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29)

29.诡影显形

 

站在蓝雨休息室里的许多人都只穿着睡衣,大家的巫师袍凌乱地披在身上,被从风吹得猎猎作响,黄少天是里面穿着最正经的一个,但由于被太多视线顶着,他依旧紧张到后背出汗。


“名字?”潘林站在破洞口,用自己的魔杖大概比划了两下距离,转过头来问道。


“黄少天,这里发生什么了?窗户是怎么破的?没有人受伤吧?”黄少天裹紧外套,凑到蓝雨人堆里,试图掩盖自己刚刚回来的事实。


“魔法意外。”潘林相当官方地答,目光依旧盯在黄少天身上,“你昨天晚上在哪里?”


“圣诞舞会啊。”黄少天理所当然。


“舞会之后。”潘林问。


“呃,昨天晚上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去找了一个朋友……”黄少天尴尬地舔了舔下嘴唇,梅林的小眼睛啊!他还没有做好在所有蓝雨同学和各学院教授面前公开出柜的打算!


他不太愿意开口,反而有其他人替他说出来,李艺博从外头匆匆忙忙地冲进来,依旧穿着怪盗衬衫,他念过自己的那句万能口令,走进蓝雨的休息室里,开口的嗓门在黄少天听来无比嘹亮,和用了声音洪亮咒似的。


“他在嘉世级长的休息室里,和叶修一起。”


甚至能在破掉的窗户哪儿听见回音——黄少天心死如灰,但他没想到的是,更加残酷的事实还在后面,如果仅仅是一起从舞会上逃出去过夜,他还勉强可以说自己是跑出去和叶修单挑决斗训练魔法技术了,只可惜梅林的胡子注定了他今天不好过。


潘林和李艺博凑到一起,站在几位教授中间相互争论了两句,讲得又隐晦又含蓄,像是不太愿意让学生们知道事情原委。


争论的结束在于潘林怀疑黄少天不是本人,而李艺博为了证明这一点,黄少天念出句:“诡影显形。”


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黄少天依旧是黄少天,只不过脖子上多出了两个红印。


“那昨天晚上的叶修……”潘林皱着眉毛想要继续。


“我可以保证就是叶修!”黄少天快速地把话头接下去,他猜出了两位教授在争论什么,“老叶他昨天一个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不可能有时间来敲破这一扇窗户!”


“……好的。”潘林点点头,总算是被说服,挥舞着魔杖展开一个恢复咒语,那些碎裂的玻璃和石头都飘起来回到原位上,等窗户的插梢咔哒一声扣住的时候,所有教授都转过身离开了休息室。


李艺博留了下来,副院长有对学生解释事情原委的义务,他表情严肃地环顾了一圈蓝雨的学生,视线在略过黄少天的时候有一丝短暂的停留,他清了清嗓子,没有在用那种响亮的声音说话,而是尽量温和地开口,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同学们,放轻松,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荣耀昨天晚上发生了一起爆破事故,可能是某位巫师在城堡里喝高了,所以才制造出了这些混乱,大家不要担心,我们会解决这件事……”


说完,他自以为然地点点头,从蓝雨休息室里退了出去。


等所有的教授都离开后,气氛立刻喧闹起来,仿佛教授在的时候有人对他们使过无声无息一样,蓝雨的大小巫师都凑到了黄少天边上,鬼都知道他们是想要问什么,宋晓的表情异常揶揄,黄少天立刻开始后悔自己曾经同他说过“没有和叶修有特殊交情”的话。


他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勉强躲过各位兄弟好友的盘查,看在圣诞节的份上,大家对他还算仁慈。不像曾经,还记得第二学年的时候宋晓与跨学院的女巫有一段相当短暂的恋情,蓝雨(以黄少天为领头)的人制作了一个会发光的红色徽章,只要一按就能发出百年好合……类似的声音。


有这样的前科在,黄少天严肃怀疑他们现在的仁慈只是假象,宋晓搞不好会弄一个扩音喇叭出来,逮着机会就大声播报自己和叶修的消息,甚至能代替他们的上课闹铃。


不过就目前看来,他和叶修的事不是重点,大家依旧关心玻璃是怎么被弄碎的。


没有人听到动静,也许是睡得太沉,也有可能是冯宪君为大家弄的幕帘静音咒语实在太好,所有人都是在起床,走到休息室之后才看见这幅惨状,就像黄少天看见的一样,玻璃和石头都碎裂在休息室内,整个窗户,连着墙壁一起被撞出大洞。


