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38)

38.叶修的记忆

 

恢复记忆的方式有很多种,除了圣芒戈医院的恢复药剂以外,黄少天还尝试了许多其他的方法,比如恢复如初咒语(显然没有用),时间转换器(他搞不到那东西),以及从其他朋友嘴里打听那段时间的消息(大家描述的都不一样),他甚至尝试着去问了魔药课的教授,介于王杰希今年刚被魔法界评选为最年轻的魔药专家,黄少天觉得他也许会有什么偏门的方法,刺激一下脑神经之类的。


实际上王杰希也确实有那么一两个,搞魔药的人都是鬼才!圣芒戈医院的药剂需要保证病人身体健康,所以大多不会选择太过于刺激的材料,走的是个保守健康的路线,魔药就不一样了,魔药永远神秘莫测,采用合适的药材能够让人起死回生——但所有成功的前提都需要付出代价,并且,每个人的代价因人而异。


就像曾经黄少天调制的增龄剂一样,它在黄少天身上显示出了从来没有人记载过的作用,当然,黄少天现在已经忘了,就算他记起来,估计他也不愿意提供这段经历,把那点奇怪的副作用写到增龄剂的调配守则下面。


同样的,能够恢复记忆的魔药,王杰希确实知道许多种,但他并不确定每一种药剂的后遗症,有可能取得记忆的代价是老去三岁,也可能会从嘴里吐出许多条鲶鱼——不管怎么样,黄少天想要恢复记忆的心很强烈,王杰希在他的百般纠缠之下,还是不得以地告诉了他最安全的一种。


采用凤凰的羽毛,回忆中重要人物的一小截记忆片段,以及蛇牙,豪猪刺和坏血草。


有百分之七十的几率能让黄少天恢复记忆,付出的代价则是他会打整整一天的喷嚏。


打喷嚏不是什么很可怕的事情,黄少天心想,比吐鲶鱼好多了,要是有人问起来,他还能说自己是因为感冒。


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计划,只要黄少天能弄到调配魔药所需要的东西,蛇牙和豪猪刺能在转角巷里买到,它们都是些最基础的魔药材料,坏血草城堡边上的神奇植物暖棚里应该有,黄少天觉得教授不会介意自己偷偷拔走两棵,王杰希出于交情愿意给他提供自己的私藏,凤凰羽毛,最重要,并且是最难搞到的东西只剩下一件:叶修的记忆。


黄少天查过所有的魔药书,并且和王杰希讨论了一整天,尝试用其他回忆相关者的记忆来代替……他们模拟着先调制了一小盆药剂,用的是王杰希记忆里黄少天撞碎火龙蛋那一段,结果那盆药剂根本没有成功,在锡锅底部糊成脏兮兮的一块,显而易见地告诉黄少天:这一小截非得是叶修的。


梅林的单片眼镜啊,要是黄少天能这么简单地把叶修的记忆弄到手,那他早就恢复记忆了好不好!就算不恢复,估计也早就知道那段空白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不就是因为叶修那家伙不肯帮忙,还一副顺其自然的模样,所以他才着急上火想要自己努力吗!


结果一番努力挣扎,最后还是绕回到叶修身上。


黄少天那叫一个沮丧,垂头丧气地从王杰希的办公室里退出去,结果魔药教授的木头门一开,黄少天正巧撞上叶修在门口。


那人站在门口也没有要走进去的意思,就靠在墙边上抱着手臂,眼瞅着问他:“哟,出来了啊?”


就和黄少天那些个晚上偷溜出病房,撞到人的时候一模一样,情景太相似了,他不由自主地有点心虚,急忙解释:“我进去和王大眼聊点课上不懂的地方。”


“哦。”叶修点点头,等黄少天走远点才追问一句,“哪儿不懂?问我也可以嘛!”


问你才有鬼!黄少天皱着脸,要不是因为你不说,他至于要大费周章地调魔药吗——不过问魔药这个话题不错,似乎是个机会!


