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26)

26.增龄药水

 

黄少天发誓自己之前瞟见叶修练习的时候,跳得绝对不是这个舞!


按照原来的计划,叶修和霍劳妮只需要围着彼此傻兮兮地转圈,一点儿大幅度的肢体接触都没有,仅剩的动作就是需要和上课发言一样抬起手臂,用彼此的手心相互面对。


就是因为见过这个傻舞步,所以黄少天才敢理直气壮地站到叶修边上,毕竟转圈谁不会啊!他甚至能一边转圈一边给其他人用魔杖变出小火花。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黄少天前脚才踏进礼堂,甚至都来不及往周边看一眼,后脚就已经被叶修拉进怀里。


这绝对不是转圈舞的开场,这甚至不是黄少天熟知的,任何一种舞蹈的开场!


他出身在纯血种的巫师家庭里,虽然算不上什么名门望族,但基础礼仪难免需要了解一二,其中就包括部分社交性质的舞步……只是很可惜,在黄少天所有收藏起来的记忆中,永远都只有跳男步的。


况且叶修跳的这种舞压根不在他的“巫师社交礼仪舞蹈”清单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


幸亏黄少天有极高的,能够捕捉金色飞贼的反应力,才能在这种突发状况下还牢牢黏住叶修,顺便保持自身平衡。


如果说之前叶修和霍劳妮排练的那一段不算舞蹈,而像是在过家家的话,叶修和黄少天的这一段也不算跳舞,比起缠绵,他们更像是在相互争斗。一方想要按倒另一方之类的。但叶修揽着黄少天的后腰让他靠近自己,两人的胯骨几乎紧密相贴,随着每一个踏出的舞步而蹭动。


——像极了针锋相对的爱人。


黄少天能感到自己被叶修按住的那一小块皮肤在逐渐发烫,连带着整个后背都有些冒汗——一定是礼堂里面炉火烧得太旺,黄少天在被叶修抱着转圈的间隙里忍不住撇一眼周边镶嵌在墙壁里的壁炉。


就那么一眼,他耳朵边上立刻传来个声音。


“领舞还带分心的?”叶修几乎是压在他耳朵边上问着。


“靠,你这跳的什么鬼!一点美感都没有!”黄少天迫不得已地把眼神转回来,重新盯住叶修,“你这家伙不会是想把我摔下去吧?我警告你要是你敢故意把我绊倒我和你没完啊你信不信……”


“怎么会。”叶修以行动表彰,说着把黄少天又抱紧了点,“只有咱们一起摔的份。”


“要摔你自己摔!别带上我!”黄少天被抱得龇牙咧嘴,用力把住叶修的胳膊,被人掌控步调可不是他的风格,哪怕这舞步他压根没见过,黄少天也要从茫然里头找点时间来反击,比如说转圈,又比如说叶修引导他的间隙,黄少天甚至也把手搭到了叶修的腰上。


他们彼此之间贴合得毫无间隙,黄少天甚至能隔着衣料感觉到叶修的热度,以及周边嘈杂声音里他们两人的心跳声。


黄少天拉拽着叶修,试图把舞步带回正规,跳回之前的转圈舞……或者是巫师交际舞里的任何一种,但显然叶修的节奏没那么好带跑,两人摇摇晃晃地愣是又多转两圈,他能用余光看见后面站着许多人,也许是后面的巫师们陆陆续续进来了,黄少天只希望他们没有认出自己。


“什么时候结束?”黄少天开始压着嗓子说话。


“还有两步吧!”叶修答,食指在黄少天的脊椎中心一划,似乎觉察出不对,在尝试测量什么。


“喂喂跳就跳你怎么带挠痒的啊!”黄少天花大把力气去适应叶修的节奏,原本好端端跳着,眼看两人接近和谐了,结果叶修一撩拨,黄少天整个哆嗦,差点踩到搂着自己那人的脚。


就算是魔法世界的领舞,那也要有个规矩,难度越来越高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抖完心下不服,猛一下靠近叶修怀里,鼻头堪堪擦过那人的脸颊,一叠声催道:“说好的两步现在就到了!我陪你跳舞那可是很贵的,都没问你收钱,赶紧适可而止,快结束快结束!”


“那行,你说的啊。”叶修闷笑道,在转身途中紧抱着黄少天的手突然松开,随后像是要立刻结束似的往后撤了一步。


黄少天下意识地也跟着他往后撤,哪里知道自己和叶修已经从场中心滑到场边,身后就是满满当当的人群,他这一后退,众人纷纷躲开,只留下个被转得头晕,身形不稳的黄少天要往后摔。


眼看他要倒下去,叶修又迅速前倾,抓着黄少天的手把他捞回来,这用力程度,拽得人胳膊疼。


黄少天多聪明一巫师啊,叶修拉他回去,他顺势把空着的手往上搭,揽上叶修的脖子,充满威胁地捏住人后颈。


两人动作定格,就用这么个扭曲的姿势当做是舞步的结束。


“老叶你老实交代,这个舞步是不是你临时编的?一路上都在甩来甩去,你当我是金色飞贼吗?!”黄少天小声发怒。


叶修之前跳得那段他完全没见过,琢磨着是那家伙临场发挥,前倾伸手那一招他倒是知道,魁地奇世界杯赛里有人用过,在比分不利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对方球队获胜,己方的找球手会选择先把金色飞贼甩走,之后再抓着翅膀拉回来。


