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10)

10.魁地奇警告


黄少天所谓的负责晚饭,其实就是把蓝雨休息室里提供的晚餐放到火龙皮袋子里,再捎给叶修而已。严格算起来并不能说是他自己“提供”的,反而是叶修每每都自己动手,晚餐时间用那些个稀奇古怪的电器给黄少天折腾出点零食,一次两次小巫师还觉得新奇,次数多了,他也摸清楚电器的使用规律,在叶修拆面盒的时候也能帮忙按几下加热按钮。


他留在叶修屋子里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都不在夜里偷溜出来,而是午后光明正大地消失在神奇植物园里。黄少天最开始和宋晓说的,魔药课紧闭显然已经骗不过他,毕竟魔药课程早就结束,在一众魁地奇队员的疑问下,黄少天不得不坦言自己最近都和叶修混在一起。


“不是混在一起!”黄少天整理措辞,为自己和某位嘉世学长整夜整夜待在一起的行为辩解,“是不得不一起养一只火龙!不然我的魔药课很有可能会挂科,这是王杰希自己说的,而且我去找老叶也是为了刺探敌情,我听说他虽然不上场,但还在嘉世的魁地奇球队里挂名,搞不好我能问到什么机密信息,队长是吧?”


“有道理。”喻文州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先是赞同了黄少天的部分观点,而后才说,“那少天有没有给他透漏我们的消息?”


“绝对没有!”黄少天立正站直,严肃地做了个拉紧嘴巴拉链的动作,“我的口风可是很严实的,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我吗?”


确实,黄少天的话多归一类,顶多说他在聊天闲扯方面特别有天赋,同什么人都能谈上两三句话,聊天气聊课程,东拉西扯下来总觉得他话题多,但归结到底,关于自身利益这部分,黄少天可精明得很,在魁地奇球场上就能看出来,这家伙一边喋喋不休一边夺取飞贼的情况比比皆是,可见他没有面上看着那么亲人欺负。


顺口说出蓝雨的机密?这种事情他能做出来,早就要被赶出球队了!


只不过顺口说是一方面,叶修自己看出来又是另一方面,黄少天自从被叶修知道在偷练假动作后,对那人怎么的也得设个防备,连带着扫帚去练习也得换其他人的,绝对不给人一丝机会琢磨蓝雨的战术。


但是练习很顺利,叶修给黄少天用了幻身咒,那种冰凉液体划过全身的感觉不太好受,只不过为了学习朗斯基假动作黄少天愿意接受。


他们在小镇的上空实验很多次——黄少天一度怀疑自己会不会被魔法部门抓起来,但后来他发现叶修在自己的屋子后面种了日光兰和烟草,魔法部要是能发现,首先抓起来的应该是叶修。


黄少天的假动作很成功,他总算能控制住自己,不用在对着地下俯冲的时候扑出去,练习的过程中叶修起码接了扑出来的小话唠十几次,小点在边上扑扇翅膀,时不时学着两人的动作,发出小声的龙叫,黄少天总觉得小点在嘲笑自己。


这不公平!火龙有翅膀!要是黄少天也有翅膀的话当然能飞得更好!


不过现在,他借助扫把也能够安稳停在离地面一尺的地方,他和叶修一起从高空坠落的时候像是在做麻瓜世界的跳楼机,有一次他们从特别高的地方俯冲下来,黄少天差点失去平衡,叶修从扫把上伸出手扶他一下,有那么一个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事后他坚定地认为那是因为高空坠落过于刺激。


也许是训练过度,也可能是因为习惯,几天下来黄少天在叶修床上睡得越发安稳,甚至有反客为主霸占整条被子的倾向,有个早上黄少天醒过来,发现本来应该待在自己和叶修中间的小火龙去了床尾,失去隔阂的他们牢牢黏在一起,黄少天的手臂拽着叶修的衣领,叶修的手则搁在他的背后。


当天早上他起床的速度达到了以往的三倍!丝毫没有赖床,从睁开眼睛到跳下床时间不超过三秒,等叶修从床上爬起来,只能看见幻影显形前一秒的黄少天:头发还是乱的,脑门上那搓不听话的翘着,耳朵尖上带着点奇异的红,衣服穿得乱七八糟。


坐在床上的叶修扬起眉毛,只来得及冲黄少天招一招手, 还没开口提醒他院徽在床上,那小家伙就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小点从床尾爬过来,和叶修一人一龙两两对视,异常无辜。


这是黄少天最积极的一次占卜课,当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从水晶球里看出点什么诡异的红色征兆,而是想赶紧从叶修屋子里跑开,这导致他成为了第一个出现在占卜阁楼上的人,他甚至给蓝雨魁地奇队的所有人都占了位置!