每个人能讨论的事实就是如此,没有任何人亲眼看见了破洞产生的过程,所有人都只能猜测,或许是一只巨大的独角兽,或许是鬼飞球失控,有可能是某种奇怪的黑魔法……反正没有人相信李艺博嘴上说的,所谓的“魔法爆破意外”。


要知道他几乎什么时候都爱用爆破意外来糊弄人,哪怕是那次方世镜意外放出了三十只嗅嗅,所有黑色的小家伙在城堡里疯狂逃窜,抢走一切闪光的东西,那时候李艺博的官方对外解释也是“爆破意外”。


虽然魔法确实经常引发爆炸,但世界上远有比爆炸更可怕的黑魔法存在。


昨天晚上过后出现的混乱的不仅仅是蓝雨,禁林周边的樟子松倒下一大块,有几颗甚至是被连根拔起,方世镜尝试与马人族沟通获取情报,却发现里面的所有的动物都消失了。或许不是消失,而是躲去禁林的更深处,起码在禁林周边方世镜时常活动的区域里,他连一只会叫的鸟都找不到,整片林子像是死去一般寂静无声。


而事态最严重的还是烟雨,楚云秀统计完所有的在院巫师后,发现有一名女巫失踪了——霍劳妮。


舞会的当天她就没有出现,所以黄少天才不得不出面陪叶修去跳莫名其妙的舞。起初楚云秀以为霍劳妮只是不愿意参加这么嘈杂的舞会,毕竟看她平时的表现,比起与众人交谈,她更喜欢安静地呆在图书馆里和幽灵们在一起,连领舞都是楚云秀偶尔发现她有舞蹈天赋后大力推荐的,本来就是非自愿的行为,假如她临场反悔,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但当天的舞会结束,楚云秀回到休息室时始终没有看见她,今天早上她的床铺依旧整齐,上面找不出一丝有人睡过的痕迹。


整个烟雨,所有的巫师们甚至都想不起来最后一次见到霍劳妮是在哪里。


意外的是叶修居然记得,楚云秀跑去找他的时候,叶修正在收拾自己和黄少天一起折腾的那面墙壁,才没过几天的功夫,槲寄生就几乎要长满整个墙壁。叶修靠在梯子上表示自己最后一次见到霍劳妮是在舞会前一天的晚上。


作为彼此的舞伴,他在舞会之前去图书馆找人,想要确定对方第二天的穿着,以免发生舞伴见面却认不出来的尴尬情景。结果人女巫和他说没想好穿什么,叶修于是只能告诉她自己会穿一条黑色长袍外套。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霍劳妮的神色有点奇怪,像是怕被什么人发现一样,叶修走过去恐怕还惊吓到了她,两人交谈完毕后,霍劳妮抱着《中世纪巫术指南》换到了更加偏僻的位置。


楚云秀听完后对叶修点点头,看走向的位置,她似乎准备再去图书馆碰碰运气。她作为烟雨的级长,一向对自己学院的小巫师们很上心,不像叶修。


当然叶修也曾经上心过,只不过在一段时间过后,他发现对于嘉世来说,或许陶轩的管理方式更加适合。烟雨的学院教授比较特殊,他负责的教学项目是占卜——可想而知,有一大批人认为占卜课只是一堂胡言乱语,混个学分的挂水课程,黄少天一度也是这么想的,直到那位教授准确无误地说中了他和叶修的关系……当然,那也可能是因为他和叶修的关系过于明显,就算是郑轩来预言搞不好也能猜中一二,也有可能是教授对于恋爱预言特别准确。


那位教授对占卜以外的许多事情向来不太关心,楚云秀甚至怀疑他能否准确认出烟雨的每一个学生。


不过霍劳妮似乎对这位教授很有好感……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话题,楚云秀迈着步子快速走向图书馆,希望能在里面看见穿着烟雨巫师袍的人,希望那个沉默寡言的小女巫只是睡过了头。


另一方面,叶修在被楚云秀询问过后也迅速理解到什么,他加快了自己清理墙壁的动作,实际上要清理那些疯狂乱缠的槲寄生,对他来说只不过需要花费一个清理咒的时间,叶修念完之后给自己点了根烟,而后迈向与楚云秀完全相反的方向。


禁林,许多新进入荣耀的巫师都会以为那片树林之所以被禁止入内是因为里面的神奇动物,巨形蜘蛛,树蛇之类的。可是实际上禁林自身也具有相当的威胁,它永远不是一片单纯的麻瓜树林,它的迷雾,视野,甚至土壤都带有神秘的魔力,等所有的神奇动物都退散之后,这片林子才会露出最真实可怕的一面。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广告: 十面相:这里 充电天:这里【CP期间代理出行暂时下架】

评论(21)
热度(74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