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脑洞

你好呀:) 禁止无授权转载哦~
最近实在太忙了TvT 很抱歉

【叶黄】国家队闹鬼事件

恶搞!   感谢喜欢

———————————————————————————————

世邀赛怎么说也算是个国际上的大比赛,四舍五入一下都相当于奥运会了!只不过是电子游戏方面的,但近几年来电子游戏的地位得到显著提升,还得到个专业名头叫“电子竞技”,其中最佳竞技项目便是荣耀。


这回的世邀赛自然也以荣耀游戏为主题,邀请各个国家顶尖的职业选手去参赛,要是在这比赛上拿奖,那可是世界冠军!


众位潜在世界冠军们被请过去,住的都是苏黎世当地老牌知名宾馆,单人房一晚上少说四位数,大堂气派过道宽敞,墙面上还雕花挂油画,进门就是一硕大的女神雕像,地板通通是大理石,一宾馆装修得和个博物馆似的。


方锐头天就和张佳乐感叹过这个宾馆的构造,不像某些小酒店一样三条道走到尾,这宾馆的住房区走势之复杂,门牌号之多,要不是他们这群打游戏的都有点方向感,看得懂平面地图,换成其他人非迷路不可。


地形复杂也就算了,问题在于这宾馆晚上灯还暗,十点十一点就把原本过道里的大黄灯光给熄掉,换成装在墙壁上的小灯,一个个迷你电灯泡还要伪装成蜡烛,乍一看气氛倒是很好。


宾馆内部人员宣称这是本宾馆特色,能让住在里面的人不受刺眼灯光的影响,得到更好的休息。


这点喻文州也比较赞同,毕竟他们这一众人来打比赛,又不是来看风景参观的,在国内时候熬夜也就算了,现在可是大场面,全球性质比赛,哪里还能让这群人乱来?一到十一点统一关灯睡觉,为防个别不听话的用笔记本电脑继续熬夜,喻队长挨个进行房间检查。


这法子相当严酷,可苦了某些熬夜成性的人,职业选手嘛,能打到去为国争光的份上,除去他们的技术手法等方面超脱众人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这群人对荣耀游戏的热爱程度。


叶修叶领队打十年荣耀都不会腻,其余人自然也是,除了作息极其规律的张新杰以外……方锐张佳乐孙翔唐昊黄少天那可都是熬夜小先锋!来了世邀赛后知道轻重,虽不至于像往常那样一熬不可收拾,但作息调整不过来,起码也是个晚睡的程度。


喻文州与叶修一人队长一人领队,提前十五分钟开始查房,总能看见这几位在房间里蠢蠢欲动欲盖弥彰。


喻文州也是要上场的人,管不了他们太多,叶修又是个口头警告过后懒得管的,方锐与众人一合计,得出结论:只要乖乖表现,顶过查房的那一波,夜晚就是他们的天下!


只可惜方锐还是太年轻,想得太好,他们的天下不过拥有两天,从第三天开始,他们就发现了点不同寻常的东西。


最先察觉到不对劲的是孙翔,他夜里饿得慌偷摸下楼想去酒店大堂买点零嘴,据他所说,他当时出门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过道里的灯很暗,比以往几次都要暗,还有嗖嗖的冷风刮在他背上,孙翔那会儿还没当回事,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只是回去多披一件外套,走过长廊去找电梯。


宾馆走道复杂,但孙翔怎么也走了两天,不用几分钟就找到电梯,还凑巧正停在他这楼,于是他心情愉悦地走进去,就在他准备关门的瞬间!


“我看见有个影子在我走来的过道上!”孙翔皱着眉头,异常严肃地对方锐说,“一闪就过去了!”


