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狼豹

摸一只豹豹 感谢喜欢

———————————————————————————————

#

黄少天是个不折不扣的机会主义豹,不光是作为捕食者出现在猎场上,还是在平日族群的生活里,他那种捕捉机会的性格都发挥得淋漓尽致,体现到各个细小方面,比如说咬杀猎物后发动自己的爪速去抢生肉片,又比如说抢在敌人前头把自己的食物藏起来,哪怕是面对整个荣耀森林里最强大的敌人——叶修狼,被狠狠压住的时候,黄少天心里头那点不服输也会冒出来,逮着机会去啃一口,能报复一下算一下嘛!


就因为他这个性格,有破绽却不去咬,对他来说是最难受的事。


站在机会主义豹的角度上想,遇到毫无破绽的敌人并不纠结,对方警惕的时候他可以等,就算他是只刚成年的小奶豹,他也完美继承了捕食者的天赋,能够一整天耐心地把自己埋在草堆里;但当他遇到敌人有许多破绽那就麻烦了。


就像现在这样。


黄少天晃着尾巴缩在灌木里,他淡黄色的皮毛和秋天的枯草几乎融为一体,要仔细观察才能发现木丛中有两只时不时晃动一下的耳朵,以及一双炯炯有神,盯住面前猎物不放的眼睛。


他的猎物就趴在前方不远处,四爪舒展,眼神平稳,摊平在草地里纹丝不动,宛如一块狼毛毯子——这简直是最好的时机!


捕猎者的天性告诉黄少天,荣耀森林里弱肉强食,竞争激烈,当一只猎物放松警惕,像这样赤裸裸地躺在草堆里,妥妥的就是机会啊!


要换做其他什么动物躺在那儿,比如小鹿小牛小兔子什么的,黄少天早就多不做犹豫,直接扑过去咬脖子,咔擦下来一了百了。


但很可惜,躺在那里的是叶修。


叶修是谁啊!那是整个荣耀森林里最狡猾的狼!曾经被称为荣耀捕猎第一狼的家伙,他不光攻击力强,还异常狡猾,要是单轮战术,喻狐狸都输他一小截,就是这么个可怕的角色现在躺在草坪上,还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纯良样子,装什么小白兔,骗谁呢?当荣耀森林的大家伙不认识他吗!


黄少天现在才刚成年两个月,想当初他还是只小奶豹的时候,可没少被叶修狼欺负,坑蒙拐骗一套齐全,完美地教育了小奶豹少天成年后的世界有多可怕,未来的道路非常坎坷。


刚见叶修的时候他还奶兮兮,尖牙都没换全,毫无抵抗之力地给那只坏狼叼后颈啃耳朵,时常被舔得毛发蓬乱,自打那时候黄少天就开始逐步抗争,把扳倒叶修狼作为自己的目标,在成年后的日子里对叶修那叫一个紧密盯梢,持续关注,徘徊左右,不间断骚扰。


他倒不是想真的一口把叶修咬死——就算他想,可能他也做不到这点。黄少天顶多是想冲上去吓唬吓唬叶修,狠狠啃他一口,不管是前爪还是耳朵,实在不行啃尾巴也可以,反正就是要让叶修感受到自己的威胁与愤怒!


当年的小奶豹已经长大了!已经不是以前那只任他搓圆揉扁的小毛团了!黄少天现在可是非常冷酷,非常凶残的!


如此想来的黄少天一直紧密观察叶修,每天腾出几小时,从蓝雨的领地里跑出去,游荡在嘉世领地边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似有似无地注视着叶修。


最近这只大灰狼有点奇怪,一反常态地脱离了嘉世的捕猎大队,自成一派似的游荡在队伍边上。荣耀森林里各个动物组织关系紧密,通过不同物种的相互合作来解决温饱问题,其中攻击性较强的往往在组织中会占据高一级的地位,就像蓝雨的豹子黄少天,狐狸喻文州;百花的棕熊孙哲平;霸图的老虎韩文清……嘉世的荣耀第一狼叶修自然不用说。


莫非嘉世要换其他动物当领头?黄少天在边上打着转转,眼巴巴地瞅叶修,几天下来快把两个组织边界的草都踩秃了,他脚步轻,毛发隐蔽性又极高,乍一眼过去很难发现他,可惜叶修不是一般动物,黄少天盯梢他的第三天,那只灰狼的脑袋就转过来,冲小奶豹露出草丛的圆耳朵上瞟两眼。


黄少天这小家伙,以为自己的隐蔽技能都是跟谁学的?叶修心里好笑,缓步向那片草堆走过去,眼看那丛草抖了抖,小豹子往下趴住,埋得更低了,连尾巴尖尖都不漏出来。


藏身处被发现,对机会主义者来说相当不妙,黄少天异常紧张地把自己缩小,试图减少注意力,没想那灰狼越靠越近,他闻着叶修的气味来判断距离,只觉得灰狼几乎要凑到自己身边。


千钧一发之际,黄少天跳出草丛,后腿蹬开,嗷一声扑上去,自暴自弃地准备扑上去和叶修拼了,结果小豹子才蹦出来,就劈头盖脸地被丢过来一块什么东西。


香喷喷热乎乎,上面还带着血的新鲜肉。


靠啊,感情叶修以为黄少天跟着他是嘴馋不成?!


