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11)

11.火龙审判

 

黄少天失去金色飞贼,蓝雨输了这个学年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只输一场没什么,况且嘉世与他们的分差仅仅只有十分,不过一个击球的距离……最糟糕的是蓝雨王牌,得分的主力军,整个荣耀学院里最佳的机会主义者受了伤。


黄少天躲避小点的时候操作不慎,他原本想要用朗斯基假动作,俯冲到地面的时候却不知因为什么犹豫了一秒,结果被火龙的爪子掀翻,直挺挺地摔到地上——黄少天发誓他能听见自己手腕骨折的声音。


这回可没有叶修在边上拉住他,也没有什么防护减速咒,黄少天被不得已送去校医院里,让他错位的骨头重新对上口。


这么一折腾,他起码有整整一个星期不能参加蓝雨的比赛,而魁地奇的赛季一旦开始,除去嘉世以外,蓝雨要面对的,其他学院相互的竞争赛紧接而来,除非天气情况实在不佳……然而魔法师日报上清晰写着往后半月都是晴天。


替补黄少天的找球手是卢瀚文,年轻,有冲劲,一样的眼神好,只可惜经验到底差些,蓝雨的排名不得已往下落了两位,装在他们玻璃瓶里的海蓝宝哗啦啦地掉出去,看得这叫一个令人心痛。


除去心痛以外,黄少天还有点愤怒,但他其实说不清自己在愤怒什么,叶修重回嘉世魁地奇队成为找球手很正常,作为两个敌人(起码黄少天之前一直声称他和叶修是敌人关系),叶修不把这件事告诉他也很正常,在赛场上胜过他就更没有不对了,难道叶修应该凭借几个星期的交情而给黄少天让球吗?魁地奇上作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可是要终身禁赛的。


也许他只是在气自己速度不够快,或者气小点……说到它,黄少天在扑到地上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似乎看见小火龙也撞到了地上,倒栽葱脸着地,它那根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龙角立刻被撞落下来,甩到魁地奇球场边上。


当黄少天在校医院躺到第三天的时候,郑轩把掉下来的黑色龙角带给他,并对他表示火龙落角之后就完全脱离幼年期,按当初王杰希和他们谈好的说法,小点现在不再属于黄少天和叶修了,它接下来会被灌下遗忘药剂,送去其他地方。


黄少天没来得及和小点告别,即使他听到消息后立刻想要从床上跳下来,但显然这次的冲击不仅仅弄伤了他的手,跳下床的黄少天没跑出几步,就给利妮女生强行带回床上,还因为他的擅自行动而多获得几天假期。


他一点都不想要所谓的假期!与其躺在床上静养,不如直接给他一罐生骨灵,让他疼一晚上再活蹦乱跳!黄少天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要去看望小点,去上黑魔法防御课,去看自己魔药课的成绩,还得去找叶修。


好吧,得找叶修是最重要的,他起码要去问问魁地奇球场上到底是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小点会突然出现在那里。现在整个蓝雨学院——不,实际上是整个荣耀都在说这是嘉世的阴谋,嘉世动用了不合理的手段,把火龙送到球场上,训练小点攻击蓝雨的找球手。


对此情况,嘉世学院的领头教授陶轩出面表示,自己负责过嘉世的魁地奇球队训练,但对此完全不知情,起码参与训练的每一个人都光明正大。确实,蓝雨对嘉世的那一场球赛结束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见了陶轩脸上的震惊,说实在的,叶修愤怒离场后陶轩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他把自己震惊愤怒的原因归咎于火龙的出现,表明自己为了蓝雨球队的损失感到惋惜,并在声明中大力谴责耍小聪明的人。


陶轩的话一传出来,以嘉世学生带头,众人嘴里的风向立刻有所改变,他这一通话暗示性太强,“参与训练的每一个人都光明正大”,那么不参与训练,突然横插进队伍里的叶修呢?当时火龙出现在场地上的时机,又刚好是叶修和黄少天争夺金色飞贼的关键时刻。


更别提小点其实是叶修养的龙,黄少天没有对外伸张过,但这是事实,假如叶修要害他,趁着黄少天不注意的时候训练小点对他进行攻击,五六个星期的时间做到这件事,听起来轻而易举。


难道这都是叶修的阴谋?


那家伙神通广大,未卜先知,有时间转换器,在黄少天遇到他之前就知道接下来的一切?故意把火龙带在身上,然后引诱黄少天撞破龙蛋,目的就是为赢得一场魁地奇?


