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22)

22.枝椒薄荷

 

那股味道太特殊,以至于黄少天在第一次见到人的时候就好奇过,而后跑去叶修的神秘小屋里后才发现那是用枝椒薄荷混着麻瓜们的烟草做的,感情叶修帮王杰希跑腿弄龙蛋,就是为了从魔药课教授那儿顺薄荷做烟草……仔细想想还真有点他的风格。


黄少天闷在叶修的巫师袍子里,被那股浓烈的味道熏得头晕目眩,叶修拿手抱住他,巫师袍刚洗过,黄少天不但没摔疼自己,还忍不住在柔软的面料里磨蹭了两下——怪不得他,他还中着软腿咒呢,起不来是应该的。


“你打算在我怀里睡觉啊?”叶修揽着人问。


“呸呸呸,你衣服上这一股味道,谁要在你这里睡觉非得被你熏死!”黄少天为自己之前的动作感到羞耻,挣扎着抬起脑袋,冲叶修龇牙咧嘴一阵,念完那一段还不罢休,抽了两下鼻子后继续开口,“你是不是在级长休息室里偷偷调什么特殊药剂了?”


“没有。”叶修说,冲黄少天摊开手以展示周围,“我这连个锅都没有,还能调什么药剂。”


“真的假的?”黄少天摆出张不太信任的脸,“那我怎么在你衣服上闻到股奇怪的味道,就和前几天王杰希给我们弄的那个药剂一样,总不能是你调的时候把药水撒身上了吧?”


“前几天的药水,你说迷情剂?”叶修反应过来,突然低低地笑了两声,抓着魔杖念一句,“咒立停。”


黄少天软兮兮泛着酸的腿总算恢复正常,但身体还倒着,叶修把他扶起来,两人一起盘腿面对面坐在地上,嘉世休息室虽然没什么人住,但里头的布置一直很好,地板上的羊毛毯被他们压出一道人形。


“我没调迷情剂。”叶修对黄少天说,一脸叹息地拍拍他的肩膀,“不过既然你闻到了,那黄少天小同学,开动你的脑筋,再想想还有什么别的说法没?”


王杰希是个不错的魔药课教授,想当初他还没当上教授的时候,魔药课简直不能更枯燥,整节课堂上没日没夜地弥漫着熬制药剂的蒸汽,大家都疲于分辨各种药材并且把它们塞进锅子,基本记不住药剂的效果。但自从王杰希担任魔药课教授后,情况就好了很多,就算是像黄少天这样不怎么热爱魔药课的别学院学生,对几个药剂的大概特性也有所了解。


比如说迷情剂,除去喝下他能让人对调制者产生迷恋这一点以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迷情剂的味道根据每个人而有所不同,它的香气永远是巫师们最喜欢的那一种,不论是喜欢什么,有可能是食物,动物,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个人。


黄少天:“……”


“想到了没有?要不要级长提醒你一下?”叶修不怀好意地催促他。


当天晚上黄少天头一次赶在城堡内开始巡逻前跑回蓝雨休息室,并且脸色阴沉,一言不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又遇到了一堆博格特。不过黄少天要是在现在遇到博格特,指不定它们会变成叶修,想象一下七八个坏笑的叶修抱着手臂打量黄少天……这画面,太惊悚了!


得亏了他之前伶牙俐齿,舌战群巫师不带喘一口的,结果搁到叶修这儿,两三句话就被撂倒,那家伙还得寸进尺,黄少天试图转移话题半天没得到成效,只好冲上去又和人打一架。


或许是因为情绪加成,第二次终于是黄少天的障碍重重挡住了叶修,好给他一个机会从嘉世的休息室里跑出来。


在巫师决斗的时候开溜可不是什么好的绅士品格,黄少天捂在被子里懊恼,爬起来用力地喝掉了一大杯接骨木花茶。


他对叶修确实有好感,黄少天盖在被子里想,接骨木花茶在他胃里暖乎乎的,占卜课上很多次都提到过他的预言,不管是粉红色的水晶球还是他的前段时间的梦……黄少天迟缓地翻了个身,好像又闻到了枝椒薄荷的香气,他觉得自己不该逃跑,就应该趁着叶修被咒语困住的机会冲上去咬人一口,好破一破叶修那副老是胜券在握的表情。


可惜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黄少天溜走后的第二天,他一早上都在椅子上东张西望,结果愣是连叶修的影子都没看见,那家伙压根没出现在宴会桌上,嘉世级长的位置一直空着,同样没出现的人还有刘皓。


“嘉世那个老跟着陶轩的刘皓呢?我怎么感觉好多天没看见他了,不会又在寻思着搞什么鬼吧?”黄少天叼着一根甘草魔棒,转头面向喻文州,有个级长兄弟就是好,打听其他学院的事全靠他,要是问郑轩宋晓他们几个,估计比黄少天知道的事儿都少。


“不会。”喻文州扫一眼嘉世的桌子答,“前短时间刘皓向李教授反映说城堡里的巡逻制度不完善,有人溜出去过。”


“呃,然后呢?”黄少天有点心虚,虽然他不知道刘皓说的人是谁,但反正他溜出去过,很容易就能把联想对象套到自己身上。


“然后李教授把所有学院的级长都喊过去,问他们学院里有没有学生半夜溜出城堡。”喻文州继续答,他说得心平气和,黄少天听得胆战心惊。


“你没有把我供出去吧?!”黄少天小声问着,把嘴上的甘草魔棒咬断拿下来,坐姿都拘谨不少。


“当然不会,但刘皓非说我们学院有人溜出去,你那天偷溜没被人看见吧?”想到那天晚上的情况,喻文州细微地皱起眉头,庆幸当时没人对级长们使用摄神取念,“刘皓一直坚持,最后似乎惹恼了李教授,说他在这种时候胡乱造谣,要关四五天的禁闭。”


“哈哈,刘皓这个白痴,现在这种特殊情况还敢说城堡里巡逻制度不好,那不是活生生往李艺博的枪口上撞嘛,怎么没有闹到老冯那儿去?要是被老冯听到可不止关禁闭,说不定要义务劳动的。”黄少天松一口气,幸灾乐祸道,“扣分了没?”


