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一夜惊喜

宿醉梗 感谢喜欢

———————————————————————————————

01

其实想来那天早上最不寻常的事情,应该是张新杰居然睡过了八点,也许是因为压力颇重的世邀终于结束,也许是因为他们在赛后扎扎实实地“庆祝”了一把,总之,那天清晨没有任何人提醒他们起床,这导致大家都一觉睡到了中午,而等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02

黄少天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在床上放小鸡仔,哪怕有一段时间他曾经在蓝雨休息室里偷偷饲养捡来的野生小狗,就算那段时间他都没有把抱上床!实际上,作为独生子,他向来不习惯床上有任何除了他以外的其他活物,唯一能在他床上安全存活的只有抱枕——当然,是夜雨声烦造型的。

所以,当他头晕目眩地睁开眼睛之后,他一度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或者说他经历了某种夸张的短距离穿越事件,从前一天的傍晚直接穿越到第二天的凌晨……他打心底里希望是第一种,起码那样自己睁开眼睛之后面前的房间能够恢复原状,而不是看上去像被炸弹轰炸过。

他的被子上有一窝黄色的小鸡仔(甚至还在啄他的抱枕),代表中国队的队服揉成一团丢在床垫下面,鼠标在浴缸里,酒杯在电脑上,地板上居然还丢着几个被啃过两三口的菠萝包。

而黄少天身上,穿着一套他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西装,拥有扣得严严实实的衬衫马甲西装三件套,胸口还别着一小朵白红白红的礼花。他就穿着这么套难以活动的衣服在自己的床上昏迷了一晚,身边除了鸡仔以外,有个穿的和他如出一辙,只不过换个颜色的叶修。

——往好了想,起码这是黄少天自己的床。

至少他没有像周泽楷一样,在张新杰的浴缸里睡了一晚上,早上醒来的时候甚至脑门上还顶着只黄色的塑料小鸭子,他醒来后的表情比自己第一次登上荣耀比赛台都迷茫。

张新杰睡在地板上,维持了自己一贯以来的良好睡姿,只不过脑袋后面垫的是中国队所有队员的鼠标垫,正所谓一个队伍就要整整齐齐,十四张严丝合缝地摞成一堆,绝对是出自张新杰自己的手笔。

方锐醒来的时候带着一副宽到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张佳乐则是干脆在脸上蒙着一块黑布,肖时钦与喻文州在同一个房间,两人面前摊着他们各自的战术记录册,很明显上面被撕掉了很多页,但那些页数不在垃圾桶里,实际上每个人的垃圾桶里都丢着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鲜花,娃娃(不知从哪里来的),苏沐橙最喜欢的那一只口红,以及楚云秀带来的高跟鞋。

叶修的垃圾桶里则满满当当全是烟,还带着外包装没拆封过的那一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终于痛下决心准备戒烟。

俗话说烟酒同行,实际上,每个人醒来之后最想戒掉的东西其实是酒。

鬼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喝了多少!作为职业选手来说,他们每一个人在喝酒这方面都严谨克制得像张新杰,就算不说滴酒不沾嘛,几十年来一共喝下去的酒精度估计也没有昨天晚上的一小时多,苏黎世的庆祝宴会是洋人搞得,一个比一个会玩,举着香槟蹦迪也就算了,闹到最后喝混酒,国家队手上一杯杯都花花绿绿,什么口味都有,刚喝下去不觉得度数多高,只当是个有点酒味的果汁,完了三杯下肚彻底断片。

断片不是最可怕的,要是喝醉直接昏睡反而是件好事,最可怕的是他们没有睡,而他们又想不起来昨晚上到底出去干了什么。


03

“我的床上有一只猫!”孙翔语气惊恐,面容憔悴地从自己的房间里冲出来,扎到衣冠不整的中国队队员中间。

他们正围着一个圆形的小茶几,每个人都神色凝重地互相打量着对方,气氛过于尴尬,连最多话的黄少天都想不出有什么俏皮话能在这种时候说。

起码孙翔冲出来很好地缓解了氛围。

“放轻松,我的床上有只狗。”张佳乐安抚他说。

“我有一窝鸡仔。”黄少天跟着交代道,说完他往身边看了眼,叶修还穿着那套高级定制黑西装,坐在他边上叼着烟,“还有一个老叶。”

