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03)

03.猎狐竞赛*

 

叶修拿出来的,能黏住人牙齿的东西有很多,除了龙活果之外还有夹心流浆太妃糖,各种味道的比比多味豆。叶修递给黄少天的时机防不胜防,毫无预兆,有几次甚至是用了魔咒,让黄少天上一秒还在咀嚼巧克力饼,下一秒手上拿着的东西就变成了龙蛇果冻……一连四天,黄少天回蓝雨休息室都带着非常憋屈的表情,并且在郑轩不怀好意,问他怎么了的时候怒回房间。


以至于接下来的几天叶修给黄少天投喂食物,蓝雨的小话唠都严肃拒绝,并且用一种警惕的态度面对他,连在带着耳罩给魔苹果穿手套袜子的时候都不例外。


黄少天抓着魔苹果的脑袋,把魔苹果正对着叶修,那个惊声尖叫的小家伙比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要大一点,以前他们只有两个鸡蛋大,但现在已经长得像是一个皱巴巴的白萝卜,蹬着两条小腿抗拒两人的动作。


很可惜萝卜拧不过人手,魔苹果必须穿上袜子,冬天要来了,几天之后它们还要带上围巾……这些小家伙人模人样的,受到的待遇也不差,只不过正常的人受凉只会感冒,而它们感冒则会枯萎死亡。


要是它们死了,负责照料的学生就会失去这一门课的学分,黄少天也就算了,他年纪还小,接下来的两年足够他继续修一门其他的课去弥补错误,叶修那就不一样了,每一门课的学分对他来说都很重要……


虽然看他的表现并不明显,他每次出现在第三温室都会带着一个金色的箱子,有时候那个箱子甚至会在他们的脚边动弹两下,似乎在里面藏着什么神奇生物。


黄少天在蓝雨的休息室里没少提到他和叶修照顾魔苹果,这群小家伙只有四个月的成长期,生活规律却和普通人一模一样,黄少天和叶修养的那一只显然已经脱离幼年时期,逐渐显得沉默寡言,忧心忡忡。黄少天怀疑小家伙进入了青春期,认为不爱说话是一种叛逆的表现。


“是吗?”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即使魔苹果不尖叫,他也没有摘下自己的耳套,也许是因为小话唠的功力不比魔苹果差,虽然不会叫人晕倒,但喋喋不休的时候也足够让人头痛。


“当然了,勇于表达自我是成熟的象征。”黄少天言之凿凿,用手指头搓了搓闷闷不乐的魔苹果,“你说我们能和它沟通吗?怎么也养了两个月,讲起来我也是看过它出生的人!算不算是养父母啊?需不需要关心一下它的心理健康?”


“按这个标准,那你挺成熟的。”叶修说着,隔着耳罩听黄少天絮叨,“魔苹果的心理健康你也有研究?”


“没有。”黄少天干脆利落地答,把手上郁郁寡欢的小家伙塞进盆子里,铲进去一小搓土,“不过观察一下就可以发现,你看他叶子的朝向都是冲着那一边,搞不好是青春期情感萌动,对其他的魔苹果产生了什么特殊感情……你觉得是不是?”


叶修顺着黄少天指向的位置看过去,那里是其他组的一只白萝卜,非要说两只魔苹果之间有什么区别的话,大概只有他们组的是蓝围巾,而对面是黄围巾而已。


“对面魔苹果是公的母的?”黄少天仔细观察着,半响后幡然醒悟,转向叶修,“我们家的魔苹果是公的母的?”


“你还当崽子养呢?”叶修笑道。


“那可不,好歹照顾了这么久,三点五个学分呢,培养一下感情嘛!”黄少天拿手去捋魔苹果露出泥土的叶子,宛如给人梳头。


“你知道这小东西会被王杰希拿去干嘛吗?”叶修憋着笑,准备告诉这位母性大发的小话唠一个残酷事实。


“去干嘛?”黄少天一愣。


“煮魔药。”叶修答,“切片拍扁,偶尔还会榨汁。”


黄少天:“……”


接下来的整整三天,黄少天只要在走廊上远远看见王杰希都闻风而逃,避之不急,仿佛要被切片排扁的不只有魔苹果,还有他一样。


魔药课完全不比黑魔法防御要安全啊!黄少天在心里感叹着。


但他绝对不会根据安全程度来选择学习的魔法课程,要是真的希望安全,黄少天完全可以选择去算数占卜,在那门课上你甚至不需要魔杖,只需要背书看数字就可以。


年轻人都喜欢有趣的运动,惊险,刺激,这也是为什么魁地奇比赛总是充满新鲜血液的原因,几乎每一个进入荣耀的新生都梦想着成为一名优秀的魁地奇球员。


每年11月,各个学院的球队都会被申请函淹没,那些花白白的,聒噪的信件被无数猫头鹰叼着从窗口丢进来,往往屋外还没开始转冷,室内就已经被覆盖出雪地的效果。


好在学院各自有各自选人的方法,蓝雨筛选信件的人是徐景熙,当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筛选信件的特殊魔咒或是独门技巧,这种破担子落到他头上完全是因为他运气不佳,上一次玩巫师棋连输六场——要知道魁地奇比赛里一共也就七个队员!


