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19)

19.阿尼玛格斯


魏琛说得对,后生可畏,黄少天的洞察力相当惊人,无论是在魁地奇球场上,还是在与叶修交流的试探里。


他和叶修打过太多交道,追着问过叶修许多事情,从麻瓜屋子到火龙踪迹,黄少天早就清楚那家伙口风严实,不想告诉你的事问再多都只会被插科打诨地糊弄过去,与其非要他开口,不如自力更生套他的话。


显然黄少天成功了,拖嘉世休息室里炉火的福,他在沙发上直挺挺地坐着,心脏因为即将到来的秘密而快速跳动,他盯着叶修,像是发现破绽的猎人。


叶修最大的秘密摆在他面前,要是黄少天没猜错的话,这件事说出去起码能让叶修经受魔法部的十几封警告信,还不是火龙扰民那种级别的。


——他是个阿尼玛格斯。这就能很轻易地解释为什么叶修能溜进魔法部找出小点,又能在城堡如此高警惕的情况下不惊动任何人顺利进出。黄少天很肯定自己在禁林里遇到的那只狼是叶修。


毕竟普通的狼根本不会出现在禁林深处,那里理论上来说是巨型蜘蛛的地盘,任何肉类闯进去的结局都只有变成食物这一条。普通狼根本不能辨认摄魂怪和博格特,更别提在博格特前展露清晰的恐惧事物了。


“哎,被你抓到了。”叶修叹口气。


“你承认了?”黄少天往前倾斜一点,仔细观察叶修的脸,想看出上面与狼相似的地方。


“你不是都发现了吗?”叶修反问他。


“其实我是猜的。”黄少天说,指不定叶修能随意进出是什么特殊魔咒,变狼也不只有阿尼玛格斯一种……但另一种太过于残酷,黄少天衷心地希望不是。


“哦?那我其实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叶修立刻摆出纯良无害的样子,摊开手道,“摄魂怪我也是猜的。”


黄少天顿时一阵语塞,他早料到叶修不肯认帐,所以才刻意说得信誓旦旦逼人坦白,没想到那家伙脸皮厚无下限,被抓包认罪账都快签字了还能反悔,反而弄得黄少天气势下去一半,无语凝噎只得怒瞪。


“逗你呢,哈哈,那只狼确实是我。”叶修被瞪得良心发现,在黄少天讨魔杖想戳死他之前签字画押,“第二学年时候闲着无聊,花了一整年学的,太忙就没去注册。”


这是实话,魔法部门阿尼格玛斯的注册流程又臭又长,几百道核实手续,比学习变形的步骤都费劲。


“当时吓坏了吧?”叶修暴露后,说话反而轻松起来,伸手过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是不是该谢谢我?”


“呸呸呸!”黄少天骂着,叶修承认事实太迅速,让他好一会儿回味,把脑子里碎片的各种信息串起来。要不是因为叶修他至于用鬼飞球砸刘皓吗?没砸刘皓他也不会被罚去禁林里义务劳动,非要说起来,这事的起因完全是叶修!


但介于把这件事说出来总觉得有点别扭,黄少天只好把话咽下去,打开叶修的手问:“你知不知道那只摄魂怪是怎么回事?”


“不太清楚。”叶修说得又快又短,干净利索。


这个回答在意料之中,黄少天把沙发往前拖一点,舍弃炉火靠近叶修,他可算是抓到那家伙的狼尾巴,可不得好好计较一下,把之前的憋屈都扳回来:“没有注册的阿尼格玛斯应该会被魔法部抓起来吧?特别你还从他们那里偷走了小点,我要是去告密的话你怕不怕?”


“……我真是怕了你。”叶修无奈,瞅着黄少天伶牙俐齿的样子又觉得讨喜,只好开口交代道,“那只摄魂怪是冯宪君放过去的,为了防止有人恶意进入学校。”


“恶意进入学校?什么意思?有人要袭击城堡吗?”黄少天一愣。


自魔法有历史记载开始,这座学校被袭击的次数寥寥无几,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一次是出于某位黑魔王征服世界的野心,但战斗主场地在英国,荣耀不过是受到波及牵连——那位黑魔王几乎影响了整个魔法世界,而后他受到制裁,大家花了好些功夫才让魔法世界步入正轨,距离那一次黑魔法对魔法世界的袭击已经过去了数百年——当然,这数百年里,不是说杀死黑魔王就没有任何做坏事的邪恶黑巫师了,只是魔法部的傲罗足够优秀(也许是吸取那一次的教训),大多数黑巫师都没能完成什么大破坏,唯一几个比较出其不意的例子只是有人试图伪造飞路粉,导致大批巫师在家中被伪劣产品炸伤;还有一回是有人试图改变时间……


所有作怪的巫师都受到了该有的惩罚,大部分被送去阿兹卡班,小部分被折断魔杖,一忘皆空。


总体来说黄少天所处的魔法年代非常和平,作为荣耀的学生,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事情只有魁地奇球赛,以及后面的N.E.W.T.巫术测试,顶多再猜猜加上嘉世和叶修之间到底有什么仇。


