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48)

48.叶教授


冯宪君的话在学生们之间引起一阵骚动,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齐刷刷地把视线往前转向教师坐席上,所有的教师都应该坐在正对着四排桌椅的长桌子上,比学生的座位还要高出一截,这有利于他们观察自己学院巫师的行为,以免在聚会的时候发生争斗——不是没有过,曾经就有两个巫师在午餐开始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互念毒咒,魔杖上窜出来的火花跨越整整两张桌子,甚至点燃了其中一张的桌布,直到现在微草的金色盘子下面还压着烧焦的洞。


那都不是重点,所有人的目光都击中在教师座位上,依次扫过他们的几位学院负责人与教授……大家伙的表情都很正常,除了陶轩,他看见叶修从大门口走进来的样子就像是在自己的无花果酒里看见了一只死苍蝇,同样表情铁青的还有嘉世的现任级长,刘皓,要知道他在假期里才给陶轩报告过叶修今后的从业动向,说是叶修可能准备进入禁止滥用麻瓜物品部。


实际上叶修当时只是在给黄少天演示如何烤面包而已,值得一提的是在接下来几天里,黄少天掌握了绝佳的烤面包技术,要不是刘皓的出现打扰了他们,叶修的下一个动作是准备教他泡泡面……黄少天对此很有兴趣,并且积极担任起了准备食物的义务,当时并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事后想想也有那么一点微妙。


再微妙都微妙不过现在,叶修穿着专业的巫师袍,坦坦荡荡地坐到教授坐席上,他居然还对着陶轩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黄少天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担心陶轩会不会被叶修弄得背过气去……幸好冯宪君就在边上,假如陶轩真的气晕了,起码冯校长可以给他提供速效急救药。


所幸陶轩的心理承受能力足够顽强,从叶修出现到坐上位置,他唯一的反应只不过是差点把叉子戳到手边上的木头餐盘里,同时伴随着难看的脸色。


“很荣幸地为大家介绍本学期的代课教授,叶修。”冯宪君完全没看清陶轩的脸色,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看见了,但不愿意深究此事,作为校长冯宪君管理的事情一向很少,他拒绝参加城堡里各学院的党派斗争……也许这就是他能坐上荣耀校长位置的原因,“相信有部分学生对叶教授很熟悉——”


不能再熟悉了,在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黄少天内心嘀咕着,端起一小杯冰镇柠檬汁,他完全没猜到叶修会成为荣耀的教授,虽然那的确是一条可能性很大的道路,连王杰希都承认要不是当初叶修没能成功毕业,最年轻的留校教授这个名头应该不属于他。不过王杰希的魔药课水平很高不可否认,要是叶修也成为留校教授,那他应该教什么?总不能是麻瓜理论吧……


教师坐席中冯宪君还在滔滔不绝:“很有幸叶修愿意成为荣耀的留校教授,暂时接任马库斯教授指导你们的占卜课。”


“噗——”黄少天差点被冰镇柠檬汁呛死,“咳咳咳……”


梅林的胡子啊!占卜课?!冯宪君费那么大力气让叶修毕业,还把他挖过来当荣耀的留任教授,结果就让叶修教占卜课?!这和让一只火龙去拉小马车有什么区别,开玩笑呢,魔法部的人听见会怎么想?部长准备挖去当傲罗的人留在荣耀城堡里面摆弄水晶球?


黄少天仔细想想那个画面,叶修穿着疯老头的外套,窝在那个终日燃烧熏香的小隔层上,对着水晶球畅想未来……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叶修倒是对这门科目没有什么意见,要是他有意见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冯宪君说完之后,把目光转向叶修,询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事情。


“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叶修表示。


于是在冯宪君敲完三下酒杯之后,开学宴正式开始,只不过大家的食欲都没有刚来的时候那么旺盛,所有人都在讨论叶修的占卜课会是怎么样的教法,他会用水晶球吗?还是说用沙漏占卜?目前为止教过他们的占卜教授只有疯老头一个,最后还被证实是个长期服用福灵剂,终日伪装自己,活在虚幻之中的骗子,根据魔法部的说法(黄少天认为那些说法中很多都是叶修的意见),疯老头也是一个后期养成的读心者,他习惯于用摄神取念来探知学生的思维,而后做出相对于的所谓“预言”,绝大部分是根据学生思维给出的预测,同时掺杂着一部分“心理暗示”(这是一个麻瓜词汇),从而达到疯老头自己的目的。


