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07)

07.占卜课预言

 

嘉世的叶神不是纯血种,这话要是黄少天说出去,估计全荣耀学院里没几个人会相信,大部分人都得说他是因为蓝雨嘉世立场不同,在造叶修的谣。确实,有史记载的,大部分杰出的巫师都是纯血种,在魔法世界里,血统的纯粹一定程度上代表家族的地位,老一辈的人那儿都有传言,说是血统越是纯净的家族越是会生出天赋异禀的小孩——当然,这句传言在年轻人那里不太流行,年轻的一辈似乎更加崇拜混血。


但不可掩饰,有一些在儿时就表现出超群魔法能力的孩子确实来自于那几个古老的家庭,叶……显然也是其中一支。


叶姓是古老的姓氏,但叶修不是。


“你确定自己不是叶家的某一个分支?那你是哪儿来的?”黄少天皱着脸,叶修说的话太让人震惊,他甚至把自己对电灯的兴趣都收了回来,专心致志地盯着叶修的脸,瞪着对方在昏暗环境下的眼睛。


“我出身在麻瓜家庭。”叶修说,语气毫无起伏,仿佛自己说的不是个惊天秘密,而是在和黄少天讨论明天早上该吃什么……也许比讨论吃什么还要再平淡点。


“真的假的?”黄少天一愣,用眼神迅速地上下扫视一遍叶修,“今天是愚人节吗?你在和我开什么玩笑?你出身在麻瓜家庭?那你爸妈呢?你是怎么,呃,进入魔法世界的?”


“我爸妈是行政人员。”叶修说,他在黑暗里对某处勾了勾手指,远方慢悠悠地飘过来一个烟灰缸。


“行政?你的意思是指我们的魔法部吗?”黄少天眨巴两下眼睛,他的麻瓜生活研究课上得不怎么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开小差,但为了通过考试,他多少也知道一点基础知识,“唔,所以你是通过你的父母接触到的魔法世界?他们把你送到荣耀来上学,就像郑轩一样?”


“不,我是离家出走来的荣耀。”叶修说着,把唯一的光亮点按灭到漂浮的烟灰缸里。


“离家什么?”黄少天头次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


“从家里走出来的意思……”叶修很是耐心地替他解释。


“我知道是什么意思!”黄少天不满地嘀咕,他只是麻瓜理论学的不好,并不代表他理解能力有问题,他当然知道离家出走这个词!


“不错嘛!这都知道!”叶修挑眉,居然很是赞赏地夸了句。


“我靠,你居然看不起我?荣耀里面理论知识都是同一个幽灵教的,我上学期还拿到了A!”黄少天怒,拿手指去戳埋在被子里的小火龙,一本正经地指挥道,“小点!吐火喷他!”


“呵呵,就这么点儿火力。”叶修也伸手,拍了拍亚洲小火龙的脑袋,而后脱掉袍子往下滑倒,“夜谈到此结束,黄少天同学,睡吧!”


“一点火也能烧你头发。”黄少天不服地嘀咕着,也缓缓躺下去。


离家出走这个词的意思显而易见,叶修能说出来,就知道黄少天一定能听懂,调侃这一点完全是在扯话题,显然是不愿意再透漏更多。叶修不说,黄少天也不好意思拽着他硬问,话多不代表他没有智商,叶修和他才认识没多久,说到底也不过是在同学关系上面再加个组队养育小火龙的交情……从本质上来说,黄少天和叶修分别身处蓝雨嘉世,理论上来说立场相对,该是敌人才对,况且再过几天就有一场蓝雨对嘉世的魁地奇比赛。


对一个敌人,叶修透漏的消息未免太多了——还是关于自己身世这种如此私密的消息……


黄少天乱七八糟地想着,在床上不太适应地翻了个身,这张床显然没有被附加任何魔法,而且比起嘉世休息室的要小太多,他才细微一动,立刻就感觉到自己有小半个身体悬在了床沿外面。


床沿没有魔法,地板上当然也不可能有,叶修说自己是普通人出身,这间屋子看起来也确实像是麻瓜界的普通屋子,唯一的魔法痕迹恐怕就是刚刚他们进来时用的那个清理咒。


摔下去一定很疼,黄少天在心里想,主动往叶修睡着的那半床凑。


在黑暗里他似乎听见身边的人闷笑两声,接着叶修的手跨越小火龙伸过来,搭到黄少天身上。


令人意外的,这一晚黄少天睡得很好,仿佛叶修的屋子比嘉世级长休息室要让他安心,即使这张床上没有任何魔法,屋子里也没有温暖的篝火,黄少天依旧一觉睡到大天亮,甚至还在叶修的被子里赖了一小会儿床,差点错过早上的占卜课。


幻影显形是他自己用的,比抓着叶修的胳膊回去要舒服多了,等他收拾好东西,匆匆忙忙跑阁楼的时候,刚好赶上教授让大家打开书本。


宋晓给他留了一个位置,黄少天挪过去坐好,胳膊紧挨着椅子的扶手。


“你这几天晚上去哪儿了?”宋晓低头翻着书本,压低声音和黄少天说小话,开口惊人。


“我去,你怎么知道的?”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都怪占卜课的椅子太小!人又太多!“滑了一下滑了一下……”


“画像说的。”宋晓看向黄少天的眼神原本只能说有点揶揄,现在见着他的反应,越发意味深长起来,“昨晚上我半夜起来,看见你房间的门开着,黄少,你老实交代,最近晚上是不是偷溜出去做什么坏事了?”


