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05)

05.嘉世级长休息室


黄少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蓝雨休息室里溜出来的。


他原本拥有一个完美的计划,只要他在大家从晚宴厅里回休息室的时候以自己累了当借口,早早爬上床,伪装成熟睡的样子,等到休息室的人都散开之后再偷偷溜出去……


只可惜他忘记了蓝雨门口那副聒噪的画像,想当初他进蓝雨,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这幅画和他趣味相投,画上的中世纪骑士和他形成了隔着半个世纪的友情,每每见面,在报出进门口令之后时常能聊上半小时。


在以前聊上半小时对黄少天来说不算什么,他甚至很喜欢和那个骑士聊天,说些古今中外的文化差距拉什么的。但今天不一样,今天他做贼心虚,下床的时候哪怕有一丁点声音,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就不说他小声报出口令后,骑士还听不清似的反问他:“什么?你说了句什么?不好意思我最近耳朵不太好,都怪隔壁那个老爱嚷嚷的唱诗班。”


“冰镇柠檬冰镇柠檬!”黄少天提高音量重复两次,“唱诗班怎么了,不是在楼上的吗,他们搬地方了?不对你快开门让我出去,我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哦,是你啊!”画像上的骑士笑道,“半夜三更偷偷溜出去可不是什么正当骑士应该做的事情,你要出去干什么?”


“我要出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黄少天表情严肃地说着,“骑士也需要为国王秘密行事的吧?”


“唔,确实。”画像上的骑士被他糊弄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曾经也被派出去做过秘密的事情,去砍一个人的头。”


“对对对,就是这种非常重要的事情。”黄少天看见希望的曙光,“如果你再不开门我就没法按时完成我的任务,万一我到时候失败了……”


“明白了。”画像抖一抖,在石墙上为黄少天让开一道缝隙“去吧,勇敢的骑士。”


“马上就去!”黄少天窜出去,还不往回头对画像招呼一声,“不要告诉其他人我走了!”


“包在我身上!”画像拍了拍胸脯。


黄少天在内心深处为自己欺骗画像感到了一丝内疚,但他半夜溜出去干的也不是什么坏事,严格说起来,黄少天这是为魔药课的王教授办事,协助叶级长共同探讨小火龙,只不过级长是嘉世的级长,小火龙也是他自己压出来的。


幸好黄少天有先见之明,在走进休息室之前把罪魁祸首的小家伙塞到了叶修手上,要是他带着小火龙走进蓝雨休息室,恐怕现在没那么好溜出来。


嘉世级长的休息室和蓝雨寝室离得不远,黄少天只要跨过几节悬浮的楼梯,再耐心地等一段台阶从隔壁楼层转过来,同时忍受身边各种画像的呼噜声就可以。


那些画像睡得不太安稳,黄少天总觉得它们下一秒就会醒过来,因此即使他带了魔杖也不敢念荧光闪烁,等五六分钟后,他好不容易溜达到级长休息室,才发现嘉世的大门竟然敞开着。


负责看管大门的那只石鹰收着翅膀,瞪着眼睛站在一边,鹰眼中特殊的金色瞳孔准确盯到来人身上。


黄少天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他不是级长,叶修也没有告诉他口令,他怀疑自己能不能顺利通过这道门。


显然可以,那只老鹰盯着他靠近,在黄少天几乎要停下脚步的瞬间,它微微弯曲脖子,对着黄少天点了点头,似乎在默许他进入。


“我可以进去?”黄少天确认着,等到石鹰的再次肯定后忙不迭地窜了进去,荣耀城堡里可没有中央空调这种东西,黄少天只穿着睡衣溜出来,又在石墙石阶上徒步了接近五分钟,现在冻得手脚冰凉,发誓见到叶修的第一件事就是冲他确定小火龙的养育问题,假如一起睡觉这件事是叶修编出来骗他的,他就要用魔杖戳爆叶修的脑袋!


石鹰在黄少天进入后咔嗒一声关上了,听这音效有点像黄少天前阵子缩在床上和郑轩一道儿看的麻瓜恐怖片,叫什么无头女魂的复仇……


不过嘉世休息室内部装修和那部恐怖片完全不搭边,看着反而还挺华丽,墙壁上挂着许多小矮精编制的暗红色花纹彩布,皮质沙发堆在大厅中心,三面墙壁上都嵌着壁炉,此时只有一个还在冒着火苗。


有一把沙发正对着那个只剩下火苗的壁炉,从黄少天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沙发靠背,上面照出一个隐约的人形。


“老叶——”蓝雨的小话唠大步迈过去,直冲到沙发前面,拧巴着眉毛正准备把那些关于小火龙的质疑倒出来,走近才发现那张沙发上压根没有人,只有一个穿着衣服的,空空的“人”的轮廓。


这情景看起来就有点恐怖了,感觉像是叶修变成了透明的,黄少天质疑的话断在喉咙里,略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小火龙趴在那个“人”的腿上,盖着一小块棉布打呼噜,艳红色的外皮又变回沮丧的暗红。


“来了啊?”黄少天的脑袋后面有人说话,叶修穿着另一套睡衣从阴影处走出来,手上还叼着根新卷好的烟,“你一个人?”


“难道我拉着全蓝雨过来?”黄少天转头瞪视他,冲叶修示意了一下面前诡异的场景,“这是什么情况?”


“小点一晚上吵吵嚷嚷的,我就给他搭了个窝。”叶修说着,掏出魔杖指了指壁炉,那里的火焰瞬间又旺盛起来,“有人的形状会让它以为我们还在。”


“这小东西这么好骗?”黄少天撇了撇嘴,走到沙发边上蹲下来,瞅着小火龙细微的呼吸起伏,“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都这么弄?或者我去做一个人形抱枕什么的,你也省得搭窝了,很方便吧?”