“从数量上来说你赢了。”楚云秀接话,从叶修手里接过打火机,“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一下,好好回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床上有一整箱扑克牌。”肖时钦摊手,他不在自己的床上醒来,但他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扎扎实实地被那一箱子扑克牌震惊了一把,“上面印着我们的账号卡头像。”

“我的床上有根扫把。”王杰希表示。

“哈哈哈,还挺符合你形象的嘛!”黄少天苦中作乐,调侃道,“唐昊呢?你床上是不是应该有一打矿泉水瓶?”

“没有。”唐昊不屑,“我床上什么都没有。”

“对,连床垫都没有,我在他房间醒的,他的床被搬空了。”方锐详细描述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有没有人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喝完酒之后的事情?”

“没有。”身为国家队的队长,喻文州主动承担起这次宿醉失忆事件的总责任,“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挨个问过大家,庆功宴结束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似乎在我们喝完酒之后,我们就走出了酒店大厅……接着去做了某些事情。”

“什么事情?”孙翔问。

“我们要是知道我们还会聚在这里吗!”黄少天毛躁地搓了两下脸,宿醉之后的头疼依旧伴随着他。

“我建议大家先查看一下身上的贵重物品,以免丢失。”喻文州交代着。

“也好找到点线索。”叶修补充,说着手就要往自己的口袋里去。

结果一翻之下非常惊悚,他口袋里除去常规的烟盒,打火机,钱夹以外,赫然出现个红色的丝绒小盒子,搭扣式的,一按开关盖子就弹起来,里面明晃晃地摆着颗钻戒。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黄少天就坐在他边上,此时很感兴趣地凑脑袋过来看,“我靠,老叶你厉害了啊,钻戒带在身上,你该不会是准备打完比赛回去就和谁求婚吧?”

他这话说得快,倒豆子一样嘀咕出来之后就把视线从戒指上挪开,专心盯住叶修的眼睛,等着他回答似的。

“哪儿能啊。”叶修把钻戒往桌子上一搁,表情诧异,“我连个对象都没有,去哪儿求婚?”

“指不定昨晚宴会上你一见钟情了呢。”黄少天嘀咕着,伸手去翻自己的口袋,亏他前脚好嘲笑叶修呢,实际上自己也比人好不了多少。

他口袋里虽然是没有钻戒了,但塞着一张被折成小方块的照片,上面拍着他和另一个人的手,十指紧握,照片里他的手指上也带着一枚戒指。

“什么情况?”黄少天见鬼一样把照片丢到桌子中央,方锐接过去由大家一番传阅。

“看起来像是你结婚了。”看过大量言情肥皂剧的苏沐橙表示,“戒指戴在中指上,与对方牵手步入殿堂,非常传统的结婚方式。”

“你穿得也很像结过婚。”张佳乐在边上插刀,但这是实话,只穿白西装或许既视感还没有那么强,偏偏黄少天还在胸口插了朵礼花,不是结婚,难道是他在喝醉酒之后突然跑去哪个婚礼上给人当了伴郎吗?

“我去,白西装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是我定做了一套西装准备回国迎接发布会啊?”黄少天不服,强势反击道,“那老叶还穿着西装呢!你们怎么不说他结婚!”

“哦!”始终在边上沉默的孙翔猛然开口,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示,“难道是你和叶修结了婚?”

黄少天:“……”

黄少天:“我靠你闹呢有没有常识了,我和叶修怎么会结婚!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结的,别说喝醉酒,就是吃错药我们俩也不会走进婚姻的殿堂,轮回有没有人管管了!”

