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37)

37.魔法部干涉


假期结束得很快,对黄少天来说尤其如此,毕竟他损失了相当一部分记忆,这导致在他的脑海中对圣诞节的印象只剩下病床,和乱七八糟的难喝药剂,以及某几个晚上他溜出去之后撞到叶修时的惊吓。


在圣诞结束的最后一个晚上,冯宪君准时出现在礼堂里,他的神色显得有点疲惫,听说自从霍劳妮出事后,他就跟着神秘研究所的人员一起去了魔法部,据猜测是需要提供一些关于学生的资料。


这对冯宪君来说不太容易,毕竟整个荣耀有那么多巫师学生,还大多性格迥异,准确地回忆起每一个学生的细节实在太难为人,好在冯宪君有收集记忆方到冥想盆里的习惯。


就是叶修用来骗黄少天的同一类东西,但愿他能在大堆的记忆中找到关于霍劳妮的。


他回到学院后正式向大家表明了态度——即便是学生也有权利知道城堡里发生过什么,他们(或者他们的家长)有权利决定要不要继续把自己的孩子留在荣耀内。


荣耀的一个巫师学生变成了默默然。


这简直是整个院……整个学校的丑闻,建立魔法学院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让拥有魔法能力的学生们能够正确地学习到运用它们的方法,避免出现压抑,失控等各种情况,然而现在,最不应该发生的情况出现在了魔法学院里。


这件事冯宪君说得很轻,像是他也不愿提起一样,他没有使用“声音洪亮”,而是用自己最原本的音调向在座的各个学生复述着,烟雨学院的女巫已经确定变成了默默然,导致这一事实的原因魔法部与他都尚未查明。


“如果有学生想要离开荣耀的话,方世镜教授会妥善安排夜骐接送大家。”冯宪君扶了扶自己的眼睛,略一停顿后往下望去,在座的学生们像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愣住了,这很正常……毕竟除去黄少天,叶修,楚云秀和部分牵扯到事件内的巫师们以外,其余的大部分学生们都听信李艺博的话,以为圣诞节前后的怪异事件是由于“意外魔法爆炸”。


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也确实有那么几个低年级的学生从餐桌上站了起来,表示自己想要离开的欲望,高年级的学生们倒是一动不动——要真的问起来,他们搞不好还挺期待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谁都听过那个“男孩大战黑魔王”的传奇故事,他们巴不得成为传奇故事里面的一份子。


“感谢你们信任荣耀。”冯宪君在停顿时间内摸出一颗金色药丸,就着面前的白兰地吞下去,转眼他的脸色就好起来,“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最后我需要点名表扬一下蓝雨学院的黄少天与嘉世学院的叶修,他们在发现危机时及时挺身而出,为魔法部们助力,各自加五十分!”


“是的是的,谢谢表扬。”黄少天面对四周投射过来的视线,故作谦虚地点头,而后小声补充一句,“虽然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但听起来做得很不错。”


“其次,叶修在城堡内擅自使用幻影显形,并损坏城堡的防护咒语,扣十分。”冯宪君紧接着严厉补充道。


坐在嘉世长桌边上的叶修摆出一副赞同的样子点点头,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想也知道这是他第几次做相同的事情,光叶修在幻影显形上扣下的分就足够抵消他每一年的魁地奇优秀成绩,这么一想,也难怪陶轩看他如此不顺眼。


黄少天看他也不是很顺眼,自从被叶修骗到之后,他一直寻思着要找个时间报复回去,无奈他对那人的记忆实在被清除得太干净,现在他对叶修的了解度还没郑轩对人的高。


但这并不阻碍黄少天对人耿耿于怀,这不,刚听见叶修扣分,黄少天立刻眯起眼睛,把脑袋转向嘉世的桌子,想看看那家伙会是什么表情,结果没想叶修和感觉到视线似的凑巧也看过来。


两人视线交汇间,叶修从桌子上举起个水果抛接两下。


该死的龙活果!


黄少天咬碎了嘴里的薄荷牙牙糖,毫不犹豫地举起手对叶修比了个中指。


自从出院之后,身边的许多人都在提醒黄少天他和叶修的关系,明示暗示,宋晓的徽章不用说,只要黄少天长着眼睛就能深深映入他的视野,郑轩还算好的,不太爱谈八卦,没想到卢翰文这小鬼也跑来问他和叶修最近有没有PK!