“嘉世扣五分。”喻文州答,“你说特殊情况是什么意思?”


“唔……没什么意思。”黄少天干咳两声,把食物又塞回嘴里,由于吃得太快,甘草棒卡在了他的腮帮子里,看起来活像一只紧张的仓鼠,“上一次蓝雨的球赛不是出现了只火龙吗,很危险的,你也知道,然后老冯就加强警惕,刘皓这种时候质疑李艺博,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是吧?”


喻文州点点头说:“就这么简单?”


“当然!”黄少天快速地把剩下的甘草棒全部塞进嘴里,迅速从椅子上跳起来,“我刚刚突然想到我下一节变形课的茶杯没拿,先走一步哈,队长再见!”


话音刚落,黄少天弹似的从桌上离开,脚底抹油一路跑出宴会厅,在门口猛得对上叶修,黄少天那反应多快啊,刚才脑子里还是叶修的脸,现在看见真人在自己面前,立刻拽紧那人夸大的巫师袖子,把人揪住了窃窃私语:“你怎么来这么晚,好险好险,你和我说的那件事差点就被队长问出来了!”


结果他才嘀咕完,叶修还没开口呢,就从他身后冒出个女声:“哦?是什么事啊?”


其实要轮每一年的巫师入学率,荣耀内部想要进入嘉世学院的人永远比想要进入蓝雨的多,尽管黄少天无数次强调蓝雨学院的教育才是正确!完美!可以充分发挥出每一位巫师的潜在实力!但很可惜,嘉世的两张王牌实力过于强劲,一个是号称“叶神”的叶修,另一个就是站在叶修身后的苏沐橙。


即便苏沐橙比叶修小两个学年进荣耀,也丝毫不阻碍她和叶修在魁地奇球场上里应外合,相当默契,一度还传出这两人在一起的新闻——结果一传出来,叶修就消失了。


苏沐橙和黄少天同一个年级,平心而论,确实长得漂亮实力好,够格喊一句女神,平时与黄少天见面还能聊上几句。这会儿她站在叶修身后发问,弄得黄少天一愣,花几秒钟在心里认真琢磨完叶修和苏沐橙的关系之后才继续开口:“就是老叶之前说的,荣耀周边的村子里有——”


“博格特。”叶修把他的话接下去,“从禁林里面溜了出去。”


“哦。”听完,苏沐橙丝毫不做疑问,只是点点头后表示自己要先进去,绕过两人迈进宴会厅。


“你没有告诉她?”黄少天问着,努力忽略自己胸腔里暖乎乎的感受。


“你不是也没告诉你队长吗?”叶修说,跟着往门边靠,免得挡住后面进出的人。


黄少天觉得自己闻到的枝椒薄荷味又浓重了点,希望这没有暗示什么奇怪的东西。


进入十一月后整个城堡都冷得吓人,靠近禁林那块魁地奇场地变得灰蒙蒙一片,地上全盖着冰霜,要是有魁地奇球员从上面摔下来,感受 到的痛感大概是平时的三倍多。


城堡比外面要好一些,走道和教室里点着许多魔法蜡烛,用咒语钉在墙壁上,几天之后蜡烛上面又挂出许多蓟草和槲寄生编制的花环,再迟钝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圣诞节要来了。


叶修是帮各位教授把花环摆到城堡里的一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级长和教授的小工没什么区别,许多时候需要干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事,叶修大部分时间都有各种借口逃避工作,只可惜最近他有点反常,难得愿意留在城堡里上那些早就听过的魔法必修课,刚好给李艺博抓个正着。


冯校长坚持不用家养小精灵来装饰城堡,美其名曰巫师们自己的装饰拥有特殊审美。


但黄少天知道那是因为所有的家养小精灵都忙于制作圣诞节那天的晚宴,他偷偷溜进厨房一次,那里的场景简直像是发生过爆炸。


不过仔细想想,叶修留在城堡里装饰墙壁除去麻烦以外也有好的一面,黄少天在几次前来骚扰之后和他心照不宣地待在了一起,他们两个花费很长时间来设计一面走廊墙壁,用忍冬青木拼出两个学院的院徽图案。


叶修叼着烟挥舞魔杖的速度比起决斗的时候慢太多,导致黄少天忍无可忍主动上手,咋咋呼呼地跳在叶修前头,弄出一长条槲寄生绕到蓝雨纹样的顶端。


叶修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帮忙,在黄少天指手画脚的时候贴了贴他的耳朵尖。


黄少天的魔杖一抖,槲寄生枝条超出蓝雨图案一大截,猛地戳进嘉世的红色浆果里。


TBC.

感谢喜欢


后排带个《十面相》的预售地址:这里

评论(34)
热度(807)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