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54)

54.来者不善


黄少天这一段日子都过得非常繁忙,仔细想起来的话,这是他留在荣耀里的最后一个学期,各门课的教授都像是要把接下来巫师们进入魔法社会的知识全部告诉他们一样,每堂课都安排得满满当当,甚至有几位教授开始无限制地拖堂,比如魔法史,麻瓜研究,以及保护神奇生物课……统统都是必修,在叶修发现隐形兽之后,方世镜对神奇生物的热爱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在课堂上几乎每三句话他就要用隐形兽来举例,以显示魔法生物的奇妙与神秘。


即使荣耀的巫师中大概有五分之四的人都不太会在毕业后继续从事和神奇生物相关的工作,但他们依旧愿意每隔一周去看望隐形兽一次,因为隐形兽实在过于稀有,而且根据方世镜的测试表示,这只隐形兽尚且处在幼年,体貌相当可爱,在恢复的过程中也逐渐显示出它有与巫师亲近的迹象。


在小家伙住进来的一段时间里,叶修的办公室差不过成为个公开的参观场地,要不是因为荣耀城堡从几百年前就已经禁止外客频繁来访,指不定这段时间会有多少闻讯而来的巫师——即便禁止,也已经有许多个“著名神奇生物学家”来访问过,不得不说叶修配合上隐形兽,可把那些所谓“神奇生物学家”折腾得够呛。


时不时就有几句经典对话产生,例如:


“它在哪里?”神奇生物学家问。


“就在那,你仔细找找。”叶修头也不抬地回,只顾着摆弄自己的占卜星图。


“我怎么看不见?”人神奇生物学家问。


“很正常啊,隐形兽嘛!”叶修表示。


“……”


又例如来参观的某些德高望重大巫师,提前知道叶修在隐形兽的爪子上绑着个环,进门就面对那个环的方向一顿猛夸,做出许多非常有深度的评价,类似于毛色好啊,年龄大概多少啊,看上去体态偏瘦啊。


叶修就坐在边上一本正经地听他说,完了等他闭嘴了,隐形兽才慢悠悠地露出自己原本的样子,从那个大巫师身后走过……大家都很想知道大巫师的心理阴影面积。


城堡里大部分教授都在努力授课,恨不得把要教给他们的魔法咒语烙在面包上从他们的嘴里强塞下去,只有两个教授例外,一位是陶轩,实话说,作为一名教授,陶轩对自己任教的古代如尼文并没有特别热衷,比起授课,他更愿意管教自己学院的学生,起码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并且很庆幸陶轩的掌管范围仅仅是嘉世学院,而不是整个荣耀城堡,与他相比,总体上来说李艺博还是个比较开明的教授;另一位理所当然,就是叶修——对临近毕业的各位巫师来说,占卜课是最轻松的一堂课,同时还很有趣


许多人甚至更愿意在叶修的教室里留堂,然而很可惜,这个请求并没有得到教授的同意,叶修声称自己事务繁忙还需要照顾隐形兽,一下课溜得比学生都快。


黄少天是唯一一个能够长久逗留在叶修休息室里的人,介于他们的特殊关系,叶教授甚至还邀请过他。


因此有几次客人来访的时候,黄少天正巧还留在休息室里,他围观了很多次隐形兽的恶作剧(书上明明说它们性格温顺),也许是跟着叶修学坏了,但黄少天依旧每次都被逗得要非常努力才能忍住自己大笑的心。


隐形兽是一种极有灵性的动物,它能轻易地分辨出来访的人究竟是对它有所了解,还是一无所知只是想用见过它来充面子,当然,它也能分辨什么东西有利于自己,方明华每隔半周过来给她换药的时候它都积极主动地跑上前,伸出自己短短的胳膊(在治疗下已经恢复了许多),而当有调皮捣蛋的学生进来,试图抓到它的时候,隐形兽就会飞快地从屋子里消失。


“真聪明。”叶修夸道,不过想来也奇怪,除了方明华和叶修这两个治疗隐形兽的人以外,还有个小家伙看见就冲过来的人,居然是黄少天。


他可是撞到隐形兽,导致小家伙骨折的罪魁祸首,要按原本的思路想,隐形兽看见黄少天不咬他都算是好的,现在居然还会主动凑上去,难不成黄少天身上有什么它喜欢吃的东西?还是说小家伙鬼灵精,知道黄少天和叶修关系好,爱屋及乌了?再不然就是隐形兽天性温和,对巫师都很友好。


不过第三种想法显然不可能,从它之前戏弄来访者就能看出来,况且它态度不好的时候,黄少天和叶修都见过一次。


自从隐形兽来了叶修的办公室,那屋子里可算是热闹,不管是在校教授还是新生巫师都要过来观望两眼,一个星期不到,隐形兽基本和荣耀里所有人都打过照面,唯独有一个,始终不愿出现在叶修面前——陶轩。


陶教授自打这学期开始和叶修平起平坐之后,就再也没往叶修这边多走一步,哪怕打听消息也是叫刘皓和陈夜辉去,就算是极具有吸引力的隐形兽在叶修手上,他也磨磨蹭蹭地直拖到半个月之后,这才端着架子缓慢走进叶修的办公室。


巧就巧在进来的时候黄少天刚好起身,看样子原本是想走,但发现访客是陶轩之后,黄少天立刻又坐了回去,毫不让步地盯着对方,那态度,不用仔细揣摩都能发现他的敌意,颇有种陶轩要是对上叶修,他就立刻对人施恶咒的架势。


