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44)

44.福灵剂

 

黄少天和叶修在拐角的地方呆了一阵子,太阳慢慢升到空中,但顶层阁楼却变得昏暗起来,也许是因为那个破洞的方向不对,越来越多的亮光被爬山虎遮在墙壁外面,黄少天和叶修乱七八糟地聊着天,他们靠在身后的木头板子上,只看当时的场景,活像是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呼吸新鲜空气”。


时间过去很久,黄少天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喝错了魔药,也许那瓶小东西真的只是恶作剧药剂而已,他现在应该离开这个破旧的阁楼,重新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里,也许再读上那么几页的变形术……不过假如是变形术的话,叶修也能教他,实际上《变形术指南》里许多部分都太过于繁琐,毕竟是一本从没有经过改进的书,在魔法课程中,有过来人的指导会学得更快——尤其这位过来人还号称自己是全科目精通。


就在他们讨教如何把鹦鹉变成一副护目镜的时候,叶修听见另一侧的楼梯上传来几声清晰的脚步声,黄少天立刻也听见了,他闭上嘴,不可置信地竖起耳朵,听见脚步声一点点往上走。


那个人走得很快,像是他很着急来做什么事情一样,火龙皮鞋子踏在台阶上又重又稳,黄少天甚至能听见他碾过爬山虎的声音。


很快地,那个人走到了台阶的顶端,和他们只隔着一面破烂的墙壁。


“亲爱的,出来吧。”那个人开口道,声音磁性,语调平和,导致躲在阁楼上的两个人一时之间都没有听出他到底是谁,“我知道你在这里。”


墙壁后的黄少天缩了缩脖子,叶修掏出自己的魔杖,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那个人说的并不是他们两个。


“你改变了。”那个声音说,“变得更加好,更加强大,为什么你要否认这样的自己?”


“巫师的身份接受不了你的能力,预言已经告诉了你一切……”


这句话之后,像是有盆冰水黄少天的头顶浇下来,他的胃沉到了脚底,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疯老头。


占卜课上疯疯癫癫,说话永远让人听不懂的古怪教授,摆弄着水晶球,茶渍,甚至总是有人怀疑他是个哑炮,许多人都没有看到过他的魔杖……他从未在大家面前展现过真正的预言能力,起码在黄少天眼里没有,疯老头做过的预言总是很微小,像是今天出门会摔倒,又比如说魁地奇比赛上的比分之类的,说实话,也很少有人从他含糊不清的发言里去认真辨认他到底说了什么。


所有的教授中,他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个,学生们选择他的课大多都是因为学分好修,只需要对他瞎编乱造一通就可以,因为他老眼昏花,他不拘小节……


但现在站在墙壁后面的人,显然不像是疯老头原本的样子,他身上的衣服依旧灰败,但他却站得笔直,每一个发音的字都相当清晰,如果他用这样的语气来上课的话,黄少天保证所有人都愿意听他的话。


“出来吧,我的孩子。”疯老头,不,马库斯教授说着,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魔杖,那是一根非常光亮的杖子,冬青木,九英寸长,杖尾部分装饰着繁复的银色花纹,从他魔杖的头部迸发出几颗火星,“诡影——”


“老叶你不要动!”黄少天小声说了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在这个时候冲出去,他就这么急匆匆地站起来,从藏身的地方跑到疯老头的面前,叶修下意识地伸手去拦,但黄少天溜得太快了。


“教授。”黄少天站到疯老头的面前,他的行为几乎不受自己控制,只闪过一个微小的念头,那就是拦住疯老头念“诡影显形”,一旦那个咒语出口,搞不好会连着他和叶修一起暴露。


福灵剂保佑,希望黄少天身上的幸运效果不要消失得太快。


疯老头很惊讶地看着他,明显黄少天不是他期待见到的那个人,他在呼唤的是霍劳妮……显而易见,他是唯一一个在霍劳妮在生前与她有频繁接触的人,霍劳妮的旧袍子上绣着MKS的字母……黄少天飞快地想着,像是有什么人在他的脑子里敲开了一小块墙角,于是整面堵在他脑海里的墙壁就一点点剥离下来。


霍劳妮的梦境里一直有个声音,就是刚才那一个,黄少天始终无法分辨是因为疯老头从来没有用过那种语气给他们上课……那个声音引导霍劳妮,甚至逼迫她,通过与众不同的手段把霍劳妮催化成变成另一种东西。


