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13)

13.5029房间

 

黄少天面前那扇门看着和牢房一样,满是铁锈不说,把手处还裹着布条,黄少天毫不怀疑自己打开那扇门之后会看见一个屋子的铁制刑器,猪头酒吧的老板说完那句话就走了,踏着那些灰尘走下楼,徒留他一个人戳在牢房门口。


要不是那块请勿打扰的牌子很有叶修风格,黄少天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地方。


“阿拉霍洞开!”门锁着,但这难不倒黄少天,念出咒语后面前的铁锁应声打开……确实是叶修的风格,家里不设防护咒,酒吧房间当然也没有,心大得很,和不知道外头的人怎么诋毁他一样,也许叶修是知道的,只是他不在乎。


铁门和木头地板摩擦的声音很难听,黄少天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生怕从漆黑的屋子里会扑出来什么,结果他一路走进去之后什么都没有看见。


没有蜡烛(他只能用魔杖照明),没有奇怪的刑具,没有堆叠在一起的书本,也没有叶修!


“你妹!”黄少天小声怒骂一句,他花了大半天的功夫,翘了麻瓜研究课准备伪装衣服,又战战兢兢从城堡里溜到猪头酒吧,还被老板识破身份威胁一番,结果叶修不在这儿?说好的找人咒语绝不出错呢!


他相当懊恼地观察周围,可以肯定的是叶修确实在这里住过,也许在他来的前一个晚上,叶修还躺在那张铺着灰色被单的床上,因为那上面的被子很凌乱,枕头有一块凹陷,而床头的柜子上面还摆着水杯和纱布。


床头后面的画上是一位抱着花猫的老妇人,此时正转着眼睛打量黄少天,好像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惊吓到了她。


“嗨,你好?”黄少天才注意到那副画像,他在心里为刚刚的咒骂感到一丝尴尬,试探着开口问道,“我来找这间屋子的主人,能不能告诉我他去哪儿了?”


画像上的妇人一言不发,依旧警惕地望着他,目光停留在黄少天身上的破布衣服,以及袖子上的划痕处。


“哦哦!”黄少天立刻把兜帽摘下来,“我是荣耀的学生,这间屋子的主人是我的……呃,朋友,如果你知道他去哪儿了能不能告诉我,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他,我是个好巫师!我以梅林的胡子发誓!”


“孩子。”妇人的目光柔和下来,也许是看见这个蒙头盖面的人确实只是学生,“猪头酒吧的画像从不透漏房间主人的信息。”


“不需要特别多的信息,只要告诉我他是不是住在这里。”黄少天见画像态度温和,尝试与妇人讨价还价,问到一点是一点,“住了多久?什么时候走的?他身边有没有带着什么东西?”


“他今天早上出门了。”妇人抚摸着手上的花猫,说罢便要转身离开,“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哎哎,不要走嘛!他出门去哪儿?我真是他朋友,生死之交!我都有他家门钥匙!”黄少天跑去画像边上,试图把妇人喊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真的!十万火急!你别跑啊,起码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儿!”


“真的走了啊?”黄少天敲两下画框,“老叶房间里的画怎么也和他似的说走就走一声招呼都不打,这家伙到底溜到哪里去,不会是想逃避责任跑出海外了吧?”


“怎么会?”黄少天身后冒出句话,接着空气里发出“啪”的爆破声,叶修抱着手臂,稳稳当当地幻影显形,站在地面上对黄少天招一招手,像是早就知道一样说着,“来了啊?”


“我靠!”黄少天惊吓回头,上下打量一番叶修,虽然没穿袍子,但脸上的表情照旧,确实是本人没错,“你出来之前能不能打声招呼的,吓唬谁啊!”


“那好吧,我来了!”叶修于是打起招呼,“准备好了吗?”


这招呼打得相当不走心,黄少天懒得和他多计较,直奔主题地冲到人面前,生怕叶修再一个幻影显形,消失在屋子里,“你刚刚说来了啊,是知道我会来找你?你这几天去哪儿了!魁地奇球赛上怎么回事!小点呢?!”


“哎哟,慢慢来。”叶修笑道,“这是我的房间,我当然知道你来了,黄少天小同学,用咒之前没好好看书吧?钥匙上那个找人咒使用时候会通知被找的人……你一个人来的?”


“废话,不然我带着整个蓝雨魁地奇球队一起过来啊!”黄少天怒,“你跑去哪里了?”


“出去办事。”叶修答,自然而然地靠去了墙壁上,单手从外套口袋里摸出包烟来,敲出一支叼起来。


“办什么事?”黄少天追问着,“刚刚那么多问题你只回答了一个啊,赶紧赶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近偷偷摸摸神神秘秘的,到底在搞什么小动作?”


“敢情你跑来特地盘问我的?”黄少天这一套质问三连,闹得叶修头疼,眼看面前那个小话唠丝毫不消停,甚至还有继续凑上来的倾向,叶修作势恐吓道,“再吵我可跑了啊!”


叶修这一句,本想吓唬吓唬黄少天,让这小话唠安静几分钟,没想黄少天不是个会被吓唬的主,话才出口,那家伙就动作迅猛,义无反顾地扑上来,一把揪住叶修的手臂,估摸着是怕人幻影显形逃跑,打算黏着和叶修一起,要跑一起跑!


