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49)

49.新式占卜课

 

不只是黄少天,所有人都很期待叶修在占卜课上会讲些什么东西,毕竟那可是“叶神”,就算他风头最盛的时期已经过去,也不阻碍城堡里依旧有许多巫师追捧他。


说句实在话,就算叶修讲的东西和曾经的疯老头没有差别,还是拿着那本书老生常谈,那些追捧者们也不会有太多意见。


但显然,叶修的课不会那么中规中矩,他的第一堂课甚至没有需要的课本,所有人都只是拿着魔杖走进来,依次坐到那些长长的,铁制的机器边上,等着叶修给他们发放需要的道具:水晶球,或者是茶杯之类的。


出人意料的是,那些东西一件都没有出现在课堂上,在所有人都到齐之后,叶修——叶教授简单地介绍了两句自己,他声称自己只是来代课的,对占卜知识了解不多,随便教教。


紧接着,他要求大家用手边上的长条形机器,也就是麻瓜的望远镜来观察星空。其实在魔法世界里,也存在着一种魔法望远镜,用于窥探远方事物,比如说魁地奇比赛之类的……巫师们对这东西并不陌生,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叶修抬到教室里的这几架机器完全是纯麻瓜的,没有一点魔法。


作为巫师,他们很难想象望远镜要如何不使用魔法,不用放大咒能看清什么?居然还要拿来看星空,这是在说笑吧?有那么小一部分的人产生怀疑,磨磨蹭蹭地把眼睛贴近那台机器。


黄少天倒是动作很快,他见过叶修屋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样,对麻瓜的东西没用太多抗拒,这会儿听叶修说要看,他就毫不犹豫地直接把眼睛贴到了望远镜的塑料小孔上。


不用说,他看见的东西相当令人惊艳,那个小小的孔洞里像是有魔法一样,虽然他内心明确知道没有,但当一整片放大无数倍的星空出现在面前时,让人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眼睛,假如这不是非常强大的缩放咒的效果……麻瓜们要怎么做到观察星空?


“这其实是一种光学。”叶修说着,似乎察觉到学生们的困惑,“不过原理有点复杂,一时半会儿和你们解释不清,总之你们就大致看看,然后告诉我你们看见了什么。”


星空中蕴含着许多未知的力量,从魔法世界的起源到现在,观测星空从而获得信息一直都是马人族的特权,他们凭借着长久的寿命与解读星空的天赋一直自谥为战争中的第三者,他们以见证他人的历史与战争为荣,却始终不愿插手魔法世界的运转,并且把透漏星空秘密的族人视为叛徒。


因此巫师从未准确理解过星空的涵义,哪怕他们努力解读过,得知的信息也相当缥缈——实际上预言本身就很虚幻,巫师,尤其是还未离开学校,目前仍是学生的巫师们对它的解读就更是悬上加悬。


有人说自己看见了马人的形状,叶修表示那只是个星座;有人说自己看见了一颗非常亮的星星,并询问是不是暗示自己的未来,叶修表示那是启明星,不论是谁看都很亮;还有人说自己看见了星星的光芒映照出奇怪的图像,叶修叼着烟表示望远镜的镜片该擦擦了……


闹到最后,星空也算是被解读出来点,但信息都很简单,例如天空东边某课很亮的星星假如能被清晰看见,就证明明天的天气不错;通过月亮的盈亏能计算出潮汐与日子的变化,等等等等言论。


从纯血种家庭里出来的巫师们纷纷惊叹,但拥有一半麻瓜血统,同样了解麻瓜世界的肖时钦就有点憋不住了。


叶修这说的能算是预言吗?这实际上追究起来,就是麻瓜世界的常识而已吧?虽然比起水晶球里面虚无缥缈的东西,占星确实靠谱不少,但用这个来忽悠巫师们会不会有点太轻松了?


肖时钦那是个严谨的人,他有疑问很正常,提出疑问的方式也很和气,拿着个询问的口气,叶修听了,点点头溜达到肖时钦的望远镜边上,冲里面瞅了两眼。


望远镜的小孔里面黑漆漆的,只有几颗小星星,叶修于是问肖时钦知不知道望远镜里头有三颗星星连接成线预兆着什么。


“不知道。”肖时钦老老实实答。


“不知道吧?让我来告诉你!”叶修故作高深,有意断句,大喘一口气,众人还以为他要讲什么很厉害的预言呢,一个个都屏住呼吸安静等待,结果那家伙吸了口烟之后说,“意思是接下来的天气会多雨。”


肖时钦:“……”


“喂喂,你们都是什么表情,不要不把小事情当回事啊。”叶修掐掉烟,“成败有时候就看细节懂不懂?所谓决定命运的大预言,很多时候原因都是出于一个小小的天气,况且这些都是得到过认证的科学预言,常识与经验的预测,在实战里面可是很有用的啊!”