“想什么呢,我这是给它下了个催眠咒,骗骗小龙还可以,长大了就……”叶修话说到一半,那只上一秒还在呼呼大睡的小火龙突然动了动鼻子,闻到什么似的睁开眼睛,一眼瞅见就蹲在边上的黄少天。


“呜——”小点欢快地叫了一声,抖开棉布从趴着的地方跳起来,猛地栽到黄少天肩膀上。


“你被它闻到了。”叶修说,沙发上的人形迅速塌下去,衣物散成一摊,而后在魔杖的指挥下自动飞回柜子里。


“还挺机灵哈!”黄少天皱起鼻子,用指头摸摸小火龙的脑袋,“要怎么带着他睡?不会让我一晚上就坐在沙发上吧?不是我说啊老叶,你们嘉世的布置品味不咋地啊,光顾着华丽了吧?看起来一点人气都没有……凉飕飕的,也就这个壁炉有点温度,我在这儿坐一晚上不会感冒吧?”


“哪儿敢让你坐一晚上。”叶修笑道,侧过身子让出一个金红色的暗门,“睡觉嘛,当然要去床上。”


黄少天抨击嘉世的级长休息室没人气,那可是实话实说,绝对没有心理作用,和蓝雨的休息室比起来,嘉世的确实太过于冷清,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疏离,就连对角巷那件巫师旅馆的房间都比嘉世级长休息室的气氛要热闹。


大厅里气氛奇怪也就算了,连房间也一样冷清,级长的房间都是单独的,据说是用于安静,不受打扰地处理年级事务。


房间里除去床以外,还有一个巨大的衣柜,一面板着脸的镜子,以及几个靠墙站立的书柜。黄少天没进过其他级长的房间,也没当过级长,不知道那几个书柜上应该放着什么,反正不应该像叶修这样,拿书柜当杂物柜用,在上面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零食,几盒红红蓝蓝的速食面条,甚至还有一袋焦黄色的烟草!


这间房间比旅馆更像旅馆,黄少天内心嘀咕道,还是那种魔法部高层们最喜欢的旅馆,里面的所有东西被人碰过之后都要用清理咒完全洗一遍,是张新杰的口味,没想到叶修居然也是这样性格?看不出来啊,黄少天还以为叶修的房间会很有意思……


他揣着小火龙缩到叶修的床上,挂在他们边上的幕帘垂下来,把四周遮得一片黑暗,只剩下小点头上的龙角冒着红光。


叶修也在他边上躺下来。


这张床挺大,他们几乎碰不到彼此,小火龙夹在两人中间,满足地打着哈切,不久就传来睡着的呼噜声。


但黄少天睡不着,这是当然的!在这种冷清的,毫无人气的氛围里,谁都没法安安稳稳地睡着,况且叶修的床上还有点冷——不如坐在沙发上,起码还有壁炉!


说起来,这张床也大得过分了,黄少天因为焦躁,起码已经在床上翻了五六个身,摊煎饼都没有他这么频繁,每次翻身的时候他都怀疑自己会从床沿上掉下去,但始终没有,垂在床周围的帷幕挡住了他,显然叶修给这几块布施了什么魔法,让上面的人不会因为睡姿不好而跌出床铺。


有没有什么魔法能让人快速睡着的,昏昏倒地有用吗?自己能对自己念吗?


对黄少天来说,睡不着还不是最折磨的事情,最折磨的是他在睡不着的同时还不能说话,简直是酷刑!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又忍耐了一会儿。


“老叶。”他小声呼唤,没报多少那人会理自己的希望,“那什么,你还醒着吗?”


“醒着。”叶修闭着眼睛回答。


“我靠,你怎么也没睡着?”黄少天一愣,翻身过去,接着小点脑袋上的那一丝细微光线打量身边的人。


他刚才那四五个翻身并没有使他离人多远,叶修平躺在他边上,两人之间依旧隔着一截手臂的距离。


“你在边上摊饼似的,我怎么睡?”叶修笑道,侧过来看他,“紧张到失眠啊?要不要给你一个睡前抱抱?”


“你妹,你以为我是小点吗!”黄少天小声嚷嚷道,“我和你说我的睡眠质量可是很好的,失眠都要怪你房间太冷,说实话你平时是怎么在这里睡觉的?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


“哦?被你看出来了?”叶修一挑眉毛。


“什么看出来了?你难道平时不睡这里?”黄少天多会捕捉机会的一个人,叶修的话一出口,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你还有什么小秘密小隐情,快说快说!”


“那好吧!明天带你换个地方。”叶修说着,伸手探过小点,拍了拍黄少天的胳膊,“今天就先睡吧!”


“喂喂你卖什么关子啊,话说一半这样我还睡得着吗?”黄少天嘀咕着,试图再去吵叶修,“老叶,老叶!靠你这家伙不会先睡着了吧——”


这一晚上是黄少天最艰难的一晚上,他折腾到凌晨才勉强合上眼睛,没睡几小时就又被叶修喊起来,催他在大家醒来之前回到蓝雨的休息室,为了保密,他只能打着哈欠,半睡半醒地晃到画像门口,甚至没有力气和画像上的骑士解释一晚上的所谓“任务”。


失眠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光如此,黄少天整整一天都没什么精神,眼睛下面垂挂着巨大的黑眼圈,多亏喻文州提醒他,要不然黄少天在变形课上很有可能会把老鼠变成一只抱枕……


要是叶修说的“换个地方”只是从床上换到沙发上的话,生气的黄少天一定要把嘉世的休息室炸出一个窟窿!


TBC.

感谢喜欢

持续忙碌ing

评论(22)
热度(878)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