小豹子愤怒了,凶巴巴地冲过去要啃叶修,结果没跑近两步就给那只灰狼一爪子揪住。


“我靠靠靠,你干嘛干嘛,放开你的爪子!”黄少天嗷嗷道,扭头尝试去咬。


“你躲这儿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叶修按在黄少天的后颈上,小奶豹那快地方的皮肉被他咬过很多次,猫科动物嘛,要害点都是一样的,脖子后头毛发又细又软,叶修一按上去触感颇好,他甚至还张开爪子揉了两下。


“我哪里鬼鬼祟祟,躲在这里睡觉难道不正常吗?饭后休息懂不懂!”黄少天堂堂猎豹,被这么欺负过之后心态依旧平稳,嗷嗷叫着,翻身去把叶修的爪子打开,“反而是你!最近都不和嘉世其他动物待一块儿,不会是被孤立了吧?”


“怎么可能。”叶修笑道,“这么关心我,是想要干什么?”


“当然是想趁你被孤立赶紧扳倒你!”黄少天大言不惭,两只圆耳朵很是精神地竖起来,“最近你不和大家一起,破绽很多啊!可要小心了,搞不好我什么时候就会冲出来偷袭你!”


“哎哟,这么厉害?”叶修看他一眼,小豹子被按过的那小搓毛还软趴趴地塌着,眼神倒是很有精神,亮闪闪地盯着叶修。


“那当然!”黄少天哼哼两声,“怕不怕?”


“怕死了。”叶修道,往草坪上继续一趴,“来吧,等着你。”


“面对面还算什么偷袭。”黄少天退开两步,用爪子拨弄了一下叶修的尾巴,“捕捉机会,当然是要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才有意思,老叶你就心惊胆战地等着吧!”


这一照面,黄少天算是吹响袭击叶修的号角,第一战双方扯平,小豹子埋伏失败,只能叼着叶修给他的小半块肉回去。别说,也不知叶修这家伙脱离嘉世是怎么捕的猎,黄少天把肉叼回去细细一咀嚼,发觉那竟然还是斑羚肉,滋味鲜美口感奇佳,吃完一块嘴馋三天。


但黄少天那也不是会因为单纯嘴馋就和叶修和解的豹,头次袭击失败,错在埋伏有误,而后黄少天越发小心,方圆几十米内一旦出现叶修的气味,小豹子立刻原地趴倒,环顾四周寻找灰狼的踪迹,发现后提心吊胆,一爪一爪挪着靠近。


寻常情况下,十五米是黄少天捕猎的最佳范围,但面对叶修,他为了避免失手,甚至把直线距离压缩到了十米,在靠近的过程中黄少天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塌着耳朵尾巴尖都不敢抬起来一下。


反观被当做猎物的叶修狼……毫无反常,一如既往地趴在草地上,照旧是那副懒散的样子,要看外表,估计谁都会小看这只狼的捕猎能力,他甚至还在嘴上叼着根烟草!


完美落实之前说的那句等着黄少天来。


也不知道他是无意的,真在休息,还是刻意伪装出这一副毫不设防的模样哄骗黄少天,不管是什么原因,叶修现在的破绽都太多了,浑身上下全是破绽。


无论是趴在草地上休息时候拖在身后的毛尾巴,还是抬起交叠放在身体前面的两爪,哪一处都勾得黄少天心痒难耐,越看越耐不住,总觉得叶修趴倒休息的时候可以扑一下,站起来游荡的瞬间也可以啃一口。


连带着叶修没精打采的耳朵,黄少天都觉得有可乘之机,在这种情况下要一个机会主义者忍耐,那也太痛苦了!小豹子的风格就是捕捉机会,在最恰当的时间里,只要给他一个节点,管你小白兔还是老狮子,一爪钉死绝无二话。


整个荣耀森林的动物都知道,所谓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绝对登峰造极,但即便如此,他在叶修面前也讨不到好,那只灰狼天生克他一样,总有办法在黄少天面前拦一步,把小豹子要冲出去的心挡回来。


曾经灰狼还在嘉世里,黄少天的机会主义特质还未完全形成就已经试探着要挑战叶修,那会儿灰狼陪他折腾,面对小奶豹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破绽,爪子尖锐,眼神锋利,反应速度极快,每次小奶豹有动作都以被叼住后颈作为下场。


如今黄少天已然成年,在荣耀森林也算是个数一数二的捕猎者,再想挑战叶修的时候却发现那只灰狼的套路变了,破绽多到不用刻意去找,机会太多也是一种困扰啊!黄少天甚至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只能咬牙切齿,默默等待。


