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33)

33.无人问津的霍劳妮

 

黄少天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见过默默然,即使他是黑魔法教授在整个年级——也可能是整个学院里最喜欢的学生。但他确实读过许多相关的介绍说明……描述默默然不定形状的外貌,漆黑的雾气,还有必不可少的,默默然会对人类做出的伤害。


但亲眼见到之后,黄少天发现默默然看起来比其他的黑暗生物(比如说摄魂怪)要温和得多,与其说它恐怖,不如说它充满了负面的情绪,悲伤,压抑,或许仇恨。


它就像是一大团巫师负面能量的集合体,附着在身边的鲜活生命上,而后在看见黄少天和叶修出现时又再次凝固到一起。


“嗨?”黄少天站在原地,简单地对黑色影子做出个自我介绍,如果光看他的样子,大概谁都不会意识到他面前正对着的是一个默默然,黄少天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他正在参加一个舞会,而默默然是他准备邀请的一位舞伴。


事实上,要是霍劳妮不变成默默然的话,她确实会变成一名舞伴,只不过是叶修的。楚云秀希望她能在圣诞舞会上找到自我……让她尝试着站在大家面前,受到关注,或许“大展手脚”一次,希望她更加自信。


只不过很可惜,厄运早一步发生,漂浮在叶修与黄少天面前的黑影维持了霍劳妮在荣耀城堡里学习的样子,担惊受怕,颤颤巍巍,见到不熟悉的人时横不得把整个身体都缩到宽大的,不合身的巫师袍子里。


叶修与黄少天还不够了解霍劳妮,或者说在荣耀城堡里,没有人足够了解她,就算是楚云秀也没有认认真真地和她谈过——当然,她们有过交谈,楚云秀也确实很关心她,试图询问她许多东西,但霍劳妮身上似乎有一种奇特的性格,她会把所有人都往外推开,她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透明容器内,就像死去的幽灵一样飘荡在城堡里。


所以没有人知道霍劳妮的巫师袍子为什么不合身,梅林的胡子啊,大家甚至没有人去注意那一点,就算有人碰巧发现了,也只会认为是因为霍劳妮的不善言辞,导致转角巷的摩金夫人索性给她随便地拿了一条巫师袍。但实际上,她的长袍甚至不是从转角巷里买的,她进入荣耀的第一天只穿了条破旧的长裙,巫师袍子是一位教授从已经毕业女巫的柜子里替她找出来的,上面绣着其他人的名字。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她没怎么出过门,哪怕是圣诞节这样的日子,她也只是整日整夜地泡在图书馆里……奇怪的是那并没有让她的成绩变好,无论是哪一门课,她的表现都很平凡,不至于是个哑炮,但也没有出色到让任何人注意到她。


图书馆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庇护所,庇护她不受打扰,不被伤害,就像她宽松破旧的袍子一样,哪怕是变成了默默然也依旧裹在她身上,不过现在看上去只能瞥见几丝破布而已。


或许正是因为无人问津,所以霍劳妮才会变成默默然。


当然,导致这一结果绝不可能只有这一种原因,即使不提年龄问题,就谈默默然的形成,也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一个强大的默默然需要不断的“酝酿”,或者说是虐待,才能激发巫师心中的所有负面能量。


很显然,不论是霍劳妮还是之前在糖果店打工的女巫,她们所处的环境也许可以说压抑,但绝对称不上绝望。


一定有什么人在幕后操纵,利用一些手段(也许是黑魔法),催化,甚至引导了她们变成默默然的过程。


所幸催化出来的成果似乎不够坚定——这是一件好事,起码在黄少天的攻势下,黑色的影子逐渐凝聚起来,从上而下,极其缓慢地慢慢汇聚出一个巫师的尖顶帽子,接着是宽厚得几乎遮住整个脸的帽檐。


霍劳妮苍白尖瘦的下巴从阴影里露出来,她一点点抬起头,用茫然的颜色看向黄少天。她确实是被催化的,从她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她没有变成默默然之前的痛苦与绝望,她只有对现状的无措。


“你可算是出来了!”黄少天感叹道,兀自清了清喉咙,就算是他,要说服一个默默然也花了一番功夫,介于他和霍劳妮并不熟悉,唯一的了解也就知道那天骑着飞天扫帚从玻璃窗口路过的匆匆一瞥,黄少天所谓的“劝说”绝大部分都是瞎扯淡,聊一些有的没的,圣诞节啦,圣诞礼物啦,上课时候的怪教授啦……


他们就这么站在死气沉沉的禁林里,假装下课谈过一样聊了五六分钟,画面太过于诡异,让旁观者叶修一度怀疑默默然到底在不在听黄少天说话,还是说小话痨的絮叨在霍劳妮听起来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噪音而已?她出来只是想要噪音闭嘴?