“在哪些实战里有用?”底下有人问着。


“很多,比如说魁地奇比赛。”叶修说,“通过观测星空来成功预言天气,就能比其他队伍更早地做出战略部署。”


“既然这样!叶教授能不能预言下一场魁地奇比赛哪个学院能获胜?”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显然很好事。


“听我的预测看魁地奇,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剧透了啊!”叶修笑道。


魁地奇预测那可预言能叫一回事吗,叶修那可是当过几年嘉世找球手的人,就算在他和陶轩几乎闹掰的上一学年,他也是嘉世队伍的队长,对他来说,荣耀里头几支队伍的实力一清二楚,要他预测哪只队伍获胜,估计比要他看星星猜天气更加容易。


虽然道理不错,但这句话这么直白地从叶修嘴里说出来依旧很欠扁,黄少天在台下撇着嘴冲叶修表达鄙夷,两三句之后,大家的话题又转回到星星上。


就这么着,第一天的占卜课算是结束,下课的时候叶修别说布置作业,他压根连名都没点,冲大家挥一挥手就这么散了,这堂占卜课上得,比以前疯老头更简单。


不过学到的东西却也不能说没用,叶修的门道和算数占卜类似,比起传统的水晶球预言来说,算数占卜更有基础,也更有可信度。


当然叶修也不是没有教过水晶球,他在第三堂课的时候搬出了许多个水晶球分发给大家,与疯老头不同的是,他没有让大家从水晶球中发现迹象从而预测未来,而是要求他们主动向水晶球提问。


“抓紧水晶球,对,差不多就这样。”叶修在座椅之间溜达来溜达去,站到黄少天身后,伸手去“帮助”他抓紧球体,“在心里默念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刚开始什么都不会发生,球体内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回应疑问的迹象。但等到课程进展到一半的时候,有一部分人手上的水晶球里出现了一点散碎的画面,颜色和图案混杂在一起,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低下头在占卜书上查找那些图案的含义,希望能从中得到答案。


“这是不是代表着我接下来的课程进展会很顺利?”刘小别举着个蓝色烟雾的水晶球出来,在占卜课本上,蓝色烟雾预示着和谐与平静。


“算是吧!”叶修走过去,“不过有一点需要提前注意。”


他用魔杖的尖端点了点那颗水晶球,很快地,球体内部立刻充满暗红色的火焰,甚至还有金星在里面爆开。


“水晶球很容易受到外界魔法的影响,也许你看见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预言。”叶修说,就像在上个学年中,疯老头通过水晶球对黄少天所做出的暗示一样,“无论是怎么样的预言,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信息而已。”


假如所有人都依靠对未来的预言过活,而不是积极准备决定自己的命运,那受到攻击的几率可就太大了点。


一段时间下来,叶修的占卜课大获好评,哪怕当初不是选这堂课的巫师也有偷摸过来蹭课听讲的,反正叶修也不点名,就算出现在教室里面的学生多出那么几个,他也不太在意,该讲的东西照样讲,虽然他现在已经脱开了嘉世级长的身份,但日子过得照样潇洒,教师休息室不比级长的小多少,里头东西反而更加完备,去图书馆禁书区都不用找人开单子。


他日子轻松,下了课就回去鼓弄自己的东西,平时上课还很接地气,和学生们打成一片,离开嘉世之后好评率不掉反升,一众人都在嘀咕说以前叶神在嘉世太高冷,被陶轩埋起来,弄得神神秘秘得,没想到为人这么没架子,除了占卜课之外,有几个后辈试着问他黑魔法防御的事,叶修也很乐意得答了,他的办公室弄得和个小型答疑室似的,人来人往,人气颇高。


相比较之下,其他几位教授的办公室就冷清很多,尤其是陶轩那里,他挂名是嘉世的总负责教授,实际上对魔法方面的事情还没其他几位精通,嘉世早期刚成立的时候,一群巫师课上靠教授,课下全靠级长叶修指点,接下来叶修和嘉世闹矛盾,可怜了那群巫师们从此只能自力更生,刘皓那倒是想教,可惜他的东西也是从叶修那里学来的,教也只能教个七七八八,牛头不对马嘴,反而容易带偏路子。


眼看现在发展局势不对,陶轩那叫一个焦心啊,越看叶修越不顺眼,恨不得直接找个理由把他的占卜课立刻革了。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小广告:十面相的余本上架啦!链接

充电天系列小包也上架啦!链接

评论(16)
热度(53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