“没有,翰文呐,你要知道,我在那一场面对默默然的战斗中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方明华教授说我要好好休息,努力修养,最近不适合进行太多激烈运动!”黄少天冷酷无情地表示,说完转身就揣着飞天扫帚去了魁地奇训练场。


魁地奇训练算激烈运动吗?当然不算,对黄少天来说,魁地奇那是生命之光,愉乐之火,放松心情的最佳活动。


只可惜他还没在天上飞个几轮,立刻又被李艺博挥手叫下来,一路喊到办公室里。


李艺博的办公室里还站着三个魔法部的人,假如黄少天没失忆的话,估计能认出来这三个就是当时在禁林里对霍劳妮念束缚咒的,此时他们的脸色倒是没像当时那么阴沉,魔杖也不在手上。


黄少天进去之前看见楚云秀从办公室里头出来,两人见面简单一点头,进去后他看见有个黑色的笔记本飘在空中,边上还浮着一罐深蓝色的墨水,和一支鹅黄羽毛笔。


“孩子。”其中一个魔法部的人对着黄少天开口,用的是自以为温和可亲的语气,“我们知道你很勇敢,快来说说在禁林里你都遇到了什么。”


他们希望得到黄少天的信息,但很可惜的是,黄少天中了一忘皆空咒语,别说有关禁林的,就算是有关霍劳妮的他都想不起来,但在魔法部人员的期望下,他还是与人聊了一聊——很快,魔法部的人就意识到邀请黄少天去提供信息是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


蓝雨这位年轻的,开朗的巫师不光能说会道,巧舌如簧,甚至还有点夸张的话多,魔法部们用作记录的鹅毛笔起初还速度极快地在纸张上划拉,几分钟之后,它开始慢慢出错,跟不上聊天者的速度,不停地写错单词……


李艺博在边上擦了擦汗,露出“我就知道”的尴尬表情。作为荣耀的教授,他不太愿意接受魔法部的人大张旗鼓出现在城堡里,说实话,他也不太赞同默默然出现后立刻杀死这一决定,李艺博更倾向于把遇害的学生带回城堡,而不是由魔法部处理,要是在几年之前,或许事件还不会发展成这样。


但很可惜默默然的数量大幅增加,最近在魔法部引起巨大轰动,这导致神秘研究所的人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如临大敌,死死抓住荣耀学生这一条线索不放。


不过这条线索恐怕没用,黄少天能说出来的东西没有太多用处。


无论魔法部的人用什么办法——其中一个甚至想对黄少天使用摄神取念,但被李艺博坚定地阻止了,对未成年巫师使用高级魔法违反魔法部的规定,起码违反荣耀的校规!


最后黄少天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那支鹅毛笔的羽毛都已经缠成凌乱的一团。


所有人都对他的记忆很感兴趣,仿佛丢失的那部分回忆是解决默默然问题的关键,黄少天站在办公室门口思索一小会儿,闪身躲进石头雕像边的阴影里,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伸缩耳,转角巷里头笑话玩具店的产品,他低年级的时候用这玩样来偷听过黑魔法防御课——他真的很想知道守护神咒语应该怎么念。


长长的肉色细绳从门板底下爬过去,黄少天把伸缩耳的一段贴在耳朵边上,魔法部和李艺博交谈的声音立刻清晰地传过来。


“我们的学生没有义务为魔法部效力。”李艺博干巴巴地说,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强势,“他们进入荣耀的最主要任务是学习。”


“但这件事就发生在城堡里,教授。”魔法部的一个人开口了,黄少天听出来这就是那个叫他“孩子”的人,现在他的语气也变得很冷淡,“这危机所有学生的生命。”


“今天早上校长已经告知过这一点。”李艺博说,“荣耀内会启动所有防御措施来保证学生的安全……”


“这也有关魔法部。”另一个开口,很不客气地打断道,“有关整个魔法世界的安危!击中那个学生的遗忘咒语首先穿透了默默然,很有可能它携带着一部分默默然的信息,我们需要知道他记忆里有什么!”


“我们有权利保护荣耀的学生!”李艺博坚定着。


接下来是响亮的脚步声,魔法部人员的火龙皮靴子用力踩在地板上,黄少天立刻收回伸缩耳,把自己往阴影里缩得更小一点,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他才出来,匆匆往魁地奇训练的地方跑去。


难得有一次他骑在飞天扫帚上,脑子里想的却不是如何抓到金色飞贼。


太好了,他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他的记忆那么感兴趣,甚至连他自己也开始想知道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独另一个当事人叶修无动于衷。


那家伙整天和个没事人似的,在城堡的各个角落里叼着烟晃来晃去,见到黄少天也只是不咸不淡地打个招呼,仿佛他不是那段丢失记忆的重要主人公一样。


叶修这家伙真是太鬼了!黄少天愤愤地想,嘴里仿佛还留着点龙活果粘稠的口感。


他操纵飞天扫帚拐了个弯,顺利地在金色飞贼逃走前把那小东西捏进手里。


黄少天没有看见的是,叶修就站在城堡悬空走廊的地方,一直看见黄少天顺利抓到金色飞贼才转身离开。


TBC.

感谢喜欢

评论(18)
热度(581)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