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12)

12.猪头酒吧


钥匙上显示的是叶修的当前住所,确实,黄少天在和那家伙闲聊时候听说过他在某处地方有固定房间,当时才提及两三句,还以为是什么固定的巫师住所,没想到叶修的藏身地点在猪头酒吧里。


那地方可算不上是个正经住所。即便是位于霍德莫格里,它也完全不像是三把扫帚那样,受许多学生的喜爱,去猪头酒吧的客户大多都蒙着脸,穿着绝对认不出身份的奇装异服,不过你进去之后,一般里面的人也懒得看你穿着什么,衣服过于时髦反而和猪头酒吧的气氛格格不入。


毕竟那里面的装修风格老旧,房梁上有蜘蛛网都是小事,连酒吧的凸窗上都是深厚的污垢,阳光几乎透不进来,不论是晴天还是下雨,酒吧里面都得点蜡烛。


黄少天曾经和郑轩议论过,说是光看酒吧外头铁杆上挂着的猪头,要不是里面的黄油啤酒味道还算不错,他们一致认为这间酒吧开在翻倒巷里生意会更好,因为那里都是神神秘秘,不怀好意,蒙着脸的人,从翻倒巷里走去猪头酒吧甚至都不用乔装。


黄少天不算什么好学生,光看他这学期选择的课就知道,他对咒语,黑魔法防御,带着一点点搞怪的东西很感兴趣,他甚至自己试着折腾了几个。低年级学生胸口上别着的那几个蓝雨徽章一旦和其他学院的校徽互相靠近就会发出警告音效,就是他改造的。黄少天没有成为级长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各种小恶作剧,逃课,在城堡内部骑飞天扫帚,冲着皮皮鬼竖中指——当然皮皮鬼的确惹人讨厌。


即使做了许多搞怪,聒噪,让荣耀学院变得热热闹闹的事情,但黄少天总体来说不能算是个坏巫师,那当然,他毕竟还在上学,在巫师世界里,学生与离开学校的巫师区别很大,似乎作为学生他们身上永远带着一股子不明世事的气质,要知道他们在学院里互相决斗都只使用“除你武器”和“门牙赛大棒”这类的咒语。


而真正走出学院的巫师,他们念出口的咒语很有可能是“阿瓦达索命”或是“钻心剜骨”。


猪头酒吧里多得是后者。


走进去,尤其是在半夜走进去,必须要做一些伪装。


不能再穿着蓝雨的校服长袍,那太明显了,穿着那身衣服大概都走不出学院,在霍德莫格里穿着校服半夜溜达,每一个遇到你的人都会友善地劝你赶紧回去,再逗留不到五分钟就会被强行遣回。黄少天必须穿得像是一个步入社会的巫师,又或者穿得像是一个麻袋。


他翻出了几条从来没有穿过的衣服,用魔杖在上面烫两个洞,试图伪装成经过搏斗远方归来的样子,又用魔法染膏给那几条上衣换了个色。黄少天在蓝雨的休息室里折腾那些东西,又是点火又是泡水,动静奇大,郑轩原本躺在床上背下节课该用的变形咒,结果愣是被吵起来。


“黄少,你这是准备干嘛去?”郑轩从床沿上探出一个头,眼睁睁看着黄少天把自己那条暗蓝色的上衣弄得灰扑扑一片,“装幽灵?万圣节没到吧?还是说你准备穿成这样去吓唬皮皮鬼?”


“和那个没关系。”黄少天说着,把那条衣服套到头上,张开手臂示意郑轩看,“我穿着怎么样?”


“不错,像个拖把。”郑轩说。


“那我的目的就达到了。”黄少天一把甩下衣服,“我知道老叶在哪儿,我准备去找他,好好问问上一场魁地奇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总觉得那家伙做不出用火龙袭击人这么跌份的事情,而且火龙还是他自己养的,多明显啊!这么大一只,要是我我就偷偷在扫把上下混淆咒……”


“喂喂,违法的。”郑轩提醒着。


“我就说着实验一下嘛。”黄少天及时打住,“但比起火龙,混淆咒简单多了,是吧?”