“真的假的,你不会是晚上熬夜太久,昏头了吧?”张佳乐向来纯爷们,对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不太感冒,拍拍孙翔的肩膀问他,“你最近喝那个什么没?就是补脑的那个……”


“靠!你爱信不信!”孙翔拍开他的手,有点气恼,“等你自己碰上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小年轻还在怕鬼的年纪,很正常嘛,下回不敢去买零食记得喊你乐哥,我陪你去。”张佳乐笑道,摆出副过来人的架势。


“张佳乐,你话别说得太死啊,你们看这宾馆,我估摸是个有年代的,看看这装修,看看这地板,这蜡烛,这屋顶——”方锐听了孙翔的话,迟迟没发表意见,半晌才开口,鬼鬼祟祟地在四周指来指去。


“想说什么赶紧的!”张佳乐不耐烦。


“这么有年代的宾馆,指不定什么时候出过什么问题呢,你们说是吧?”方锐言简意赅,蕴含深意。


“什么问题,能有什么问题?”张佳乐原本还站定科学不动摇,被方锐一分析,心里也怂了三分。


“就是常有的那些问题。”方锐说,“女鬼啊什么什么的。”


“女鬼是中国的东西,苏黎世也有?”孙翔插话。


“每个鬼都按国家地域来分,外国的叫幽灵。”方锐说。


“你就瞎讲吧!”张佳乐一摆手,自动从谈话里脱身,不愿再和他们说这些有的没的,“好好训练!准备比赛!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他走之后方锐与孙翔又聊几句,之后也前后脚离开,纷纷加入到训练的步伐,这件买零食撞鬼的时候就这么不了了之,孙翔努力自我洗脑,把看见的东西当成是个夜间幻觉。


可他这边洗脑还没成功,两天后张佳乐就神色紧张地摸过来,脸色惨白,拽着他要问那个幽灵的具体样子。


孙翔不愿回想,又不满张佳乐之前对他的态度,搪塞他说忘记了,没想到张佳乐不依不饶,把那幽灵详细描述一遍。


说是什么比他矮一个半头,白色的,没有脚,飘得飞快……


愣是把孙翔说得毛骨悚然,两人组队又去找方锐。


“你也遇到了?怎么看见的?”方锐问他。


“我那天半夜尿急,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听见外面有动静,就顺着猫眼往外看了眼。”张佳乐说到中途,后怕似的摸摸自己的手臂,“结果就看见个白白的东西从我门口飘过去……”


“是吧!我就说这宾馆里有问题!!”孙翔嚷道。


“嘘——”方锐让他小声些,“其实我也听到过一点动静,感觉有人在走廊上碎碎念……什么十五十六的。”


“十五十六是什么?”孙翔问。


“我哪知道啊!”方锐答,跟着张佳乐一起搓手臂。


“不会是我们的房门号吧?”张佳乐随性一想,提出意见。


他身边两人齐刷刷地转头看他,孙翔表情惊悚,方锐更是扭曲,把张佳乐吓得小退一步。


三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凝固,就在此时——


“你们在这里干嘛?”苏沐橙从他们身后窜出来。


“啊啊啊!”孙翔浑身一震,下意识叫道。


“啊啊啊啊!!”方锐背对苏沐橙,被冷不丁吓得一抖。


“喂喂喂!靠!你们喊什么啊!”张佳乐面色更加白了,满脸都写着心虚。


“没什么没什么。”方锐反应过来,自觉尴尬,干咳两声,“我发发声,练练嗓子,好在比赛上镇压对面。”


“我也是。”孙翔道。


苏沐橙被两人猝不及防地吓了一跳,也有些胆颤,三两句寒暄后便走远。


“我们要不要告诉她?”张佳乐白着一张脸问,“苏沐橙一个姑娘家家的,别晚上出来撞到那东西。”


“不要吧,万一把她给吓到。”方锐说,“况且有没有还不确定呢,是吧?万一告诉她之后她再告诉老叶,咱们仨熬夜不就被知道了吗!”


“说得也是。”张佳乐点点头。


世邀赛的宾馆是固定的,各个战队都住在一起,中国队虽然发现异常,但也不好搞特殊换宾馆,只能自己忍着,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好在现在发现异常的只有方锐孙翔张佳乐,三个人都号称铁骨铮铮的汉子,绝不怕那些怪力乱神孤魂野鬼。