“真的吗?”走出两步的黄少天心怀鬼胎地倒回来,故作新奇地盯住叶修,“听这说法,莫非你对魔药知识很在行?”


“骗你干嘛?”叶修一本正经地点着头,“哥可是全学科精通,魔法教科书你听过没有。”


“行!那今天晚上我来找你,你是在嘉世的级长休息室吧?晚上八点,不见不散哈!”黄少天看这事有戏,立刻率先敲定,一点不给人犹豫的机会,说完就大跨步走开,巫师袍子被风吹得一鼓一鼓,心情极佳。


叶修挑着眉头看小话痨溜远,转过脸来冲向还坐在办公室里的王杰希。


王教授板着一张脸,恨不得在脸上写出“不知道,和我没关系”这几个字。


叶修:“……”


当天夜里黄少天如约而至,嘉世级长休息室的大门关着,门口那只巨大的石鹰收拢翅膀,合着眼睛假寐,在听见黄少天走近的脚步声之后才睁开眼睛。


两颗蓝色的宝石被镶在石鹰的眼睛上,这使得它像是有灵魂一样,能从瞳孔中射出光芒,黄少天在它面前不远处停下来,他不知道嘉世的口令,每一个学院的口令都只有自己学院的学生才会知道,黄少天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用什么方法来联系一下叶修,请他出来接自己……或者在门口试试能不能撞对正确的三个字。


没想到他才站定几秒钟,石鹰就转过头上下打量他,而后一言不发地展开翅膀,让出了一道对内通行的路。


嘉世级长休息室里燃着许多炉火,三四把软趴趴的沙发聚拢在壁炉边上,叶修就坐在其中一把上,穿着衬衫和一条套头的老毛衣,他面前放着一张展开的牛皮纸。


在黄少天走进来的时间里,他正伸手把那卷纸收起来,借着一点边上火焰的光,黄少天能看清那张纸上似乎画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图案。


“你门口的石鹰怎么没有问我口令?”黄少天走到叶修身边的一张沙发边,他显得有那么一点拘束,毕竟对失去记忆的黄少天来说,他算是第一次来到嘉世的地盘上,坐进沙发之前他还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叶修的意见。


“它认识你。”叶修简单地表示,“你来这里的次数可不少啊!”


“唔。”黄少天应了一小声,整个陷到沙发里,被壁炉的光照得开始犯困。


有这么几秒钟,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简单地对视着。黄少天看见叶修卷起来的袖口和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火焰玻璃瓶被人挂在脖子上,用一条长长的黑色麻线捆着,一直垂到叶修的胸口下面;叶修则看着黄少天被沙发吞进去(他选择的那张沙发是休息室里最柔软的一张),穿着巫师袍子的黄少天坐上去,就像是在红色丝绒蛋糕上摆了一块黑松露巧克力,尤其那块巧克力还不太安分,晃晃悠悠地动来动去。


“你有什么问题?说吧!”最后还是叶修开口,故作正经地问道,似乎真打算和黄少天讨论讨论魔药课的内容。


“哈哈,那我就开始问了啊,你做好准备!”黄少天先在沙发上坐直,紧接着从自己的巫师袍子里摸出个蓝色的小本本,开玩笑,他可是准备充分来的,发誓非要把叶修这家伙问倒不可,“我最近研究魔药,发现几个很奇怪的地方,比如说福灵剂的效果到底是外力还是内力?迷乱药要怎么样才能正确的使用?生死水的水仙根怎么样切才能避免被捆起来,还有——喂喂,你有没有在听的!”


“咳。”打着哈欠的叶修干咳一声,真是被这小话痨打败了,黄少天有备而来,显然是查过书的,某几个细节问题那是魔药学的究极难题,别说叶修,就是王杰希也不一定能答得上来,“你最近怎么对魔药感兴趣了?”


