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非言(窃魂其十四)

窃魂(十四)


叶修既都陪着他试了这许多件,轮到黄少天后他也再难以推脱,只好拿着劲装去了。所幸他这衣服不比叶修那几件复杂,本就是习武之人穿的,即便料子好些,穿着方式也未有太大变化,不出多久便已穿整完备地走出来。


这一出,叶修尚还未说点什么,倒是店老板眼前一亮,急切地张嘴夸了起来,直说黄少天穿这身好看,和天人似的,活像是行走江湖,劫富救贫的大侠客!


说句实在话,黄少天现下的镖师身份本就是假,他也确是个江湖上无人不知的大侠客,这身衣服穿上,不过衬他原来的气质罢了,布料也确是极好的,衬得黄少天那套着皮面具的脸都有些俊俏,劲服以紧身不碍事为长,从黄少天以往穿得那些个来看,便知道他腰身细...

【叶黄】非言(窃魂其十三)

窃魂(十三)


黄少天说完,便一擦手,要去碰叶修的眼睑。叶修也随他,把脸转过来,哪像没对上光,他瞳孔里的金色却也消失了,黄少天在他眼睑下摸了两把,又扶着他的脑袋四处转了转,也不见那金色再起来。


“我刚刚明明看见的,怎么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叶修问他。


“你眼睛里好像有点……唔,算了!大概是外头太阳光太亮,我花了眼。”黄少天嘀咕半句,收回手,“咱们吃完之后干什么?听那黑衣人的意思,今日文府不会限制我们行动,不如在里头好好走走?”


叶修轻笑道:“你还真信那黑衣人的话。”


“嗯?难道他也话里有话?”黄少天一愣。


“官员的门府和江湖人的不同,里头机密众多,...

【叶黄】非言(窃魂其十二)

窃魂(十二)


管家答不出来,反叫黄少天一叠声地逼问,小剑客平日里剑招犀利,嘴上的功夫也不差,这会儿给他逮到机会,可不得好好出口方才被陷害的气,一张嘴便说个不停,最后道:“你方才还喊我们义斩查查内部兄弟,我看是你们文府里头有鬼!亏得你们入府的规矩这么严,养了内鬼都不自知,以我来猜,谁给你报得信,谁便有最大嫌疑。”


“莫要乱口胡言!”听得黄少天说道文府内部,管家的笔尖淌汗,却骤然大声起来,给那一句挡了回去,似乎是在忌惮什么的样子。


“我不过随口一猜,原本也就是个揣测,你如此激动倒显得做贼心虚。”黄少天才不怂他这大小声的,当下又添油加醋说着,“只不过我这猜得也并无道理,你想,若这开...

【叶黄】非言(窃魂其十一)

窃魂(十一)


“收声。”叶修低声道,往下随意一望,见那盏琉璃灯的珠光追着脚步声远去,这才松开黄少天,时间紧急,他两没法进到那屋子内,叶修只得对着黄少天掀开的那一小块瓦片轻轻伸手一击,似是打了些灰屑下去,而后听得那人的脚步转回来,两人赶紧从房梁上跳下,一溜烟跑走。


“你醒了?怎么摸来的?刚刚那脚步声又是谁?”黄少天自己摸黑找路,话头都兀自憋着,相当难受,这回见得叶修过来,自然忍不住,还跑着路呢便一连串地问过去,左右这文府里头也没得其他人。


“刚醒,比你晚点,听见声响过来的,那脚步声是我的障眼法。”叶修知道他的性格,要是不问出个好歹来,今个儿晚上怕是没得消停,干脆统统答了。...


【叶黄】非言(窃魂其十)

窃魂(十)


黄少天倒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叶修调戏他,他这边也丝毫不让,本就是在文府的人面前演戏,他要是扭扭捏捏还怕被人看出些端倪来,当下转头对上叶修,相当坦荡地叫出一句:“秋哥。”


“哎,乖弟。”叶修那边应。


两句叫完,眼瞅着宁远很快活地拍手,又对着他们交代了一番兄弟不易,说自己若是也有个哥哥弟弟之类的,定也要好好对他。黄少天和叶修在边上随着他聊了两句,便见走在最前头那位文府领头的把脑袋转了回去。


后头的路不算太远,有文府众人在边上跟着,又加之夜里行路无所阻拦,众人走得极快,寅时还未到便已能见到文府大门的影子。


这文府护卫众多,难以混入,黄少天早有耳闻,此时过去...

