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16)

16.禁林 


黄少天不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反正这不是他第一次关禁闭,冯宪君对自己学生那些乱七八糟的骚扰动作也见怪不怪,几乎每过半月,一到各个学院球队进行魁地奇训练的时间点,就有大批的年轻巫师会因为训练而破坏校规:


骑飞天扫帚进城堡,扣五分,关禁闭。


违规进入禁书区查阅如何控制金色飞贼,扣十分,关禁闭。


赛前研发特殊药剂(如福灵剂)准备作弊未遂,扣二十分,关禁闭。


相比较之下,黄少天用鬼飞球袭击打人柳,显得那么寻常,看起来像是魁地奇赛前练习失误,出现的一点小岔子。况且黄少天并没有真正地袭击到打人柳,那颗可怜的鬼飞球在进入打人柳的范围后就被干净利落地劈成两半。


况且黄少天还是主动认错,他巧妙地捡走鬼飞球的碎片,抢在刘皓前面冲到李艺博教授面前。


“教授,我犯错了!”黄少天气喘兮兮,把鬼飞球的碎片端到面前,“我刚才在魁地奇球场上做躲球训练,因为风太大,所以失误把球击向了打人柳,我诚心诚意地认错,并且愿意接受惩罚,不管是禁闭还是擦奖杯都可以,让我去帮巴克比克梳毛也可以,但是照顾炸尾螺我不太擅长,它们可能会死在我手上——”


“打人柳没事吧?”李艺博抢过话头,要是让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说下去,他恐怕能把荣耀里所有的惩罚手段都列举一遍,想也知道这家伙是吃过多少次禁闭。


“当然没事,它精神得很,有事的是鬼飞球,下下周就要比赛了,学院里有备用的吗?需要我赔偿吗?我可以出钱再去买一个新的。”黄少天说着,在心里为损失一个鬼飞球感到一丝后悔,早知道这样他应该在地上随便捡一颗石头去砸刘皓。


谁叫那家伙嘴不干净,黄少天在心里想,脸上的表情还这么招人讨厌。


“教授。”讨人厌的家伙像是从人脑子里直接钻出来站到门口,来的速度不比黄少天这个骑扫帚的慢多少,“这么巧,黄少也在?”


“哈哈哈,你好啊!”黄少天对人干笑着,看见刘皓脸上那副人畜无害的假笑就一阵恶寒,他对嘉世的初印象这么差,搞不好就是刘皓弄的,卑鄙阴险又擅长装好人,谁知道在那张笑脸下面藏着个什么恶毒的灵魂。


“唔,你又有什么事?”李艺博把目光转向刘皓。


比起黄少天这种冒冒失失的小鬼头,刘皓自认为在大多数教授眼中自己形象更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试问有谁会拒绝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我在学校内遇到点怪事。”刘皓扫过黄少天,转向李艺博,尽量以一种好奇的腔调开口,“有个鬼飞球突然向我飞过来,我当时用防御咒挡开,没看见是谁干的,现在看起来……丢鬼飞球的人难道是黄少?”


“恩?是我吗?”黄少天故作惊讶着,“可能是风太大了吧,我也没看见你,哈哈。我还以为是我砸到打人柳,既然你这么说,那是你把它丢向打人柳的?小刘同学,这可不行啊,打人柳是我们学院年纪最大的老古董,这要是被鬼飞球砸一下,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可怎么办?李教授你说是吧?”


“我这是正当防卫!”


“你承认了吗?你失手把鬼飞球砸向打人柳?”黄少天抓住重点。


开什么玩笑,叶修那家伙对流言不痛不痒不上心,黄少天可不一样,他在这种事情上,那可是睚眦必报,非常小心眼,就算自己吃禁闭也要拖个人下水,就是这么冷酷!


刘皓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到蓝雨的找球手,原本只是出于不愤想告人一状,没想到黄少天牙尖嘴利,咬住他不放,铁了心要害他。


事发突然,刘皓毫无准备,哪里辨得过黄少天这个对他虎视眈眈的,两人争执不下,李艺博也不愿在鬼飞球的事情上多加追究,只说蓝雨嘉世各扣十分,黄少天击球打人在先,罚去跟着神奇动物课的老师义务劳动,刘皓失手袭击打人柳在后,罚禁闭抄写荣耀校规五十遍。


要认真算起来,黄少天的处罚比刘皓还严格点,但看他俩走出李艺博办公室的模样,刘皓才像是半夜要去禁林铲独角兽粪便的那个。


“黄少天,我哪里得罪你了,方便透露一下吗?”刘皓咬着牙,好不容易才维持住脸上的表情。


“什么得罪?你在说什么?”黄少天随意地一甩手,把裂成两半的鬼飞球抛起接住,“莫非你还在计较鬼飞球?都说了是风太大,我没看见你在那儿,但你自己动手打树是事实嘛,勇于承认错误,虚心改正还是好同学……况且我们两一个蓝雨一个嘉世,八竿子打不着,就算你会得罪人,那也不是得罪我啊!你觉得呢?”


