始称呼人为“魏老大”,并一并结成蓝雨统一战线,主要针对目标不用说,当然是叶修。


就因为这个针对目标,现在蓝雨统一战线的两个人都在四处打听魔法部的事情。


“文州说最近陶轩和魔法部走得很近,我总感觉他一定在琢磨坏事,他的样子狼顾之相,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上次过来的时候就左看右看的,不知道又要抓你什么把柄。”黄少天把火焰威士忌喝下去一半,听完魏琛说的近况后,他的不祥感觉越发加重,上一次他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在第一次上场参加魁地奇,开场五分钟之后他就被鬼飞球打中了胳膊在方明华里面躺了整整一周,“我的直觉可是很准的,你不如把之前他做的那些破事说出去,提前坑他一笔,反正都是要斗的,不如先下手为强!”


“说得容易,我就算能说,有人信我吗?”叶修无奈着,陶轩在打鬼主意他当然知道,坐以待毙也不是他的风格,但确实目前不到时候,就算他想先发制人,那也没有一句能念的魔咒在手上啊,总不能豁出去和人争个鱼死网破吧?况且就算他想鱼死网破,万一人陶轩就等着这出呢?


“当然有,他在嘉世里做的那些事情大家又不是瞎子,我看苏妹子是站着你这一边的吧?她总能帮你说话,到时候也算我一个!”黄少天很是坚定地说,立刻把什么蓝雨统一战线抛到脑后。


“沐橙加上你,人数还真不少,咱们能在嘴炮上占个优势。”叶修好笑地调侃他,“听起来很有说服力嘛。”


“我靠,不然你想怎么办?就等着陶轩作妖作怪给你下套?”黄少天怒了,用胳膊肘用力顶一下叶修,“看现在的样子,你之前从魔法部偷小点的事情迟早要败露,到时候你准备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呗。”叶修摆出副纯良的模样,“总不能因为偷个火龙就送我去阿兹卡班吧?”


“那也不一定。”魏琛虎着一张脸从酒吧后台回来,“魔法部那群饭桶,做什么都有可能,我刚打听到他们在荣耀城堡林子里发现的东西。”


“据说是一套麻瓜摄像投影机。”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小广告:十面相的余本>< 链接

评论(17)
热度(46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