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53)

53.治愈与疗养

 

黄少天一度觉得自己今年是不是就和小动物过不去,前阵子压碎火龙蛋,这阵子撞到隐形兽,要是普通什么炸尾螺啊浦绒绒啊都还好说些,只可惜黄少天这扫把撞的动物一个比一个金贵。本来火龙已经可以说是魔法世界珍稀物种,这下撞到隐形兽,神奇动物的分类级别比珍稀还要往上一格,那是濒危物种,甚至都不怎么出现在荣耀的神奇动物课本上,就因为它们太难以被发现,一直传说着荣耀周边有,但从未被发现。


不出现也就算了,一出来就带着只骨折的手臂,这下倒好,显然黄少天同志负全责,魁地奇练习也只能停下,他带着号称自己是监督教授的叶修,忧心忡忡把隐形兽送去医务室——医务室,享受和巫师们一样的待遇。


方明华最近也很头疼,新学期一开始,荣耀里头涌进来一大批精力旺盛的小巫师们,在其他教授眼中他们都是魔法世界的花朵,准备接受教育的学子,但在方明华眼里,这一群新人巫师看着就和迷你炸弹没什么两样,前几天他刚刚处理完两个在走廊上决斗的小鬼,其中一个中了塔朗泰拉舞,送过来的时候方明华为了更好地治疗,不得不把他绑在床上,而另一个则拥有一对疯狂生长的门牙……就不说这段时间在魁地奇选拔上出现各种意外的其他小捣蛋鬼们了!


黄少天,绝对是捣蛋鬼的领军人物,方明华医务室里的警报咒想当初就是专门为他设置的,不过很可惜,不出三周就已经被黄少天偷偷破解,并言传身教地教给了蓝雨的许多后辈(比如卢翰文),可怜方明华直到现在都坚信着自己警报咒的能力,并以此洋洋自得。


虽然黄少天可以说是促进了他创造这一咒语的功臣,但并不代表他愿意看见黄少天出现在医务室里,那家伙上一次的一忘皆空让方明华足足写了四页报告来向圣芒戈医院汇报治疗情况,并且与黄少天的家长连续不断通信一星期,每天的来回信件高达四封,信件又厚又长,猫头鹰都快累死了……但这都算好的,起码黄少天的父母足够开明,换做是其他古板的巫师家族,自己的独子中了一忘皆空,指不定立刻就要幻影显形到荣耀大门口来质问学校。


所以,方明华对黄少天其实是很恐惧的,他恨不得时时刻刻给黄少天上个护身咒,让他接下来的这一学期再也不用生病——如果可以的话,方明华其实希望给所有的学生都套上护身咒,他宁可整个医务室生灰也不希望每天都和开会一样热闹,这两天居然还有人敢在两张病床中间玩巫师纸牌!


当黄少天走进来的时候,他发誓自己清晰地看见方明华方教授的脸扭曲了一瞬间。


“怎么了?”方明华忍着胃疼,伸手从面前的档案堆里摸出来黄少天的那一本,因为上次的一忘皆空,黄少天的档案和其他人比起来,起码要厚一倍,“发生了什么?骨折还是擦伤?魔法还是物理?记忆没什么问题吧?”


“其实不是我有事。”黄少天飞快地解释着,并举起双手给方明华示意一下自己,四肢健在,没有损伤,活蹦乱跳。


方明华举着档案抬了抬眉毛,言下之意是好奇黄少天既然没问题为什么要来医务室,总不能是魁地奇结束闲来无事想要参观一下自己曾经躺过的病床吧?


“是一只神奇动物,我前段时间在魁地奇训练的时候撞到了它,它……嗯,有点骨折。”作为一个受到梅林眷顾,非常容易受伤的巫师来说,黄少天和方明华多少有点交情,也很清楚方教授的表情态度,并抢在在他赶人之前率先开口。


“我不是兽医,神奇动物出门左转找方世镜。”方明华脸色都不变一下,手上的棕黄色档案袋晃悠着飘回原处,沉甸甸地搁到柜子里,压出一小层灰尘。


“咳咳,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神奇动物!”黄少天早料到会是这样的待遇,提前计划,准备充分,故作神秘地压低嗓子,“这可是一只隐形兽,世界上见过隐形兽的巫师据传说不超过百分之十五吧?你难道不想亲眼看一看,研究一下,成为那百分之十五中的一员吗?”


“……”方明华的表情僵硬了两秒,他还当黄少天带来治疗的是莫特拉鼠那类普通动物,没想到居然是一只隐形兽!对一名巫师来说,隐形兽实在太有魅力,大部分原因确实是因为它实在太过于少见,有多少巫师终身旅行,研究神奇动物,在草原,丛林,沙漠等等地方徘徊,就为了亲眼看一次隐形兽——有可能他们确实看见过,不过他们没有发现而已。


“唔,那我就免为其难地看一看。”方明华让步道,身边飘过来一张空白的病例记录表,他回头张望了一下,身后打巫师牌的捣蛋鬼们还在继续,丝毫没有收敛的样子,“看来我得给你们弄个单间……为了安全起见,我希望你们还是去通知方世镜过来一趟,他对神奇动物的了解度比我高,或许能够帮助治疗骨折。”


医务室的单间位于二楼,通常用于治疗一些非常重要的特殊人物,比如需要安静休息的冯宪君冯校长,单间治疗一直是他的特权,房间里甚至有专业的药剂用于调配他的速效救心丸;又或者说月圆时期的狼人,需要单独看管以免伤害其他人,当然,隐形兽显然也位于“特殊”这一行列中。


