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41)

41.摄神取念者


虽然黄少天摸不透叶修,但起码他知道那段缺失的记忆里究竟发生过什么,叶修是唯一一个参与了全部过程的人,能够能帮他分辨梦境里出现的东西到底是记忆,还是因为遗忘咒而进入到他脑子里的其他东西。


介于记忆和梦境全然不同,虽然他们两者都存在于巫师的脑子里,但记忆能被抽取出来放入冥想盆,梦境可没有什么观看的途径……除非叶修对人使用摄神取念,那就可以观看到黄少天所有的梦境,包括思绪,普通的巫师在被摄神取念毫无抵抗之力,对方就像用眼睛看透一杯透明的水一样。


因此摄神取念在荣耀城堡里受到严格禁止,可以了解,但不能学习(不过谁知道叶修有没有学习),更不能使用。


于是黄少天与人讨论梦境的方式只有通过口述,他时常陷在嘉世壁炉前的沙发上,或者和叶修一起站在魁地奇训练场地的边缘,又或者两人魔药课上躲在巨大的锡锅后面窃窃私语,每说上几句,黄少天都会很主动地摸出巧克力豆来吞两颗。


连续不断的噩梦让他很疲惫,即使黄少天没有表现出来,但他脸色的黑眼圈越来越深,在第三个噩梦出现的时候叶修就已经询问过王杰希,并给人配制出一种安神睡眠的药剂,然而效果微乎其微,黄少天的噩梦依旧在继续。实际上除了休息不好以外,他几乎都快习惯了,甚至前天晚上他都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吓出冷汗,而是非常沉着冷静地观察,希望能从梦境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梦里的锁链变成一只长着六对眼睛的蜘蛛冲他扑来——就是猪头酒吧的那些锁链,这部分要多亏了噩梦,黄少天能想起来的记忆确实在增加,从养育小火龙到叶修的麻瓜住址,再到猪头酒吧,以及一点点圣诞舞会的内容。


天知道黄少天梦到前半场圣诞梦的时候内心有多复杂,简直像是在围观自己和叶修的……尤其那天晚上当事人还就在自己身边,当然这是出于安全,和记忆清晰度考虑,他需要一觉醒来就把梦到的内容告诉叶修,说实话那一天黄少天还有点庆幸那个梦中途变成了噩梦。


但他永远忘不了自己提到“圣诞舞会晚上”这六个字时叶修的表情!仿佛那家伙出现在他床边就为了等这个梦到来一样!


叶修在当时甚至还极其坏心眼,隐晦地问了些细节……黄少天恨不得用魔杖把他敲成巧克力蔓越莓馅饼!


后半截梦里黄少天听见许多嘈杂的声音,像是耳鸣,又像是许多人在自己身边窃窃私语,而每一个人说出的话又相当散碎,天气,事物,课程,还有人甚至在他身边咒骂他人,随着黄少天噩梦的次数变多,那些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清晰,黄少天甚至能分辨出其中几个比较耳熟的声音。


最近一次,他梦到猪头酒吧的锁链捆住了自己,巨型蜘蛛的许多对眼睛恶狠狠瞪过来,黄少天居然听到了蜘蛛的声音。


“你这个怪物!”蜘蛛说,两瓣坚壳一样的嘴相互碰来碰去,发出咯嗒咯嗒的声音,“你不讨人喜欢,你天资平平,你没有任何的魔法,你不配来到这个学校。”


“对他用咒。”另一个声音跳出来,“束缚咒,粉身碎骨。”


“夺魂咒,控制他,让他为我们所用。”越来越多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在所有乱七八糟的声音里,只有一个黄少天能够清晰地分辨出来,是那个神秘研究事务所的人,曾经发音非常奇怪的叫过他“孩子”,黄少天相信那两个字他一定很少说,因为他念那两个字的语气就像是硬要从一块坚冰里挤出蜂蜜,还是这一句话比较适合他。


“阿瓦达索命。”


