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20)

20.决斗

 

当天晚上黄少天的决斗邀约没有成功。当然,只有一小部分的原因是受到第四百三十六条校规的规定影响——在城堡里,没有其他见证人的情况下不许私下决斗。


真实原因是黄少天在叶修的身份上花费了太多时间,等他跳起来准备和人决斗的时候,窗户外面已经看不见一点他刚来那会儿的金红色阳光。


荣耀学院稀奇古怪的规定绝对不只有关于决斗的,有许多条莫名其妙的校规听说从城堡建立时就流传至今,连冯宪君都不清楚那些规定的作用,比如说城堡顶楼靠西边的那件密室不允许进入,再比如说站在二楼第四节台阶上的时候不许说“龙渣”这个词语。


冯宪君对城堡里各种机关密室的了解或许还比不上调皮捣蛋的小巫师,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位好校长。


但校规在上,小巫师既然在荣耀里学习,那么再怎么嚣张也得守规矩,不然就得受到惩罚,禁闭或者别的义务劳动。看在梅林的面子上,黄少天可不想一周之内第二次进入禁林!也不想因为“入夜后还在走廊上游荡”这点而受到李艺博特别关照。


最近各种教授盯着他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就连来看叶修都是他都得偷偷摸摸地溜出来,尽量不惊动到太多巡逻的幽灵。


蓝雨的学生出现在嘉世级长休息室里,还申请与级长决斗……听起来就不是个会被教授们接受的好状况;但嘉世级长出于安全考虑,主动送蓝雨的学生回休息室显然是个好主意。


为了能够低调顺利地回到蓝雨休息室,此时黄少天不得不故作乖巧,跟在特地穿上嘉世级长袍子的叶修身后,要知道那家伙的级长袍子一年都穿不上三次,其中两次可能还是新生入学典礼之类的。


叶修不太喜欢这条袍子,比起他惯穿的衣服来,级长的袍子内衬更加厚,套上总觉得拘谨。同理而言他也不太喜欢作为嘉世的级长,虽然他实质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嘉世级长的大部分任务都由另一位完成(每个学院有两位级长)。但现在,带着憋屈的,敢怒不敢言的黄少天小同学回休息室,勉强让叶修感觉到了一丝作为级长的乐趣。


尤其是他带着黄少天大步走过拐角,迎面撞上巡逻幽灵科罗的时候,叶修对科罗声称这位蓝雨的小巫师在城堡里迷了路,所以才错过回去休息室的时间。


幸好科罗是一个孤僻的幽灵,他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图书室里,无数遍地翻阅那些一本一本,层层叠叠的巫术书……作为一个幽灵出现在城堡里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孤僻了,假如幽灵性格再冷漠无情一点,周围的时间对它而言就是凝固的。


科罗不在乎自己的时间过去了多少,介于它拥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在它凝固,灰色,无聊的记忆里,对黄少天的几个记忆片段来自于蓝雨第一次开学新生典礼,它不想费力气去分辨面前的巫师到底是几年级。


“带他回去休息室。”科罗对叶修说,声音平静得宛如一滩死水,接着他转向黄少天警告着,“夜里的城堡并不安全,新生。”


黄少天:“……”


叶修敢打包票,这是蓝雨学院黄小豹子脱离刚进荣耀一无所知的状态后第一次被叫新生,从他脸上的表情里就能看出来。


黄少天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有人在他最喜欢的奶油蘑菇浓汤里丢了一只炸尾螺,其实如果只是炸尾螺的话,起码还能把它弄出来,但现在黄少天面对科罗,并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语言来能用来抗争。


“走了,新生小同学。”叶修火上浇油地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示意他离开这个转角。


黄少天于是咬牙切齿跟着叶修,一股脑地穿过科罗,希望能用幽灵的冰凉触感来冷静一下。


“我已经在荣耀里呆了两年了!”走出几十米后黄少天果然没忍住自己开口的欲望,“而且我前端时间才在图书馆见过科罗一次,就在我找定位咒弄去钥匙上的时候,我只不过是没有向他打招呼而已,我觉得他这是在记仇!”


“我也觉得。”叶修很轻易地赞同了他,忍着笑把黄少天又领过一道走廊。


“喂喂,你赞同得这么快,也太敷衍了吧!”黄少天嘀咕着。


“我也觉得。”叶修干脆连用词都不带换的。


“靠!”黄少天怒,拿魔杖用力捅叶修,“我觉得还是趁着现在天黑没人能发现我们赶紧打一架吧!”


当然只是嘴上说说,在走廊上被抓到打斗的后果比在休息室里闹腾更加可怕,尤其现在每几分钟就会有一个幽灵,或者教授路过走廊拐角。黄少天最终还是乖乖回到蓝雨休息室里,他自己和那副骑士画对完口令,叶修冲他挥挥手,扭头走远,背影在点着蜡烛光的长走廊上时隐时现。


蓝雨的休息室向来很热闹,也许是因为他们一整个学院都是男巫师的原因,即便到教授规定该入睡的时候,蓝雨休息室里也总是有人在找乐子,下巫师棋之类的。


俗话说,蓝雨门口的啰嗦骑士远没有里面的聒噪。


黄少天才出现在门口,立刻就被低他两个年级的小巫师们围起来,其中卢瀚文一马当先,在蓝雨里头他算得上是黄少天的头号粉丝,参加魁地奇队员选拔时还和人选择了同一个位置。


“黄少!”卢瀚文手上还捏着两只自动纠正笔,看起来像是上一秒还在写魔药课论文,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门口,“前辈去哪里玩了?难道又是禁林,有没有遇到什么博格特之类的?上次说好教我的那个咒语你还没有教呢!”