“我也觉得。”轮回队长周泽楷开口。

“是吧是吧?小周你也觉得这张照片上的另一个人不是老叶吧?”黄少天嘴速飞快地接上话,“孙翔你看见没有你的队长都这样说,你还不快收回之前的那句话。”

“你们结婚了。”周泽楷把话补完。

黄少天:“……”


04

黄少天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认识到强迫症的好,每天整理身边的东西是多么的重要啊!把每张做过的车票,每个消费过的发票收集起来是多么重要!当国家队所有人口袋里都是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糖果核桃口红戒指什么什么的时候,只有张新杰!精准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车票,上面显示他们晚上十点整从苏黎世的某个车站出发坐上大巴。

“我们要去哪里?”李轩百思不得其解并惊恐着。

“希望是去旅游。”方锐说,并且提议大家从酒店大厅的小圆桌子边离开,走去车站问问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四个人,几乎是大巴车一半的人数,没喝醉走在街上都相当引人注目,他们浩浩荡荡地从酒店走到车站,到地方还没来得及开口,售票员就已经认出了他们。

显然他们来过这个地方,售票员面前的玻璃窗户上甚至还留着他们的签名(作为世邀赛的最后赢家),售票员对他们非常感兴趣,他手机里有很多昨天晚上的照片,当然,作为拍照当事人的中国队对此已经失去了记忆,只见照片中的他们满脸红光,神情激动,王杰希带着张新杰的睡帽,喻文州表情看似正经实际手上举着一把糖果,方锐把自己的账号卡当成扇子,而黄少天则是牢牢贴在叶修身上。

叶修……正试图用几张酒店客房优惠券购买车票,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成功的,居然真的用客房优惠券买到了十四张车票,并且顺利地上车做到了施皮兹小镇!

天地良心,国家队的每一个人都指天对地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听说过这个小镇,完全不存在于记忆里,但售票员表示他们昨天晚上非常准确,发音清晰地说出了施皮兹这三个字,而他因为仰慕这一队在世邀赛上获得胜利的冠军,因此自愿为他们报销了车票。

咋的,喝醉酒还有助于提高英文水平?

况且冠军队这个名头也太好用了!

黄少天打心底里建议苏黎世的人民对冠军提高一点警戒心。

无论如何,时隔12个小时,中国队重新坐到了那辆开往施皮兹的大巴上,司机显然对他们很有印象,在黄少天上车的瞬间甚至对他点头示意,举起两个大拇指后居然还比了个不太规则的爱心以表示祝福。

“你结婚了。”方锐斩钉截铁地说,“祝福你,新婚快乐!”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心如死灰,偷瞄边上的叶修,那个怀里揣着戒指的家伙倒是面容冷静,淡定地坐在位置上翻看大巴上附赠的小镇旅游攻略。

“小镇里有个网吧。”叶修翻过两页之后说,“可能我们去了那儿。”

施皮兹小镇,号称拥有整个瑞士装修最豪华的电子竞技网吧,专为高端人士服务,甚至还和什么顶尖消费场所一样采用了会员充卡制度,会员等级越高,享受的服务就越发优待。

仔细想来也很有道理,毕竟中国队这一群人都是游戏狂热痴迷者,一个个别说结婚对象,恐怕连男女朋友都没谈过几个,就说叶修吧,三连冠之后沉寂了几年再复出,第四个冠军拿得那叫一个声势浩大,愣是又在曾经迷他的那些个小粉丝心里点了把火,可惜了他拥有那么多女粉丝,实际上连男女朋友都没谈过,一心只向荣耀……唯一想要撩拨两下的那个小话痨还挺不识趣,几次三番没对到正确的地方,好好两颗齿轮,愣是卡错一格子,他们两不难受,别人看着都难受。

世界上大部分人喝多了酒都会想要去酒吧蹦迪,但小部分人,比如说沉迷游戏的那几个,就算是喝多了,想去“潇洒”一下的地方也只可能是网吧,顶多从普通网吧升级到高端网吧。

中国队一行人浩浩荡荡在施皮兹小镇车站下车,走去网吧的路上个个忧心忡忡,酒吧什么的地方就算了,介于电子竞技现在的科普度,他们一群人走进去可能没人认得出来,但网吧不一样啊!网吧那可是电子竞技爱好者的集中地!他们这一群人走进去,就和粉丝鉴定机一样,谁不认识谁就不是真的爱电竞!