“你以为被我抓到了还能溜吗?你走一个试试!”这下轮到黄少天威胁叶修,凶巴巴地冲他露出两颗尖牙,和咬到猎物的小狮子似的,“快点交代!魁地奇球场上是谁搞的鬼!”


“难道不是我吗?”叶修挑眉反问他,荣耀学院里传的流言他用想的就知道,不过是把锅都甩到他身上,黄少天不会没听过吧?


“你以为我是傻子啊?”黄少天瞪人,“那群乱说话的知道什么,有几个连比赛都没看,光听陶轩一面之辞就说是你干的,要我说你才没做的这么夸张,混淆咒不比用火龙轻松,对吧?不是你做的吧?”


他前面推论的斩钉截铁,最后那句询问却小心翼翼的,黄少天年纪比人小两岁,身高也矮一点,说话时候拽着叶修的手腕往上瞅,皱着眉头,脸上因为带兜帽的缘故沾上点灰,看起来脏兮兮的,眼睛却透亮。


叶修低头看人,总觉得这家伙似乎满怀期待,要是他说是自己做的,黄少天眼睛里那颗小星星搞不好要灭了。


“不是我做的。”叶修说,才看黄少天几秒,话就从嘴边溜出来。


“我就知道!”拽着他手臂的人自豪道,眼睛里亮光一闪,“那是谁干的?”


“呵呵……”叶修转过头,觉得实在不该看黄少天,小家伙逼人就范手段厉害,多盯几秒怕是什么都要告诉他。


“你笑什么!”黄少天跳脚,抓着叶修手腕开始用力,“是不是陶轩?还是其他人?你倒是说清楚啊!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嘶——轻点轻点。”叶修抽口冷气,把被拽住的手腕往回拉了拉,连带着手腕上的黄少天也给他拉近些。


“怎么了?你是在转移话题吗?”黄少天低头去看叶修的手,抓人的动作放缓许多。


叶修手上蒙着纱布,不止手腕,白色的纱布从肩膀一路缠到大拇指,裹得和僵尸一样,有几处似乎被什么东西划开了,纱布里头还渗着血。


“你怎么搞的?弄成这样。”黄少天抓人的力道更加轻,几乎只是虚虚地搭在叶修手臂上。


“办事啊,忙了一天才回来,血都没止住呢,让哥休息一下成不?”叶修叹道,看出黄少天犹豫,他便把另一只手的伤口也伸给人看,“喏,你看,很辛苦的!”


“你不会跑走吧?”黄少天警惕地问,得到叶修的肯定回答后才逐渐松开手,把一肚子要问的话强行咽回去,“唔……”


5029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叶修要休息,自然只能去那里,只见他缓步走去床沿边坐下,旁若无人地脱了外套,他的长袍下面是条普通灰衬衫,袖口挽起来许多,露出绑着的手臂,叶修单手把那些沾血绷带拆下来,黄少天站在一边凝视他,倒是不再急切追问了。


“搭把手?”反而是叶修先开口,把一卷绷带递过去。


“我是过来给你帮忙的吗?”黄少天嘴上嘀咕,却接下绷带凑过去,“不用消毒?光绑着多久才能好,你这是被什么东西咬了?”


“小点咬的。”叶修答,清清嗓子。他知道黄少天会找他,却是没想到那人这么有勇气,不远万里从城堡里溜出来,连猪头酒吧这种势力混杂的地方也敢闯,小话唠辛辛苦苦追过来,叶修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就当是奖励黄少天的勇气,他也得挑出最重点的部分告诉人。


这件事挺复杂,解释起来得从最开头说起。


按规矩,叶修和黄少天养育火龙直到小点脱离幼年,而后由王杰希给火龙喝下遗忘药水,灌输新的记忆,接着放任火龙回到原本的生存环境里。这套流程原本环环相扣,却在某个步骤上出现了问题。


小点的龙角即将脱落,遗忘药水也熬制完成,最后给火龙清洗记忆的却不是王杰希,有人偷走了药水,在魁地奇比赛前给火龙灌输了带有恶意的,不同的记忆,接着趁人不注意把小点放到了球场上。


通过记忆让火龙攻击目标——黄少天。


在当时的情况下,叶修无法阻止火龙,最好的选择就是结束魁地奇球赛,抓住金色飞贼,停止比赛。


接着火龙理所当然地遭到审判,准备接受死刑,只要小点一死,所有的证据都会消失,这件事就会变成普通的神奇东西袭击学生。很可惜的是,魔法部没能成功执行审判,在死刑前一天夜里,有人溜进部门内部,把狂躁的火龙带走了。


记忆一旦成型就很难再次更改,尤其小点还是一只已经脱离了幼年的火龙,叶修无法唤醒它之前的记忆,带走火龙花了不少功夫,手上的咬痕就是代价。


“然后呢?小点现在去哪儿了?”黄少天给人裹上绷带,叶修手上的伤口看着吓人,实际上许多都可以用愈合咒治疗,只有被火龙撕咬最深的那一个不行——即使不行,那条口子也只有半只手掌那么宽,横在叶修的小臂上,纱布包成那样完全是因为叶修单手操作技术不到家!存心吓唬黄少天呢!


“赫西底里群岛。”叶修说,最初讲好的,要送小点去的地方。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3)
热度(609)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