“看来你都知道了。”疯老头脸上浮现出微笑,仿佛黄少天站在这里不是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而是猜出了占卜课上茶杯里的一个小预言,“那么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我的孩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能是因为我喝了福灵剂吧。”黄少天说,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诚实坦白,“金色的一小瓶幸运药水,是它带我来的这里。”


“哦,福灵剂,很有意思的小东西。”疯老头脸上的表情没有改变,他的眼睛牢牢盯着黄少天,就像在验证黄少天说出的话是不是他想要听到的一样,就像那次在占卜课上问黄少天最近有没有什么新发现一样,“我平时也喜欢喝一点……只不过冯先君不太赞同,他认为福灵剂会让人变得过于疯狂,但我依旧有办法从外面把东西弄到手,有谁会拒绝帮助一个年迈的,迷糊的占卜课老头呢?”


黄少天舔了舔下嘴唇,努力抑制住了自己吐槽的欲望,福灵剂看起来真的会让人变得疯狂……从各种方面来看,不论是站在黄少天面前逻辑清晰凯凯而谈的占卜教授,还是在课上含糊不清意义不明的疯老头,黄少天觉得不论是哪一个都不太清醒,但福灵剂告诉他不要开口,继续听下去,于是他只好闭着嘴,用眼睛瞪住疯老头。


“我告诉方明华我年纪大了,需要许多镇定剂用于教学时候稳定情绪,而调配镇定剂需要大量的龙角粉末,王杰希曾经帮过我一段时间,但是后来他疲于整天调制,于是我宽宏大量地表示可以从圣芒戈医院购买……”疯老头的笑容扩大了,他注视着黄少天,眼睛里射出奇异地光芒,仿佛要看透对方,“很聪明是不是?我和圣芒戈医院的一个人交好,最开始送来的确实是镇定剂,但一段时间之后就变成了福灵剂,那些小东西真是让人上瘾,我喝了整整两年,它们帮了我很多忙,让我发现一个宝藏……”


“我靠,霍劳妮那是你学院的学生好不好!”黄少天憋不住了,“她那是相信你,认为你能够帮她!所以才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你,结果你居然把她当成一件物品!你这么说就不怕她现在回来报仇啊?”


“我确实帮助了她。”疯老头满不在乎地说,“才能需要被发挥……而不是一味的压抑,我鼓励她正视自己,她天生与众不同,是个怪胎,她的软弱无能才害了她!要不是有我,她以后只会活得比以前更加痛苦,但现在不一样,她彻底解放了……海尔波为她感到骄傲。”


“得了吧,海尔波根本不存在。”黄少天嘀咕着。


魔法史上有梅林这样的白巫师存在,相对应的自然就会有海尔波,著名的黑魔法师,魂器与蛇怪的创造者……有传闻他到现在依旧活着,每年魔法部都会收到那么十几次恶作剧汇报,声称海尔波再次出现……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场闹剧,海尔波一度成为满足许多人自我脑补的邪恶幻想。


“天真的孩子。”疯老头微笑着,黄少天看见他宽松的外套兜里有一个很眼熟的瓶子,里面还晃荡着一整瓶福灵剂,看来疯老头并没有喝掉今天的量,“许多人即便只存在一个名字,也足够有许多人去追随他——话又说回来,你是从哪里弄来那瓶小东西的?”


“它在一个罐子里。”黄少天再一次的简短开口(他依旧很惊讶自己的坦白),“方明华从圣芒戈医院弄来许多恢复记忆的药剂给我,福灵剂就在最后一个罐子里,可能是你作恶太过分,梅林都看不下去了。”


“恢复记忆的药剂。”疯老头思索两秒道,“哦,是我的一忘皆空,它击中了你,很抱歉我的孩子,我的本意是想让霍劳妮忘掉自己的过往,这样能让她更加自由……没想到咒语穿透默默然之后击中了你,但那也不是一件坏事,它让你忘记了重要的记忆是吗?许多时候那些所谓‘记忆’才是阻挡我们往前走的东西。”


“不,我觉得就是因为你没有良好的记忆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黄少天撇嘴道,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天性,“我看你是真的不太适合当老师,你看你刚才说了那么多,其实我听进去的话也没有两三句,就算你说海尔波活着那又怎么样,难道是他指使你把霍劳妮变成默默然的?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用了什么邪恶的黑魔法?”


“你会知道的。”疯老头收回了脸上的笑容,“因为你马上也要经历那一点,我知道你话多……但不要担心,让天平倾倒永远都只需要推动一个小小的齿轮,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小广告:十面相的余本上架啦!链接

充电天系列小包也上架啦!链接

评论(24)
热度(520)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