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21)

21.爱情魔药

 

即便黄少天做了个不可置信的梦,他醒来后依旧不记得其中的详细内容,脑海里只剩下叶修脖子上那条惹人生厌的红领带,回想完又像一条大红色,吐着信子的蛇。


他们的占卜课教授总算迈过了水晶球那一步,现在黄少天和郑轩每天坐在一起不需要再牢牢盯着对方的茶杯或者是玻璃球,教授嘴里的下一个预言方式更加离奇,需要大家对他提供一些梦中的细节,通过那些片段的记忆来推断未来。


麻瓜里面也有部分解梦的说法,不过他们更偏向于通过梦到的内容来解读当下,毕竟麻瓜们没有魔力,而对于巫师来说,他们做的每个梦都带有一些特殊痕迹,一定程度上来说确实能够指引未来。


听起来似乎很容易,仿佛每一个巫师都能成功预言未来?很可惜世界上真正的会预言的巫师寥寥无几,预言的一切必要前提是需要记得梦里的详细情节,并且正确解读他们。


要知道光是梦到蛇这一点,在《初级解梦不完全指南》里就已经有十五种相关解释,通过蛇的动作,鳞片,吐出性子的颜色来进行区分。


几乎没有人能把细节记得那么清晰,这一趟预言占卜课每个人都在努力尝试回忆自己曾经在梦里见过的东西,又或者是假装回忆自己的梦境,接着编造一些像是梦里会出现的场景来糊弄教授。


显然宋晓就是那么干的,他声称自己在梦里遇到了一只长着三个耳朵六只爪子的黑猫,有棕色的蛇的瞳孔,却拖着一条老鼠尾巴。


“亲爱的孩子,这预示着你将来可能会有遇到一些麻烦。”教授沉吟片刻后说。


宋晓转过脑袋来对着黄少天与郑轩挤眉弄眼,表情古怪,黄少天几乎能猜出他要说的话……自从占卜课教授成功预言过上一次蓝雨魁地奇比赛的失败后,宋晓对占卜课就失去了好感。昨晚才在他们面前抱怨过,说占卜课毫无意义,教授就是个糊弄人的老骗子,哪怕他的水晶球里什么都没有,那老头也能信口开河地念出花来。


今天的编造梦刚好帮宋晓证实了这一点,他才转过头挤眉弄眼一阵,立马又听见教授温吞吞地在他身后把话讲下去。


“比如说在我的占卜预言课上挂科。”


宋晓的表情僵住了,默默把头转回去。


“咳,看来你这个主意不太靠谱啊。”黄少天压低嗓子在后面幸灾乐祸。


他比宋晓要好一点,起码他有个最近的,新鲜的,刚做过的梦能用来努力回忆细节,只不过梦里出现的那个人他不太愿意见到罢了。介于占卜课教授把他当成一只用来预言什么奇怪征兆的小白鼠,黄少天凭借自身的直觉来想,觉得最好不要把叶修透漏出去,他可不想在新的一章节里继续披上“恋爱”的阴影!


要知道上一次那颗粉红色的玻璃球就已经让宋晓笑话他三四天,要是被知道自己还梦到叶修……黄少天那是跳进黑湖里喂人鱼都洗不清了。


他抓着那个梦,只想回忆些没什么用处的细节,比如说圣诞装饰之类的,但黄少天的脑子完全不听自己使唤,和他较劲一样,越是不想回忆的部分却越来越清晰,叶修突起的眉骨,笑着的嘴角,伸过来邀请他的手。


也许是预示着叶修会出现在圣诞节的时候,黄少天欲盖弥彰地想,那家伙从魔法部带走小点,消失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又是用那种不可告人的手段回到城堡里,指不定要躲一段时间,等到圣诞节晚会,大家精神都放松的时候再出来。


