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08)

08.钥匙与炉火

 

换了新的床之后,黄少天总算满意,和叶修达成共识确定地点,睡眠质量稳步上升,每晚两人都在那个小小的家里碰头。毕竟两个不同学院的人,总要叶修等着黄少天偷溜出来,再月上城堡头人约龙蛇树后的碰头总有点艰难,不如叶修坦坦荡荡把地址告诉黄少天,让那家伙有空自己幻影显形。


他这家,好歹也算是个秘密基地,说起来除了黄少天以外,这地方嘉世内部的人都没几个知道,就连和他关系向来好的苏沐橙也只是耳闻,没实打实带进门过。


但他这家弄得也简单,里头没什么重要物件,塞得都是些叶修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什么魔法野史啦,什么不为人知的十五个小咒语啦……麻瓜的东西和巫师的东西都放在一起,塞得满满当当,黄少天有几次在里面碰到东西,一时间都不太好分清这到底是属于哪一边的。


蓝雨的休息室人多,火龙这种危险的种族显然是违禁动物,不像猫头鹰和黑猫老鼠,没什么攻击力能养在里头,也就只有叶修能带着小点在身边还不招人注意的。


小点对叶修的家也很满意,甚至在那人的床上刨出一块地方,用些小碎布搭了个窝出来。


关于叶修的身世问题,黄少天自打第一次问过之后也没少追问,可惜每每都被那人东拉西扯地带过话题,也不知这嘉世的叶神是有什么本事,黄少天这么个向来以言语犀利出名的人,跑去他那儿也一点好处捞不到,反而时常叫他占便宜。


拖小点的福,黄少天对魔药课的兴趣比以往要高些,课后总是连着叶修一起被王教授喊去办公室里,黄少天跟着叶修,叶修揣着小火龙——明明小点刚钻出来的时候还挺黏黄少天!结果他不过是为了魁地奇训练几天,少去看小点几眼,那小家伙就钻去叶修口袋里!亏黄少天每天晚上兢兢业业地溜出来陪他睡觉,还给他带鸡肉吃!


要知道叶修家里最多的食物只有速食面!跟着叶修哪有肉吃!


小没良心的,黄少天皱着脸撇眼小点。


哪里想这一眼在王杰希那里,很是意味深长,毫不费力就理解为黄少天充满怨念地是在看叶修。


叶修嘛,嘉世出名的人,他的事迹王杰希多少知道,要不是嘉世院长弄出鬼主意,估计第一个毕业被挽留当教授的学生绝对是叶修。


黄少天的事情王杰希也知道,蓝雨魁地奇的佼佼者,出了名的找球手,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对这位小同学赞不绝口……话唠的功夫王杰希也领教过,某次魔药课上他点名叫人起来回答问题,结果这位同学一开口就是滔滔不绝,答没答对暂且另说,发言的长度总是令人记忆深刻。


王杰希对黄少天的态度总是好的,毕竟是学校的新鲜血液,看样子就知道是一名优秀的,纯良的同学,结果小小年纪和叶修搞在一起(他当然知道抚养火龙需要双亲一起睡眠)。


黄少天这么幽怨地看叶修一眼,王杰希下意识地发觉出什么,本着关爱新鲜血液,未来魔法世界花骨朵的心情,他在交代完小点的后续养育事项后把叶修叫去一边,问他是不是对这位小同学干了什么。


“王杰希你这是老母鸡心态复发,连其他学院的崽一起关爱了?”叶修眉头一挑,隔老远打量黄少天,那小子对话题毫不感兴趣,正拿手去摸小点脑袋,试图再次培养好感度呢,“我能干什么啊,你是不知道这家伙凶着呢,刺球儿似的,一不小心还扎手。”


刺球这种植物魔药课教授自然清楚,逆毛摸相当扎人,但只要顺着毛,轻轻撸两回就会软乎下去。


那边叶修和王杰希聊完,走出办公室后黄少天眼巴巴地凑上来,问他刚刚和教授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他问我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叶修一五一十地说,讲完还拿眼神斜视着黄少天,准备看他反应。


果不其然这课小黄球立刻鼓起来,很是敏感地追问着:“做什么?你还想干嘛?”


“我想干嘛就可以干嘛吗?”叶修笑道。


“当然不可以。”黄少天秒答,“前几天魔法防御课上新学了个咒,你最近有没有空和我试试?不要以为你大我几岁就可以嚣张啊,我念咒速度可是很快的……”


“行行行,怕你了。”叶修说,伸手去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把小点从那人手里接回来,“我还有事,不送你去上课了啊?”


“我靠,谁要你送我去上课啊!”黄少天龇牙咧嘴,“这儿明明就一条路好不好,你明明就是顺路!前面左边有口,你有事情赶紧走!”


“哈哈,晚上见。”叶修确实从左边拐出去,“老地方,我回来得晚,你先过去了就拿钥匙开门。”


叶修说用钥匙开门,要换做其他巫师,估计会理解成是什么特殊钥匙,长翅膀的,隐形的,会飞的之类,但黄少天知道叶修的德行,他嘴上说钥匙,那就真的就是钥匙,就像给火龙取名叫小点一样,无比接地气。住着麻瓜的屋子,用着麻瓜的电器,甚至抽着麻瓜的烟草……要知道那可是叶神的屋子!就算当今魔法世界太平,不用赤胆忠心咒来保护一下住处,起码也可以施展个对麻瓜有效的隐蔽咒吧?


