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mor(01)

自我流HP  总算是开始写了orz

——————————————————————————————

01.黄少天与神秘人


黄少天发现自己上的黑魔法防御课里多了一个人。


原本他是不会发现的,毕竟按他的性格,黑魔法防御这种战斗课,不冲到前面哪能看见正确的施法姿势?没有正确的施法姿势和没有顺利念出咒语都只能造成同一种失败后果,黄少天作为一名积极向上,爱好魔法,为蓝雨勇争学分的优秀学员,要不是昨天晚上他和郑轩偷溜出去太久错过回休息室的时间,现在也不用因为迟到而站在包围圈的边缘。


好在和他们一起站在边缘的人不少,绝大部分是对黑魔法完全没有兴趣的,就像他左边捧着魔药书不放的那位。


“黑魔法防御比魔药学有意思多了。”黄少天小声道,为自己喜欢的课程鸣不平,他站得靠外,围着教授的人太多,哪怕他视力再好也只能瞥见一点细小的魔杖亮光,来得晚是他自己的失误,哪怕他人缘再好也不能叫前面的人让开,况且防御课上可不只有他们蓝雨,还有那些仗着学院成立早就心高气傲,仗势欺人的嘉世——他敢打包票站在前排的一定都是可恶的红色家伙!


荣耀的校服没什么亮点,从背后看漆黑一片,要想分辨各个不同的学院只能通过围巾和领带徽章的颜色,黄少天心不在焉地往周围打量,试图从不同的黑色中区分出自己学院的同伴,他就在那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


这个人穿着校服,当然,能出现在黑魔法防御的课上,每个人都穿着校服,但这个人穿的很懒散,要不是黄少天视力够好,一眼看过去都分辨不出那家伙身上穿的是件袍子,比起黑色的袍子,他更像是随地扯了一块黑布披在身上,也不打领带,甚至都没有在外面带上徽章!


通体漆黑的人抱着手臂,就靠在离黄少天不远的墙壁上,虽然出现在课堂里,却完全不像是个来上课的,看他的模样,比起来上课的学生,更像是路过这间教师过来巡逻的教授。


可惜学院里没有这么年轻的教授,黄少天在心里嘀咕,他看不见面前的防御咒演示,又不能学边上的朋友一样掏出魔药书,无聊中只能挪着脚步冲那个漆黑的人移过去。


穿黑袍子却不别徽章,出现在教室里却不听课,还有比这更能引起人好奇心的吗?


“站在这儿你看得见吗?”黄少天挪到那人边上,选了个最亲切的聊天方式,对他来说搭讪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只要对面是个人,哪怕不开口回应他也能自说自话很久,自来熟,话唠,从来不冷场,“还是说你不是来上课的?你的……衣服上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勉强可以。”谢天谢地那人回答他了,虽然听着有点含糊,像是在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但有回答总是好的,不像前几天他遇到的轮回帅哥,要知道黄少天只是想问人借一支羽毛笔!结果沟通半天都得不到一句完整的话回复,沉默寡言得几乎要急死话唠。


“真的?你居然看得见?”有回复就有互动,有互动就有发挥的余地,黄少天受到鼓励,往神秘人的身边又凑了一凑,试图借他的角度去仔细看看黑魔法教授的演示,“唔……我只能看见他的魔杖,你的眼神也太好了!怎么看见的?”


“恩?难道看见魔杖不够吗?”被说眼神好的那人转头,去瞅身边喋喋不休的小话唠同志,他原本站在暗处,穿得一身漆黑也就算了,连头发也是黑的,阴影里一缩压根看不清什么脸,黄少天就算凑过去了也只能分辨出个大概的轮廓。


直到他先转过来,面向黄少天这边,五官清晰地露出来,黄少天才发现这个人嘴里叼着条细长的,白色的东西,从卷纸末端露出来些黄绿色的东西,似乎还有些乾荨麻的香气,但又不仅限于魔法草药,像是麻瓜界的烟草和魔法植物混在了一起,叼着个这么奇怪的东西,也难怪他刚才回答黄少天的话含糊不清。


要学防御咒的施法手势,看见魔杖确实足够,聪明点的人能通过魔杖的挥动方向,停顿时间来判断手势形成,显然神秘人就是这个意思,别人能做到,黄少天这位魔法学院佼佼者自然不服输,他盯着眼前那簇细小的光打量两遍,紧接着便掏出魔杖,作势要学。


神秘人转过头后始终叼着烟草注视他,眼看蓝雨的小同学才学两遍就要上手,在人掏出魔杖的一瞬间往边上挪了挪。


“我靠,又不会炸你!你躲什么!”黄少天从他的动作里敏感地觉察到那人意图,相当不服,把魔杖又举高点,恨不得直接捅到旁边人身上,“防御咒可是我的专长,你不知道吧?等我给你展示一下……”