霍劳妮由于摄神取念这一点才和疯老头亲近,结果却因为接受了过多偏激的心理暗示而走上绝路。


很可惜的是魔法部至今没有查明她成为默默然的原因。


这样的事件发生在荣耀城堡内部,很容易就会引起大家对占卜预言的质疑,预言是否真的正确?得知了预言之后巫师的选择是否会影响预言中的未来?对于依赖魔法而不太擅长逻辑思维的巫师来说,辨别预言实在困难,所以目前魔法世界内不信任占卜预言的巫师占巨大多数,包括在荣耀城堡内,许多学生也并不重视占卜预言这门课。


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对它感兴趣,尤其是换了叶修成为临时代课教授之后。


刚开始选课的那天,占卜课一栏里几乎戳满表示意愿的小纸条,有几张纸条因为贴不上,居然还被折成飞机的样子,晃晃悠悠地悬浮在占卜课这三个字边上,以表他们想要进入占卜课教室的决心。


由于这学期选择占卜课的人数实在过多,冯宪君为大家换了一个宽敞点的教室,荣耀里多的是没用的空房间,只不过许多房间里都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需要整理之后才能进行教学,比如说这间新的占卜教室,里面曾经满是李艺博从淘气学生那里收来的恶作剧道具,现在则整整齐齐地摆着几套桌椅,几个圆形的,铁质长管子一样的东西被安放在窗户边上,教室里没了曾经占卜课上经常有的浓烈香味,反而换上一种属于叶修的薄荷烟草味。


第一节占卜课被安排在晚上,黄少天走进去的时间点比其他人都早,以往都只有黑魔法防御会让他提起很高的兴趣,而占卜课他向来能多晚到就多晚到,难得有他如此积极的时候。


占卜课教室的门半掩着,黄少天推开走进去的时候叶修正在调整那个铁质管子的位置,他往前走了一点,但没有像在麻瓜小屋里那样完全凑到叶修身边。


这种感觉其实有点古怪,叶修成为了教授,虽然挂着暂时代课的名头,黄少天早在上个学期结束前就已经认清自己和叶修的关系,他们是伴侣,在假期里也没少干情侣之间该干的事情,黄少天去麻瓜小屋里可不是只为了蹭吃蹭喝的!和一个留级的学长谈恋爱不算什么,哪怕对方是向来和蓝雨不太交好的嘉世级长,谈恋爱顶多有点违背蓝雨兄弟们的情感宗旨而已。


但和教授谈恋爱就不一样了,从前辈后辈到师生恋,跨度可不是一点点,眼瞅着叶修身上的深色长袍,黄少天总觉得有点莫名羞耻,尤其现在的时间点教室里还没别人,看起来就和他专门提前来私会叶修似的。


“来了啊?”叶修倒是没一点自觉,三两下摆弄完机器,率先开口冲黄少天搭话,“看在你来那么早的份上给你个特权,选个喜欢的位子吧!”


黄少天很快走到叶修调整完的那个长管子机器边上坐下,气氛安静得时候黄少天少说几句没问题,但现在话头都起了,再要他闭嘴忍耐那是不可能的,这不,才刚坐下,黄少天的问题就立刻抛出来:“你怎么会当上占卜课教授的?”


“在课堂上提问之前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叶修假意摆出老师的谱子逗他。


“……请问?你是怎么当上占卜课教授的?”黄少天憋屈,碍于自己还坐在教室的椅子上,就算明知道叶修使坏他也只能保持礼貌,在多加两个字,心里已经要把叶修咬死了。


“嗯?应该叫我什么来着?”叶修得寸进尺,火星噼里啪啦地往下烧,不把小话痨点炸了不甘心。


“叶教授叶教授行了吧!”黄少天咬牙切齿,毫不犹豫地被叶修点燃,之前内心深处那一点违和感飞快地烧没,几乎要掏出魔杖和叶修现场来一段决斗,“你怎么会来当占卜课教授的,冯宪君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走进来的时候我看陶轩的脸都绿了,啧啧,嘉世那群人现在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吧?”


“没看出来,你叫教授还挺好听的嘛!”叶修白骗到两句教授,心满意足地拍两下黄少天,“也没什么特殊原因,老冯这边刚好缺人顶课,又包吃包住的,我就来了呗。”


这要换个不了解叶修的,听着估计以为他在糊弄人,但黄少天和叶修一起那么久,知道人既然说,那原因八九不离十的就是这个,外头嘉世的人阴谋论,还猜叶修回来当代课教授是不是专程为气他们呢,结果没想到叶修这家伙心宽散漫,压根不在意嘉世的态度,奔着包吃包住,环境熟悉这点就来了。


况且在荣耀里头代课,叶修还能逮着空子和他的小男朋友谈谈恋爱,多好的条件啊!有什么理由不接受?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小广告:十面相的余本上架啦!链接

充电天系列小包也上架啦!链接

评论(19)
热度(58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