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31)

31.马人族


叶修的烟草在某种程度上很有用处,麻瓜世界的各色烟丝加上巫师世界的枝椒薄荷,妙银干根,或许还有一点儿独活草……后两者是用来配置镇定剂的主要材料,只不过混在叶修的烟草卷里头大概起不到太多镇定的作用,顶多能够提神醒脑,帮助人集中注意力。


这种特质烟草完全属于叶修的独家发明,就连王杰希都没弄明白几种材料混在一起会有什么具体影响,他尝试研究过,但败于不了解麻瓜烟草的特性。不可否认的是效果奇佳,曾经叶修还在荣耀读第二个学年的时候准备巫师考试,熬夜突击全靠抽烟卷,三根下去精神一晚上,要不是因为麻瓜的草药和巫师的魔药不能两界流通,不然叶修这东西估计弄出来能大卖。


黄少天曾经也研究过叶修的烟草味,当然他不是魔药大师,要研究也只能从嗅觉方面,那时候他从爱情魔药里闻到和叶修身上一样的味道,内心充满挣扎质疑,为转移注意力尝试过总结一下味道规律,认为叶修主要的提神材料是薄荷叶。


现在也正是那股浓烈的薄荷叶味道包裹住他,黄少天眨巴两下眼睛,把自己抓紧魔杖高高举起的手放下来,要知道叶修跳下来那一瞬间,要不是动作快,他的四分五裂差点就念出口了!


“吓到了?”叶修感觉到怀里的人逐渐放松,于是伸手小拍他两下。


“走开走开!你这么突然跳下来吓唬谁啊!”黄少天骂着,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往刚才“自己”被击飞的泥壁处看去。


奇怪的是刚才他明明亲眼看见“自己”——就算不是他,也肯定是个人撞上去,把那块地方的泥都撞得塌下来一点,现在被叶修一抱住再看过去,那里却什么都没了。


“刚才那个把戏是你弄的?”黄少天皱着眉头,把疑问抛给叶修,怀疑是那家伙发现自己跟着,故意耍魔法做什么幻象来吓唬人。


“什么把戏?”叶修反问回来,他发誓自己在察觉到黄少天之后立刻就跑来了,禁林里危机四伏,他提防还来不及,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糊弄人。


叶修的把戏,这是黄少天心里头最好的一个猜测,假如不是的话,那么他就需要做更多的猜想,关于刚才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谁,那个人又为什么消失了……往简单里想的话,也许那是一个喝下了复方药剂的其他人,不凑巧捡到黄少天的头发,又很不凑巧地出现在黄少天面前。


往复杂了想的话,也许那就是他自己,用过时间沙漏(黄少天和郑轩一致认为魔法部里头一定还有几个)的自己,同一时间出现在禁林里,做出和自己如此相似的动作,然后在自己面前死去。


这么一来,尸体为什么会消失也能解释得通,因为对时间线的改变会造成许多未知的后果。


黄少天背后凉飕飕的,叶修的枝椒薄荷味现在就和把锋利的刀子,使得黄少天头脑清醒,理智思考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沉思地短短几秒里,叶修把他松开一点,直对上他的眼睛:“怎么?刚才你看见什么了?”


“唔,其实也没什么,说出来你不要太害怕哈!”黄少天搓着手臂,试图把被自己弄出来的鸡皮疙瘩抚下去,“刚才在你来之前我看见了一个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跳下来之后被一道什么咒语打中了,好像是飞到那里去挂了,我琢磨着不会是用了时间转换器的我吧?”


“……挂了?那尸体呢?”叶修眉头一挑,顺着黄少天指的地方望过去。


“没了,不是有那种讲法吗?说是用时间转换器之后改变魔法世界的时间线什么的,尸体消失也很有合理吧!你觉得呢?”黄少天用一本正经,还带点小探究的精神和叶修研究起自己以后会不会死。


“没道理啊,尸体消失就说明在魔法世界的时间线里你整个消失了。”见黄少天的态度,叶修也严肃起来,两人宛如谈论什么深奥的魔法论文课题,“但你现在还站着,就说明那家伙不是你。”


“真的?”黄少天疑问着。


“你叶神说出的话怎么有假?那都是有魔法依据的。”叶修自夸,就着环抱的姿势顺两下黄少天的后背,“我说跳下来的时候你那表情怎么煞白煞白的,原来是被这一出吓着了?”


“靠,我就不信你看见自己死在面前不吓着!”黄少天撇嘴,从叶修的巫师袍领口上拽下来一颗苍耳,“老叶你圣诞节最后一天跑禁林里面做什么?总不会是单纯遛弯吧?这林子里黑漆漆的什么玩样?”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叶修说着,往身边一侧,和黄少天一起贴到了身后坑里的泥墙上。


远方隆隆的巨响逐渐靠近,几乎就是冲着他们这个方向来的,黄少天闭上嘴,和叶修肩膀挨着肩膀地挤在一起,他们两人的魔法火焰被放在小瓶子里,藏在衣服内,正持续不断地往外渗透出热度。


黄少天从远处听,起初还以为那些巨响是雷声,现在靠近了才发现那是许多马蹄声混在一起,从禁林的深处冲叶修和黄少天所藏身的巨坑奔来,靠近后黄少天甚至能听见掩盖在马蹄下的交谈。


