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东

《东》



黄少天去找过叶修很多次,那家伙退役前还住H市,与G市勉强同属南方,直线距离不算太远,黄少天过去找他,坐飞机顶多也就两小时。


他去找叶修这事儿那是有根源可循的,想当初叶大神三冠在手,黄少天刚刚出道,联盟里头各大战队关系还行,竞争层次没分清楚,各位职业选手们在一道儿处得混里混气,彼此之间插科打诨,连借钱的都有,技能秘籍经验什么的,自然也都凑到一块儿交流。


职业选手们关系好,魏琛和叶修都是从网游里上去的,自然吃得更开,两人见面约过几顿饭,那会儿黄少天刚从网游里叫人挖出来,相貌好技术高,性格还外向,在蓝雨里和个新鲜萝卜似的,又水灵又讨喜,魏琛得了这么好徒弟,一点儿都捂不住,没教多久就带去给叶修炫耀,美其名曰见见世面,实体切磋。


当年嘉世安保不严,魏琛熟门熟路地把黄少天往人后门带,一路上护崽子一样,生怕自己这没初来乍到的徒弟第一次去H市,忍不住诱惑被嘉世挖墙脚。


想想他带去见的人可是叶修!挖墙脚这种事,多有可能啊!


没想到小家伙忠心耿耿,又不怕生,过去和叶修说没几句话就敢操着账号卡较量,一口一个我们蓝雨,把魏琛欣慰的,直说蓝雨的未来就是他了。


而后几年过去,蓝雨的未来当真落到黄少天身上,魏琛退役,只留下那么个找叶修当面切磋的习俗,一路流传下来,被黄少天发扬光大。


G市到H市,从蓝雨到嘉世的那条路,其他战队的人怎样不知道,反正黄少天可没少走。


头几次过去,没了魏老大带路,黄少天自然小心,他这么个蓝雨的宝贝王牌过来,叶修就是再懒得动弹,也得抽空亲自去机场接。


还记得第一次是冬天过年前,黄少天听说叶修不回家,眼巴巴地从G市追过来。


当天嘉世叶队长清早六点打车去机场,戳在一群人里头等,直瞅着那家伙裹得严严实实,揣着一满满当当的大箱子从门口奔出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家伙逃难,准备来H市长住呢。


当年电竞事业还不发达,嘉世还不算H市的地标性建筑,叶修拉着黄少天上车,一路上还得给司机指路,从什么路口往里头拐进去,红绿灯的地方冲南开,再转两个弯就到。


一路上开得那叫崎岖,别说来做客人的黄少天,就连被指路的司机都不记得具体是个什么走法,也奇了怪了叶修这个家里蹲,方向感意外地奇佳。


前几回都是这样,黄少天迷迷瞪瞪地就被叶修从机场捎回去,某几次住在离嘉世几步路的宾馆里,某几次时间不巧,撞上旅游高峰期,到处订不着房间,只能直接被叶队长偷渡进嘉世,歇在叶修的房间里头。


好在住的时间不久,看似拎着个大箱子,实际上也不过睡一两个晚上,两个男人挤一挤没什么问题,况且黄少天是来PK的,晚上谁不睡觉还另说呢。只不过苦了叶领队的耳朵,几次三番下来愣是磨成老茧,形成层“黄少天话唠专属保护膜”,往后联赛没改规则的那几年,黄少天小同志上场比赛,把对面选手烦得怒摔键盘,联盟禁死亡后发言的新闻出来后,叶大神看着呵呵一笑,深藏功与名。


两人的关系,也就是这么一晚上一晚上地睡出来,稍微偏了点,从兄弟的方向歪去其他名词上,魏琛当初惦记黄少天,生怕他被挖墙脚,结果嘉世三连冠都没诱惑到的小剑客,愣是给叶修暗搓搓地吊了去,可谓世事难料,悔不当初。


上门找人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次数多了自然轻车熟路,黄少天往来不少,不光找叶修还有日常比赛,整整三年下来,就算对H市其他地方不了解,嘉世附近那块地盘他可是如数家珍,哪家烧烤店好吃,哪家冰淇淋店便宜,不是住在这地方的人搞不好都敌不过他。