嘴上反问,但黄少天压根不指望刘皓回答他,话唠也有不想理的人,他抛接着鬼飞球,迈开步子越发走远。


刘皓听这一通垃圾话,毫无营养,又不好发作,只能站着瞪视黄少天走远的背影,脑子里不住回想自己和黄少天有哪些交集。


裂开的球不太好控制,黄少天抛到第二下,硬质半球从他手上滑走落到地上,他于是去捡,弯腰时有个漆黑的坠子从他袍子里荡出来,在刘皓眼皮底下一闪而过。


那东西的形状刘皓熟悉,他前不久才亲眼见过——火龙角,幼年火龙身上最脆弱的部分,他就是靠火龙角才能顺利那只丑陋聒噪的龙绑走,要是黄少天仔细看看的话,那只角上还有被刮伤的痕迹,混在小点学习飞行时造成的磕伤中间。


只要一看见那只火龙角,刘皓立刻就懂了,陶轩的计划不是一个人做的,非要说的话,刘皓才是真正动手的那个人。在对待叶修这件事上,他比陶轩想象的还要上心,起码陶教授并不知道叶修手上有火龙的咬伤。


只有刘皓,他亲手给小点喝下的遗忘药水,灌输恶意的记忆,在扭曲记忆这方面,他非常自信,甚至敢打包票小点看见叶修之后绝对会暴怒。


刘皓甚至给王杰希的康复药水附加过追踪咒,就为知道叶修的所在地,事实证明他成功了,他知道叶修的位置,但不知为什么,他进不去那间该死的房间!


但很幸运,刘皓现在明白了是谁在深更半夜把药水偷偷带去给叶修。


“李教授。”他转身重新进入李艺博的办公室,“我有一个其他的发现!”


黄少天也有一个其他的新发现,他发现只要带上宋晓给他的面罩,就能几乎隔绝掉禁林里面那些稀奇古怪的烟雾。


老实说他并不抗拒在半夜进入禁林,他在第二学年的时候就和郑轩偷偷溜进去过,就因为一个无聊的,关于马人族的赌约。幸好马人族不袭击巫师幼崽,也幸好黄少天在那个时候口舌就足够机灵,绕得马人族首领愿意放过他们,并把他们平安无事的送出去。


禁林里什么都有,马人,独角兽,蜘蛛,夜骐……对那些动物,黄少天并不觉得反感,整个禁林里唯一让他受不了的只有那些迷雾!


难以想象白天挂这么大风,晚上的禁林迷雾居然更浓了!简直像是有什么魔法结界包裹着整个林子一样,跨过巴克比克守护的那一道界限,雾气浓得宛如踏进水里。


走不到三步,黄少天穿着的袍子上就已经结满水珠,多亏现在天气还不够冷,再过几周,到圣诞节的时候,恐怕整个禁林都会挂上冰珠。


“哈,又是你。”方士镜摇摇头,显然对黄少天的到来见怪不怪,“这次是犯什么错?”


“乱丢鬼飞球。”黄少天口齿清晰地说,“我用它砸刘皓来着。”


“刘皓?嘉世那个?”方士镜把手上的油灯递一盏给黄少天,“他招你了?拿着,哦,不要用荧光闪烁,你的魔杖有其他的用途,最近的禁林可不太平,马人族想要扩张领地,蜘蛛又到了囤粮的季节。”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看嘉世的人不爽而已,刚好手上又有鬼飞球,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多难受啊!”黄少天说着,“这种天气蜘蛛还出来?它们能看得见路吗。”


“当然,蜘蛛的视力比我们好多了,但你也不要太担心。”方士镜撩起一些粉末向黄少天肩膀上拍去,递给他一只铁桶,“驱蛛粉,你就待在禁林边缘,不要进去里面,如果发现独角兽的粪便就铲起来。”


干燥的独角兽粪便是魔药材料,呈现出金色半透明质地,湿润时候像是一罐蜂蜜油被挤在草地里。


独自一人跑去禁林的深处,那是一二年纪热血小巫师才会干的事情,黄少天才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他捏紧油灯和魔杖,带着铁桶溜达在禁林靠近外部的周边一圈。


要是雾气没那么大,又是白天的话,搞不好这块地方的景色会很不错。


只可惜现在他的视野里除去灰绿色的浓雾和森林之外,只有时不时被发现的金色粪便。而半个小时后,连粪便也消失了。


黄少天周遭的草木都在渐渐隐去,越来越多的浓雾向他靠近,把他裹起来,空气太过于湿润,他手上油灯的亮光变得暗淡下去。


他身边变得很冷,浮在袍子外面的水珠像是钻到他的衣服里面,贴在他的皮肤上,有一股寒意从黄少天的鼻腔渗透到他的内脏。他现在真的像是泡在水里,耳边轰隆隆的,唯一清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提在手上的油灯熄灭得很快。


“荧光闪烁!”黄少天念道,从魔杖尖端冒出一股银白色的透亮光线,穿透层层叠叠的浓雾。


有一只毛茸茸的,半人多高的动物向他冲过来,在黄少天反应过来之前把他按倒在地上。


而紧跟着从浓雾里浮现出来的,则是一个黑色虚影,宽大到诡异的兜帽,斗篷下面伸出来灰白色的枯手,它往黄少天刚才站着的地方抓了一把,从喉咙(如果它有喉咙的话)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


浓雾里浮现出越来越多的黑色影子,把黄少天和依旧按在他身上的那只巨狼团团围住。

 

TBC。

感谢喜欢~


评论(33)
热度(620)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