马人族,从城堡开始建立的时候就一直生存在禁林内的种族,和荣耀互不干扰,据说是冯宪君和当时和马人族的族长进行了交易,许诺双方会遵守界限,在危难来临时愿意互相庇护,这才保证彼此之间能够和谐共存。


昨晚上有什么东西袭击荣耀,城堡和禁林都出现残破痕迹,马人族自然也受到波及。它们是一种爱好和平的种族,因为天生对星象敏感,因此一定程度上能预知风险,在危险出现之前族长早已带着大批族人迁徙至安全的地方,直到那东西再次进犯才不得不出现。


隔着禁林浓重的雾气,黄少天看见几只背着弓箭的年轻马人神情警戒,绕着他们藏身的巨坑围成一个半圆,目光都望着同一个方向。


“这东西是城堡引来的!”


黄少天听见那些马人们再窃窃私语。


“我能闻到那东西身上巫师的味道……冯宪君为什么不管好他的人?”


“假如你再闻得再仔细点,就会发现那东西早就不是‘人’了,约瑟夫。”有个明显低沉的声音说道,“仅靠人类的力量无法把禁林变成这样,就算是巫师也不行。”


被称为约瑟夫的年轻马人(起码声音听上去很年轻)又再次说着:“巫师应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是他们邪恶,黑暗的研究导致了——”


他的后半句话没有说下去,凭空断在了中途,自然并不是他自己良心发现准备收回言论,显然是有什么东西在外力上阻止了他。


那个东西直冲着马人族冲过去,站在巨大深坑里的叶修与黄少天只能看见一团浓厚的黑影,像是谁失误把墨水打翻在水盆里一样,只不过这一团黑暗是汇聚在空气中,黑影外部充斥着许多东西,残破的衣角,烧灼感的灰烬,有心跳似的一阵阵鼓动。


这么一大团负面的力量像是被约瑟夫的言论惹恼了,迅速冲向巨坑对面的马人族,黄少天看见几支燃烧着火焰的弓箭立刻射出来,扎进黑影里,紧接着就是嘶吼,马类的嘶吼,约瑟夫被捏住喉咙,重重地提起来,又异常用力地摔下去,直挺挺地砸到巨坑内。


死在黄少天和叶修面前。


从马人棕色的下半身皮肤中开始蔓延出青绿色的脉络,仿佛什么黑暗的力量正在渗透他的所有血管,和那些枯死,被连根拔起的树一模一样。


“咒立停!”黄少天在约瑟夫落下来的一瞬间念道,试图阻止青灰脉络的继续延伸,发现毫无用处后他又压着嗓子尝试了一遍,“快快复苏!”


然而那些脉络依旧延伸到了约瑟夫的脸上,年轻的马人徒劳无功地蹬了两下后腿,眼中的光芒逐渐褪去。


“恢复如初。”叶修举起魔杖,约瑟夫身上狰狞的脉络逐渐褪下去,流淌出的血迹与绽开的皮肉倒带般贴回原处,几秒之后,他的样子就像是躺在巨坑底部昏睡一样,只是黄少天心知肚明他不会再醒过来。


几十只带着火焰的羽箭从巨坑顶部掠过,在超出树木的顶端汇聚到一起齐齐炸开,黑影又退回禁林深处。


马人族的首领跃下坑顶,站在自己逝去的族人身边,他是一个非常年迈的老人,深色的鬃毛梳理整齐,在胡子和头发位置打着许多小鞭,他甚至还戴着一副细巧的金色边眼镜——黄少天从来不知道马人也会近视,他黄色的瞳孔冰冷刺骨地望着前方,与叶修的眼神有一瞬交汇。


“那什么,不好意思哈,我们不是故意出现在这里看见你们打架的,我们进来其实也是为了……”黄少天站在叶修身边挪了挪,干咳两声,尝试解释。


对面猜那东西是荣耀里的,况且还死了个人就倒在他和叶修面前……这场面要不要这么尴尬?听说马人都是些心高气傲的家伙,不会一气之下把他和叶修绑起来做串串吧?


“我知道你们来是为了什么,巫师们。”年迈的首领打断了对面的发言,他的表情与其说是严肃,不如说是冷酷更为恰当,他甚至都不愿意念出两人的名字。


语毕,他转身做出不愿再谈的样子,而另有两只马人走出来抱走了约瑟夫的尸体,他们对黄少天和叶修尝试阻止约瑟夫死亡的努力点头致谢,但眼神中明显地流露出疏远。


“我们来禁林是干什么的?”黄少天小声嘀咕着,他只是因为看见了叶修的动作所以才跟过来,确实对什么失踪啊,什么秘密一无所知,满头雾水还在禁林里被白白吓了一跳,亏得不行。


结果他这一句话被首领听见,年迈的棕色人马转过脑袋,暗黄色的眼睛盯着黄少天打量好一会儿,直到叶修上前一步把人挡在身后他才开口:


“来尝试弥补你们的错误。”


TBC.

感谢喜欢

六一儿童节快乐><!

评论(18)
热度(59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