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34)

34.由魔法部出面

 

起初,三人都以为躲藏在灌木里面的是某种动物,禁林里常有的那些,类似于蜘蛛啊,独角兽啊——但愿不是马人族,黄少天被他们的首领居高临下地评论完之后,这一段时间内都不是特别想看见再他们的棕色屁股。


叶修是最先听见动静的人,在这一点上,成为阿尼格玛斯是件好事,特殊的五感能帮助他及时准确地发现周边动静,离他们不远处的灌木里有东西——活的那种,正在一点点挪动着,向他们的方向靠近。


随着彼此之间的距离缩短,很快黄少天和霍劳妮也听见响动,那是像走路一样的沙沙声。禁林里有许多动物可以走路,但很少有物种能让行走的声音如此整齐,每一步都像是一起跨出的,宛如扇形的包围圈……这让黄少天想到捕猎,又或者是魁地奇球场上击球手试图抓住找球手的样子。


等距离足够近之后,叶修在嘈杂声中隐约听见几句交谈,其中一个声音他还挺熟悉。


“荧光闪烁。”叶修念着,再度点亮自己的魔杖——刚才为了避免被靠近的东西发现,他们所有人都熄灭了亮光。咒语过后,银白色的光芒重新从魔杖头部涌出来,甚至比之前地更亮,像是个麻瓜信号灯,甚至有几点光芒抽丝一样从魔杖上离开,钻进他们面前的灌木丛里。


黄少天甚至还没来得及问叶修是在做什么,转眼有一道相似(但不是完全一样)的光芒从灌木里钻出来,朦胧的光凝聚成一只鸟的样子,先是绕着叶修飞两圈,而后转过脑袋打量两眼霍劳妮。


“你的学妹没事。”叶修对那只鸟说,希望这只守护灵能把消息传递给楚云秀,“只不过有点不太稳定,我们先把她带回去。”


“……但愿可以。”白色的鸟张开嘴,楚云秀悲伤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有其他人来了。”


“其他人是什么意思?”黄少天迅速反应过来,霍劳妮是烟雨的学生,圣诞舞会后失踪整整一天,当然不止他们几个会来找,楚云秀作为烟雨的级长,以身作则出面找人不奇怪,只是什么叫“其他人”?难道有别的学生知道霍劳妮的事情?他花了好大力气才把人家从默默然骗成原来的样子,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和霍劳妮结过怨的人出现,然后把他的劳动成果又吓回去吧!


“不清楚。”叶修道,往后退开两步,等待着会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


在亮光过后,那些声响立刻有了目的性,统一像他们靠过来,最先从灌木里钻出来的是楚云秀,她身上的巫师袍子沾满灰尘,显然禁林并没有让她好过,她一钻出来就跑到霍劳妮身边,在看见对方的状态后又面向叶修,似乎想说点什么。


但她最终没有说出口。


因为在她出现之后,跟在后面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地钻出来。


先是烟雨的学院教授——负责占卜课,黄少天为混学分这一整个学期都要上那节充满水晶球和茶渍的课,和他算是眼熟。占卜课的教授维持了自己上课时候的风格,他带着宽大的巫师帽,却穿着极其不搭调的破旧长毛衣,有两三个扣子脱落了,掉在他的过大的雨靴里,这使得他每走一步路都晃晃悠悠的,白色的胡子和头发编成一股一股,上面还夹杂着圣诞舞会时候高地小妖精们从屋顶上撒下来的金粉。


再后面是魔法部的人,不用问,只要看他们穿着的统一黑袍就知道他们是魔法部的人,袍子的边缘用金色银色的两股丝线拧在一起,秀着这几个人所属的部门“神秘事务司”。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黄少天在心里想,他的父亲是一个傲罗,虽然他不怎么关心,但多少能从父亲嘴里听到一点关于魔法部的传闻。神秘事务司是整个魔法部里头的最高机密部门,向来只处理各种重大事件,像是十几年前的“大魔王重生”什么的,霍劳妮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巫,一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默默然,顶多算是神奇动物失控吧?至于要神秘事务司出面吗?


尤其那些穿着黑色袍子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股子令人不适的冷漠,他们连握着魔杖站定的姿势都如出一辙,四个人分别站到周围,用他们的眼睛盯着霍劳妮。


“孩子,我的好孩子。”占卜课教授开口,他的声音永远沙哑低沉,黄少天曾经和郑轩一起怀疑过他是不是为了增加神秘感才刻意压着嗓子说话,“你经历太多……知道的太多了……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么样,所有的一切都展现在你的脑子里……”


“他在说什么?”黄少天靠近叶修,这一大帮子人出现之后,他们两个就和霍劳妮脱节了,楚云秀站在小女巫身边,教授正在向她们走去,四个魔法部的人围着她们,而叶修和黄少天……很不凑巧地被隔在外面。