“什么叫最近,我一直都对魔药很感兴趣,我这是全面发展,积极好学。”黄少天一脸严肃,说瞎话不打稿,假装自己在这个学期开始的时候没有鄙视过魔药课。


“哦?是这样吗?”叶修点点头,挥动魔杖从不远处的书架上抽下一本大部头书籍。


那本厚重的书飘不动似的,踉踉跄跄地从书架里落下来,撞到黄少天面前,积满灰尘的棕色封面上有几个烫金大字《神奇魔药学百科大全》。


“书中自有黄金屋啊!英雄!”叶修说着,把书对着人递过去,就从他的动作来看,黄少天觉得这一本百科大全估计叶修自己都没读过,大概是什么上任级长,上上任级长留下来的东西,再放几个世纪指不定能成为传家古书,“这本书就托付给你了!”


“不不不,我觉得还是实践比较重要。”黄少天认认真真地把书推回去,“就和魔咒课一样,书上写的咒语和施咒手法总有不一样的嘛,是吧是吧?”


“怎么?你有要实践的魔药?”叶修问着,黄少天忘了他,他可没忘记小话痨的性格,黄少天这趟过来就是简简单单地问魔药,说出去谁信啊!


“其实不瞒你说,我还真有一个。”黄少天很快意识到自己骗不过叶修,于是他只能坦白交代,很是真诚地对着叶修的方向凑过去,“是一个非常神奇的魔药,我已经准备了大部分的材料,就是需要你的一点点小帮助。”


“看在我们,呃,之前的交情上!”黄少天摸出一个玻璃瓶子,大小和叶修挂在脖子上的那一个完全一样,“你愿不愿意给我一小段你的记忆?”


叶修很难拒绝黄少天,尤其是在这张休息室的椅子上。


曾经黄少天在这张椅子上问出了叶修是个阿尼马格斯的事实,顺便还问出相当一部分的默默然信息——事实证明告诉黄少天的那些事情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惹来了麻烦。


但黄少天依旧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小段叶修的记忆,关于他们最初是怎么熟络起来的。


每个学院的休息室里都会放置冥想盆,以供学生们一起使用,嘉世的冥想盆周边漆着大红色的油漆,黄少天俯下身子把脑袋伸进去,而后他像是掉进一个巨大的深坑内。


这段记忆内的天气很好,黄少天发现自己站在神奇植物园的一棵龙蛇树后面,叶修正从那个地方幻影显形出来,他手上提着一个蛇皮箱子,里面似乎有个蠢蠢欲动的小动物。


紧接着他自己出现了,骑在一把飞天扫帚上,扫帚的尾端系着条毛茸茸的黄狐尾巴,他像是一个跑错方向的金色飞贼,速度极快地向人冲来,而后紧急停下扫把,用力扑进了叶修怀里。


黄少天看见叶修把防护咒施展在他身上,这导致箱子里的火龙强行破壳而出,他和叶修不得不一起饲养那只小家伙。


在被那只小火龙纠缠的时间里,他确实常来叶修的休息室……还常去叶修的秘密基地,甚至睡在一张床上。


记忆停止之后黄少天头重脚轻地从冥想盆里落回地面,叶修依旧坐在沙发上,淡定无比地询问着:“感觉怎么样?”


“信息量挺大的。”黄少天表示。


“当然,所以我说要你自己摸索着回想一下,强行消除一忘皆空会对巫师的记忆会造成更多伤害。”叶修说着,“这里面只是一小部分。”


“摸索着回忆也要找到大概的方向嘛!”黄少天撇嘴,心不在焉地答,刚才看见的画面充满了他的脑子,等他把飘在冥想盆里的银白色记忆勺起来,保存进自己的玻璃瓶子里之后,黄少天才理清思路,转头对上叶修的眼神,“老叶,我很严肃地问你一个问题。”


黄少天放轻音量,含糊不清地问:“我们是不是……那什么的关系?”


听见这句话,叶修像是被黄少天逗乐了,他叼着烟笑起来,跟着压低声音反问着:“你觉得呢?”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4)
热度(585)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