这也太离谱,据《神奇魔法道具》记载,时间转换器能否调整的未来只有短短一天。时间是最奇妙的东西,没有任何魔法能够扭转时间。


黄少天离开校医院的第一天就跑去叶修的家里找人,用幻影显形,冲过去不到三秒钟。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和问题,哐哐地跑到屋子里,准备逮着叶修就是一套十万个为什么,结果丫居然不在。


屋子里的东西倒是一点没变,照旧是没叠好的被子,搁在厨房里的塑料食物盒子,壁炉前面的火灭了,沙发上早就没有小点趴那儿。


黄少天绕着屋子来回晃悠一圈,没等到叶修回来,不得已只好给他留张小纸条,用悬浮术飘在半空中,同叶修说自己有事要找他,让看见之后联系。


然而一个星期过去,叶修不光没有主动联系他,甚至连飘在半空中的纸条都没看。黄少天几次三番的幻影显形出现在屋子里,没一次能抓到那个人,他甚至怀疑这个屋子是不是叶修的家,还是说和嘉世的级长休息室一样,这里只是叶修众多住所中平平无奇的一个——黄少天也是他众多认识的人中毫不特殊的其中一个?


叶修在学院里再次消失,任凭流传八卦的人怎么揣测他,他愣是半个字都懒得解释,就像黄少天没遇到他之前一样,叶修作为传闻活在荣耀学院里。


要不是黄少天半个月前确实每个晚上都离开蓝雨休息室,叶修本人也的确出现在占卜课的教室里,按某些人的脑回路,指不定都会有人怀疑黄少天和叶修到底认不认识。


能证明他们俩认识,且关系不错的不光只有占卜课和蓝雨门口的骑士像,还有王杰希。


说实话,要不是王杰希在魔药方面造诣更高,其实很多微草的学生都认为王教授很适合算命,当然,大部分原因是王教授那两只大小差异过于明显的眼睛,一小部分是因为王杰希对手下学生的了解,他总能出人意料地知道哪些学生会在课堂上缺课,也能猜到黄少天找他是因为什么。


“小点被送去处刑了。”王杰希背对黄少天,绝口不提叶修的去向,他埋头搅拌着什么东西,面前的巨大锅子正往上腾腾冒出热气,最近天气太好,禁林里面有许多东西蠢蠢欲动地想要出来,王杰希得在林子周边撒点什么吓住它们。


“什么鬼?处刑?为什么要处刑?小点不应该被送去赫西低里群岛吗?”黄少天一愣,周边魔药的气味让他感到很难受,浓厚的热气挡住王杰希的表情,黄少天知道这颗龙蛋很稀有,火龙是所有龙中最难得到的一种,他们警惕性极高,生存率又低,和随处可见的澳洲蛋白龙比起来,东方火龙完全算得上是稀有品种,“它可是火龙哎,珍惜保护品种,况且它还小——”


“它撞倒你之后已经脱离了幼年。”王杰希说,声音从雾气里传出来,显得有点飘忽,“火龙袭击巫师,魔法部坚持这件事需要严肃处置。”


“我靠!就算是袭击那也不是小点的错,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它是被控制的!而且我这个受害者都没说什么呢,我要上诉!是谁举报给魔法部的?”黄少天怒道。


“陶轩。”王杰希说。


嘉世陶教授在事发后作出的反应非常迅速,且公正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他强烈谴责学院的防范措施,要求对魁地奇球场周边各方面的限制咒语进行加强,同时向魔法部提交文书,希望声讨这只伤害巫师的火龙。


数百年前的麻瓜世界里黑人伤害白人,由白人审判;而如今的巫师世界里,火龙伤害了巫师,由巫师判刑。


可想而知为什么人马族拒绝与巫师来往,妖精族至今不愿与巫师有贸易往来。


更别提小点只是只不会言语的龙,甚至没有任何一位巫师为它辩护!


所谓审判,只不过是魔法部的人把它关进笼子里,推到众人面前,宣讲一番罪责,而后敲下判决的锤子而已。


黄少天因为骨折被强制留校无法出席辩护,那叶修呢?从魁地奇比赛之后就消失的叶修去了哪里?


好歹养小点这么久,难道就活生生看着火龙被砍头不成?


在心里默默骂人,等着叶修出现,绝对不是黄少天的风格,他这类人,有仇有怨有问题,非得冲到人面前问个清楚才满意,管他周边的人怎么揣测叶修呢,总之当事人不出面,黄少天就觉得还有隐情。


他当初逼着叶修给钥匙滴血,强加上去的那个魔咒总算派上用处,某天夜里,黄少天鬼鬼祟祟缩进被窝里,把被子拱得顶起来一块,掏出魔杖和前天去图书馆摸出来的那本咒语书。


“荧光闪烁。”黄少天小声嘀咕道,从他的魔杖头上冒出一点点银色的亮光。


他把魔杖按到魔咒书的内页,好让自己能清晰地看见那行字——当初他以为永远不会用到,甚至都没有记下寻找咒的具体念法!但好在仅仅是念咒并难不倒他,黄少天用测试咒轻声重复两遍,第三遍那把银色钥匙就泛出了红光。


有什么粘稠的红色液体从钥匙里渗出来,是之前叶修滴进去的血,暗红色的血液流动起来,在钥匙上组成一道扭曲的文字。


“猪头酒吧?”黄少天念出来。


那些血字又缓缓地换了位置。


“5029。”


TBC.

感谢喜欢

发现被猜到叶修会不见><!你们太聪明了好气!

评论(21)
热度(795)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