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30)

30.再入禁林

 

圣诞的假期对黄少天来说很短。当然,所有的假期都比不上忙碌的时间漫长,有时候一整个暑假的感受都没有临考前的一个星期要清晰,介于这一点,麻瓜们总是幻想可以对自己的假期时间做点什么,试图让休闲时光变得漫长起来……麻瓜们总是如此,巫师世界不能暴露的最重要一点原因就是,一旦人们发现魔法可以解决时间,那么他们将会太过于依赖这魔法。


巫师正是如此。


所以在科学技术,资金管理等等方面,巫师们的资历远不如麻瓜——他们曾经不得已地承认过。


不过即便是最强大的巫师也无法直接改变时间,所有涉及时间的更改都很危险,一不留神就会影响到被更改时间点的往后几十年,曾经就有一场时间魔法的灾难导致往后的一百多名巫师在应当出现的时间点甚至没有出生。


自那以后每一个可以改变时间的沙漏机器都被魔法部门牢牢掌控着,听魔法部长对外宣称说在某一次大爆炸后所有的沙漏机器都炸毁了。


但黄少天才不信这句说法,他们曾经还对外宣称过伏地魔永远死去呢!事实是那位魔法史上给巫师造成最大伤害的黑魔法师在所谓的死亡宣告后两年就再次出现,并且呼风唤雨好长一段时间。


“魔法部们一定还私藏着几个沙漏机器。”黄少天躺在床上对郑轩说,眼睛凝视窗外,他决定用自己余下的所有假期时间养精蓄锐,心理上的那种,绝对不是因为圣诞那天晚上叶修对他做的事情让他至今有点腰酸。


黄少天的假期生活实在太忙碌,从第一天买礼物到之后的准备舞会,他甚至觉得自己过得比备考前一周都疲惫,想当初OWLS的巫师考试他都没有那么认真的调制过药剂,增龄剂的困难程度远超他当时为考试而准备的欢欣剂,但药效时间却短得惊人,直到现在他想到药效离开时的画面还一阵头皮发麻。


郑轩对时间机器的观点没太多意见,不可置否地点完头后继续赖在床上研究巫师棋。


想来也很奇怪,圣诞节一过,雪就停了下来,起初整片雪地上满是被学生踩出来的脚印,后来冯宪君用咒语清理过,才整整齐齐地割出一条学生们经常走动的路来。


从黄少天躺着的地方能看见大片闪着光的雪地,一小块打人柳(上面挂着冰锥),还有远处禁林被拔起来的那几棵树,方世镜把它们带出来放在禁林周边,听说那几棵树已经长了接近三百年,仅仅一个晚上就被连根拔起……现在的禁林深处有五六个一人多深的泥窟窿。


黄少天盯着其中一颗树看,即使隔着很远,他也能清晰地看见枝干上有许多漆黑的痕迹,一来是因为他的视力很好,毕竟他是个找球手,眼尖是成为优秀找球手的第一要素;二来那颗树上的痕迹太过于明显,像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撞击过——说到撞击,他在上一次的魁地奇球赛上也撞到过一个物体,隐形的,柔软的,还浮在半空中,他事后尝试再去寻找它,却怎么都没遇到。


难道撞击树木的,和出现在魁地奇球场上的是同一个东西?


要这么说的话,当时他撞到的东西莫非也那么大?比他的人体面积稍微大那么一点,叶修站过去的话,也许还要高那么一个头——等等!叶修怎么会在那里!


黄少天弹跳着从床上蹦起来,把放在自己床头柜上的巧克力蛙吓得跳出去,直冲到郑轩面前的巫师棋上,撞倒黑方的皇后。


“我去,黄少你弄什么呢?我这都快赢了……”郑轩颇有微词,倒在地上的那颗巫师棋也很是不满地大声嚷嚷,对这种外力干涉棋局的行为表示谴责。


“哈哈,我背后硌到东西,调整一下姿势,那只巧克力蛙你要是喜欢就吃了吧!”黄少天回望一眼郑轩,见那人没有追究的心思才转过头,嘴上敷衍着,眼睛都不眨地继续盯住叶修,那个人走得很快,径自在雪地上踩出一排格格不入的脚印,他的黑色黑色衣服在全是白色的环境里相当显眼,黄少天就这么盯着他,直到叶修头也不回的迈入禁林。


“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个东西落在教室里没拿,我出去一趟!”黄少天终于躺不住,从床上一溜烟地爬起来,故作掩饰地套上巫师袍。


幸好他在把魔法火苗送给叶修之后又抓紧时间给自己多弄了一个,不然这种天气出门,非得被冻掉手指头不可。黄少天把玻璃罐子放在巫师袍的内袋里,魔杖抽出来抓在手上,边走边念消除咒,以清除叶修和自己留在雪地上的脚印,这点很重要!事关他们会不会在走出禁林的第一秒就被方世镜抓到。