结果还真没有,一点儿咒语都没有,叶修的屋子就明晃晃地待在那里,夹杂在一堆麻瓜房子中间,邻居们认识他,以为他是个常年旅行在外的人……作息不定,自由职业。


也许巫师确实也算是自由“职业”。


家里钥匙是叶修给他的,那天中午他的猫头鹰叼进来一个正方形包裹,上面什么署名都没有,只拿油皮纸随便包起来,外面扎着简单的粗绳,黄少天最开始以为是寄错的信件,直到被流木啄了几下手才试探着打开,透过外面的厚纸,黄少天拆开里面奇怪形状的纸盒子,有个银色的,亮闪闪的东西被盒子的一角举起来,递到黄少天面前。


在心里奇怪向来不是他的风格,出于惊愕,他做出了让自己后悔一整天的事情——黄少天开口问了一句:“我去,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家钥匙。”盒子回答他了,用叶修的声音,谢天谢地郑轩没分辨出来是谁,但黄少天很肯定喻文州发现了,因为他用了然的眼神看向他。


黄少天不能把这把钥匙丢掉,那太危险了,尤其这把钥匙上还什么防御魔法都没有,拥有钥匙等同于是拥有进入秘密基地的邀请。夸大点说,黄少天现在和赤胆忠心咒的保密人一样,丢掉钥匙等同于昭告天下叶修的家在哪儿,把秘密基地暴露在威胁之下。


于是他只能小心收着那个亮闪闪的小银块,把它挂到衣服里面,使得每次掏出来都带着点他体温的热度。


黄少天用这把热乎乎的钥匙打开门,屋子里有光,壁炉烧着,小点呆在壁炉前面的沙发上。


火龙的成长速度很快,不过两个星期的功夫,小点就已经能清晰辨认出真人和魔法咒语模拟出来的形态,叶修再也骗不到他。


好在长大一点后它也不再每时每刻需要黏在人身上,叶修需要临时出门的几个小时里,只要把它放在温暖的,明亮的地方,它就能自我生存。


不过在听到黄少天走近的脚步后,小点还是迅速地从壁炉前窜起来,一个猛子扑向自己的养父。


黄少天之前说叶修给人起名字不走心,觉着小点这名像是猫猫狗狗的,没想两星期下来,那条火龙还真被叶修训出宠物猫狗的样子,火龙晃尾巴,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天晚上叶修回来得确实晚,等到黄少天把生牛肉割开,切成丁状,喂给小点之后,他才从门口慢慢地晃进来,穿得依旧是那条黑袍子,只不过比在学校的时候要松散,衬衫解着扣子,袖口挽到小臂以上,叶修靠在自己家卧室的门框上,远远看着黄少天和小点一起缩在壁炉门口,一大一小两个影子。


他这间屋子没有人来过——叶修的许多个住处都很少有人来,离家出走之后,叶修回去休息能看见人影的机会寥寥无几,刚进荣耀嘉世学院的时候算有几次,回去嘉世休息室里他的魁地奇球队会等他,为他庆祝新一次的胜利。


但那样的等和黄少天这样的等不一样,休息室里庆祝胜利是热烈的,黄少天这边……也许是场景原因,看上去总有点温情。


温情,但不是安静,要黄少天安静太难了,就算身边没有人,只有个小火龙,他也一样能和异种族沟通,或许这叫特殊的预言天赋,想巫师里头拥有特殊语言的人那么多,有人是蛇佬腔,有人能和人鱼沟通,黄少天这个也许叫话唠腔。


“有没有吃的?”叶修冲黄少天所在的火光走过去,“也给我一点?”

“没有没有,自己弄去!”黄少天斜视他,把最后一块肉喂到小点嘴里,“你这地方不是有很多囤粮吗?”


“全是速食啊!”叶修叹口气,摆出副凄凉的样子。


“还不是你自己买的。”黄少天撇嘴道,借着火光瞅见叶修的衣摆,黑色袍子的末尾似乎被什么扯过,裂开一大道,“喂,你去哪里了?你这衣服是怎么弄的?”


“去了个小地方。”叶修在他边上坐下来,把黑色的袍子丢去一边,黄少天眼瞅着那条荣耀学院外套沦落得和破布似的,相当看不下去,顺手念咒给人补上,袍子里的丝线抽出来,自动自发地勾结到一起。


叶修看见他的动作,很是赞赏道:“这个咒不错。”


“那当然,这可是我自创的,很有用吧?你要是想学我也可以教你。”黄少天得意洋洋,而后又补充一句,“但不是白教啊!”


“哦,还有条件的?”叶修憋笑,扭头问他,“晚饭吃饱了吗?要不要给你尝尝麻瓜的食物?”


TBC。

感谢喜欢


评论(28)
热度(897)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