这不,一群人才踏进去两步,立刻引起整个网吧的轰动,坐在楼下大堂里头的所有网瘾少年全部都站了起来,动作一致,面向他们报以掌声欢迎,仿佛他们进入的不是一个高档网吧,而是个颁奖典礼现场。

实际上,或许他们进入的还真是个颁奖现场,在所有人都站定后,有两个个穿着黑色马甲的服务员从拐角处冒出来,手上举着各种各样的礼品箱,面带微笑地准备塞给他们,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奖品上都印着他们角色的脸,包括各种衬衫,T恤,陶瓷杯……甚至还有一对印着夜雨声烦的棒球帽。

“这一堆是什么东西?”张佳乐手上捧着巨大的两束花,充满茫然地问着,“世邀赛的颁奖仪式换地方了?”

“你们的奖品。”服务员回答,“但不是世邀赛的,大神,你们昨天晚上刷新了我们网吧的竞技场最高连胜纪录,成为了我们网吧的至尊会员。”

说完他往身后指了指,那里有一块巨大的液晶屏幕,上面中国队众人的名字高高挂起……第一名叶修,后面跟着整整一百四十场的连胜标志。

“我去,一个晚上一百多场,老叶你打鸡血了吧?这么强悍退什么役,不如以后打比赛一对一的时候就让你喝点酒再去,指不定兴欣还能再打五年。”黄少天评价道,“方锐你显然不行啊,才九十几,弱爆了好不好!”

接着他就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跟在苏沐橙后面,黄色的字体显示连胜三十六场:“我靠凭什么我这么少?不服啊!这计数是不是坏了?不科学!”

“昨天晚上你说带着戒指,手感不好。”服务员出来解释,为自己店面里的液晶屏幕洗刷冤屈,“没打多少场,这也难免的嘛,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结完婚立刻就出来打游戏的,不愧是大神们啊!对游戏的热爱程度值得我们学习!”

话音未落,眼看全网吧的少年们又要开始起立鼓掌,黄少天听不下去了:“喂喂你在说什么啊?带着什么戒指?我结婚了?和谁结婚?实话告诉你我们昨天庆功宴喝多了,对晚上的事情一点点印象都没有,别说结婚了,我连来这边打游戏都不记得……不过按你的说法我们昨天晚上确实在这间网吧里,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结婚又是什么意思?”

中国队一群人宛如失忆,网吧服务员虽说愿意帮忙回忆昨天晚上的事,但也实在爱莫能助,毕竟高级会所嘛,所有员工都是相当尊重客人隐私的,像大神这样的人来,哪儿能和其他人一样坐在大堂里啊,必须是包厢伺候,工作人员守在外面,有事招手即来,无事绝对不打扰。

就算黄少天那么问了,他也只能勉强重现一下昨天晚上的场景。

中国队一行人接近凌晨三点来到这间高级网吧会所,那时候其他人都穿着世邀赛的赛服,人手一副墨镜,只有黄少天和叶修两个人,黑白西装晃进来,不知道的人以为这群人要演无间道呢。

当时场面有点混乱,大堂里面客人多,声音嘈杂,工作人员也没注意听大神们说了点什么,只隐约听到什么好不容易结婚,这么多年不容易,退役了才憋不住……黄少天还抱怨了两句带着戒指不好打游戏。

为了完美还原当时的情况,工作人员积极主动帮助中国队调了监控,那场景……那画面,说不上有多混乱,实际上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正经,但就是充满违和,想象一下喻文州冷着张脸,周泽楷巧舌如簧,孙翔乖巧可爱……这恐怖程度还不如见到满面慈祥的韩文清。

难以直视,不如不看。

才看了半分钟黄少天就觉得自己受到莫大的灵魂冲击,甚至怀疑昨天晚上他们是真的喝醉了,还是被人下了药什么的。

但好在监控录像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黄少天确实结婚了——并且婚礼的殿堂就在施皮兹小镇,离网吧不到三公里的一个小教堂里。


05

黄少天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结婚现场,按他家里人的习俗,G市人以食为天,结婚那应该在大酒楼里,中国传统,从早吃到晚,双方父母都在场,然后好好地互敬三杯,第二天早上还得起来吃顿特色早点才叫完。

就算叶修是B市的,总体流程也差不到哪里去,只不过第二天早上起来是给父母敬早茶而已。

只不过他们两的结婚对象一直没有,恋爱对象又含糊不清,就算有个结婚的大概想法,那也没有落实到实处,只能大致想想——但不管怎么想!黄少天都没想到自己会在教堂里面结婚!