“算是吧。”郑轩躺回床上,又开始背诵两行咒语。


当黄少天试着把兜帽也变成灰色的时候,喻文州跨过骑士画像走进蓝雨休息室,自从他当上级长之后,每天都有很多忙不完的事情,教育新进来的小巫师,管理魁地奇比赛,帮教授整理资料——喻文州确实比黄少天适合当级长,他总能把一切事情管理得井井有条,时常也对许多事情心知肚明但不戳破,全蓝雨都觉得喻队以后可以考虑进入魔法部,巫师界就需要这样的含蓄神秘派管理,总比有点什么小事都往日报上嚷嚷要好。


喻文州知道许多事,比如说黄少天和叶修一起养育小龙,又比如说这次魁地奇比赛中的猫腻,一部分是他猜的,一部分是事实真相。假如黄少天愿意,且足够相信喻文州的话,他可以不用那个寻找咒,而是去尝试询问喻文州,蓝雨的级长经过缜密分析,大概也会给他“某个酒吧房间”这样的答案。


当然,就算黄少天不问喻文州,光看他在休息室里折腾的这许多,喻文州一眼看过去都知道他要干嘛。


偶尔还能从衣着服装看出黄少天这是要去哪儿,比如这次。


“叶神在学院外面?”喻文州扫一眼地上那堆灰扑扑的布料开口道。


“我觉得他在外面。”黄少天答,“学校里面这么多天一直没看见老叶的影子,昨天我去偷偷查他的课表,这一周的课他都缺了,但应该也跑不远,估计在周边,我只要穿上这些衣服溜出去,神不知鬼不觉,你们可别说出去啊!”


“你知道陶教授说要加强学院周围防御咒语吧。”喻文州问着。


“当然知道。”黄少天撇嘴,前几天他刚从王杰希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对陶教授,黄少天是发自内心的没好感。


“他修复了很多咒语。”喻文州继续说,“包括龙蛇树后面的那个。”


“我去,你怎么知道龙蛇树后面有个缝隙的?”黄少天一愣,他还以为那是叶修的秘密!


“大部分级长都知道……”喻文州笑了笑,“荣耀学院的几个小秘密之一,叶神弄出来之后,与他同一届的许多学长都用过,一路传下来,包括那些石鹦后面的密道,还有微草休息室墙壁里的密室什么的。”


“哦,陶轩修复了那个缝隙?老叶不是说那是个无法被咒语覆盖的地方吗?”黄少天问。


“准确来说不是修复。”喻文州没刻意纠正黄少天对陶轩的称呼,这位教授对他们蓝雨的人向来不客气,“叶神的咒语很强,假如要破坏重新覆盖需要更大的魔力,陶教授只是在那里施了一个监督咒,一旦有人幻影显形,整个城堡都能听见那个人的名字。”


“我靠。”黄少天小声骂道。


城堡周围的咒语在魁地奇比赛后确实被加强了,不仅仅限于龙蛇树后面,连禁林边缘都出现许多奇异生物,王杰希放了许多巴克比克在那里,黄少天要是不想在逃跑的时候还要鞠躬的话,最好不选择那条路。


他这一趟跑出去找叶修,代价可真够大的,不光要穿得稀奇古怪,还要不走寻常路,幸好黄少天同学向来不是个知难而退的人,城堡周围的防御咒加强?只要没有放出那些该死的摄魂怪,黄少天总有办法出去!


