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朕知道了

皇帝叶x滋儿哇天  感谢喜欢 

————————————————————————————————

传闻当今圣上文武双全为人贤明,年纪轻轻便大有作为,不似前朝昏淫无度,成日花天酒地后宫作乐,今朝这位叶皇帝不爱美人独爱江山,行弱冠礼数以三四年,竟仍未宠幸一位嫔妃,宫中选秀活动众多,年年有佳人鱼贯而入,无奈圣上深受国事忧绕,常常整夜批阅奏折无以得空,故而得一贤明称号,膝下无一继任子嗣。


宫内众人皆为此事忧扰,曾有大臣上谏称改奏折为原本一半,无奈圣上心意坚定,并不以为改,依旧一夜阅奏折无数。


若说各官封上奏折数量,定以两广都督为最,两广都督为封疆大臣,管辖地域宽泛,降水粮晌军务民安等事都需汇报,即便如此,黄都督每日的上报问候的奏折也太多了些。寻常人一事一折便可,但黄都督哪非常人,光降雨一事便可从天气分析到季候,再由季候联想到国安,一事不写他个四五折绝不甘休!


想来这也源于他的出生,黄家祖上战功显赫,乃曾经的开国大臣,功成名就后得一子,由先帝赐名为少天。


这位黄少天自幼能说会道颇得先帝赏识,再加上黄家家底雄厚,便把少天送入宫内与太子一同读书,就先生所说,黄少天文化造诣水平高,胜在量多,巧舌如簧伶牙俐齿,饶是个上谏辩论的好苗子,年少时便头脑聪明,稍加点拨便通晓各事,虽自小与太子玩在一道,却从未显出弱势,习武后与大太子一剑术一长枪,竟也能斗上两斗。


再加上他相貌俊俏,又生得一副热络心肠,惹得身边的人都极为喜欢,儿时耍皮惹事,就连大太子都护他三分。


当时的大太子,可不就是现今的皇帝,只能说宫内的教育确实好些,先生都是高人,黄少天与他一同读书,现如今弄得写个奏折都才华横溢。


既是一道出来的,如此这般,底下的其他大臣自然不敢直白明说,若指责黄都督奏折一事,岂不暗喻宫内教育不好?那把太子放在何处?故而各官只得隐晦比喻,大范围整体地规劝大家减少奏折,没想大家伙都减了,唯独黄都督一字不改,照旧一周一摞,偏生皇帝还批得喜欢,夜里最先端上来的就是黄都督那一摞,比翻嫔妃牌子都勤快不少,于是各官只得忍了。


幸而奏折内容只有皇帝一人能看,若是被那文武百官看见黄都督的折子内容,只怕他们是咽不下这口皇帝独宠的气。


两广都督自小和皇帝一起长大,说话难免轻松些,奏折里头闲聊话题多,实质内容少,端得都是些好友间的闲谈琐话。


前日两广刚下过连天暴雨,今日黄少天的折子就呈上来。


“下大雨了,冲得地上都是土,院子里的枇杷树都倒了一棵!听下面的人说田里也冲掉很多苗苗,今年下这么大的雨秋天收成肯定不怎么样,上交的粮食要少了,提前给你打个预警,到时候不要罚我俸禄钱啊!”


叶修深更半夜,在一众三两字的官僚语言中批到这折,当下回复“朕知道了”,第二日便起草降雨过多需防洪圣旨,特地下批多余粮食给两广,于是两广人民心怀感激,大赞皇帝为明君!


殊不知下批的各类物件中还有专门给黄都督的,圣上亲笔圣旨,特批给黄都督一颗树苗,并令他好好照养,若淹死要扣三月俸禄。


黄少天于是接旨,亲手捧着那颗小树苗种进自己后院里,从此黄都督的家丁们多出个疗养枇杷的重任——那可是圣上给的树啊!被虫咬了被狗尿了被鸟啄了都是大事!万一扣俸禄如何担待得起!故树边上特地被圈出一大圈篱笆,恨不得插上“闲人免入”的牌子,只有黄都督本人对那树很是随意,有一回甚至想要折段树枝当来练剑……


大暑过去雨水减少,黄都督秉持着自己的职位义务又得给皇帝写奏折,说是:


“今日来雨水少了,天气热得不行,枇杷树也焉哒哒的,但最近是吃软肉裹虾的好时机,趁着天气好,上蒸笼都不要三分钟就能出锅,肉软虾嫩,饺子皮还薄,蘸醋和酱油都极好,我一天能吃七八个!”