结婚对象不用说,显而易见,谁穿黑西装谁就是他对象,就算黄少天再不想承认,照片上显示的就是事实,他和叶修穿着一黑一白两套西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带着对戒,就像苏沐橙说的那样,手拉手步入婚姻殿堂。

甚至还有个正经神父帮他们作证。

神父是个好神父,一直以来都在教堂里担任着为各位新人主持婚礼的重任,从事这一行起码也有十多年了,还真是第一次看见半夜一点冲进来说要结婚的,也多亏了他们是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公立教堂,不然都承担不起小年轻们那股子突如其来的激情哟……

为了避免年轻人一时冲动,神父起码来回问了四五遍“你们是认真的吗?”“确定不是喝多了吗?”“结婚之后可是会在档案上有记录的哦?”

(昨晚的)黄少天和叶修非常坚定地表示认真的,没喝多,有记录更好,没记录还怕是假的呢!

神父无可奈何,只能准备仪式,大晚上把唱诗班从睡梦里喊起来,架起结婚录像机器,以免小年轻第二天早上醒来反悔碰瓷。

中国队众人现在在围观的就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结婚录像,只见一群不太乐意的小天使们站成一排,在黄少天和叶修身后给他们两大声歌唱爱情赞歌,黄少天穿着白西装,手上举着账号卡,叶修的黑西装上面插着花,两人手拉手走到大拱花下面。

紧接着就是常规的婚姻宣誓,类似于“你愿意陪他读过一生吗?”“我愿意!”。

完了之后这一对新人甚至还深情拥吻了几秒。

看完这整个流程,黄少天那叫一个无颜面对G市父老啊,恨不得把录像机的磁带吞了,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但很可惜,就算他把整个教堂吃了也不能掩饰自己和叶修结婚的事实,就像神父说的一样,结婚,那可是在档案上有记录的,昨晚上一登记,今天刷新完可能黄少天的婚姻情况就是“已婚”了。

叶修退役回家之前刚巧和家里父母讨论过结婚问题,说的是现在不想相亲,不想结婚,没看中的,结果出国打了场比赛,居然就带着个结婚对象回去了……也不知道叶家二老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样,能不能接受这个设定。

但不管接受不接受,婚已经结了,昨晚上在教堂里,黄少天和叶修甚至连结婚照都拍了,黄少天同志笑得见牙不见眼,叶修的表情也挺不错。

“照片上你们两看起来都挺开心嘛!”孙翔实话实说道。

叶修和黄少天于是面面相觑。

其实他们两个吧,打心底里说,还真有那么一点庆幸结婚的对象是对方,要是换做其他什么人,比如说黄少天和李轩,那分分钟要找到离婚事务所当场签订离婚协议,再比如说叶修和孙翔……估计压根走不到教堂这一步就要吓到酒醒。

就因为是黄少天和叶修。

他们两都心知肚明对彼此是什么感觉,从开始认识到现在,自始至终都差那临门一脚,差一点点命运的推力。

喜欢电竞网游的人,哪怕喝醉了也不会走到酒场舞厅里,只会奔向网吧;也只有彼此喜欢的人才会在醉酒后敞开心扉,一举捅破窗户纸,急着冲进教堂结婚。

“怎么样?”叶修把口袋里的戒指重新掏出来,半开玩笑半严肃地说道,“为了咱们两的档案好看点,要不剑圣大大就跟了我吧!”

“凭什么是我跟你,你跟我不行吗?”黄少天对着那个戒指使劲打量,嘴上不饶人,“谁跟谁还不一定呢,来PK定胜负啊!”

“昨天晚上你也是这么说的。”神父表示,“还问了附近网吧的地址,最后定胜负了吗?”

“……”,黄少天猛然惊觉,“我靠,我说你一个晚上怎么打一百多场那么强!感情在这种东西等着我啊!”

“呵呵,这种事情哥从不让步。”叶修坦然笑道。


06

如此这般,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该在一起的就得在一起。

而已经输掉的胜负上下,也只能……


END.

感谢喜欢

《宿醉》(托德·菲利普斯 2009)

评论(75)
热度(181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