起先是叶修招待他,带着黄少天往附近去摸索,请这位小朋友吃这吃那;后来嘉世内部有误,叶修忙碌起来,黄少天就自个儿从机场打车过去。


那段时间里司机多半已经认识嘉世,难得遇上两个完全不看电竞的,黄少天也能学着叶修的样子给指指路,操着一口G市话同司机说左拐右拐,老练得狠,不管怎么样总能把自己弄到叶修面前。


就连叶修退役,不在嘉世了,黄少天也能紧追着找过来,照样是裹得严严实实,不太敢相信似的往网吧里探头探脑,非要叶修把其他人打发走,亲自过来请了,黄少天同志才敢迈步进来。


他可是堂堂剑圣嘛,第一次到嘉世要叶修去机场接,第一次进兴欣网吧,可不得要叶修去门口请吗。


可惜黄大神出场费不贵,遇到叶修还要再折半,非但好处一点儿没捞到,反把自己赔进去。


第十赛季黄少天在H市这块地图上的涉猎范围,既嘉世大楼,兴欣网吧之后,又多出个上林苑小区……


叶修拉黄少天当外援,刷埋骨之地副本那都是受到两位当事人承认,大众皆知的事;但大家伙不知道,黄少天训练之余偷摸去找叶修的还有许多次。


找就找了吧,还要挂着刺探敌情的派头,身上带点眼药水,感冒药,护手霜什么的,来了就丢在叶修那儿,完事儿回去找叶修提上两句:“老叶我上回过去落你那儿一瓶眼药水,你看见了没有?”


“看见了,桌上摆着呢,这么明显你也能丢,什么眼神?”叶修这边正敲着电脑,转眼就看见小瓶子摆在自己鼠标边上。


“那不是理东西时间太短吗!?”黄少天为自己开脱,说完又居心叵测地暗示着,“反正也不太贵,我没用过几次,还在保质期呢,你拿来试试吧?这是我们老板推荐的,说是对视力好,护眼。”


“嗯。”叶修应着。


“嗯是什么意思?”黄少天追问着,“电竞选手眼神很重要你懂不懂,老半夜对着电脑你也不怕瞎了,就搁你鼠标边上你一会儿记得点啊!话说回来,你会不会用眼药水的?”


“哟,我是远古时期的人还是怎么的?眼药水都不会?”叶修逗他,“黄少天同志,你这瓶不会是故意留着要给我的吧?”


“你想得美。”电话那边的人立即反驳,“我这是无意落下顺便给你,你用完记着钱,到时候要还我的。”


“行嘞,我拿个小本子记着。”叶修笑道。


眼药水是一,按摩霜是二,自打黄少天知道叶修熬起夜来只吃泡面之后,落给叶修的东西里甚至还多出几袋速食便当,有饭有肉饮食均衡,放去微波炉里叮一下就能吃的那种。


“你们那儿有微波炉吧?”黄少天在后续问。


“当然有。”叶修答。


“你会用微波炉吧?”黄少天忧心忡忡,“把东西丢进去按个按钮就行,你查过攻略没有?”


叶修:“……”


叶修:“下回你过来,要不直接把自己落下得了,行李我给你寄回去吧!”


“那不行!”黄少天严肃道,“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还得回去训练打比赛,为蓝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哦。”叶修在这边点点头,毕竟职业选手,年轻人事业为重,得到这样的回答理所当然。


“唔,以后倒是可以考虑。”话筒那边沉默几秒,黄少天像是仔细思索完,很是犹豫地开口嘀咕句。


“哦?那你什么时候准备过来了,记得告诉我。”叶修的听力可没让他放过这句话,“我提前准备准备。”