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对黄少天这么个活泼豹子来说,沉默到底不是他擅长的事情,要他安安静静地埋伏一两天已经很委屈他,再多,那可就把他憋死了。


于是有一天,月黑风高,微风习习,黄少天甩着尾巴从蓝雨的窝里溜出来,迈着轻巧的小碎步踱到嘉世边界。


叶修果然在那里,甚至连趴着的姿势都是同一个,黄少天放缓脚步,压低身子一点点挪过去,十五米,十米……五米!这是最近的一片草丛了,小豹子无比紧张,甚至不敢露头去看叶修的反应,担心自己一出现就会被那只狡猾的灰狼发现。


他完全是想太多,叶修狼在黄少天逐渐靠近的时间里……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一副闭目养神,老神在在的样子。


等到黄少天离得足够近,走出草丛,整个豹子的身形都出现在月光下,猎豹的身形一直都是猫科动物中最好看的一类,尤其是黄少天好动爱跑,前后爪肌肉匀称,皮毛油光发亮,只有耳部尾部还带着一点刚成年的细小绒毛,滑行似的冲叶修狼扑去。


他的速度极快,黑暗里看起来像是道黄色的闪电一般,叶修狼趴在原地不动,单耳朵抖了一抖,黄少天一扑即中,冲力极大,狼豹滚做一团,愣是在草地上翻了两圈。


停下来的时候黄少天叫那只灰狼压在下头,咋咋呼呼爪舞足蹈,嗷嗷叫着要叶修松手。


“不是你来袭击我?怎么叫我松手?”叶修凑过去嗅了嗅黄少天的耳朵,小豹子估摸着是成年后绒毛还没脱干净,就算吃了粘皮带血的肉也还是一股奶味,不像叶修,一股被甘草熏出来的烟味。


“好卑鄙啊!”黄少天被压制得很不妙,要是普通趴着也就算了,偏偏他冲过去的时候用了十成力气,四爪都张开,扑叶修扑得扎扎实实,一点儿没给那只狼逃跑的机会,哪里想到叶修非但不逃,甚至还面对着黄少天转身,把扑过来攻击的那个当成是投怀送抱一样飞快搂住,就这么就地打滚,轻而易举地给黄少天按住了——此时小豹子肚皮朝上,爪子都抱在叶修身后,挠也不好挠,啃也不好啃,反而是叶修埋头下来磨他脖子,吓得黄少天一张嘴咬住了灰狼的耳朵,“这是你的陷阱!你原来是装没发现骗我的!老叶你这个狼真是太鬼了,吃我一口!”


“别紧张嘛,又不是没被抱过。”叶修抵在黄少天的脖子边上,淡定答,“你魏老大带你过来的时候,可不你自己张着爪子要抱的吗。”


“三四年前的事情你怎么老是提!”黄少天叼着叶修一侧耳朵,自己的脖子还交代在那边呢,自然不敢下重口咬,只敢拿两侧的尖牙小磨两下,疼也不疼,却把叶修的耳朵舔湿一小块,“现在形式已经变了!你再想用以前那套方法恐怕不太行了吧!”


“怎么不行?”叶修舔他一口,“这不是还有小家伙急吼吼地扑上来吗?”


“靠靠靠!这是意外好不好意外,你这个狼太坏了,居然装睡觉来骗我,看我下次还上不上你的当!”黄少天接连失误两次,想到就生气,咬叶修耳朵的力道都大了一点,扯下来一小缕灰色的毛。


“呵呵,下次再试试。”叶修说完,一报还一报似的也去啃黄少天的皮肉。


他们这互啃挺有经验,三四年前就搂在一起打滚,这回只不过更加激烈点,黄少天被叶修舔得毛发凌乱,按在草堆里四爪朝天的扑腾老久,一开始他当是玩闹,还挺有精神的咋呼,等叶修狼开始往下磨蹭了,小豹子声音才跟着低下去,呜呜咽咽地哼唧,气不过一样转头去狠狠叼住灰狼的毛。


黄少天这一次偷袭,愣是大晚上都没回去,不知道的人还当他是出事了,好在他的计划没告诉其他人,蓝雨的大家伙无处可找,只当黄少天又跑去哪儿玩,第二天小豹子偷偷摸摸地溜回来,进蓝雨领地前先去边上的水池里跑了两圈,把身上属于叶修的灰色毛毛滚干净。


可惜毛能滚掉,气味可牢靠得很,就因得那烟味,黄少天藏在顺风的地方老被猎物发现,此后对着始作俑狼好一顿抱怨。几次三番下来荣耀森林里的大家伙都挺奇怪,黄少天这豹子没成年前一股子奶味正常,成年之后那奶味不知怎么的混进烟味,莫非是变异了不成?


END。

感谢喜欢

久违地摸一下豹豹


评论(53)
热度(139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