叶修回:“也不知道送上来给朕看看?”


奏折下去,一日后快马加鞭地又来了,折子摆在一小盒子上头,写着:


“我哪知道你没吃过,你既然想要我就给你做了十个,派快马送过来,你尝尝味道,要是喜欢就让你自己宫里的厨子自己学着做做,不要老是麻烦我的马,这两天太热它吃得不好,总感觉瘦了一点,没有上个月壮实。”


叶修:“……”


不愧是黄少天的快马,那一盒子东西端上来,盖子掀开热气腾腾,汁水满溢,果然是肉香虾嫩,叶修收到东西的时候恰巧有妃子来访,眼瞅着皇帝拿过来一盒子,还当他是要赏赐自己,眼巴巴在外头等着,没想盒子一开竟是几个圆乎乎的水晶虾饺,虾饺便虾饺吧,有赏总比没赏好,结果那十个虾饺,圣上竟摆在自己的案台边上,全自己吃了!


吃完叶皇帝给黄都督回折,言简意赅:“味道不错,宫内不会,下次再送。”


紧接着第二天快马加鞭地送过来一个人,连带着一封奏折。


“你宫里的厨子忒没用,连虾饺都不会做,看我忍痛割爱送给你一个,做虾饺的一把手!夸我!快赏我点啥!”


叶修回他:“下次你自己来了再赏。”


皇宫里的厨师,区区虾饺怎么不会?况且皇帝的位置不好坐,前朝多少皇帝都是用错人被推翻的,事到如今哪里有大臣敢直接给皇帝送人?送得还御膳房厨子这种人,万一出点差错岂不是要掉脑袋?这种前人不敢干的事情,偏偏黄少天敢做,大大方方地送进来,还封了个不错的官职,就在御膳房里头天天做广东菜,手艺不用说,还确实有点不错。


要是黄少天整日只同皇上闲聊,众位大臣怕是不能服他,除了这些个报天气报下雨报菜色的奏折,黄都督确实有点真本事,前阵子港兵聚众挑事,集合兵力想要作怪,兵还没集合多少能就给黄少天查出来,连夜三封奏折上报过去给叶修。


字里行间充满了激动和喜悦,叶修一拆开那折子,满眼睛都是:“港兵要来搞事,我偷偷盯了他们这么多年就知道他们不对劲,狼顾之相心术不正,果然被我发现苗头,现在证据确凿乘他们还没有把兵力集大,快点放我去打他们!!”


叶修扶着额头叹一口气,人家别的大臣都巴不得在安稳地方呆着,每天愁点下雨下雪的天灾就好,偏偏黄少天这个小狼狗,打小不安分,整日想着要上阵杀敌,长大后把他放去个世道平稳的好地方,他还虎视眈眈地盯着人家反兵头子……可怜人家叛军,火力集合还不到三天呢就被杀了个片甲不留,要不是叶修劝他慢点儿,抓到证据再动手,恐怕黄少天会在人家头子刚出现的时候就举着剑冲上去……


“去吧去吧!”叶修无奈,提笔回着。


三四天之后传来捷报,黄都督果然一举消灭港军,叶修于是按着规矩给他批赏,官位已经升不了了,再升只能升到皇帝的宫殿床上,只好给他批真金白银多少多少万两,西域那边进贡过来的各色香料匀过去点儿,夜明珠送两颗,山珍海味,亲笔题字也有,还有几箩筐黄少天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砂糖蜜橘,叶皇帝叫御膳房腌成罐头送过去。


这批赏批得,要说是给妃子的都有人信,人家正正规规选秀进来的第一名每年都只有一颗夜明珠拿!还是宫里公公和皇上提议让他给的,说是稳稳后宫的心思,安抚一下大家。


这算是个什么安抚?选秀第一名给一颗珠子,第二名给条衣服,第三名赏点香料,这是夺宠还是比赛啊?

