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09)

09.交换

 

麻瓜的事物理论上来说和魔法世界的没什么两样,因为食物不能被变形,它们是“甘普基本变形法则”的五大例外之一,无论拥有多强大的魔法,对食物也只能做到加工,或者是从某处拿取这点。所以食物——无论是魔法世界的,还是麻瓜世界的,创造它们的方式几乎都一样,差别无非在于制作人是麻瓜还是巫师,当然也有家养小精灵。


在食物这一点上,不得不说大部分巫师都要输麻瓜一头。虽然黄少天不愿意这么说,但确实,巫师们太过于依赖自己的魔法,更何况还有家养小精灵们为巫师服务,绝大部分的巫师家族对亲自动手处理食物这件事一窍不通,时常有堆积食材直到食材变质的情况发生。


而对于麻瓜来说,他们没有魔法,没有家养小精灵,他们无法用魔杖来指挥刀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发挥智慧。


黄少天活这么久,从来没在麻瓜家庭生活过,以至于他见到叶修打开那个泛着黄光的小铁箱子后,紧张兮兮地抱紧小点。他眼睁睁看着叶修把一盒纸袋子包着的东西丢进去,五分钟后盒子发出叮一声,叶修把纸袋子又拿了出来,里面的饼干居然变软了!


“这又是什么?怎么会变热的?你在里面用了魔法?”黄少天难掩自己的惊讶,叶修这间屋子里稀奇古怪的东西太多了,有种叫什么电力插头的,黄少天研究半天愣是没听懂是个什么构造,麻瓜的智慧太惊人了!黄少天啃着饼干,决定收回那句麻瓜研究不重要的话!


“说了你也听不懂。”叶修拿几块小饼干打发人,自顾自地又给热包意大利面端出来,原材料一样,巫师无法给食物施加魔法,麻瓜就算有科技也做不出什么太大改动,入口的味道相差无几,只不过黄少天没见过这种出炉的形式,所以吃起来比较有劲罢了。


“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我听不懂?”黄少天咬着小饼干也不安生,左摇右晃地待在叶修边上,看他拾掇厨房里那些奇怪用具,“这是用来干嘛的?煮饭吗?看起来麻瓜的锅子和巫师的也没什么两样嘛!就是这个发光的长得奇怪了点……哦对了!你给我钥匙是怎么回事?”


“你不要?”叶修挑着眉毛,挑出句重点问他。


“不是!你这个钥匙上什么咒语都没有,会不会有点不太安全啊?”黄少天把挂在脖子上那个小银块掏出来,“万一丢了怎么办?”


“我没怎么用过,特地配给你的。”叶修说着,“你怕丢,就给它上个保密咒吧!”


叶修自己的屋子,他有麻瓜血统,哪怕不用钥匙也能顺利进来,黄少天就不一样了,叶修给他的钥匙是邀请,假如没有那个钥匙,他随随便便幻影显形去麻瓜家里,估计得被魔法部抓去审问。


钥匙在谁哪里,谁有拥有进入麻瓜屋子的邀请,虽说叶修不在乎自己的住址会不会暴露,但黄少天也不敢真的把钥匙乱丢,他给那个银片片附加完两层隐蔽咒还不算,甚至还拖着叶修,非要他往钥匙上滴一点血,说是起什么追踪作用,万一有天丢了还能根据血液找回来。


那个咒语很复杂,黄少天问喻文州半天,又去图书馆泡一下午才找到,似乎是个双向追踪咒,可以根据血液的主人找到钥匙,也可以拿着钥匙去找它的主人。


喻文州问黄少天要这个咒语有什么用,黄少天只说自己最近拿到个很重要的东西,怕弄丢了,提前做好防范措施,上一个被他这么做防范措施的东西,还是他当年刚进蓝雨魁地奇队拿到的第一把飞天扫帚。


说到魁地奇,这个学期的魁地奇比赛就在下个月,虽然以黄少天为目标的“猎狐”选拔失败了,但蓝雨依旧选出了适合他们球队的成员,当然,当选并不代表着马上就能参加比赛,出现在赛场上,顶多意味着你能参与蓝雨的魁地奇球队训练。


在巫师世界的每一个年轻人,起码是出身在巫师家庭的每个年轻巫师,几乎都有一个成为魁地奇球星的梦想,无论男女,根据这个月的《唱唱反调》统计,“新生巫师宝宝最佳礼物”排名榜单第一位就是迷你飞行扫帚,第二名是模拟金色飞贼——赛场上找球手的任务。


蓝雨是一支很奇特的魁地奇球队,自然荣耀学院里面每一支球队都有自己的特色,但蓝雨的特色尤为明显,缺憾与特长始终并存在他们这支队伍里。王杰希作为微草的学院教授,私下也为微草的魁地奇球队分析过,在蓝雨这支队伍里,有时候或许是黄少天抓住机会,成为赛场上一击必杀,决定胜负的人,但实际上掌控蓝雨节奏的人是喻文州,是那个看似防球技巧不佳,飞行速度又慢的守门员,喻文州。


喻文州是这一支队伍的基石,这点不可否认,新生进入蓝雨训练后会越发明显地感受到这点,尤其是几位冲着黄少天学长过去的新生,训练没多久就会很遗憾地发现,黄少天本人参与练习的时间非常少。