假期的末尾很少有人外出,绝大部分学生都和黄少天的想法一样:抓紧最后的时间休息,而不是趁着假期的末尾东奔西跑,尤其还跑去禁林这种几天前刚出现过意外的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正常上课的时间也没有巫师被允许进入禁林,叶修这完全是违规行为!黄少天在内心表示自己作为一名荣耀的优良巫师,发现违规行为必须进行阻止,这是一种友好的,善良的,乖巧的好学生行径。


他走向禁林的时候差点被方世镜发现,估计叶修是算准了方教授离开的时间,这才能坦坦荡荡地走进去,黄少天就悲剧一点,需要刻意绕路去躲开方世镜的视线……这使他的消除咒变得更长一些。


禁林里什么都没有,除去林子自带的土壤和树木,以及百年不散的浓雾,这使得无论外面是什么天气,禁林内部永远都像是处在古怪的阴天黄昏,这一趟黄少天走得很小心,介于他之前有许多个进出禁林的惨痛经历,他每走一段时间就要在地上留下痕迹,以免自己再次走错歪路。


好在这回是白天,太阳光线给了他很多安慰,起码黄少天在里面晃荡了半个小时都没有遇到奇怪的东西,没有摄魂怪,没有博格特,当然也没有叶修。


黄少天怀疑叶修是不是一进入禁林就变化成了狼,他甚至弯腰在地上尝试着寻找狼的爪印。


就在他低头的那一瞬间,他看见禁林的地面上有除去土壤与灌木之外的东西。


树根,非常多的树根,完全断裂成碎片的,还勉强连在一起的,以及一些依旧长在树上,但几乎从土地里被挖出来的,所有的树根外皮几乎都变得透明,能够隐约看见表皮下的植物脉络,原本绿色的脉络现在正变成黑色,一道道蛛网似的覆盖在根部,黄少天顺着那些黑色的,勃动的脉络往上看,发现树木靠近土壤的那一部分也泛着青黑色的气,像是一根倒插在土里的烟囱。


禁林里百分之三十的树都变成了这样,这种变化太明显,黄少天敢打包票方世镜最近一定非常头疼,他整个圣诞假期或许都在愁着如何把树干变回原来的样子。


绝对很严重,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教授告诉学生禁林的变化,想当初林子里闹地精的时候冯宪君还动员了高年级的级长到里头去帮忙,但现在关于树木的消息只有那几颗被拔掉的——这还是因为迹象太过于明显,李艺博不得不有个交代。


黄少天试着对树干念了一句恢复如初,理所当然地,青黑色的树干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整个禁林像是被他那一句咒语惊动了似的,雾气突然像是水流一样涌动起来,土壤细微震动,黄少天头顶上的树叶唰唰颤抖起来,周边的空气逐渐变得更加寒冷,似乎有打雷的声音在禁林深处,但位置却仿佛是贴在土壤内。黄少天立刻动了起来,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往另一边的方向跑去,他感觉禁林里除了他和叶修之外一定还有什么东西,也许就是叶修进入林子的目的,那个东西一定也感觉到了其他存在,但还没有发现他……


周边的树干在飞快往后掠去,黄少天跑得很快,他的脑子同样快速转着,不知道在禁林内部念飞来咒能不能顺利召唤出自己的飞天扫帚,不过他很怀疑在禁林这种浓密的雾气遮掩下,扫帚到底能不能顺利找到方位。


雾气太浓了,像是那个东西在压缩周围的空气一样,黄少天在奔跑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泥窟窿,有起码两米多高,五个人环抱的大小,他快速地跳下去,试图紧紧贴住泥土的外壁。


那个东西离得越来越近了,黄少天屏住呼吸,捏紧自己的魔杖,准备不管怎么样如果那家伙发现他,他就念一个四分五裂给它尝尝。


几分钟之后确实有个影子出现在黄少天的视野里,只不过是人形的,穿着黑色的巫师袍子,那个人做出了和黄少天一样的动作,从泥窟窿的顶上跳下来,转过头之后和黄少天面面相觑。


是他自己——起码是他自己的脸,黄少天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从他的脚底一路上升到头顶,禁林里的雾气冰冷刺骨,凝结在他的肺部,他快要不能呼吸了。


那个“自己”直愣愣地看着他,紧接着黄少天看见不远处有人发出一道咒语,击中了“自己”,面前的“自己”直挺挺地飞了出去,撞进另一侧的土墙中。


打雷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又有一个人影翻身下来,落在他面前后迅速伸手拉住黄少天的肩膀,把他往怀里抱进去。


熟悉的烟草味道一下子包裹上来。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广告: 十面相:这里 充电天:这里【30号就结束啦~】

评论(14)
热度(72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