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驱鬼联盟(壹)

全能驱鬼教科书叶x驱鬼剑客黄    感谢喜欢

不是很懂风水全是百度的以及私设TVT

——————————————————————————————

万物有灵。


有光便有阴影,世间有圣仙凡道,自然也有妖魔鬼怪。正如不是所有的圣仙都是善类一样,不是世间所有藏在阴暗里的东西都有恶意。


纵然世间的确有大量的灵体抱着杀人夺命之心——


但有些怨念纠结许久只是为了再见谁一面。


有些地缚灵年复一年地被困在那个地方只是为了保一个人的子孙后代平安无事。


有些被称之为厉鬼的东西存在不过是为了听一句道歉。


大多数灵体由于执念才纠结在人世间,并无害人之心,只是他们的存在不合常理,难免造成世人困扰。

 

三四岁的孩童总能看见一些大人看不见的东西,幼年儿童的眼睛被称之为灵眼,有一些人在成长的过程里灵眼逐渐消失,而有另一些天赋异禀的人,即使成年后也始终拥有“不同的眼睛”。


其中最标准典型的一个阴阳眼就是联盟里微草组的王杰希。听他本人所说,拥有阴阳眼并不是一件坏事,他除了童年时期被吓到过以外,在成长过程里其实“见多了也就习惯了”(王杰希原话),甚至还和挺多灵体成为了朋友。


但是,即使这样,当王杰希在在空无一人的电梯前面说出:“有点挤,我等下一部吧。”类似这种话的时候,还是挺吓人的。


联盟里除了微草的阴阳眼组长王杰希以外,能人异士真的不算少。比如说嘉世那个现在已经半隐退的高手叶秋,擅长用各种符咒的美女驱鬼师苏沐橙,雷霆出名的风水专家肖时钦,轮回那个整天沉默寡言的冰山言灵师周泽楷,蓝雨的八卦神算手喻文州,以及蓝雨的话唠驱鬼剑客黄少天。


和联盟里其他的那几个金字招牌不一样,黄少天可是个实干派,别人讲究布阵行法,他偏就喜欢单把桃木剑闯凶宅。那把剑时常被他提在手上,整个外柄都拿得上好桃花木,雕着虎跃暗纹,精致细巧,剑身还未出鞘,就已经让人不禁想象里面用的是何等上好的玄铁——只可惜这剑内外同一物,里头也不过是桃花木材罢了。


“我知道你有一些不好的经历,不管你是被缠上还是见到过那些东西,有很大一部分的它们都对你没有恶意。”黄少天蹲在一个小女孩面前。


这是他今天刚接到的活,有个参加夏令营回来的女孩子被脏东西缠上了。冯宪君把这个活计派下来的时候,最适合的两位人选王杰希和喻文州在搭档忙着驱一个厉鬼,联盟里既空闲又擅长厉鬼的,居然好巧不巧只剩下黄少天一个。少了阴阳眼和神算子这两个外挂在,黄少天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发挥自己的口才,对着那个小女孩循循善诱。


好在循循善诱是他比较擅长的部分。


“嘿,别紧张,看着我。”黄少天伸出手,手心里攥着一个朱红色的空心圆木珠子,“假如你告诉哥哥晚上有没有做噩梦的话,哥哥就把这个送给你,好不好?”


“我……”谢天谢地,在黄少天努力奋斗十几分钟,几乎说出一段单口相声之后,那个小姑娘终于开口说话了,“我梦见一棵树……”


她后悔自己去参加那个夏令营,也后悔去跟着那些人做什么胆量测试游戏,她在那片树林里见到了一棵树,那棵树上布满血红色的手掌印,从树根遍布到树杈上,枝干粗壮树叶繁茂,她抬头打量的时候隐约看见树枝与树枝交叉处藏着一个人。


不是那种正常的人,那个人像是被倒吊在树上,头发死死地垂下来,瞪出眼睛盯着站在树下面的她。


她记得自己声嘶力竭地尖叫了两声,接着她便失去了接下来的记忆。再次清醒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夏令营的帐篷里。听其余的小伙伴说,她因为低血糖而晕倒在了一棵树下,是带队老师把她背了回来,还责令他们不许再乱走。


表面上看去一切如常,而她始终觉得自己身边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我在梦里老是见到那棵树。”小女孩的脸色煞白,明明才十岁的年纪,脸上却沉坠着深深的黑眼圈,眼中里血丝毕露,回忆起当时,她说话的声音嘶哑,甚至要带上哭腔,“我看见那个倒挂着的人离我越来越近,她好像要爬下来了。”


她这是被脏东西缠上,那个东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逐渐靠近她。


他们进行夏令营的地点离荒地太近,黄少天听完描述,眯着眼睛想起关于那片荒地的传闻,说是那处原本是一个乱坟岗,魏琛领他入门的时候和他说过,这个城市里有几个地方阴气太重,怨气积蓄太久,能不碰就别碰,尤其是刚生产的妇女以及生辰偏阴的孩童,身上没个防护,极其容易受到影响。


“哦,我知道了,没事的。”黄少天把那颗小圆珠塞到小女孩手里,安抚地摸摸女孩的头,“你只是看见了不好的东西,那些坏家伙跟了过来,但是别怕!哥哥把珠子送给你,你今天晚上带着它睡觉,它们就不敢来找你啦!”


