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46)

46.巫师能力测试

 

福灵剂帮了大家很多忙,不只有在面对疯老头这一件事情上,它的功效表现在方方面面,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它确实可以说是“实现每个人的梦想”,不过是短暂的那种。


当黄少天匆匆忙忙离开蓝雨休息室之后,郑轩跑回去补觉,在自己的床垫下面居然翻出了半个学期之前教授发给大家的魔咒背诵要点,因此总算勉强记住自己需要背诵的几大段魔咒。


徐景熙因为离开休息室的缘故得以幸免于一次魔药研究爆破(卢翰文在楼上实验爆炸液,显然他成功了,并且效果极佳)。


黄少天不用说,他总算弄清楚霍劳妮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并且在恢复药剂的帮助下逐渐找回自己的记忆,感谢梅林,他总算能够再次施展出守护神咒,甚至还比曾经的白色雾气形象更加丰满点,黄少天隐约在雾气里看见两只狼爪子,他自豪地表示守护神形象暗示自己的勇气与冷酷……得知此事的叶修则笑得很是意味深长。


当然,福灵剂效果发挥最超常的人绝对是宋晓,他那一球堪称神来之笔,整整为蓝雨学院加了两百分,冯宪君在下一周的晨会上对宋晓大力夸赞,声称那是最优秀的,击败邪恶巫师的方法……利用手边最有力的武器,不拘泥于咒语与魔法,简单粗暴,直接干翻!


在迎接期末考试的短短几天里,几乎所有学院的巫师,不论是男是女,都在书包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鬼飞球——当然是黄少天做的,顺带添加一点叶修的小创意,那个迷你鬼飞球会围绕着主人来回兜圈,做这个东西是黄少天用来回报宋晓给他做的徽章。


好友互损!有仇必报!这可是蓝雨的基本准则,黄少天当初看见多少个自己和叶修在圣诞晚会上相拥跳舞的徽章出现在学院里,宋晓现在就会看见多少个鬼飞球尖叫着“两百分”出现在课堂上。


只不过宋晓看见那些个鬼飞球,羞耻之余还有点暗爽就是……谁知道黄少天现在看见圣诞舞会徽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暗爽呢!


蓝雨的福灵剂来源最后被证实,是家养小精灵送错了药罐,在方明华的办公室里失误把应该送给疯老头的福灵剂送给黄少天……那只叫点点的家养小精灵因此内疚自责了整整一星期,直到黄少天跑去城堡的厨房找到他,告诉他其实没有送错,找到黑恶势力并且推翻他就是需要那么一点点“幸运”。


可惜幸运全被用在霍劳妮的事情上,整个蓝雨(可能不包括喻文州)都觉得假如留下一点福灵剂用于巫师考试是个不错的主意……最好是另一次失误喝下,不能算做是蓄意的那种。


但好运不常来,唯一让人觉得开心的或许只有考试科目和原来相比要减少一门,占卜课考试被取消了,除此之外,所有在这一个学期内参与占卜课的巫师都需要经过教授们的调查询问——充满慈爱的那一种,每个人都被李艺博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好吃好喝地供着,深入探讨他们有没有像霍劳妮一样被误导出什么问题。


对这个问题,黄少天觉得非常不公平,他可是和疯老头接触最密切的人好不好,为什么其他人都能进去被友好关爱半小时,轮到他的时候就十分钟结束?实际上李艺博才听他说话不到五分钟!干嘛干嘛,话痨不配拥有内心深处的小疑惑啊!


当黄少天这么和叶修抱怨的时候,叶大神立刻发挥出自己男友的立场,站在黄少天这边,并表示有内心有什么小疑惑啊,小迷茫啊,小骚动啊都可以和他说,叶神从听取到解决一条龙服务,包管满意。


“……我靠我靠,你才小骚动小迷茫。”黄少天恶寒地抖两下,“我就想问问霍劳妮的事情最后怎么样了,疯老头在魔法部里,那霍劳妮呢?他们没有抓到默默然吧?”


“没有,魔法部的人试图用定位咒,但苦于没有足够亲密的物件。”叶修说,手上把玩着自己的嘉世级长徽章,似乎从霍劳妮的事情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带过这个徽章,整天只穿着黑色的巫师长袍在城堡里晃来晃去。


“唔,我猜是教授不肯给他们,谁知道魔法部的人抓到霍劳妮之后会对它做什么。”黄少天嘀咕着,伸手去摆弄叶修摊在桌子上的一小堆麻瓜电路,既然有个全能形的叶神在边上,考前抱佛脚补补麻瓜课程也不算过分,“你刚刚说的一条龙服务是什么?也是你们麻瓜世界里面会说的话?是指给龙做服务吗?考试会考到这个吗?”