所幸今天占卜课没让黄少天再碰水晶球,转而泡茶喝茶看黑影,黄少天和宋晓瞅着那堆乱七八糟的茶渍满脸茫然,还是教授走过来才得到点启发,勉强看出茶渍上面显示出来的星星,月亮,什么什么夹角……说明蓝雨的魁地奇比赛获胜可能有点困难。


宋晓相当不屑这次的占卜,逮着教授转头的间隙里和黄少天咬耳朵,说占卜课算得不准,哪里有上回说会获胜,这回就说要输的,都是心理作用。黄少天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他,转头看茶渍心里却隐隐有所不祥。


教授第三次溜达过来的时候,宋晓已经喝了四五遍茶叶,看样子是想靠努力喝出个吉祥的预兆来,黄少天倒是很坦荡,无所事事地拿魔杖在茶杯里比划,试图让那些茶叶都漂浮起来。


“亲爱的,给你一句人生忠告。”教授突然冲着黄少天说道,“不要相信片面的证据……”


黄少天不太听得懂教授指什么,占卜课的三位老师,不论是算数预测还是观星,每一个说话都虚无缥缈的,黄少天当时觉得这句话是在指导自己占卜不要太片面,而需要把眼光着力于整个茶壶——可惜茶壶能引起的兴趣不过维持几分钟,接下来他的注意力,全班的注意力都被从刚进来的人吸引住。


叶修,拿着黄少天院徽的叶修,嘉世那个神秘的,一年前就该毕业,几乎不怎么出现在大家视野中的叶神,就这么揣着黄少天的东西,在占卜课的隔板下面轻敲两声。


教授像是知道他会来一样,甚至都没回头。


天知道黄少天多希望教授把叶修拦住,或者让他课程结束之后再来,总比让那家伙坦坦荡荡地走进来,把院徽递给他,点点头之后又坦坦荡荡走出去好!


走掉的人当然不用承受注视,备受煎熬的人是黄少天!他发誓周围蓝雨同学的视线都要在他身上盯出洞了!反而是嘉世的几位人,仿佛没有看见叶修一样,视线都没有飘过去一下,视叶修如视空气。


黄少天好说歹说地解释了一通,才讲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院徽会落在叶修手上,他以为自己总算逃过一劫,没想到后面的事情才叫麻烦。


等他跨上飞天扫帚,听着耳朵边上的蓝雨队歌,冲出预备场的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占卜课的预言会从“一切顺利”变成“有点困难”。


这个学期蓝雨的初次比赛对战嘉世,而嘉世的找球手是叶修。


黄少天觉得自己了解叶修,厮混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里多少增进了他对这个传闻形人物的看法,说叶修神秘那都是糊弄人的,叶修神估计有一点,秘那是压根不沾边,他对人(起码对黄少天)似乎一点都没有防着的意思,带黄少天去自己家,书架上所有的书都摊着,告诉黄少天自己的血统,教小话唠怎么用麻瓜电器,甚至教他假动作。


不得不承认,早年那些魔法小报上写的没错,叶修是个很不一样,很有吸引力的人,也许是因为麻瓜出身,他身上带着一种奇怪的,混世的气质,抽的烟草是麻瓜和魔法界两类混得,生活的环境也半东半西。


实际上叶修又确实神秘,前一天晚上黄少天还和他躺在一张窄小的床里,现在叶修就已经提着扫把站在他面前,脸上没有以往打诨时候老挂着的笑意,他只是咬着烟头,注视着黄少天,按裁判说得规矩,和人简单地握了一个手。


这一场魁地奇蓝雨打得极好,团队发挥出色,长久以来的磨合都得到了回馈,喻文州的战术无懈可击,每个人都站在自己应该站的地方,像是一盘操作精准,毫无破绽的棋局。


反观嘉世,追求手击球手节奏脱节,到处都是破绽,乃至于作为找球手的叶修不得不逮着空隙去充当一下守门员,场面一度非常失衡。


连李艺博都能轻易说出嘉世的巨大问题,整场比赛嘉世的状态相当糟糕,气势低沉,几乎被蓝雨碾压着打。


但嘉世赢了。


蓝雨140比嘉世150。


叶修抓到了金色飞贼。


原本胜利的应该是蓝雨,不仅仅因为嘉世除了金色飞贼之外没有获得一个球,还因为黄少天原本可以抓到飞贼。


是黄少天先发现那个金色的小东西,在一个圆形的球框后面,他冲那里迅速飞过去,他知道叶修跟在身后,但黄少天更快,他几乎都能摸到飞贼那扇动着的翅膀——可惜有什么东西冲向了他。


一个红色的,长着漆黑尖角,一对暗红色翅膀,身上有斑点的幼年东方火球龙。


小点向他飞过来,直冲冲地撞到黄少天身上,差点让他从飞天扫帚上摔下去。


东方火球龙的神情完全不像黄少天养育时那样,它冲向人不是讨食,也不是撒娇,而是把对方当成自己的敌人,它对人长大嘴,从口中喷出炽热的火焰,身上的尖刺与鳞片根根竖起,用尖爪恶狠狠地抓向黄少天。


魁地奇球赛禁止使用魔杖,显而易见的,没有魔杖的巫师在见到恶龙时只能选择避开。


叶修就是在黄少天闪避小点的时间里迅速地抓到了金色飞贼。


他把金色飞贼往空中抛举示意,接着落到地面上,在嘉世学院的欢呼声中一言不发地离开赛场。


叶修脸色的表情不太好看,嘉世的人——哪怕是苏沐橙也没有见过叶修有这种表情。


对嘉世的人来说,叶神总是很理智。在赛场上永远考虑最大的利益,最容易获胜的方式,他放弃做找球手,转而去承担其他的义务,就是想要吸引对方队伍的注意力,从而牵制住对方的人力防守,给找球手更多机会。


叶修在把自己作为牺牲品去成就嘉世的时候都很冷静,此时脸上却挂着显而易见的愤怒。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6)
热度(68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