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17)

17.摄魂怪


扑到他身上的是一只狼,很显然,躯体毛茸茸,长着两只耳朵,狼眼里闪着奇异的红光。周围都很冷,唯独狼爪子按住他肩膀的那一块地方冒着热意,把黄少天的思绪从那些带兜帽的黑影子那儿吸引回来。


他不应该一直盯着黑影子看,但见鬼的,黄少天控制不住,他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什么——摄魂怪。他在黑魔法防御的课上学习过,他清楚地了解这种生物:冰凉,潮湿,诞生于痛苦又以快乐为食,面对它们的人越是恐惧,它们的威吓就越大,落到它们手里的囚犯将会被吸干所有的快乐记忆。


能应对它们的咒语只有一个,黄少天学过,在第二学年的时候,教授把这个咒语当做是课外小话题告诉自己的学生,其他人或许不在意,但黄少天记得很快,他知道怎么做。


挥舞魔杖,口齿清晰……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回想自己生活中最快乐的经历。


听起来很简单?但面对这么个阴森恐怖,一般噩梦里才会出现的生物,要他立刻回想快乐的事情也太艰难了!


扑到他身上的狼埋头蹭了蹭黄少天,用爪子把魔杖拨到人手边,发出催促的低吼。


“我去,你一只狼还催我,难道你也怕这东西?”黄少天尽量把注意力从摄魂怪的兜帽里移开,他捏紧魔杖,感觉手心里有一股躁动的热量要冒出来。平心而论,黄少天开心的经历不少,第一次骑飞天扫帚,蓝雨魁地奇球队获胜夺下学院杯,顺利通过OWL考试……和叶修一起给小火龙洗澡的时候。


最后一件说是快乐,不如说是灾难,讨厌水大概是所有火龙的特性,黄少天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把小点骗进浴室,而当那只小火龙看见端着水盆的叶修时,整个火龙都吓成了暗红色。


就为洗那一个澡,小点差点烧掉叶修家的浴室,最终是黄少天和叶修一起合力使用恢复如初咒才勉强挽回,并且还要对受到惊吓的邻居用一忘皆空,即便如此,叶修还是在三天后收到了来自魔法部的警告。


虽然是灾难,但黄少天依旧笑得很开心,按叶修的说法,黄少天当时的开心程度抵得上四瓶欢欣剂。


“呼神——”


他满脑子都是叶修说那句话的腔调,荣耀里被传成第一人的巫师,永远胜券在握的叶神,黑色的袍子皱成一块抹布,额发湿哒哒地黏在头上,还被烧掉了一小搓,身上全是小点甩过去的各种麻瓜洗浴液体,有个泡泡黏在他的头顶上,叶修毫不察觉,无奈地对着狂笑不止的黄少天挑起眉毛。


“呼神护卫!”


黄少天从地上站起来,狼敏捷地跳到一边,看着银白色的光芒像丝线一样溢出魔杖,猛扑向他们面前的摄魂怪,几乎要冲到那个宽大的兜帽里面,黄少天看见摄魂怪藏在兜帽下面的手瑟缩着,而后像是被击退似的往后退开去。


即使他的守护神咒还不够完全,出现在面前的大部分都是银白色雾气,仔细分辨才能看出点守护神的雏形,应该是什么四爪兽类,隐约有两只耳朵……但他的快乐相当真情实感,足够吓退面前那只摄魂怪。


可惜只吓退一个,面前带着兜帽的摄魂怪退开之后,聚在黄少天和灰狼周边那六七只黑影不退反进,居然越发向他们的方向凑过来。


它们伸长兜帽下的手,试探着向前抓去。


“喂喂,这是怎么回事!”黄少天缩着脖子,在这种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依旧话唠。


许多人以为黄少天多话是因为他身边总有好友,他总有意见要表达,但其实不是,对黄少天来说,多话完全是他自己的一种行为,哪怕说话的对象是一块石头,一块木头,任何东西都不会改变他的语言。说话可以使他集中注意力,也可以使他更加安心,麻瓜心理学家表示把恐惧的事物大胆表达出来会降低恐怖程度——在心理方面,麻瓜和巫师是一样的。


当然这是属于黄少天的秘密,他的许多话有时候只不过是顺口而出,为了不显得那么奇怪,他才会转而寻找一个目标,成为自己话题的指向。


现在他身边除了自己和迷雾以外,唯一能被当成说话目标的,只有狼。


“难道没吓走它们?不应该啊,摄魂怪最怕的咒语就是这个,还是说我发展的不够出色?”黄少天嘟囔道,眉头紧皱,被泡在冷水里的滋味可不太好受,是个巫师都不喜欢被摄魂怪围着,“那好吧,再来一次,呼神……喂喂,你干嘛!”