只不过要是对上了,到底是叶修为难他还是他为难叶修也很难说,黄少天留在这儿也有点看戏的意思,结果不出他所料,场面果然相当精彩,但却不是因为叶修,而是因为隐形兽。


那小家伙平时看着相当温顺,不满的时候顶多就地消失,配合叶修让来访者难堪一下,从没有像现在见到陶轩似的,浑身的毛都炸开,活像个银白色的毛球,两只黄色的眼睛往外瞪出,把之前还拿在手上的小甜圆面包对着陶轩的脚面丢过去。


陶教授的反应也很快,怎么说他也是荣耀的特聘巫师,哪里会被个隐形兽的袭击打到,登时魔杖一挥把面包弹到别处,脸上挂着的假笑都不带变的。


叶修从书柜后面晃荡出来,和其他教授比起来,他的办公室那叫一个混乱,人家就算是魔药教授,书架上都是正正经经摆着书,哪像叶修,有个架子就当储物柜用,什么东西都往那里摆,星象仪和占星盘也就算了,教授外袍也搭在上面,某几格上甚至还有麻瓜的速食产品,其混乱的样子和他家里如出一辙,这会儿他出来,手上也捧着稀奇古怪的一盆子东西,自顾自地往教授桌子上坐下,很是随性地对着陶轩说道:“哎哟,来参观怎么还带丢东西的。”


他说得顺口,听在陶轩耳朵里别说多难受了,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显然那只小圆面包是隐形兽丢过来的,他只是防御而已,叶修这么说,就和他专门过来这里丢面包一样,忒没素质,但他能和一只隐形兽计较吗?总不能叶修很轻松地说完,他却非常认真地争回去,说是隐形兽丢的吧?多掉份啊!


这么想来,唯一能解决当前局面只有旁观的人开口,替他解释一下是隐形兽先动的手,但很明显黄少天是不可能帮忙的,看见陶轩吃瘪,黄少天别提多开心了,叶修损人成功,他比自己损人成功更快乐,甚至还冲陶轩非常直白地笑了笑,虎牙尖利地露出来。


如果陶轩以为自己走进这间办公室只会难受这一下,那他可就太天真了,说完轻飘飘那句话的叶修坐回椅子上,头都低下去,显然是不再注意他,让他“自由参观”似的。


参观,那也得看得见东西才能叫参观,从陶轩进门,隐形兽丢完小面包之后立刻消失,连根毛都不露出来,不光如此,还源源不断地试图往陶轩身上丢点东西,书啊,食物啊,抱枕啊……隐形兽作乱,偏偏这时候叶修低着头不看了,陶轩那叫一个烦,只能全部用悬浮咒定在空中,没几下就弄得乱七八糟,好在叶修的屋子本身也不整齐,全部浮起来看得倒还清晰点。


这点对陶轩是有利的,他这趟过来目的压根就不是看神奇动物,这会儿不见隐形兽,他倒也很满意,左右转着往叶修的办公室里打量,被隐形兽丢出来飘在空中的东西一目了然,就是柜子上那些,东遮西掩地看不清楚。


就在陶轩准备往前点仔细“参观”的时候,黄少天站起来了:“老叶我突然想起来你这儿是不是有本书,关于防御咒的,我上节课听教授说了挺有意思,你放在哪儿了借我看看呗!”


“书架第三层,你去找找吧!”叶修回他。


黄少天于是立刻挪动步子往书架里钻过去,说好的第三层,他干脆站到前面定住,用个后脑勺对着外头,楞是把陶轩的视线整个挡住。


“你和隐形兽倒是关系不错。”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陶轩再继续留着难免显得有点不太识趣。


“也就一般吧,和谐相处罢了。”叶修答,看似简单,实则细想又有点意思,他和隐形兽一般,那陶轩和隐形兽岂不是恶劣?


“希望叶神能一直‘和谐’下去。”陶轩皮笑肉不笑地说完,扭头便要走出去。


他一撤身,原本被悬浮咒挂住的东西统统掉下去,好在叶修动作也快,赶在东西落地前把它们恢复原位,只有最开始被隐形兽丢出去的那个小面包例外,在空中晃晃悠悠地飘了几秒,而后像是被什么抓住一样,用力往前掷出,飞快地命中陶教授的肩膀。


隐形兽终于成功,现形出来冲那人的背影吐出舌头。


“小家伙干得好。”黄少天也从书柜后面回到原位,“很有击球手的风范嘛,不愧是在魁地奇球场上待过一段时间,比新来竞选的某些新人击球手要好多了!看小家伙这么讨厌陶轩,就知道他有鬼,这回过来又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刚刚在屋子里东张西望的不知道看点什么,要不是我发现得早,过去帮你挡着,搞不好就要被他得逞了!”


“嗯嗯,多亏了少天大大帮忙。”叶修忍俊不禁,“你对陶教授这敌意有点旺盛了吧?”


“是他自己心术不正。”黄少天鄙视者,“况且你也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陶轩听完你说那句乱丢东西的话脸都绿了,真想拍下来贴出去给大家看看,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是恐吓吧?他又想要做什么?”


“不太清楚。”叶修回答。


“我去,你能不能有点危机感,他的目标显然就是你好吧!你之前到底和他结什么仇了他非得这样针对你?”黄少天说,“你最近可小心点,不要太自信,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吃,指不定他有什么阴谋在等着你……”


“开玩笑,哥这种水平,他哪里敢简单地对我动手。”叶修笑道。


陶轩的阴谋有没有,到底是什么叶修不知道,但陶轩针对他的原因,他勉强能猜到一二。


因为陶轩怕他,自知有愧,生怕叶修会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所以才处处盯着,过得都不自在;而叶修对他毫不在意,自然与人心态不同。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小广告:十面相的余本>< 链接

评论(15)
热度(399)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