“去去去,禁林那种地方危险得狠,怎么可能天天去,你黄少今天去找叶修那鬼家伙去了!”黄少天两手合拢做扇风状,把凑过来的卢瀚文扇到一边,“咒语什么的明天再说!”


“原来又去找了叶神啊!”卢瀚文听完,回答语气中透漏出浓厚的失望,他才到喜欢冒险的年纪,显然砸他心里叶修和禁林比起来,危险系数要低太多。


“什么叫又去,我难道有去很多次吗?”黄少天抓住话头。


“当然有很多次啊,之前我们魁地奇训练的时候前辈不就一直在去找叶神吗?”卢瀚文毫不掩饰。


黄少天听得一愣:“喂!这是谁告诉你的!”


“队长说的。”卢瀚文答。


“……瀚文呐!你要知道,叶修这个人可是很狡猾的,我那段时间不是趁着魁地奇训练的时候去找他,我那是在试探老叶想要知道嘉世的训练情况,你懂了吧?”黄少天表情严肃,异常认真地试图扭转自己在后辈心中的形象,“这可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因为叶修那家伙太鬼了,你要是平时在走廊上遇到千万小小心防备!”


“恩?有这么危险吗?”卢瀚文心中对叶修有那么一点改观,“所以黄少刚刚找叶神也是去刺探嘉世的训练情况?可是我们下一场魁地奇不是对嘉世啊!”


“我刚刚去找叶修是因为……”黄少天的头脑高速运转着,“去和他决斗了!对,就是这样!”


“哇!”聚在他周围的二年级巫师们发出一阵惊叹,众所周知决斗是一项危险的运动,被运用各种巫师之间,充满骑士精神又富有神秘感。


“最后是谁赢了?”卢瀚文问。


“当然是我!”黄少天答得略有那么一点心虚,他说完那句话后迅速破开后辈们的包围,“你们一个个都回去该干嘛干嘛,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不用多久是魁地奇比赛了吧?你们练得怎么样了?队长没给你们任务吗!”


一番话下来,身边各位巫师纷纷鸟兽状散去。


或许年纪小的后辈还会被黄少天以魁地奇比赛的事情威胁,但像郑轩宋晓这样,和人同年进荣耀的,早就熟悉了那人的垃圾话,等黄少天一走过去,宋晓就从面前的巫师棋上抽出点注意力给黄少天:“外头没查岗吗,你是怎么回来的?”


“别提了,幽灵们三分钟往走廊上晃两晃,根本跑不掉,叶修那家伙穿着级长外套和我走过来的。”黄少天在他们身边的沙发上坐下,“啧啧,宋晓你这是要输啊,要不要让我来下?看哥哥我帮你扭转局面……”


“你来吧!”宋晓把下到一半的巫师棋盘推向黄少天,他对棋没兴趣,比起在这儿坐着消遣,更愿意听点解压八卦,“从级长休息室送你到这儿,很贴心嘛!”


“我靠,他把我喊过去拖到这么晚,不送我回来也太没良心了吧!要是我被抓到绝对饶不了他!”黄少天骂道,粗粗扫一眼手上的棋局,他的巫师棋技术严格来说也不算高超,自然比不过喻文州这样的算计王,但怎么说也比宋晓这个一塌糊涂的要好,“白骑士去A3——那家伙回来有几天了,一直不露面,奇奇怪怪的。”


“喂喂,下棋还有换人的啊?”作为敌手的郑轩头大,突然插进话道,“不过送回住的地方似乎是麻瓜的传统……《麻瓜研究》书上说的。”


“传统?还有这种传统?”黄少天好奇着,伸手把白方皇后往前推两步,:“一般出现在麻瓜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决斗吗?”


“约会的时候。”郑轩说,干净利落地吃掉了黄少天的白骑士。


黄少天觉得自己第二天还是去找叶修打一架算了!用不用魔杖都可以!紧接着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一个和叶修在一起的,古怪的梦。梦里他一会儿拿着魔杖指向叶修,一会儿又和叶修躺在一起。


那家伙穿着松垮的巫师袍,打着一根酒红色的领带,系得不是特别紧,露出他的一截脖子和直挺挺的锁骨,梦里黄少天觉得叶修哪里不太一样,比起平时的嘲讽和懒散,梦里的叶修看起来更加……迷人,一定是因为领带的关系!


黄少天冲上去想和他决斗,叶修却挑着眉毛冲他伸出一只手,说邀请他一起跳舞——圣诞节要来了,黄少天在梦里浑浑噩噩地想——他不太记得跳舞的过程,只记得叶修扶着他的腰,他眼前天旋地转,全是叶修的脸。


在梦的最后,他和叶修说自己过来是想要决斗的!


但叶修却问他:“难道不是想约会吗?”


TBC.

感谢喜欢


评论(38)
热度(83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