“不会。”叶修答,这句话并不在研究麻瓜学的课本里,说实话,荣耀研究的所谓“麻瓜世界”实在比现在的麻瓜世界要落后太多,叶修看过一两次那本麻瓜学,上面对于汽车的解释相当粗糙,叶修怀疑编写者自己都没有弄清楚所谓的电力共享汽车到底是什么。


巫师们太小看麻瓜的能力,几百年来一直如此,假如魔法部的人愿意屈尊去研究一下麻瓜心理学,或许会更加容易明白疯老头嘴里说的“小齿轮”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条龙到底指什么?”黄少天锲而不舍地问,尝试着用自己的记忆让面前的麻瓜电路上亮起来。


“指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叶修回答他,把黄少天掰开的某个开关重新按回去,“哥帮你从头到脚拾掇拾掇,怎么样?”


他们面前的小电池震动两下,紧接着那堆看起来杂乱不堪,用一根根线连接起来的灯泡纷纷亮起来,像是许许多多的火焰魔法瓶,摊开在黄少天面前的桌子上。


“噫。”黄少天嘴上嘀咕着,却不由自主地往叶修那里靠近点,“你刚刚按了哪儿?怎么亮起来的?麻瓜的这个电路也太复杂,搭这么老长一片就为了亮个灯,还不如直接念荧光闪烁。”


“各有各的用处。”叶修把靠过来的黄少天按住,从电路中间拆出来一颗灯泡给人,那颗圆形小玻璃里面亮着两根金属丝,下面嵌着非常小的,扁平的电池。


于是黄少天就揣着那个麻瓜灯泡回去。这感觉有点奇怪,他送叶修一个会发光发热的魔法火焰瓶,叶修给他一个麻瓜灯泡,看起来就像是他们互相在交换信物……确实在麻瓜研究学的课本上有说过,麻瓜们非常喜欢彼此交换物件作为情感的证明,无论是从远方旅游回来还是恋人之间相爱,互相赠送的物件对麻瓜来说很有意义。


因此黄少天严肃拒绝郑轩试图把那个灯泡拆开研究的提议!并且小心翼翼地把灯泡系在自己的帷幕里面,这使得他在今后复习的晚上不用再费劲举着魔杖念荧光闪烁。


也许是灯泡的功劳,黄少天的期末巫师考试非常顺利,魔咒课和黑魔法防御课自然不用说,哪怕是仅仅凭借曾经的课上表现都足够给他一个A;变形课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虽然那只鹦鹉变成的花瓶还长着翅膀模样的花纹,但好歹是陶瓷做的;最让人意外的是魔药课,也许是因为他这一整个学期都在和魔法药剂纠缠不清,从一开始的增龄剂到后面的恢复药,潜移默化地提高他的魔药成绩;当最后一场麻瓜研究也没有差到哪里去,总之他分清了电力汽车和柴油汽车的差别——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


除去他在离开城堡的最后一天没有见到叶修。


所有巫师们完成考试的第二天就需要离开城堡,回到自己的家里,开始轻松快乐的假期,行李和必备物品都会由家养小精灵帮忙打包好,从考试结束到坐着马车去搭乘荣耀特快,总共也不会超过三十个小时。


在那三十个小时里,黄少天连叶修的影子都没看见,相信他真的找了很多地方,比如说图书馆,叶修前段时间总是出现在那里搜索资料;再比如说嘉世的考场,苏沐橙说叶修的最后一门考试中提前离场;黄少天甚至去问了教授……李艺博的表情明摆着他有个关于叶修的大秘密,但无论黄少天如何死缠烂打,他都不愿意多开口透漏一个字。


叶修在考试之前有过一段忙碌的时间,魔法部的人找他询问麻瓜录音机的使用方法,以及一些关于疯老头的相关细节问题;叶修插手烟雨的事情似乎惹恼了陶轩,他认为自己学院的级长不应该对其他学院的事情如此上心,并且对叶修屡次承认自己出生于麻瓜家庭感到恼怒,但叶修对霍劳妮事件的贡献使得他又一次获得许多额外学分……那些学分使得嘉世与叶修的关系越发复杂。


黄少天注意到,在考试之前几天,叶修已经不再佩戴自己的级长徽章。


与此呼应的,曾经的嘉世级长休息室被搬空了——虽然里面本来就没有多少属于叶修的东西,黄少天再次进去的时候壁炉没有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燃着火焰,叶修也没有坐在沙发上等他,失去火光(和叶修)的嘉世休息室非常冷清,没有一丝能吸引黄少天的地方。


休息室门口的石鹰在黄少天来的时候冲他合着眼睛弯下脖子,像是在鞠躬一样;而等着黄少天退出休息室之后,石鹰在他面前坚定不移地合上,从石鹰的表情上来看,黄少天觉得它似乎不会再为自己打开了。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小广告:十面相的余本上架啦!链接

充电天系列小包也上架啦!链接

评论(17)
热度(446)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