灰狼扑了出去,在黄少天念咒的瞬间。


摄魂怪对动物的感知很迟钝,它们基本上只能分辨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顶多再加个将要死去的人,动物是介于几者之间的东西,历史上有过变形专家通过变形逃过阿兹卡班摄魂怪追捕的例子,顺带一提,黄少天还挺喜欢那位巫师历史上的专家。


《魔法史》记载过,摄魂怪遇到动物,更多的反应是视而不见,有部分感知较敏锐的会尝试追捕,但绝不会有现在的情况。


那个被扑向的摄魂怪,在灰狼瞳孔的注视下,毫不犹豫地变成了一只火龙,暗红色的皮肤,漆黑的角,满嘴尖利的龙牙,冲黄少天猛扑过来。


摄魂怪绝不会变形!


起码在黄少天的认知里是这样,《黑暗力量:自卫指南》他读了十五遍,里面没有一个字是提到摄魂怪变形的。总不能这么凑巧,黄少天一个巫师见证几百年来所有巫师都没见到过的摄魂怪进化新形态吧!


都到这个份上,最终结论不言而喻,这些东西根本不是摄魂怪,会根据攻击目标变形,显然它们是群博格特。


只不过身为一只狼,害怕的东西居然是火龙?这狼心思未免有点与众不同吧?


黄少天在心里感叹着,不过火龙就火龙吧,指不定这只狼有什么特殊的心理阴影:“闹了这么半天原来不是摄魂怪,我说呢怎么越凑越近不带跑的,滑稽滑稽!”


火龙迅速地被吹胀,变成一个红色的泡沫,直升到半空中去,大概是脑子里关于叶修的笑料还没完全消散,导致身边的博格特全变成红色泡泡,配上边上的绿色浓雾,这场面看着还真有点浴室的即视感。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道光穿过浓雾,方士镜目瞪口呆地跑过来,显然是被这群旋转上升,时不时还发出尖细吼叫的火龙气泡吸引,“这里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在这儿?”


黄少天所处的位置显然不是禁林的边缘,或许是他在浓厚的雾气里迷失了方向,导致一路往深处走,离开教授时常走的小径,直到走向一片方士镜都不太熟悉的领域。


没有人能说自己对禁林完全熟悉,这片林子里的生物太多,就像那些成群结队的博格特一样,借着浓雾的掩盖,游荡在林子的角落里。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禁林里没有摄魂怪。严格来说,除了阿兹卡班,摄魂怪理论上不会出现在任何地方,方士镜听完黄少天的表述后,毫不掩饰自己对他勇敢面对博格特行为的夸赞,接着声称在禁林遇到的所有摄魂怪都应该是博格特。


但黄少天不那么认为。


他总觉得第一只摄魂怪是真的,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和窒息感太过于真实。况且换一种思路想,假如没有遇到摄魂怪,他为什么要在面对博格特时凭空想象出摄魂怪来吓唬自己?当初在黑魔法防御课上做博格特练习时,他最恐惧的东西明明是举着罚球标志的魁地奇裁判。


那只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狼也很可疑,黄少天啃着巧克力,缩在仔细回忆,方士镜教授出现后狼就不见了,他原本想仔细找找,最好也能把狼带出禁林,介于他发现摄魂怪是博格特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借助了灰狼的帮助……


但方士镜坚持把他送出禁林,而且返回的一路上连根狼毛都没有看见。


那家伙留在禁林里,该不会被蜘蛛吃掉吧?黄少天浑浑噩噩地吞下巧克力,从被子里爬起来洗漱,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摄魂怪确实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他走出禁林之后依旧无法摆脱那种粘稠的冷感,仿佛露水已经钻进了他的骨头里,即便吃掉一整板巧克力也没有缓解多少心理上的厌恶。


他遇到博格特的消息不胫而走,黄少天相信方士镜不会主动透漏禁林的危险,但作为教授,无论任何一位都不会忽略黄少天晚上面对博格特的勇敢与机智,第二天早上方教授趁着晨会时对他大加夸赞,并给蓝雨的玻璃罐子里多添进入整整三十颗石头。


不光是蓝雨的学生,就连其他学院的人都忍不住对黄少天侧目而视——毕竟那可是变成摄魂怪的博客特,整整六七只!多少巫师一辈子都没面对过那么多摄魂怪。


虽然黄少天面对的是博格特,但四舍五入一下,也算是直面摄魂怪本怪了!一时间黄少天成为荣耀焦点,不同学院的许多人,甚至有高他一届的学长都过来问他当时晚上发生的情况,但很快的,他们就会发现向这位当事人询问事情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黄少天能说的永远比你想知道的要多。


紧接在摄魂怪之后,黄少天也顾不上对那些闻讯而来的人再继续描述经历,有另一个更重要的消息出现在他面前。


当然,这个消息比较小众,既没有得到晨会的宣传,也没有得到众多巫师学生的轮番拜访,它甚至没有通过猫头鹰,只是个潦草的折纸鹤,上头用暗红色墨水写着几个字:级长休息室等你,来不来?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6)
热度(67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