也就是方锐在门口放了个木牌牌,张佳乐去贴了道符,而孙翔则是放了小半天大悲咒。与他住得近的周泽楷还以为他打世邀赛精神压力太大,改信佛求胜了。


周泽楷在某天苦口婆心,努力地组织语言,准备劝导孙翔一番。


两人到底是同队,周泽楷身为孙翔的队长,彼此间多少有些情义默契在,孙翔听他劝导听不到三个字,转眼就把夜里见到鬼的事情说出来。


反正周泽楷嘛,知道了他也不会往外说,应该没有大问题。


于是在孙翔和周泽楷说的当天晚上,我们的小周没有按时早睡,他在床上静躺半小时,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穿着睡衣走出房门,往过道里瞅了会儿。


啥也没看见,周泽楷松一口气,准备回去睡觉。


就在他转身一刹那!那个白影子出现了!飞快地荡过走廊头,一拐就往某条道道上飘去。


枪王瞪大眼睛,再跟着过去,那条过道上已然没了幽灵的影子。


第二天,方锐他们的三人撞鬼小分队多出个人,周泽楷挂着深重的黑眼圈坐到他们身边,在孙翔说有鬼的时候一个劲点头,还把他们带去那天晚上幽灵消失的地方。


“这不是咱们队员的房间吗?”方锐看看门牌号,5014,5016,5018,叶修喻文州张新杰,当时方锐还陶侃过说再加上一个肖时钦,他们这条过道就能号称心脏聚集地。


幽灵飘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中国与苏黎世隔着块海呢,总不能是来找他们中国队寻仇的吧?


“难道是其他队带来谋害我们的?”张佳乐问。


“……不至于吧!”方锐心里没底,“不就是个世界冠军吗……”


“什么叫不就是个世界冠军!那可是个冠军!世界的!”提及冠军一事,张佳乐总是有点敏感。


“行行行。”方锐对他这种反应表示理解。


四人撞鬼小分队看着这条云集他们三大战术大师的过道,陷入一阵沉思,个人单挑时候看个人技术,但大伙都知道,团队战啊,那可是战队整体最重要,方锐嘴上说着为了个冠军不至于,但要真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折了三个战术大师……那他们这次的世邀赛估计是不用打了。如此一想,四人都下定决心,就算不是为了自保,为了冠军,他们也得把这白皮幽灵的事情查清楚!


查的手段有许多种,根据三个人的口述,张佳乐大致推算出幽灵出现的时间点,大约在熄灯的半个至一个小时之内,路线也挺固定,总是会路过他们四人尽头的那个转弯口,方锐打印出一张简易地图,简单在上面画了几道,表示晚上他们可以躲在一个地方,仔细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们的计划很美好,很详细,方锐觉得自己很有当战术大师的天赋,四个人月上柳梢头,人约墙角处,半夜三更不睡觉,悄悄猫在宾馆走廊一角落,等着那个幽灵的出现。


十点过三刻,那个白影果然现身,飘得有些慢,似乎在左右打量什么。


四人撞鬼小分队有些紧张,在心里挣扎要不要靠近一点,仔细看看这个幽灵长什么样子,此时——


“你们干嘛呢?”跑去训练室拿外套回来的唐昊一脸不解,狐疑地看着这四个鬼鬼祟祟的人。


“嘘!小声点!”孙翔回头对他喊。


“……”唐昊听见他响亮的声音,无言以对。


“……”张方周三人皆无语。


他们面前的那个白影听到动静,猛得抖了抖,飞快从转角口晃过。


“我靠!那是什么东西?!”唐昊大吃一惊,压着嗓子问。


“幽灵都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识!”孙翔说。


“我……”唐昊一瞬间有些怀疑自身。


“……”张佳乐头疼地捂住了脸。


此后撞鬼小分队又多一人,正式改名叫撞鬼中队。


接着在后面的深夜探查里,他们还先后惊动肖时钦,李轩,苏沐橙,楚云秀。


撞鬼大队队长方锐觉得反正都这样了,不如拉上王杰希,让这个玄玄乎乎的人来算一卦,结果自然王杰希也被硬拖着强行加入。


中国队几乎一大半的人都在蹲点守那个幽灵,有了肖时钦在,他们甚至拥有一套完整的蹲点战术,精确到每个人的酒店站位。


而未被告知此事的人里,只有黄少天隐约觉得不对。


他与叶修的恋爱谈了快有一年,从第十赛季表白内心以来,两人一直忙于各自战队的比赛,多数时候见面都是敌人关系,难得有一次同队,同住!时候难得,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像黄少天这样的机会主义者,哪里会放过?当然是要抓紧时间培养感情,多说话多接触啊!