但筛选完信件,剔除掉部分完全不合格的人之后,再进行挑选就很简单了,蓝雨有个从魏琛那辈就留下来的老传统,名字叫做“猎狐”。


由整个球队中飞行最快,最灵巧的找球手出马,在扫把后面的飞行枝上挂一条火狐尾巴,担任“狐狸”的角色,狐狸可以率先出发,而后参与竞争的各位选手紧接着跟上,最先捉到狐狸尾巴的人获胜,成为蓝雨球队着重培养的下一位找球手(去年成功的人是卢瀚文)。


竞赛场地限于学院外部,包括魔塔周围天台,观星楼,以及一切悬浮在外的架空走廊,有魁地奇球场和供学生休息的后院,以及通向禁林的路,当然,不包括禁林内部。


黄少天对这些地方的构造简直烂熟于心,他已经担任了两年的找球手,每一次喻文州安排的训练几乎都要用到这些地形,对新入学的小朋友来说,那些架空走廊拐角,魔塔天台的缝隙都是难处。


竞赛开始的信号由喻文州发出,从他的魔杖顶端冒出亮蓝色的炎火,直直地冲到空中,在众目睽睽下炸开。黄少天立刻窜了出去,说实话就看他的头发和和他挂在扫把后面那条努力摇动的尾巴,颜色差不多,速度又那么快,麻瓜看见准会以为那是长在黄少天身上的。


谁都知道蓝雨的找球手是个不好惹的小家伙,速度快技术高,极其擅长把握机会,偏偏又伶牙俐齿,那会儿微草为什么输给了蓝雨,就是因为这个找球手的多话。


当时场面千钧一发,两位找球手并肩而行,目光都盯着金色飞贼……微草的选手心跳如雷肾上腺素飙升,几乎看不见飞贼的影子,而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地询问对方扫帚的护养方法。


当然,黄少天赢了,蓝雨以一百多分的领先条件夺得学院杯,微草对此很有不满,认为蓝雨找球手的这种手段应该被判犯规,即便黄少天确实没有对选手有任何推搡,肉体攻击,但精神上的伤害也很沉重啊!


那些进入蓝雨的新生选手们天真浪漫,曾经对黄少天那漂亮的一战啧啧称奇,等垃圾话轮到自己头上了,他们才切身体会到当时微草找球手的痛苦。


——黄少天是一只非常烦人的狐狸,不仅仅因为他能巧妙的躲开所有人的追击,也因为他在逃窜的同时,甚至会回过头来关心一下自己的学弟们。


“哇你刚才是不是差点撞到?转弯的时候不要用这么大力气,扫把会反应过激,小心!你看摔了吧,我要不要帮你变个担架出来?”


“这位小朋友飞得很不错,很有希望成为我们下下个找球手,为什么不是下一个,因为瀚文还在学校嘛!不过赛程刚开始的早期训练赛你可以和瀚文交替着上。”


“大家小心我要俯冲了,千万不要撞到那一棵打人柳!不过我觉得可以试试在柳条中间飞行,非常有利于训练躲避技巧,等你能克制住打人柳的时候,鬼飞球对你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喋喋不休的狐狸!蓝雨新生们严重怀疑这场猎狐竞赛的目的压根就不是抓住黄少天,而是训练他们在飞行中适应黄少天的垃圾话!


一开始黄少天的喋喋不休严重影响了选手的水平,他们飞得歪歪扭扭,每一个转角都有人撞到墙上,但等他们在魔塔尖掠过第三次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跟在黄少天身后,把他的垃圾话当飞行背景音。


“看来你们都习惯了。”黄少天抓着扫把尖,猛得急拐,几乎擦着悬浮走廊的顶冲过去,直对着下面空款无人的神奇植物园,“现在就是最精彩的时候了,抓到我的人可以正式进入蓝雨球队,明天开始训练!”


他的声音又短又急促,和他的动作一样,那条狐狸尾巴在空中甩动,几乎划出一道亮橘色的线,黄少天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往地面上冲去,时不时得还要躲开周边选手的扑击……他几乎要落地了,在他准备停下的前一秒,有个人影绕过龙蛇树,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是叶修!手上还拿着那个金色的箱子,他是幻影显形出现的,黄少天绕着这片地方飞了那么多次,压根没看见他在这里!


他刚显形就看见黄少天满脸惊恐,飞快地冲他撞过来,叶修只来得及念一个最短的缓冲防御咒,而黄少天唯一能做的只有立刻停住扫把,然后带着那条尾巴一起飞出去,扑到了叶修怀里。


两个人摔成一团,甚至在地上翻了两圈,黄少天压倒叶修的箱子,从金色的表皮里面传出清脆的,什么东西破掉的声音。


TBC

感谢喜欢~

*感谢古墓丽影

评论(26)
热度(815)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