叶修和黄少天带着一只透明的东西走上去,这让他们看起来有点奇怪,要不是叶修特殊的阿尼马格斯视力在,黄少天几乎要忍不住怀疑自己身后到底有没有一只隐形兽。


“它们会随心所欲地进行隐身。”从禁林小屋里赶过来的方世镜表示,他始终相信荣耀周边的禁林中一定居住着隐形兽,只不过想不通它们为什么愿意抛弃原本居住的地方去到如此危险的魁地奇球场,“只有它们认为自己安全的时候才会显现出自己原本的样子。”


于是待在房间里的四个人,叶修黄少天,两名方教授,都安安静静等待着,眼看面前的病床床垫上突然出现一个细小的凹陷,在凹陷上出现一只毛茸茸的银白色前爪,接着是一只后腿……隐形兽非常缓慢地(也许是因为它一只前爪骨折了)爬上那张病床,并仰面躺了下来,用两只圆溜溜的黄色眼睛盯住方明华,仿佛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很有可能他确实知道,隐形兽一直被传闻说能预知短时间内的一些未来,这使得他们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只是这一点并没有得到过深度研究,即便曾经有一名相当聪慧的神奇动物学家验证过,但在他之后,没有人能准确地说出隐形兽预知的未来究竟是多长一段时间,有可能几小时,也有可能仅仅几秒,甚至有可能是几天……目前巫师们的大众言论倾向于它能预知到多少未来取决于它的心情。


“我可以治好它,但需要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它的前爪几乎已经长合到了一起,假如要复位的话就得让骨头重新断开,这段时间它不能一直呆在医务室里。”方明华简单查看之后说道,往病例记录表里填上几笔,在表格后面有一张隐形兽前爪简笔图,由方世镜提供,上面显示由于黄少天的撞击,这只可怜隐形兽的前爪腕部出现了相当一部分的骨裂。


“禁林小屋也不行,我屋子里全是新抓起来的护树罗锅,你们下节课要研究的神奇动物。”方世镜遗憾道,边说边有个绿色的,长得像一根断树枝一样的小家伙从他的口袋里钻出来,“它们的嫉妒心和领地意识非常强,不能再接受有其他神奇东西出现在屋子里。”


“我去,不会吧,那它怎么办?难得出现一次的隐形兽你们忍心让它治疗了一半就回到禁林里去吗?”黄少天说着,满怀愧疚地伸手撸巴两下隐形兽,那只小兽看起来精神不佳,一摸下去就能摸掉两三根银色的毛,“嗯?你们看我干什么?蓝雨的休息室里严禁饲养除了猫头鹰和猫以外的神奇动物!”


“当然不放心交给你养。”方世镜笑道,眼神始终看向黄少天身边,“就算你在荣耀里已经呆了四年,但身为学生,依旧没有参与照顾神奇动物的权利,只有身为教授才可以。”


他这句话的暗示意味浓烈,黄少天这么一个懂语言艺术的人,立刻就明白过来方世镜的意思,屋子里两个教授一个学生,外加一只隐形兽,顿时调转脑袋,不约而同地一起看向叶修。


这种动不动就变透明消失不见的小动物,假如没有个特殊点的眼睛还真难以发现,从这层面上来说,叶修确实是个照顾隐形兽的好人选,况且当初的发现者也是他,隐形兽能预知未来仔细一想还和占卜课挺有共通点,只不过叶修那家伙向来怕麻烦……黄少天在脑子里琢磨着。


没想叶修很自然地点点头,说道:“那行,一会儿搭把手,我把它弄回去。”


等给隐形兽配好生骨灵,黄少天偷偷摸摸地凑到叶修边上,用怀疑的语气质问他:“你是叶修吗?是不是别人假扮的?我们俩第一次见面在什么时候!”


“呵呵,想什么呢?”叶修回答他。


“你怎么愿意养它?”黄少天继续问着。


“这不是帮你收拾烂摊子吗?”叶修故作无奈道,在黄少天怀疑的眼光下后把后半句加上去,“况且隐形兽的预知能力也挺有意思。”


“我靠,就知道!后半句才是重点吧!”黄少天皱起鼻子,“我开始担心它了,你应该不会用它做什么稀奇古怪的实验吧?这可是我们魔法世界的珍稀保护动物,就和你们麻瓜世界的那个什么大熊猫一样,你要是用它做实验,被方世镜发现我觉得他会掐死你。”


“在你心里我像是那种人吗?”叶修正经道,用魔杖召了个病号圈给隐形兽带到爪子上。


“我觉得你太像了。”黄少天看着隐形兽重新变得透明,而那个白色的圈圈依旧清晰地浮在空气里,“我申请一周看望它三次。”


“完全可以。”叶修意味深长地表示,“你要是愿意的话,每天晚上过来陪它睡觉都可以。”


——反正当初养小火龙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干过。


很可惜的是,巫师们总是在进步的,没有百分百重叠的历史。小火龙时候黄少天勉强同意,遇到隐形兽,黄少天当场回绝,不带一丝犹豫的!


开玩笑,当初养育小火龙那是因为他和叶修认识的时间短,白白被拐进坑里上当受骗一次,私藏火龙影响荣耀风气,不能被其他人发现,黄少天完全是出于无奈之举。


但现在隐形兽可不一样,就不说叶修现在是个教授,就说隐形兽本兽,那也是经过其他两位教授同意,之后还要通过校长批准,有合理流程的治愈疗养。除去黄少天以外,每周去看望的人只多不少,简直把叶修的办公室当成个旅游观光大饱眼福的地方,整个荣耀的巫师们恨不得把这只珍稀隐形兽供起来。


叶修所谓研究也只是日常观察隐形兽的行为作息而已,哪里会真的对它做什么实验。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小广告:十面相的余本>< 链接

评论(14)
热度(51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