说是要提前准备,黄少天还当他要大张旗鼓地迎接自己,没想真要去了,那家伙听到消息,就简单地用手机给他发了个地址,完了什么交代都没有,立刻又消失了。


搞什么呢!早知道这样黄少天才不肯在难能可贵的年假里跑去找他,离开自己温暖的G市,跑去天寒地冻的大B市……对!B市,谁叫叶修这家伙打完第十赛季之后拍拍屁股走人,啥也不交代,干脆直接回老家,黄少天想见他还得开辟新地图。


未知领域,不光路途陌生,连气温都是陌生的,黄少天同志一下飞机就给北方寒流扑了个满面,哆哆嗦嗦地去拢自己的围巾。


叶修给的地址不太常见,又离得较远,黄少天在机场门口逮司机,问哪个哪个都说不去,他凄凄苦苦,只能按着导航路线去做班车,裹在大棉衣里瑟瑟发抖,动摇西晃地给运到个不知名的地方。


B市的巷子,和H市的可不能放在一块儿说,人家H市三条巷子连在一块儿,算是个路,B市的倒好,你往左边一拐弯,转眼就不知道自己钻去哪儿,黄少天在井字棋一样的弄堂里摸索来摸索去,不光没转到正确的出口,甚至都没找回当初下车的标牌。


四面环顾全是差不多的墙,B市的冬天还刚下完雪,黄少天来来回回地走,快把巷子口的雪都踩化了,不得已地打电话去求助叶修。


“你那地址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我怎么找不着路,B市的巷子也太绕了吧!我现在打车过来赶得上一道儿吃饭吗?”


“你这是坐去哪儿了?”叶修在话筒里问他。


“我看看,你别挂啊。”黄少天说完,一溜小跑,冲到巷子口去张望,“口上写着三保胡同,离你很远吗?”


“不远,你往东边走,拐弯后再冲着南就到了。”叶修答。


“什么?你在说什么?”黄少天抬头四顾心茫然,“东边是哪边?有个卖糖水的大爷那边?”


“太阳升起的那边。”叶修说。


“大中午的你和我说太阳升起,老叶你存心逗我呢!”黄少天皱着个脸,怕冷似的往围巾里缩一缩,“能不能好好说话!往左还是往右!”


“你面向哪儿?”叶修问。


“面向卖糖水的大爷。”黄少天答。


“往右边走。”叶修说。


“接着呢?”黄少天缓慢埋头盯紧手机,导航上暗示自己的那个小图标逐渐移动。


“你先走着。”叶修那边传来一阵窸窣声。


接下来几分钟,黄少天成功从联盟妖刀沦落成听话做事的召唤兽,叶修给他报什么坐标,他就从一个点挪到另一个点,埋头看着手机兜兜转转。


“我怎么感觉又回去了,到底是哪儿,老叶你认不认路的,不会是在套路我吧?”黄少天拐三个巷子,眼瞅着面前不远处又是三保胡同,心中隐约有不祥预感,“喂!我又看见那个卖糖水的大爷了!”


“快了,往东走点儿。”叶修的手机贴在脸边上,简洁说道。


“哪儿!东是哪儿!?”黄少天怒。


“这儿。”叶修说,从人身后横出一只手,拽着那个原地兜圈的召唤兽同志拉进怀里。“我靠!吓我一跳!”黄少天差点摔着手机,“你这行为很危险啊,要是我一耳光应激反应把手机砸你脸上怎么办!”


“这不是没砸嘛。”叶修说,揽着怀里那个人调整位置似的挪一挪,“你再动两步。”


“干嘛?”黄少天不明所以,被叶修拉着往左蹭了一小点。


“教你怎么认路。”叶修理所当然,把黄少天往合适的位置一摆,“这儿是东,记住了没?”


“……这算是个什么东边!”黄少天不屑道,被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龇牙咧嘴地小声嘀咕,“我靠,你这家伙太坏了,哪里学来的!果然在框我吧!”


他们穿了很多,相互贴住的羽绒服衣料下面,再穿过几层皮肉骨骼,叶修在那儿藏了颗不断搏动的心脏


——东边,他的太阳升起的地方。


END。

感谢喜欢

是北京人喜欢说东南西北的梗!


评论(90)
热度(178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