结果当天中午,叶修就出现在宴会大厅里。黄少天眼睁睁看着他从门口走进来,表情自然得像是从来没有离开过城堡。


叶修甚至大摇大摆,理直气壮地坐到了嘉世级长专用的那张椅子上——因为他太久没出现,那里现在已经变成了孙翔的位置。


这可能是黄少天第一次看见叶修出现在所有嘉世的学生面前,从大家的反应来看,叶修在嘉世的形象似乎不算太糟糕,绝大部分的嘉世成员依旧喜欢这位神出鬼没的挂名级长。尤其是低年级的那些小鬼,有很多巫师都是冲着叶修进的嘉世。只有分院帽知道这一小搓叶修狂热粉有多烦人,他们会在你的脑袋下面喋喋不休着嘉世叶修嘉世叶修,仿佛一个魔法咒语,念完就能成功扰乱分院帽的思绪把他们按照心意分去嘉世一样——事实证明绝大部分人成功了,但依旧有某几个被分去了其他学院,不管他们怎么申请,分院帽永远坚持自己的决定。


小鬼们还是太天真了。黄少天远远望着嘉世一年生对叶修的崇拜态度,在心里小声嘀咕着。嘉世的单纯一年生当然不知道叶修这家伙有多狡诈!反正他们肯定不知道叶神是个没注册的阿尼玛格斯。


但那些高年级的巫师对叶修冷淡点,黄少天也不太乐意,总之他看嘉世的人怎么着都不顺眼。


不过一群人里,脸色最难看的还是陶轩,从叶修出现之后,他的表情僵硬得就像看见一只蛇怪滑进宴会厅,等叶修坐下来吃了好一会儿东西,陶轩才从教授的座位上走出来。


黄少天眼看着陶轩走向叶修,两人低头聊几句之后,紧接着陶教授的脸色黑得就像魔药课上没刷干净的锡锅。


“你和他说了什么?”黄少天趁着大家走出宴会厅的间隙里窜到叶修身边,充满好奇地打听着,“我看陶轩的表情好像他吃到了鼻涕怪味豆。”


“他问我消失的那段时间去哪儿了。”叶修压低嗓子回答他,伸手搭上黄少天的肩膀,“我说我回家了一趟。”


“他居然相信你?”这个动作使黄少天想到昨晚的那个梦,他不太自在地抖了一抖。


“他当然不相信我。”叶修说,“但我有老冯的批准假条。”


叶修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回来了,对外宣称自己消失的那段时间是回家探亲,由于他有那张提前申请的探亲假条,除去陶教授之外,没有任何教授怀疑他。就算陶轩对人有意见,甚至知道叶修在消失的那段时间做过什么,他也没法直白地讲出来,总不能说“叶修消失的时候去救了火龙!因为我手下的学生追踪着康复药水所以我知道!”吧?


城堡里的生活仿佛又回到几个月前那样,黄少天忙于每周三晚上的魁地奇训练,所有课程排得满满当当,除去进入新阶段的占卜课以外,他的变形课教授也越发严格,要求他们在接下来的几周之内学会把自己的一部分变成动物。


拖叶修那个小秘密的福,黄少天每次上变形课都会想到他,成为阿尼玛格斯需要变形和魔药两种课程的天赋,尤其是变形成动物这一步骤……根据变形课教授的介绍,即便是运用最高级的变形术,最终出现的动物也会和巫师本人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有可能是当时穿着的衣服颜色,也有可能是身上的某些饰品纹身,黄少天听到这句讲解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叶修狼脸上若隐若现的嘲讽表情——这导致他最终把叶修两个字写到了笔记本上,修改之后的纠错笔都来不及挽回这个失误。


变形课不是最让黄少天头疼的地方,由于他曾经为了找到叶修而报名魔药课,因此下半学期他依旧要和魔法草药相伴,除去教育进入青春逆反期的魔苹果之外,接下来的魔药课王杰希提出让大家调试迷情剂,由于它自身带有的潜在危害,这原本是一种被荣耀严格禁止的魔药,但王杰希表示只有了解魔药的制作过程及特性才能真正做到抵御它,而后向冯宪君多次申请,最终得到允许教学的结果。


其实在黄少天看来,老冯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人在学习调试方法后私下制作迷情剂,毕竟那种药剂的制作方式实在太高端了,就算是王杰希,想要熬制出正确的迷情剂都需要天时地利,闷在一个无人打扰的小阁楼里,对着月光默念咒语之类的。


仅仅凭借魔药课上那个嘈杂,混着魔苹果哭声的环境,黄少天自以为他能把药剂的顺序记清楚都算不错了!