久而久之的,宫里妃子们急了,有那么几个有手段,会造势,家里底子厚的开始兴风作浪,夜里借口来给叶修磨墨留在他宫里,叶修也很实诚,说磨墨,那就磨呗,一个晚上还真叫她磨着,自己在边上自顾自地回黄少天的奏折。


一晚上过去有没有发生什么皇帝和妃子都心知肚明,但外头的人可不知道啊,都说皇帝召人过夜了,终于开窍了,消息传出去,宫内上下大喜!张灯结彩的,就差举办宴会庆祝,叶修本来不甚在意,结果三四天一过,消息传到黄少天的耳朵里。


当天送来的奏折比以往都要厚那么两层。


“我听说皇上召人侍寝啦?看不出来!哪位妃子这么有福气啊!可惜家妹年纪尚轻不然听说也要送进宫里来,但我仍觉得她自由自在地好,进了宫里你要是不喜欢不就完了!不过话也说出来要是喜欢的话,荣华富贵肯定少不了……所以皇上喜欢什么类型的?那位受宠的妃子漂亮吗?温婉形还是活泼型啊?我之前只当你一心向国不为美色所动,原来是没找到心头好啊!”


叶皇帝:“……”


“召黄都督进宫里来。”叶修和身边的公公说。


“有何要事?”公公问他。


“人生大事。”叶修答。


黄少天第二天早早地被赶到皇宫里头,风尘仆仆,穿戴整齐,路上有这么几个瞬间以为自己要被叶修砍脑袋,不会吧?他为叶修立过功,也给叶修种过树,还给叶修送过厨子,总不能因为他晚上调侃了一句皇帝的私生活就要被砍脑袋吧?黄少天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多嘴了!以后奏折上就写下雨请安国泰民安,再也不说皇帝不召妃子了!


黄少天忧心忡忡,被带着走到叶修的寝宫里,叶修坐在批奏折的地方,他的奏折被放在最上面一本,边上有个妃子在给叶修磨墨,黄少天心惊胆战,慢慢挪过去,在心里思量着见皇帝,自己是不是应该先行个礼,大跪一个。


结果步子还没迈出去,就听见叶修在上面说:“不必。”


黄少天堪堪地把腿收回来,眼看叶修抬手散了屋子里的妃子宫女,穿着条暗红色的外袍从台子上慢悠悠走下来,伸手拍了两下黄少天的肩膀:“枇杷还活着吧?”


“当然活着,好好养在院子里呢,一周浇三次水施四次肥,长得比人家田里头的粮食都好,前几天还有几只麻雀停在上面,被家丁拿根长杆子赶走了,就怕它们啄树叶吃。”黄少天一连串地回。


“挺好。”叶修点点头,两人一时之间没了话头。


黄少天眼瞅着叶修不像要砍自己,小心酝酿了一下问着:“那个妃子就是你召来的那个啊?她在你边上干什么?”


“召妃子能干什么?”叶修反问他。


“哦。”黄少天苦巴巴地应一句,他帮人打江山,妃子侍寝,叶修还很懂享受的嘛!看那姑娘相貌十等十的好,以后谁说叶修不为美色所动他就和谁急!


“你很有意见啊?”叶修挑着眉头,眼瞅着这位年轻的黄都督憋屈得脸都皱起来,却碍于他的皇帝身份不好同他说真话。


黄少天只说:“没有没有,你要召妃子就召嘛!改天有崽了举国同庆!”


“真的啊?”叶修问着。


“当然是真的,欺君可是大罪我可不敢骗你。”黄少天嘀嘀咕咕。


“你平时吃虾饺都放什么?”叶修又问他。


“酱油啊。”黄少天说。


“还有呢?”叶修问。


“醋。”黄少天答


“难怪味儿这么大。”叶修笑道,“打小咱们就在一起,我中意谁你还不知道?”