和叶修刚才的动作本质相同,如出一辙。


“这么一说还真挺像。”叶修非但不否认,还在边上打趣,顺着黄少天身后众人让出来的半圆范围把人带出舞池中心,两人躲开人群站到靠近边沿的地方,“不过你稍微蓝一点。”


为掩饰身份,避免被人认出学院,黄少天的礼服刻意用了淡黄做主体色,只再周边滚着一圈深蓝花纹,包括他带着的,挡住上半张脸的面罩也是同款配色。


“你才稍微蓝一点,我这叫湖绿色,转角巷34号的珍藏款,好不容易才买到定制的!有没有品味了!”度过开场舞这一大难关,黄少天心情都轻松许多,往叶修面前一戳与人嘴炮,面罩里露出的两只眼睛牢牢盯住面前人。


“哦,是这样吗?”叶修听过算过,随口应着,从一边的矮桌上拿了杯白兰地,“你是在期待什么?”


“恩?老叶你会摄神取念?”黄少天惊讶,确实,他从站到叶修边上开始就没停止过期待。开玩笑,那药剂可是花去他整整半个月的,好不容易调出来就为了吓唬叶修,那家伙要是没发现,岂不是功亏一篑?


结果叶修不光没发现药剂,居然还跑错重点,只关注黄少天在期待什么……


摄神取念是一种相当高级的魔法,一般资历够深的巫师才能学会,就算叶修很厉害,也不至于在二十岁就学会这种老年巫术吧!


他能知道黄少天在期待,完全是因为那家伙脸上的表情,怎么说也相处过那么久,蓝雨的小话唠又不是周泽楷,黄少天的面部表情多得是,几乎能赶上他的话唠程度,就看现在他那样子,隔着眼罩都快把期待两字写到脸上去。


其实叶修也不是没发现他身上的变化,说看不出来完全是在蓄意逗人,刚才跳舞的时候他们贴这么近,连黄少天藏在礼服下头的魔杖叶修都知道在哪儿,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小巫师比以往高了那么一丁点。


但黄少天现在站在叶修面前,变化的可不仅仅是身高……硬要打比方的话,像是他整个人都成长了一个尺寸。


显然这就是黄少天满怀期待,想要被叶修发现的所谓“秘密计划”。


“你给自己加什么了?”叶修开口问,总算让黄少天如愿以偿,


“增龄剂。”黄少天就等这一句呢,叶修问完他很爽快地就答了,说话间覆盖在面上的眼罩也逐渐消失,“两年的量。”


黄少天和叶修之间差两岁,严格来说算不上是什么太大的年龄差距,荣耀接收巫师的标准很宽泛,同一年级里甚至会有三到四岁的差距,教授之间差个几百岁都算同级,以百年为计数单位的话,两年实在算不上什么。


只不过是叶修老喜欢用自己和黄少天差的那两年做文章,撩拨人的时候爱喊小朋友。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的,黄少天曾经被科罗当成新生的不满心理作祟,在圣诞舞会上调制增龄剂的理由立刻充沛起来。


两年的魔药增长并没有在黄少天身上造成什么太大变化,顶多就是叶修感觉到的那些,变高(也没有太多),四肢抽长,脸上棱角更清晰,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可能屁股还翘了那么一点。


他站在人面前,得意又期待地冲人笑出虎牙,黄少天脸上混杂着本身就具有的精神气质和两年后多出来的成熟,凑近的时候硬是把叶修弄得愣了几秒。


不得不说,小话唠这个秘密计划的杀伤力还真挺大。


“怎么样?”轮到黄少天占据上风的时候,机会主义者怎么肯放过叶修,他得寸进尺地逼近人,甚至伸手去抓叶修举在半空中的白兰地杯子,就着叶修的手灌下去两口,以明示自己现在“大了两岁”。


他离叶修太近了,阿尼玛格斯优秀的类动物视力使叶修能看见黄少天的每根睫毛,以及贴近杯沿喝酒时候被压下去的嘴唇。


“挺好。”叶修把白兰地的杯子放开。


那只玻璃高脚杯晃晃悠悠地飘回桌子上,而原本端着他的那只手已经覆盖到一个人的后脑上。


叶修埋头去亲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装扮成圣诞老人的山地小精灵从他们的头顶上飞过,冲他们欢呼着吹了一声口哨。


从礼堂跑到嘉世休息室的路很短,当然,一定程度上也可能是因为叶修带着黄少天走了一条违反校规的捷径。理论上级长在整个舞会进行的过程中都需要在场,帮忙维持秩序之类的……但嘉世的叶级长现在真没心思帮教授们打小工,况且他开溜也是常有的事。


“我有没有圣诞礼物的?”叶修报出口令把黄少天带进级长休息室里,意味不明地问着。


TBC.

感谢喜欢


带一下广告: 十面相:这里 充电天:这里【CP期间代理出行暂时下架】 

CP22在乙C13~

评论(34)
热度(69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