嘴皮利索的人,念咒确实占优,黄少天甚至还有几个自创的小魔咒,拿来捉小动物啦,关门啦,省时省力,相当好用,有时候他念起咒来,单字混在连串的嘀咕里,要是不仔细听压根分不清两者。


除非听的人是个对咒语极其熟悉的人,就像这位不好好穿衣服的男人一样,在黄少天对他一边抱怨,一边玩笑地念咒,甩着手去挥防御的咒瞬间,他抢在小话唠最后一个字吐出来前抓住了那人的手腕。


“再举高一点。”神秘人说,简短地打断了黄少天的咒语,顺便也制止了他快要魔杖捅到人身上的动作,他手上还夹着那卷烟,抓着黄少天的手腕往上抬一抬,接着解释道,“不然的话很可能——”


话音未落,黄少天就听见脑后传来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炸开的碎屑不受控制,迅速地向四面八方飞溅开。


“很有可能就会这样。”神秘人顺势把黄少天往后拉了拉,避开爆炸的中心范围。


“我去,这么可怕。”黄少天缩了缩脖子,怎么说也是个学了几年魔法的,施法失误他见得不少,但造成这种爆炸性毁坏的,除了当年开学第一课时候有新生不熟练,把整个跳跳根丢进锅炉里以外,他还真没见过几次。


“这个咒语防御力强,用不好当然副作用也大。”神秘人答,看黄少天没有要抽手的意思,索性抓着他的手腕把防御咒比划一遍,咒语手势幅度大,小话唠又矮他一点儿,这么甩魔杖,颇有点把人抱怀里的感觉,“其实甩高点就没事,就算失败也是炸别人。”


“原来是这样。”站他身边,还举着魔杖的人应道,也不知这神秘人是个什么来头,黄少天叫他抓着手腕,小孩学画似的学施咒,竟然没挣扎,很是安分地抬起手,“等等,炸别人是个什么操作?听这语气你对防御咒很熟悉嘛,难道你是轮回的人?唔……不过你这幅打扮也不像,轮回人对着装的要求简直严格到变态,这么说你是虚空的?”

“听你的说法,对各个学院很熟嘛!”神秘人语气带笑,黄少天自来熟,他也不是个怕生的,才说没几句呢这就逗上了,“猜猜我是哪儿的?”


“猜就猜!”黄少天念道,全把自己当分院帽使,自言自语出来一堆,“微草那群人全是魔药疯子,看你也不像是霸图,百花就更不可能了,难道你是……”


“是什么?”神秘人瞅他,见黄少天振振有词地分析只觉得有趣。


“是呼啸的?”黄少天提出个自己都不太信的猜想,呼啸学院成立得晚,人比起其他几个大院来说少许多,看这个神秘人的样子似乎挺厉害,要真是呼啸的,那群家伙早就推出来吹嘘了,哪里会藏到现在。


被猜测的人闷笑两声,抱着手臂不解释,光是看黄少天,显然是一猜没中,还等着他往下继续。


“雷霆?”黄少天往下猜着,“总不能是三零一吧?”


“你这是准备把咱们各个院都报一遍?”神秘人好笑。


“猜不中猜不中,你自己说你是哪儿的吧!”黄少天脑内把周围都想了一遭,确实得不出什么肯定结论,干脆不浪费揣摩的力气,反而把话题抛回那人身上,撇着嘴巴补上句,“不过我看你肯定不是嘉世,红色的家伙仗势欺人,巴不得我们蓝雨出丑扣分,才没有你这么好心!”


“哦?是这样的吗?”神秘人挑起眉头,略有些惊讶的样子。


“当然!你居然不知道吗?”黄少天顿时严肃起来,语重心长地教育道,“虽然我们各个学院都是竞争关系,平时勾心斗角都很正常,但嘉世那群人真的太狡猾了!平时绝对不要和他们混一起!”


“我看你人很好,要不咱们认识一下?”黄少天语速极快,把手抽回来,魔杖塞去长袍隔层里,“多交个朋友不吃亏,以后互帮互助嘛!我是蓝雨的,你到底是哪个学院?”


“我其实是……”神秘人面上的表情意味深长,正在那儿说呢,黄少天身后就给个什么物件扯了下,往后一个踉跄,随后紧跟着黑魔法防御课教授阴森森的声音。


显然他不应该在黑魔法防御课上公开说小话,尤其这位教授还以严格著称。


“我靠,被抓包了。”就算在这种时候,黄少天也还是快速地说了一句,不得已被拉上演习台,和教授一起公开示范的防御咒——要知道刚才那声爆炸就来自于这里。


幸好他的手势没有问题,毕竟他可是给人举着手腕教过一遍,哪怕黄少天在台上一直记挂着神秘人没说完的半句话,他的身体和求生意识也能优秀地做出反应。


而等黄少天从台上下来的时候,他几乎都没听见教授的评论,顶着被再次关注的压力扭头扑回原来的角落,结果别说神秘人,连只猫头鹰都没有。


那家伙走了。


TBC。

感谢喜欢><


评论(58)
热度(1560)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