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35)

35.一忘皆空

 

被咒语击中的情况有很多种,有关魔法受伤的病症与麻瓜世界完全不同,在巫师们看来,断胳膊断腿远没有被魔法伤害造成的影响大……当然,这并不是说失去胳膊是一件无所谓的事,只是咒语对巫师来说更加严重而已。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所有经历的事情都像是他脑子里的一个梦境,离奇,同时又无法回忆。


他躺在荣耀城堡里的一张病床里,床铺上是他很熟悉的金盏花味,每次他在魁地奇训练的时候被鬼飞球袭击后,他都会来到这里,闻到这个味道,第一第二学年的时候他一度因为闻到太多次金盏花香而从心理上对那玩意有点过敏……同时让他过敏的还有方明华皱着眉头的表情,拜托,他每次都不是自愿来这里的,谁叫那些鬼飞球那么烦人!而他又是蓝雨里头最值得攻击的找球手。


直到第二学期的下半截他趟病床的频率才开始减少,谢天谢地郑轩总算对那两个鬼飞球提起了精神,而他也逐渐摸透金色飞贼的脾气。


但他最近似乎又来过一次,原因大概是手骨骨折,他躺平着不动,觉得自己左边的手肘有一点发麻,但每当他想要仔细回想自己为什么会骨折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就会涌出许多没有用的碎片——画面很短,视角也很小,像是浴室里的泡沫(他不知道是什么浴室),金色飞贼的翅膀,还有……从礼堂天花板上洒下来的金色粉末。


很快黄少天就意识到自己这次躺在病床上的原因绝对没有“手骨骨折”那么简单,而是他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暂且不提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碎片是什么,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到底是魁地奇球赛?还是他在城堡里私下找人决斗?或者说城堡被什么人袭击了?


从方明华的表情上来看,应该是最严重的那一个。


荣耀的病床上有特殊的咒语,为了避免受伤的小捣蛋鬼们跑来跑去(确实有这样的情况,一年级的黄少天就试图拖着绑石膏的腿下床继续参加魁地奇),方明华在每一张床的枕头上都附加了提醒咒,只要有一个人醒来,他所在的办公室铃铛就会响一下,以提示他查看伤员。


“你还好吧?”方明华抱着厚重的一大本黑色封皮册子,里面是黄少天待在荣耀城堡这几年里所受过的所有伤,小到牙疼发热,大到……被一忘皆空。


所幸那句击中黄少天的咒语不是完整的,它被默默然过滤过,又中和着不同的其他束缚咒语。魔法是相当难以揣测的一种力量,用魔药来做比方的话,同一个锡锅内,加入大部分正确的东西,它们就能中合成一种确定的魔药;但哪怕那些东西内掺杂上一件不同的,整一锅药剂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东西。魔咒也是如此,在复杂亢长的咒语中,哪怕念错一个字母都会颠覆整句魔咒。


“还行,起码我浑身上下感觉还行,应该没有缺什么吧?手指头啊内脏啊什么的……呃,因为我只能看见外面的那部分。”黄少天对方明华举起手,仔细观察完的手臂,虽然巫师袍子上有点脏,估计自己是被紧急运回来的,但起码皮肉骨头都还在,“我自我感觉还行,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怎么样。”方明华满目愁容地在档案上记下一笔,说实话整个学院里,他最不想面对的伤患就是黄少天,这家伙实在太多话了,每次进来都吵得其他人头疼欲裂,怎么就没有人对他施一个静谧无声咒?


但显而易见,介于现在病房里一个其他人都没有,这次让方明华犯愁的不只是吵闹,而是因为黄少天的病症——那可是非常严重的遗忘咒语,别说他了,就连冯宪君都在犯愁,这要是忘记点什么重要内容,该怎么和人家长交代!


“你记得自己是谁吗?”方明华揣着册子坐到病床边,准备在记忆信息表格上挨个打钩。


“我去,这什么问题?我还能忘记自己叫什么吗?”黄少天偏过头偷偷瞅一眼方明华手上的册子,惊讶地发现那上面除了姓名以外还有年龄,学院,最擅长的科目,甚至还有性别……赫然一个版本齐全的巫师个人资料大调查,“等等等等,这些我都记得……”


“告诉我。”方明华表情严肃,一丝不苟地地说着。


“……黄少天,蓝雨学院的,在学院魁地奇球队里当找球手,最喜欢的科目是黑魔法防御,我还记教授最擅长的咒语,要不我给你演示一下?”黄少天不太乐意地撇嘴,从自己的长袍口袋里摸出魔杖,好在那根小东西并没有被他弄丢。


他轻咳两声,用魔杖指向自己面前的天花板:“呼神护卫——”


魔杖的顶端亮了两下,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嗯?怎么会的?我明明记得在上节课里我明明能顺利地召唤出守护神……好吧虽然它只是一小团毛茸茸的光,但指不定我的守护神是只兔子呢。”黄少天嘀咕着,更加准确地再次重复了一遍咒语,“呼声护卫!”