平日里妃子进皇帝的寝宫,磨墨倒水做什么的都有,多是半个时辰就出来,皇帝床铺上的帘子都不掀的,唯独黄都督进寝宫那一次,愣是从早上留到下午,饭都在寝宫里吃了,听送饭的公公说,那饭居然还是给送到门口,由皇帝出来端进去……


第二日黄都督走了,皇帝的床上锦被枕套被扯拽得一塌糊涂,活像是这两人在寝宫里比武了似的。


来的时候黄少天小心翼翼,回去的时候黄少天偷偷摸摸,大夏天领子往上遮到下巴,本想悄咪咪溜了了事,没想叶修这家伙诚心得罪他,叫公公大老远的追上去给他派圣旨,说他此次上京行事得当,赐他三瓶润喉桂花茶与一罐上好黑墨,鼓励他继续发挥,多多上奏。


黄少天心情复杂:“……多谢皇上。”


墨水既然拿到手上就要物尽其用,不浪费是黄少天的准则,对墨水是这样,对生活中的机会也是这样,那趟从皇帝寝宫里出来,黄少天从此大受鼓励,上奏的折子越发密集,每两日换着快马给叶修递上去。


“皇上今天的树高了一点,上面又停麻雀了!”


“皇上上回送过来的橘子罐头太腻了不好吃,我找下人给腌了一个其他口味的,你看看好不好吃?”


“皇上今天你好吗?吃了吗?最近天气非常好听说江南在办什么节日,烟花什么的从我这里运过去,我都从来没见过!”


“皇上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小时候咱们两比武,好久没有比试比试了要不要来两把?”


曾经的黄少天顶多是只黄鹂鸟,一天一封奏折,最近的黄少天,那完全是知了成精,一天三四封奏折,叶修内心有那么一点无奈,甚至开始后悔自己鼓励他积极发言,有事上奏。


只不过日子要是一直这么太平,频繁上奏也就罢了,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叶修之前传出来召过妃子过夜,几月过去后宫还是没有一点动向,自大黄都督进宫一趟后,叶皇帝居然连选秀都不选了,自有心上人,懒得做那表面功夫。


可惜身为一国之主,治国为大,留下子嗣也不为一件小事,先两年叶修刚刚上任还罢了,当他年纪尚小,上任先烧三把火,但如今他早已坐稳了这江山,安居乐业,再不留子难免被外邦耻笑,于是大臣们上谏的上谏,找明医的找明医,里里外外都在忙活这一件事。


谁知叶修自有想法,那天早朝结束,叶皇帝干咳两声,表示自己有件大事要宣布。


众臣唯唯诺诺在下面低头鞠着。


只听叶修严肃开口:“朕这几年为忙国事,整日操劳,费心费力。”


臣子们纷纷应是,举袖擦泪。


“几年下来落下顽疾,前几日宣太医把脉,说是定不可继续如此,如若继续,则性命不保……”


臣子们顿时骇然。


“故朕决定让位给朕的弟弟……”


想都知道那天早朝引起了多大的轰动,甚至有个忠臣差点以头抢柱以表自己无能,不能为皇帝排忧解难,乃至皇帝的龙体负荷到如此地步,叶修好不容易给他拦下来,好言安抚两句,并表示自己以下定决心,接下来的事情一切交由叶秋,反正两人长得也差不多,各位爱卿相必不会有太大不适。


叶修顺顺利利跑路,安安心心当个王爷,溜出皇宫不知去了哪儿住着。


只可怜了接下来的叶秋,不光需要代替他坐在位子上继续批那成百上千的奏折,还得不断应付接下来大臣们的求子之法。


不过想来也怪,叶修退(屏蔽)位后两广都督黄少天的奏折数量突然减少,定时每周一封,汇报完基础情况绝不多说二话,和之前的话痨成性判若两人,至今成为宫中不解之谜。


END.

感谢喜欢

原梗地址:微博


评论(101)
热度(204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