“靠我都和它说了不要告诉别人!”黄少天愤愤着,捏在手里的水晶球底部荡出一点红色。


“老实交代啊!还是不是哥们了?有什么好事居然私吞。”宋晓用胳膊肘顶他一下,“我可还替你瞒着,没告诉喻级长呢,再过两天要是他知道了……”


“好吧,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黄少天见逃不过,只好干咳两声,勉强同宋晓解释起来,“我前阵子不是去选了魔药课吗。”


“对。”宋晓点点头。


“去找遇到的那个神秘人,然后不是发现他是嘉世的叶修嘛。”黄少天啰啰嗦嗦,一改自己以往的快语速,压着声音拖长调子,似乎准备从魔法世界的诞生起源开始和宋晓说。


“说重点!”可惜骗不过宋晓,人和他是打小就有的交情,怎么可能不知道黄少天心里在盘算什么。


“我俩在魔药课上出了一点小失误,所以最近被喊去弥补。”黄少天言简意赅,尽量贴合事实又尝试掩盖住一小部分真相。


“你们被关禁闭了?”宋晓高超的理解能力使他这么说。


“……差不多吧!”黄少天仔细一琢磨,出于养育火龙的目的,他每天晚上必须要带着小点和叶修一起睡觉,这事儿和关禁闭的概念也没什么两样吧?


“太惨了,我同情你。”宋晓闻言,看向黄少天的眼神又变回惋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话。”


“没什么特别需要的。”黄少天回,说完又很是急迫地添上一句,“你别告诉其他人啊!”


“放心,肯定给你保密。”宋晓满口答应下来。


他们俩来来回回说这一番话,要换做是以往时候,早就被拎起来扣分,多亏现在是坐在后排,宋晓琢磨着教授看不到他们。只可惜这位教授不是普通教授,人家是教占卜的,黄少天只顾着和宋晓说话,没注意到他头次开口的时候,教授就已经看了过来。


等两人说完,蓄着长胡子的教授才缓缓踱步过来,问他们在彼此的预言球里看见什么。


天地良心,黄少天压根没有研究放在桌子上的球,他此时匆匆撇过去,宋晓的球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只能看见沉在里面的魔法水底部有些闪光的亮片。但他自己的球里面显然东西丰富,魔法水不光变成了艳红色,在球体中心居然还出现一个形状模糊的动物影子。


宋晓对着那个影子瞎扯,大概和黄少天一起呆久了,总会学到些扯闲话的技能点,宋晓说那个东西是海豚,蓝色的,象征着蓝雨在下一场魁地奇比赛里会获得胜利,黄少天则越看越觉得那个影子像是一只小火龙……晚上睡觉卡在他和叶修中间的那一只。


“说得很有道理。”教授笑着点点头,意外地同意了宋晓那堆胡扯,“预言本来就是飘渺的东西,未来什么都可能发生……祝你们魁地奇比赛顺利。”


教授走之前,再仔细打量一遍黄少天的预言球,接着他掏出自己的魔杖,轻轻点了点黄少天书本上摊开的某一页。


预言书的字很小,又特地用金色的字体印刷,在阁楼这种灯光下面不是很清晰,黄少天埋头辨认半天才读出那一长串句子,上面写着:魔法水变成红色后显示预言的形式有许多,无论是在其中出现影子,还是在魔法水的表面冒出气泡,亦或是整个预言球发出嗡嗡的声响……它们指代的预言都只有一个——爱恋。


阁楼角落里发出哐一声,宋晓连带着其他把视线黏在预言球上的学生都转过头,只见黄少天灰头土脸地扶着椅子站起来,干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椅子太滑了,哈哈哈……”


另一边,叶修站在嘉世教授,陶轩的办公室里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


“哎哟,走神了。”叶修满不在乎道,“刚刚您说到哪儿?”


“叶修,你现在还是嘉世的级长。”陶轩冷下脸,他难得大发善心,把叶修叫来办公室,想和那家伙沟通沟通感情,看看这半年的补课生涯有没有让这位叶神认清现实,没想到叶修还是老样子,陶轩干脆不浪费口舌,略过那套师生情重的寒暄,“你必须参加下一次的魁地奇比赛。”

 

TBC。

感谢喜欢

愚人节快乐~

评论(25)
热度(847)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