找球手的任务和其他六个人不一样,他们在赛场上的目的永远是金色飞贼,作为一名找球手,黄少天的训练往往更加有针对性,更加独立,只有很少的几次会参与到团队中。


举例来说,在雷雨或大风这样的天气下,作为一支完整的魁地奇球队很难进行节奏培养,统一训练,但灾难性天气对找球手来说正是绝佳的机会。


随着魁地奇比赛的接近,黄少天越发多的出现在天上,要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能直接骑着扫帚去上课。


他几次三番地撑着清晨起雾在悬浮拱廊上空掠过,弄得荣耀学院里一时间闹出个新幽灵的传闻……十次中有八次,他幻影显形出现在叶修家里都湿漉漉的。


好在叶修那里设备完全,可以供他洗漱取暖,唯一的意外是小点想喷火帮黄少天烤衣服,结果把他的黑色袍子烧出一个洞。


叶修回家的时间逐渐变晚,他们一起上的那门魔药课早就结束了,其他的学生都已经得到魔药课的成绩,唯独黄少天和叶修还挂着待定的红色标签,按王杰希的说法,他是准备看小点的成长结果来判断这两人的最终成绩。


黄少天就算不懂魔法动物成长专业知识,也能看出小点的状态良好,原本只有他手掌那么大的火龙现在已经长到一臂大小,身上鳞片光滑,带着奇异的暗红色斑纹。


火龙脱离幼年的征兆是换角,等小点脑袋上的黑色尖角脱落的时候,黄少天和叶修就得把他交给王杰希,再由王杰希把它们送回赫西底里群岛。


这段时间黄少天没少摸火龙,黑色的龙角有些松动的迹象,黄少天老担心小家伙会撞到什么地方,把那只角给意外弄掉。


“你再这么摸下去,这只角就被你摸掉了。”叶修半靠在床上吓唬他,弄得黄少天立刻缩回手,转而去拍小点的翅膀根。


“金色飞贼的翅膀和龙翅膀看起来挺像的。”黄少天嘀咕着,无所事事地团回被子里。


“恩。”叶修应道,“制作金色飞贼的人确实参考了龙类翅膀骨架。”


“难怪这么难抓,你是不知道我上一场比赛在什么地方抓到它的,它居然飞到了观众席有一个人的巫师帽边上!要不是我眼睛好技术高,都看不见那一小颗球!”黄少天说着,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金色飞贼混在轮回那片黄色的彩带里,他速度极快地从上面划过,整个人几乎贴在扫把上,手臂往下垂——千钧一发之际才捞到那颗光滑的小圆球。


“我敢保证荣耀学院里能做到这点的绝对不超过四个!”黄少天自夸着。


“我在那四个里面吗?”叶修问他。


“那当然了!”黄少天答,叶修那可是嘉世最好的找球手,别说在观众席里,就算在土里,那家伙掘地三尺也能把金色飞贼掏出来。


叶神担当找球手的时间不长,或者说他出现在魁地奇球场上的次数本身就不多,但他的精准操作和对金色飞贼的了解依旧让人感到震惊。


甚至有许多人一度怀疑叶修是不是认识金色飞贼的制造者!毕竟叶修捕捉飞贼的动作完全不像是追逐,而像是……他知道飞贼会出现在那里。


“那我就不懂你冲着我炫耀个什么劲了。”叶修笑道。


“你妹啊,能不能谦虚一点的,况且你都这么久不上球场了,谁知道你现在的技术怎么样。”黄少天撇嘴,略有点嫌弃道,“老叶,认清现实吧!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叶修不过大黄少天三岁就被喊成老年人,倒也不生气,反而顺顺当当接下来,摆出一份长辈的腔调来问:“黄少天小同志,朗斯基假动作练得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我在练这个?”黄少天一愣,“我靠!你偷看我训练!”


“还用得着偷看?”叶修说,“你扫把上的磨痕不够明显?俯冲的时候不稳吧?”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会那个假动作?”黄少天原本还昏昏欲睡,一提到自己连续几天训练的魁地奇技法,立刻精神起来,从被子里冒出脑袋凑到叶修边上,“落地不稳是因为什么?”


“喂喂,我们可是敌人啊,你这样问我好吗?”叶修无奈,把钻出来的小话唠脑袋按住。


“唔……反正你也不上场啊!”黄少天眨巴眼睛,冲叶修咧出两颗虎牙,“就算嘉世的队伍这学年夺冠你也毕业了,况且我学假动作,你们嘉世不也在练吗,大家都有的技术嘛!”


“咳……”叶修干咳。


“怎么样怎么样?”黄少天穷追猛打,“就教这一个,大不了我也教你一个,我自己独创的小招数!”


“你还有独创的小招数?”叶修憋笑。


“那当然,我也是很厉害的。”黄少天严肃道,“蓝雨里我的粉丝可是很多的,交换吗?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那行。”叶修说,“明天晚饭就看你了。”


“好。”黄少天猛点头,而后又迅速找回重点,“你什么时候教我假动作?明天我把扫把带过来?哎,对了,你当年是为什么离开魁地奇的,我看现在的嘉世节奏虽然还行,但总觉得缺点什么灵魂,要是你回来的话……”


话唠嘴快,脑子也转得快,话才说到一半,脑子里早把要说的东西补完了,要是叶修回来的话,现在的蓝雨能赢过嘉世吗?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4)
热度(688)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