黄少天从梦里睁开眼睛,他面前是暗红色的帷幕,为了让他醒来的时候不至于太冷,叶修的床边上永远留着一个旺盛燃烧的壁炉,里面的火苗快乐地跳跃着,发出噼啪声。


“醒了?”叶修从壁炉边上绕过来,他手上拿着更多的羊皮纸。


虽然霍劳妮的事情他没有参与到最后(黄少天被击倒后叶修立刻抱着人离开了禁林),但从楚云秀的嘴里,他听说魔法部似乎并没有如愿以偿,因为某些失误,默默然逃走了。


这正是为什么神秘研究事务所的人如此想要得到黄少天的记忆,一个不受控制的默默然对魔法世界来说非常危险,魔法部需要线索来追寻,捕捉它。


但叶修手上牛皮纸的内容可不是如何寻找默默然,他在调查的是关于霍劳妮,关于那个小巫师最后说的几句话。


“醒了醒了,让我缓一缓。”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坐起来晃两下脑袋。


“水杯飞来。”叶修念道,从远处飘过来一个圆形的陶瓷杯子,里面倒着满满的热牛奶,他把牛奶递给黄少天,看着人一点点喝掉。


“我听见很多奇怪的声音。”黄少天抓着杯子开口,尽量把那些光怪离奇的事情用语言描述出来,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巫师,但他做得那些梦,就算是在魔法世界也足够疯狂了,“有一只很大的蜘蛛,长了大概七八对眼睛吧,冲过来说我没有一点魔法天赋——逗我呢!还不是因为梦里我没有魔杖!不然它还能说出这句话?”


“必须的,有魔杖我们少天大大立刻给它一个蝙蝠精咒尝尝。”叶修调侃着。


黄少天冲他皱了皱鼻子:“然后还有许多我看不见的声音,都在念魔咒,夺魂啊什么的,之前我也听到过,你还记得吧?不过那时候大家还比较温和,就聊点天气啊吃的啊……现在怎么都暴躁成这样了,接着重点来了!我听见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老叶你之前有没有被李艺博叫去过,说是魔法部的人要问默默然相关的事情。”


“有一次。”叶修说,“问我霍劳妮平时的状况。”


“你怎么和他们说的?”黄少天好奇道。


“我说不太清楚,这要问他们的学院教授。”叶修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也太坑了,问学院教授还不如问楚云秀呢,疯老头估计啥也不知道,难怪我去的那时候李艺博和那几个人差点吵起来,原来是一圈下来压根什么都没问到啊,我开始心疼他们了!”黄少天回想了那时候的魔法部暴跳如雷的样子,“这次我在梦里听到了一个魔法部人的声音,就是那个拿着笔记录,脸上带着副黑框眼镜的,他在我梦里念了不可饶恕咒。”


“什么不可饶恕咒?”叶修问,略微眯了眯眼睛。


“阿瓦达索命。”黄少天简短地说,不可饶恕咒中最黑暗,最直接的一种,念出来能够轻易地夺去任何生物的性命,只要使用过一次,就会被魔法部永久监禁到阿兹卡班。


“霍劳妮在禁林里也说过这个咒语。”叶修皱起眉毛,神秘事务研究所的猜想没有错,一忘皆空咒语击中黄少天之前确实穿透了默默然,很有可能黄少天现在的记忆中,有一部分是属于霍劳妮的。


“其实我这两天在验证一件事。”叶修把手上的牛皮纸展开,铺到黄少天面前,“霍劳妮很有可能是一个天生的读心者。”


读心者相当少见,有一部分巫师能够运用高超的摄神取念技术来达到读心的目的,但也有一部分巫师,她们从出生就带有这样的特殊能力,就像蛇佬腔一样。


霍劳妮从来没有,起码没有主动地表现过这一点,因为哪怕在巫师群体中,读心者也是异类一般的存在,毕竟有谁愿意被24小时无阻碍地得知内心想法?巫师如此,麻瓜更是对此深恶痛绝。叶修问过楚云秀,知道霍劳妮在来到荣耀城堡之前,有过一段不太愉快的童年经历,她的麻瓜家庭对她并不友好,拒绝让她学习魔法,并且把霍劳妮展现出来的天赋称之为“邪恶的巫术”,冯宪君亲自上门两次才勉强说服他们,楚云秀表示她跟着冯校长第二次上门,发现当时的霍劳妮被关在顶层的阁楼里,她的家长不愿意与她多交谈,甚至不愿意用正眼看她……当时楚云秀只觉得这样的现象是因为麻瓜对魔法的抗拒,直到现在才隐隐觉察出不对。


历史上记载的每一个读心者——也可以叫摄神取念者都很孤僻,她们大多都故步自封,喜欢独处,比起与人沟通更加喜欢阅读书籍,有些巫师深受自己天赋的困扰,耗费一辈子都只是为了消除那些“该死的声音“。


霍劳妮消失之前在图书馆借走的那两本书,作者正是一名非常有名的摄神取念者。


假如霍劳妮也是的话,就能简单地解释为什么她会在见到魔法部的人之后逐渐情绪失控(魔法部的家伙心里头肯定没想什么好话),也能解释她为什么没有经过学习就能够清晰地念出阿瓦达索命。


黄少天梦境中的那些声音与恐惧,同样是属于霍劳妮的。


她是一名非常敏感的摄神取念者,这使得她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默默然,而当时在禁林里它能够被说服,证明黄少天和叶修两个人是真心诚意,认为她只是一个失误走错地方的小女巫,希望能把她带回城堡里。


TBC.

感谢喜欢

评论(15)
热度(501)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