“目前还不清楚。”叶修压低声音,往门口瞅了一眼,防止有人用伸缩耳来窃听秘密,“但我在猪头酒吧的时候听到点奇怪的消息,据说最近出现了很多‘默默然’。”


默默然是一种神奇生物,来源于孩童时期巫师被压制,摧毁,强行扭曲的魔法能量。它们在上个世纪曾经大批量出现过,当时的英国麻瓜与巫师之间气氛紧张,魔法世界第一次在麻瓜面前显露端倪,起初只是些被称为“神迹”一样的小事,用木棍治好天花,出现在农村里养着黑猫的不老女人。而后事情变得微妙起来,麻瓜世界的黑死病出现,当时的当权者不愿承担责任,把所有的缘由都推卸给当时的巫师,声称是他们奇怪的力量带来了惩罚,于是大批巫师被谋杀,有关于魔法的一切事情都被视为肮脏扭曲,是来自于恶魔的力量。


对成年巫师来说,麻瓜的谋杀算不上什么,甚至有女巫会给烧灼自己的火焰下咒,而后享受被温火包围的感觉(和温泉一样)。


但对出身在麻瓜世界,却天生带有魔法力量的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无疑残害了他们,许多无辜的幼儿不能学习如何控制力量,又或是在某次失控时被发现,麻瓜们恐惧这样的力量,往往选择把幼儿囚禁起来。


当时没有人能对它们施以援手,麻瓜们恐惧,而巫师们愤怒。


他们首次与麻瓜交流却受到污蔑,认为这是极其屈辱的事情,从此之后对麻瓜深恶痛绝,认为带有麻瓜血统的巫师不纯洁,又因为自保而断绝了魔法世界与麻瓜世界的交流,所谓血统纯粹一说就是从那时候流传到现在。


经过几百年的努力才让这样的偏见逐渐消除。现在每一位出生的,带有魔法的幼儿——无论在什么家庭,都会在诞生当天得到登记,接着会有魔法部教育部门的专业巫师出面和麻瓜家庭沟通,在小巫师年龄得当后会询问父母意见,把他们送去各地的魔法学校。


即便如此,也不能完全阻止默默然的诞生。但通过魔法部门一系列的努力,每年诞生的默默然数量逐渐减少,去年整年才在麻瓜世界出现了两只,还是在极其偏远贫困的某个麻瓜国家。


但今年,情况变得有些古怪,默默然的数量以一种不合理的趋势增长,魔法部甚至无法提前发现带有负面魔法能量的幼儿,不光是麻瓜世界,连魔法世界内的孩子都受到影响,上一例默默然的出现极其靠近荣耀城堡。


魔法部有理由怀疑这些默默然是有人通过不合理手段催发的,每一个拥有大量学生的魔法学校都收到了猫头鹰来信,要求加强防御措施,更可能地避免更多相似事件发生。


“所以最近傍晚这么多人巡逻不是因为火龙?”黄少天皱着眉头,无意识地擦了擦自己的魔杖,“我就说怎么一只火龙就弄得城堡里人心惶惶的,老冯什么时候那么没见识,原来是因为默默然,那就说得通了,猪头酒吧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哪儿能啊,魔法部压着呢。”叶修说,但总有嘴巴漏风的人就是了,“我也就听到了一点,随便猜的,指不定放只摄魂怪在那儿是老冯自己的恶趣味呢。”


“老冯什么时候有这种趣味了,他难道不是向来讨厌摄魂骨怪,觉得把那种东西放在学校里弄得整个荣耀都和监狱差不多。”黄少天嘀咕着,仔细回想到晚上面前那东西时候的情景,摄魂怪干枯,像是长着尸斑一样的手……他抖了一抖,忍不住往炉火边靠过去。


叶修轻微的晃动魔杖,让壁炉里面的火烧得更旺盛些。


“前几天刘皓是不是去找过你,你和嘉世又是什么问题?”黄少天问着,像是要把所有疑问一晚上全搞清楚。


“哦,这是私仇而已。”叶修挑眉笑道,“哥太出色,他们嫉妒。”


黄少天的严肃表情瞬间崩了:“我靠你说话能不能谦虚一点,有这么说出来的吗?就算事实是这样你委婉一点行不行,难怪刘皓那白痴看你不顺眼,要是我我也想揍你。”


叶修诧异着:“恩?难道你也嫉妒?”


“我嫉妒个毛线球啊!”黄少天快要掀沙发了。


“那就好,你也是很优秀的。”叶修夸着人,“虽然比起我还差了那么点,小朋友要继续努力哦。”


“……来决斗吧!”黄少天从沙发上跳起来,捏着魔杖对叶修快速地行了一个礼,“赶紧的赶紧的,我保证不对你用什么很有杀伤力的咒语,顶多也就是把你的门牙变成土拨鼠,让你三四天不能出门见人而已!”


“你现在还有时间和我决斗吗?”叶修纹丝不动,稳坐如山,“太阳马上下山,再过一会儿城堡的夜间巡逻就要开始了吧?”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7)
热度(759)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