【叶黄】非言(窃魂其九)

窃魂(九)


两人一路快马加鞭,在夜色里行成两支穿梭的剑,想也是知道这趟出来着实麻烦了楼冠宁,路上再多耽搁怕遇不测,骑着好马,又行得官道,路上耗费时间并不多,只半个时辰便要到那说好的地点。


没想马行一半,黄少天忽觉有异,半途中猛得扯起马绳,将身下那黑马拉得前蹄离地,发出两声嘶鸣。


“等等!”


“怎么?”叶修随他停下。


“你听没听见人声?”黄少天行走江湖多年,多干的是潜行暗杀,此时变做其他人的脸,竟然难得少话,一句说完便凝神屏气,立起两只耳朵细细分辨。


“有一些。”叶修仔细一听,他们所处下风,前方言语声顺风而来,确有些嘈杂,“镖局歇息,有交谈也是正常...

【叶黄】剑客如你

我黄生日快乐!

—————————————————————————————————

叶修第一次见到和黄少天,是在个林子里头,他为掩人耳目特地在脸上做了些手脚。


现在叫他回忆起来,他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林子,总之各种树都长了点,生得很茂盛,烈日炎炎里给撕开个绿色的去处,光用眼睛看着都觉得阴凉,叶修也贪那一处阴凉,跑路到一半便藏进去,他轻功好,进入不过和树叶擦身而过,沙沙两下便蹲到其中一棵树上卧着。


里头确实也是清凉的,不过很吵闹,声响竟比外头还多点,似有个人在喋喋不休地嘀咕,除了他以外,旁的声音一句也没有,不知他是在对着谁说话。这等好地方叫叶修一个人占了着实便宜他,多个人在倒也无妨,...

【叶黄】非言(窃魂其八)

窃魂(八)


俗话都说盛极必衰,一方水土若是常年怪相横行必然有异,但若是一方水土永远康泰民安,实际上也并非甚好事,黄少天把来时在广乐镇周边遇见的怪事同楼冠宁仔细一说,竟叫他也皱起了眉头,再一问他是否知道周边怪事,他仍是连连摇头,说自己在这广乐镇子里头当真什么都不知,义斩镖局的老大都尚且如此,更别提那些个寻常百姓,难怪广乐镇有素被称为江边乐源。


只是百姓之间,怪事流传本就是奇快的,尤其是当今世道,异相虽算不上频出,但总也不叫罕见,皇家里头不太清楚,百姓们手上的奇异画帖子可不少,个个都是通过些怪事改编的,哪怕没有传到官家耳朵里,镖局总也该知道些,像广乐镇边上显然不太平,义斩却毫无耳闻,着...

【叶黄】非言(窃魂其七)

窃魂(七)


楼冠宁这号人物,在江湖里头风声不小,众人都知他财力雄厚,背景绝不单纯,但要说万人敬佩嘛……还真难讲。到底江湖里头都是些侠士,行走江湖义字当头,若是不仁不义之人,纵你有千吨金那也得遭江湖人唾弃,这楼冠宁虽没到不仁不义的样子,但也无所大仁大义的作为,在江湖里头堪堪占个虚名罢了,未有太大风浪。


黄少天对他道久仰,那也是接着他的话顺口往下一提,并非真的“久仰”对方,他在人出来时候那脸意外,也全是惊在其他地方。众所周知义斩分局众多,其中建得最大,镖师最多的那一镖局自然在长安,因此大多数人也认为长安当局乃义斩的总镖局,义斩的老大斩楼兰自然也应该在那里。


哪知义斩如此大的镖局,...

【叶黄】非言(窃魂其六)

窃魂(六)


叶修与黄少天助那赵家姑娘生下龙子,整个赵家的氛围都好上许多,当天夜里便给两位公子端出许多吃食,赵父甚至还兴高采烈地从村子东边买了两壶好酒回来。可惜叶修和黄少天两人都不胜酒力,只喝了两小杯,剩下的全进了赵父自己的肚子,原他这样喝,定是要被赵母训斥一番的,今日难得喜气,那满面堆笑的妇人也不说什么,只一个劲地把鸡鸭鱼肉摆到桌子上,一张四四方方的木桌竟也放了个满。


这产一龙子事小,救下人命事大,叶修与黄少天确实有功,也受得起这一顿美食,酒过三旬,赵父,迷迷瞪瞪地说起胡话,赵姑娘在一旁很是内疚地冲着两位公子道歉,赵母的手上则是抱着那个刚诞下来的小龙娃——那小家伙识相,没出生前还有...

1 / 89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