黄少天给的是桃木珠,和他的剑算是同一块木头上取下来的材料,雕了点普通的花纹,算是个灵物,带着镇宅或许不行,拿来驱邪的话绰绰有余。


黄少天走出那户人家门后回头望了眼,干他们这一行的,多少有点超过常人的感应能力,这户人家住11栋11搂,面向朝阴,犯天斩煞,房屋正对两大厦中间形成的空隙,容易引起血光之灾,是个最不利的地方,也难怪会被那东西一直跟着这么久。


他站在门口单手握着剑柄,把那桃木剑扯了出来,往人家门槛前头简单地划拉两下,画出个护宅的阵法来。


他不是阵法的专家,也不太擅长风水学说,要想保住这女孩的命,只能他亲自去那出事的地方走一趟。


    那片荒地在白日里没什么看头,全是些堆杂在一起的枯藤,三两棵自然生长起来的树木,荒地底下的土壤里头到底埋了些什么已经不可考据,这些树木吸收土壤下面的东西,长得也是一副稀奇古怪的样子。黄少天踏进那片地方,在烈阳高照的天气里居然也凭空生出一点凉意来,这可不是隐蔽处背阴才有的凉意,而是一种由怨气愤恨形成的所谓气场。


黄少天的桃木剑以往都装在一个圆筒形的长背包里头,不知道的人看他最多以为他是个爱好打高尔夫的运动少年。此时桃木剑在他背后隐隐发烫,黄少天嘟囔一句,把剑取下来握住,他看见女孩形容里的树了,的确是所有树木里最粗壮的一棵,树干呈现出一种不合常理的青紫色。


周边凉意更甚,似乎那些怨气也知道来了个狠角色,逐渐往他身旁聚齐起来。


“别激动啊。”黄少天深呼吸一口,把剑身抽出来点,在和那柄桃木剑说话似得,他把剑挡在面前,抬头打量周边,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逼得他背后发凉,汗毛竖起,“各位前辈,我只是过来随便问问,有个小姑娘这两天被缠上了,人女孩子禁不住吓唬,各位有什么怨气冲着我来,有冤有仇尽管说,兄弟我能帮忙的一定帮。”


话音刚落,他周边的凉意竟散开去一些,那股子压迫感消失了,阳光从枝干缝隙里撒到他身上,连着他手里那柄桃木剑也安静下来。


黄少天等了一会儿,没见到什么怪东西,毕竟他没王杰希那双眼睛,大白天也没什么东西强大到足够现形,他对着那颗树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这一行的规矩,不论你知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都要报以敬畏之心,切忌鲁莽冒犯。


黄少天白在荒地里溜达了两圈,因着气场的关系一点汗都没出来,他想着这事儿自己怕是一个人折腾不好。谁叫他擅长的都是一些能摸能见的东西,这么虚无缥缈的,他独自硬碰硬还不如去找喻文州算上两卦,找王大眼看两眼也好过他自己在这儿瞎溜达。


这么想着,黄少天把桃木剑又塞进包里,背着走回蓝雨。


说是蓝雨组织,其实也就只有个房子,里面摆着桌子沙发电视机,闲置了三四间空房,蓝雨的人也散,其实驱鬼这个活儿赚不了多少钱,他们存在与世界上自发组成联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经历的那些事情不要再次发生在别人身上,为情为义罢了。背地里的驱鬼师表面上每一个人自然都有一份正经工作,用于赚钱生活。


黄少天还是个在读大学生,他回去工作汇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回来很久,坐在沙发上揉脑袋,看他印堂发黑的样子,估计是和那个厉鬼纠缠了一阵子,郑轩和徐景熙被喊去驱另一边的邪灵,黄少天对人汇报近况,百无聊赖地甩着手。


“队长,你还不如带我去捉那个厉鬼——查魂这事儿我真做不来,我又看不见他们,就我一人看着那个树,那个灵体也不出来,简直相看两厌啊!”黄少天抱怨着,走到另一边沙发上,“要不咱们俩换一换?”


“少天啊……”喻文州苦笑着刚想和人说点什么,只见随着黄少天的走近,桌上放着的那个八卦盘突然开始剧烈晃动,指针左右乱跳,喻文州神色一凛道,“等等,你今天去了哪儿?”


“就那个荒地啊,我去看树了呗,怎么了?”黄少天不明所以地盯着那个八卦盘,那可是喻文州拿来吃饭的家伙,一代代传下来,总不至于和个厉鬼一撞就坏了,以往遇到他都没什么动静,今天晃成这样,只有一个说法。


“你被跟上了。”喻文州皱起眉头。


黄少天心下一凉,该死的,叫他多嘴,说什么有冤有仇就找他,这下倒好,还真跟到家门口了。


不过想来也怪,他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尤其是在进了蓝雨之后,桃木剑护身不算,蓝雨的布局也是个讲究的,前屏后挡,照道理也不能被那些东西随便进来。


除非跟上他的是个能忽略蓝雨布局的大家伙。


TBC.

感谢喜欢

发个前章试试水,不吓人!信我!应该是个搞笑抓鬼!老叶下一章上线!


以及霸图汉子驱鬼靠一身正气。

还有一个王杰希的小梗,曾经王杰希在地下车库自己车边上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以为是鬼,就没有出声搭理,结果第二天自己的车被偷了【。

啊心疼分不清人鬼的阴阳眼。


评论(100)
热度(1445)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