毕竟魔药不是他的专长,作为一个蓝雨的学生他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微草的地盘,同样格格不入的还有叶修。


不过叶修技术比他好那么一点儿(也许好很多),起码能在锡锅里熬出迷情剂需要的奶黄珍珠光泽。


说实话黄少天对迷情剂不太感兴趣,他现在所有的精力几乎都放在了下一场球赛里,他甚至怀疑自己最喜欢的对象是不是金色飞贼,毕竟在第一节魔药课,王杰希掏出正确迷情剂的时候,许多微草的女孩子都说自己闻到了梦中情人的气味,而黄少天闻到的是被阳光晒过的青草,干净的肥皂泡,以及一点点薄荷烟味。


没有人知道叶修闻到的是什么,王杰希只发现叶修在自己打开瓶盖后微微笑了两声,紧接着故作若无其事地扫一眼站在他身边的黄少天。


大概是为了奖励蓝雨最近训练刻苦,也可能是迎接黄少天这个找球手康复后的回归,蓝雨对烟雨的魁地奇球赛大获全胜,黄少天在开场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里就找到了金色飞贼,并且以一个漂亮的俯冲甩掉楚云秀,几乎贴在地上捉到那只扑扇翅膀的小东西。


比赛结束得太快了,以至于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包括黄少天自己,他明明记得在开场前见到叶修坐在观众台上,等他抓到飞贼结束比赛之后,那家伙居然不见了!


难道是故意的?刻意避开精彩镜头不给黄少天在他面前翘尾巴的机会?


太天真了吧!黄少天那是什么人,就算叶修不出现在观众席上,他也绝对不会错过蓝雨找球手的精彩镜头!因为赛后总有人会在他耳朵边上无限循环那个瞬间,顺便一提,那个“人”其实就是黄少天本人。


叶修起初还愿意虚心听从,间或夹杂一些对后辈的鼓励称赞,而后渐渐变得敷衍,等黄少天得寸进尺冲他展望未来蓝雨夺得学院杯的盛况后,叶修终于坏心眼地开口问道:“我怎么记得上一次蓝雨是输给我们嘉世了?”


“还不是因为陶轩那家伙搞鬼!”黄少天撇嘴道,“嘉世现在球队这个训练情况一塌糊涂,和蓝雨比起来根本没有竞争力!”


“咱们之前练习时候你的胜率是多少来着?”叶修又问。


“……来决斗吧!”黄少天皱着脸掏出自己的魔杖,实际上这段时间他时不时地就想邀请叶修和自己打一架,出于一种蠢蠢欲动的好胜心理,只不过没一次被接受的,哪怕黄少天主动冲上去对他发射魔咒,叶修的反应也只是躲开而已。


“那行。”没想到叶修这一次居然站起来,冲黄少天懒散地行了个礼——很像是要邀请他跳舞之前的那个,“来吧英雄!”


理论上来说,黄少天是学过无声咒的,他和叶修一样可以默不作声地释放咒语,但从性格上来说,他更喜欢大声把自己要施展的咒语念出来,又或者是把咒语混杂在连绵不绝的废话里面,一样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


对别人或许可以出其不意,要让叶修感到意外大概有一点难度。


不得不说他们之间有一场很激烈的决斗,无数咒语火花一样向周围散去,黄少天与叶修周旋,寻找那家伙放松的机会,在叶修某两个咒语的间隙里冲人扑去——然后很不幸的被叶修念出的软腿咒击中膝盖。


就算是腿软,黄少天也毫不屈服,攻击力十足地撞到叶修怀里,把那家伙冲得猝不及防,仰面压倒到级长休息室的羊绒地毯上。


黄少天的鼻子埋在叶修的袍子里,眼前一片昏暗,只感到叶修抓着魔杖的手伸上来,把他抱了一抱,防止黄少天往侧边上滑走。


他摔得太快,连带着心脏都跳个不停,血液涌上头顶,在他呼吸的间隙,黄少天很肯定自己闻到了一些气味:阳光晒过的巫师袍,海盐味道的肥皂,以及叶修身上一直有的,带点枝椒薄荷的烟草味。


TBC.

感谢喜欢


评论(37)
热度(888)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