但黄少天说起来的事情听在叶修耳朵里很有趣,当他提到上占卜课因为看见粉色气泡,于是差点因为恐惧把水晶球丢出窗户的时候,叶修微不可闻地轻笑了一声。


叶修当然知道水晶球里的粉色气泡意味着什么!拜托!他可是全精通不偏科形人才!


那声轻笑让黄少天很是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但似乎是占卜课,水晶球引起了霍劳妮的注意,默默然一点点在两人面前恢复到女巫的样子——只是表面而已,叶修和黄少天都很清楚它依旧是一大团难搞的特殊能量,变回原本的巫师形态顶多说明它拥有情感回忆的部分在默默然的内心里占据了上风。


就算是这样也很令人欣慰!


黄少天紧接着开口:“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学生擅自出现在禁林里可是要被罚的,搞不好还得关禁闭……你知道李艺博那个小屋子有多可怕吗,里面全是一堆又一堆的优秀学生奖状,金碧辉煌,我第一次进去差点被闪瞎,你一定不会想去的,要是你现在跟着我们出去,我们就不揭发你,怎么样?”


他没有提到默默然,自然的,黄少天觉得对一个迷茫的,刚刚认识到现状的女巫来说,要直白地点出她已经变成了某种怪物这个事实,实在太过于残忍!起码在霍劳妮还没有意识到的时间,他希望能哄骗对方,让她知道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她还是曾经那个不爱说话的女巫,失误走进禁林,需要跟着城堡里的其他人一起走出去。


“我是不是错过了圣诞舞会?”霍劳妮颤抖着问,担忧与茫然混杂在她的脸上,使她的表情有一点扭曲,她脑子里的东西像是碎片,唯一完整的只有在圣诞舞会前,她躲在图书馆里,试图在书上找到几句咒语能够让自己不那么笨手笨脚,或者能缓和一点始终压抑着她的奇怪耳鸣,她坚持认为是耳鸣……之后她看见了一个人向她走来,对她说能给她提供帮助,实际上那个人也确实帮助过她许多次……


“还没有。”叶修往前站了两部,冲霍劳妮伸出手,“只要你愿意的话,舞会永远都等着你。”


他们几乎成功了,在叶修说出这句话之后,霍劳妮脸上的表情有一丝松懈,而后她跟在叶修和黄少天后面,试图走出这片糟糕的禁林。


“可以嘛老叶,撩小女巫很有一套嘛!”黄少天用胳膊肘拱叶修,心情复杂地说着,“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是这样的叶神,难怪嘉世的后辈这么迷你,老实说这是不是你压箱底的拿手绝活?”


“怎么会,这不是特殊情况吗。”叶修笑道,从他的魔杖上冒出莹白色的亮光,一路指向面前的路。如果硬要说的话,叶修基本算不上是撩小女巫,虽然魏琛一直坚持叶修处处留情的说法,但实际上叶修在所有的人际关系里,与他人相处都极其有分寸,你能看出他对你的友好,但那是完全礼貌性质的,不会让人产生恋爱情愫的。他对待所有人都有一种接地气的善意,平和得不像是一个厉害的大神,甚至还常常因为太过于接地气而让人想锤他……


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叶修的善意会表现得更加明显,就像现在这样;当然,他对面黄少天绝不仅仅是善意,黄少天是他的另一种“特殊情况”。


他们两人算是在下午走进禁林,还能从茂密树木的遮挡中望见几片阳光的余晖,而现在整个禁林都暗得像是藏进摄魂怪的斗篷里,四周安静得吓人,只有黄少天和叶修偶尔压低声音的小声交谈。


霍劳妮表现得很平稳,对于一个默默然来说,她控制得非常好,没有突然爆炸,或者是又变回之前的黑色影子……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她暂时还意识不到,跟在两个人身后往前走是她常有的状态,叶修和黄少天相当默契地与她保持在一个友好的距离内,让她知道他们三个人是要“一起”走出去,但同时又不会太过于频繁地关注到她。


假如没有周围其他的刺激出现,他们或许能一路顺顺利利地走进城堡。


很可惜设想的顺利没有发生,在他们几乎走到禁林边缘之后,不远处灌木丛里突然有什么骚动起来,并且正一步步地冲他们逼近。


TBC.

感谢喜欢

尝试变得勤快!

评论(12)
热度(570)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