荣耀学院晚上的换班巡逻制度不太严格,差点没头的尼克和血人巴洛之间关系不佳,每次换班都要磨蹭很久,作为一名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完全可以乘着那点两个幽灵争论的时间溜走。


只要他动作够快,不被人看见,并且能忍住不出声的话,溜出城堡对他来说不是问题,最大的艰难在于走进猪头酒吧。


天知道酒吧的老板为什么要挂一个血淋淋的猪头在招牌上,白天看见尚且能当做笑料,夜里看见那颗东西才是真的吓人,黄少天尽力保持镇定,捂着自己的兜帽,他的面罩几乎盖住了整张脸,再配上他溜出城堡的动作,活生生一个小贼。


黄小巫师尽量正常地走进猪头酒吧,不去过多关注招牌上滴血的头,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原因,他总感觉那只猪头在凝视着他。


“一杯黄油啤酒。”黄少天说,他微妙地改变了一点自己的声音,跑去角落边的一个位置上坐下来。


猪头酒吧里人非常多,几乎没有人在乎门口又进来一个巫师,里面的人远远看去全像是黑色的影子,他们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酒杯,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大声讨论着预言家日报上的新闻。


新展开的国际魁地奇比赛……魔法部对阿兹卡班管理的加强……保护麻瓜条例新推出的内容……


黄少天侧过耳朵听着,隐约从嘈杂的声音中听出一两句关于处决火龙的!


“魔法部准备把它砍头,我觉得是个好决定,总比上一只袭击巫师的绿角龙烧死要好,起码还能留下点火龙皮。”一个穿着长纱,黑色袖子几乎拖到地面上的女人嗓子尖锐,是黄少天唯一能听见的声音,“火龙皮做的袋子不错,用个藏物魔法能装下很多东西……”


“那些人才不会傻到烧死火龙……谁知道市面上那些火龙皮有哪些是从魔法部里流出来的。”


“那群人头脑清醒得很,假装杀了再送去给古灵阁的妖精看金币也行。”


他们在聊的是他的火龙,黄少天皱起脸,他养了接近两个月的小点,黄少天一点都不愿意看见火龙被做成一只皮袋子,或者是被关到古灵阁里,拴上铁链,终身不见天日。


“偷听不是什么好习惯!”酒吧的老板把黄油啤酒重重搁到黄少天面前,透过他眯起的眼睛仔细打量面前这个穿着隐蔽的新鲜巫师,“你第一次来?”


“哈哈,我怎么会是第一次来?”黄少天立刻反驳着,“要是我每一次来你都能认出我,我应该跑去对面的三把扫帚,而不是出现在这里,你说对不对?”


“唔……”酒吧老板在他盖住脸的布料上仔细瞅两眼,挪开视线,“希望你说的是真话!”


“当然是真话!”黄少天眨巴两下眼睛,“其实这次我也不是过来白听的,我和我朋友约好了见面,他就在5029,我能上去吗?”


“5029?”老板眉头一挑,看向黄少天的眼神又重新变得锐利起来,“你的朋友?”


“我的朋友。”黄少天鉴定地重复道,“大概是前几天约的,他应该已经住进来了,我来得慢一点,路上遇到一批发疯迁徙的客迈拉兽,你看这还是被它们挠出来的。”


说着,黄少天举起自己的袖子,给老板展示上面的爪痕——看着很凶残,但实际上只是宋晓那只黑猫挠的,大家一致认为很像野兽肆虐过的痕迹。


猪头酒吧的老板几乎没有往他的袖子上看一眼,他冷哼嗤笑了一声,招手让人站起来,黄少天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赶出去,却听见老板说:“5029,好的,我带你上去。”


他们踩过那层脏兮兮的楼梯,看上去像是泥地一样的木板嘎嘎作响,随着他们走动腾起浓重的灰,墙壁上的蜡烛头在窃窃私语,几副画像注视着他们。老板带着黄少天走过一扇扇破旧的木头门,有些木头门上面甚至有许多拳头大小的蛀洞,黄少天能看见走廊四处的铁链……假如有擅自闯进来的人,很有可能会被吊着挂去天花板上,就像那个挂在门口招牌上的猪头。


最后他们走到走廊的尽头,那扇门是黑色的,把手上面挂着一个铁招牌,写着“请勿打扰”。


“到了。”老板侧身让开,最后瞅了面前的巫师一眼,“荣耀的学生,看在你有胆量的份上,就带你一次,你的朋友在里面,自己进去吧!”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1)
热度(76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