这场面,仿佛他们才是后头赶来的人一样。


“咳,我也不太清楚。”叶修摸摸鼻子,他的占卜课成绩不差,但和占卜课的教授向来不太对盘,用神秘一点的专业术语来说,就是他们的“眼睛”看见的世界不同,他甚至记不清楚占卜课的教授全名叫什么……他相信黄少天也记不清,荣耀里面大部分学生称呼他都是“稀奇古怪的疯老头”……但这只是个称呼而已,介于占卜课的考试很简单,所有担心挂科的巫师们都很喜爱他。


“难道他在给霍劳妮做占卜?什么未来什么现实的?”黄少天窃窃私语着,又把眼光转向魔法部,“这几个人是来做什么的?荣耀里出一个默默然,消息传得这么快?我还想说把霍劳妮带回去看看老冯有没有什么办法,魔法部的人来了,还能把她带走吗?”


“估计要协商协商……”叶修凝视着那四个人,显然他也意识到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四个神秘事务司的人有多奇怪,在他目光的注视下,那四个巫师握紧了手上的魔杖。


神秘事务司的人可没有时间凑热闹围观,他们既然来到禁林里,就一定会对霍劳妮做点什么。


“让我来,我能说服她!”疯老头往前走去,拦住四个想要上前的巫师,独自站定在霍劳妮的面前,“我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我看见了……”


占卜课的教授滔滔不绝,但其他人,包括楚云秀都开始忧心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他说出来的话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听懂,仿佛教授把这里当成了一节自己的课堂……只不过上课的对象只有霍劳妮一个。


可惜这里不是课堂,迷茫的女巫已经受到惊吓,所有人的出现使她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她在众人的包围下皱起眉头,她的手开始颤抖,试探着向往自己的袍子内摸索——她的魔杖早就已经断了,在她变成默默然的那一瞬间,魔杖会选择自己的主人,而被负面情绪占领的她,早就已经不是曾经的霍劳妮……甚至算不上是一个“人”,它只是一团阴暗的能量,一团收到诅咒的东西。


“倾听吧。”教授试探着想把手搭上霍劳妮的肩膀,“想起你自己是谁。”


禁林黑得像是泡在墨水里,连一点点星光都看不见,唯一起到照亮作用的只有叶修的荧光闪烁咒语与楚云秀的守护灵,在白色的冷光下,霍劳妮的表情逐渐从茫然转成痛苦。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霍劳妮的声音嘶哑起来,从她的长袍底端开始卷起浓黑色的雾气,“我听到的那些声音,他们,他们永远在我的脑子里,我能听见你们在说什么——”


她骤然转过身,牢牢瞪住一个魔法部的巫师:“你在说杀掉我,用粉身碎骨?”


霍劳妮身上的黑气变重了,几乎要蔓延到她的颈部,她所有的手脚都消失不见,巫师帽子也变得松散,只有她那张惨白的脸飘在空中。


“对不起先生,那是没有用的。”霍劳妮的目光简直像是一滩死水,她诡异地自言自语,不停地把视线在四个魔法部的巫师脸上转来转去,她保持着自己一向的小心翼翼彬彬有礼,称呼他们为“先生”,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不管是粉身碎骨还是夺魂咒都没有用……我试过了,除非你们愿意念出那一个咒语。”


“阿瓦达索命。”霍劳妮准确地读出那句咒语,瞬间魔法部的巫师们齐齐把魔杖举起来。


“你们好奇我为什么知道这句咒语?”霍劳妮难看地笑着,她的五官扭曲到一起,终于她身上最后一点像人的地方也无法支撑下去,白色的脸旋涡般扭起来,眼睛鼻子都融合进去,宛如一杯正在搅动的加奶咖啡,“我不知道,但你们知道……我能听见你们的声音……不用害怕,先生,这是我的‘天赋’。”


所有的黑气都蔓延上来,她的身躯整个都被淹没了,最后传出来的尖哮听起来像是霍劳妮正在黑气里溺水——但每个人都很清楚危险的是他们。


在几秒的时间里,默默然猛地窜向空中,魔法部的巫师们几乎跟着它的动作举起魔杖,四道魔咒立刻从他们的魔杖顶端冒出来。


“不——不!”教授声嘶力竭地喊着,他也挥动自己的魔杖,第五道魔咒冒了出来,“一忘皆空——”


魔咒的光几乎照亮整个禁林的上空,魔法力量之间相互碰撞,有许多东西炸开去,叶修迅速伸手去拉身边的人,把黄少天带离魔法爆炸的中心范围。


在叶修对人念完咒语的瞬间,有一束细小的魔咒光芒冲到黄少天面前,不可抗拒地击中他,而后“盔甲附身”的淡蓝色光芒才在两人身上一闪而过。


TBC.

感谢喜欢

评论(15)
热度(520)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