只可惜世邀赛训练繁忙,他与叶修又住得不近,黄少天只能等熄灯之后再偷偷跑出去见叶修,为了避免被发现,他每次出门都在身上罩个白色床单,不光裹得严严实实,还猫着腰走路,伪装得极好,别人就算看见也绝对认不出他是谁,私会计划可谓是相当完美!


前几次是完美,除了第一天晚上黄少天不熟悉地形,在走廊里找门牌号,边念叨边兜兜转转半天以外,最后还是叶修亲自出来把这只迷路小幽灵领回去。


此后他熟能生巧,在过道里走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行动敏捷颇有游戏里夜雨声烦的影子。


但最近,黄少天总觉得晚上走廊里怪怪的……似乎总有几个看不见的人在监视他,像幽灵一般。


“我确定!我听见声音了!”黄少天裹着被单,在叶修床上缩成一小团,“吓死我,要不是我跑得快,可能你今天晚上就见不到我了!”


“多大人了,还怕鬼啊?”叶修洗完澡,裹着浴袍出来,去床上把那团小幽灵拨开,“你这个造型,不把人家吓死都不错了。”


“靠,我吓人吗?”黄少天皱起脸,“要不是为了过来见你,我至于裹成这样吗?我和你说,万一我被看见,影响多不好,传回去那就是个大新闻……”


“辛苦辛苦。”叶修把他的被单扯开,露出里面的睡衣,“有劳少天大大每天过来陪我睡觉。”


“这还差不多。”黄少天点点头


叶修把人往床上被子里塞进去,黄少天便自动自发地靠到人身上,他晚上被动静吓着了,心底还有点虚,此时努力往叶修怀里钻,叶领队好笑,伸手给他搂住,又在黄少天背后拍一阵才把他安抚好。


可惜叶修也就安抚一时,自打那一次黄少天被吓到之后,接下来每一次私会都很艰难,黄少天总觉得身后的东西不光在看他,甚至还追了过来,他某次逃脱的时候差点踩到被单跌倒!


今天晚上,黄少天虽害怕,但还是在心里给自己挥舞小旗子,鼓起勇气踏出房门,他走过一个拐角,身后那东西似乎悉悉索索地跟上,他加快脚步溜过一条直道,身后东西离他更近了。


黄少天汗毛倒竖,不敢回头,默默在走廊上跑起来,一溜烟逃进叶修的走道里。


叶领队叼着烟靠在门框上等,眼看着黄少天连跑带跳地冲过来,嗷嗷叫着,一个猛子扑到他怀里。


身后脚步声无数,跟着冲过来一群……人。


“干嘛干嘛?”叶修叼着烟,先抱着怀里这个摸了两把脑袋,再挑眉问面前那一群人,“你们这大半夜不睡觉,一个个出来吓人啊?”


而跟在后面冲到叶修面前的方锐生无可恋,从那个幽灵扑向叶修又被叶修接住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但他猜到,不代表其他人也猜到,只见孙翔先声夺人,还不等方锐阻止,已经开口。


“终于抓到你了!”孙翔得意地说,走上去给幽灵的被单上贴上张符。


“……”叶修低头看看那张符。


“我靠,你说什么?抓到谁了?就是你每天晚上追着我跑?”黄少天扭头,他一开口,当下气氛就热烈起来。


这么大的场面,最后当然也惊动喻文州,中国队干脆全员出来开了个小会,在叶修与黄少天的嘲讽嘴炮轰炸下,以方锐为领头的众人严肃检讨自己熬夜不睡,追着黄少天跑的事实;而黄少天也受到处罚,禁止再披着被单溜来叶修的房间睡觉。


事件处理完毕,和平的三天过去后。


孙翔半夜看见有个闪光的烟头从过道尽头飘过。


“烟头成精了!”孙翔说。


“……”


END。

感谢喜欢


摸一条鱼……没有黑任何人的意思!我爱习习!我爱国家队!

评论(196)
热度(394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