这次连微小的亮光都没有出现。


“你需要休息。”方明华从床沿上站起来,收起自己的册子。


“我发生了什么?”黄少天问。


“你被遗忘咒击中了。”方明华说,伤患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病情,“那是一句混杂了很多其他魔法元素的遗忘咒,目前还不知道会对你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也许你无法施展守护灵咒是因为这个。”


“荧光闪烁。”黄少天念道,从他的魔杖顶端渗透出银白色的球形亮光,感谢梅林那句该死的遗忘咒只限制了黄少天的呼神护卫。


方明华离开后,他又在病床上躺了半小时,期间黄少天实验过很多咒语,包括阿拉霍洞开,急急现形,以及水杯飞来。


在实验完所有的咒语之后,黄少天又多念了两遍呼神护卫,但不论他怎么努力,魔杖顶多就是在他的手心里颤抖两下,黄少天努力回想了自己脑海里尚且存在的快乐记忆,包括第一次参加魁地奇比赛(实话说并不是非常顺利),第一次抓到金色飞贼,在黑魔法防御课的考试中获得第一名,以及和宋晓郑轩搭帮结伙对方世镜捣乱。


他所有的记忆都没能呼唤出守护神,反而还弄得杖芯发烫,热度一直传导到黄少天的手心,仿佛要告诉他那些都不是最快乐的记忆,他一定忘掉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黄少天从床上轻手轻脚地溜下来——实际上从第三学年开始他就已经破解了方明华的提醒咒,只需要在溜下床的时候保持安静,并且对床垫施加一个牢牢禁锢就可以。


用这个方法他成功过很多次,曾经有整整一个星期的夜里方明华都以为黄少天乖乖躺在床上修养,实际上他早就已经溜到别的地方去——比如说楼梯顶端左边拐角的第四间房间,里面可藏着不少从学生那里收缴来的好东西。


只不过这一次黄少天暗自出逃的行动没有以往那么顺利,当他推开木头门准备往外走时,他发现病房外面居然守着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高年级的黑色巫师袍,从袖口露出暗红色内衬,他叼着一根烟……但显然已经抽了不止那一根,他的脚底下散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烟头,靠近他所在的范围就能闻到一股子浓郁的薄荷烟草味。


叶修靠在走廊靠近病房门口的柱子上,没用魔杖,也没念荧光闪烁,只有一个暗黄色的东西被他捏在手里,从黑暗里冒出一点点微弱的光。


那一点光吸引到了黄少天,被人捏在手里的东西很像他自己编的一个咒语……把火焰塞到玻璃瓶子里用来取暖的小技巧。


于是他下意识地往那里走近一点。


“感觉怎么样?”叶修看见人走过来,黄少天脸上有点脏,想也知道是在禁林里面蹭得。当时他一把接住倒下来的小巫师,并且用了幻影显形,陶轩的确在火龙事件之后封闭了大部分城堡内的咒语漏洞,但叶修依旧知道那么两三个,能进入,但会被警报——他就在一片刺耳的魔法警告声中把黄少天送到病床上。


“感觉奇奇怪怪的。”黄少天说着,站在离叶修不远不近的地方,“看你这衣服,你是嘉世的?大晚上站在这里抽烟是什么娱乐活动,门禁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吧?”


“过了,但我是级长。”叶修冲黄少天展示一下自己巫师袍上的刺绣,嘉世的红色图案旁边扣着一个金色的徽章。


“你这是以公谋私。”黄少天小声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叶修挑起眉头。


“咳咳,我说你手上拿着的那个瓶子,是你捡到的吗?它看起来有一点像我之前的那个。”黄少天换了个话题。直觉告诉他面前的人不好惹,很危险,毕竟是嘉世的,还是级长,狡猾度简直翻倍!黄少天在心里想,好在他很擅长和不熟悉的人对话。


“哦,这个啊?”叶修冲他扬一扬手里的火焰瓶,“这是你送我的。”


“我送你的?”黄少天一愣,快速地在脑子里搜索过一遍……他什么时候和嘉世的人关系好到互送瓶子了?确定他现在是被遗忘咒击中吗?还是说打中他的是什么转性咒什么的,“怎么回事?难道我和你关系很好?”


“还算不错吧!”叶修笑着,视线望向黄少天,火焰瓶的光芒似乎倒映去他的眼睛里。


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觉得自己的魔杖有点蠢蠢欲动地发烫。


TBC.

感谢喜欢~

祝大家高考顺利!

评论(45)
热度(63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