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R】sea play

海盗叶x小水手黄  感谢喜欢

———————————————————————————————

黄少天被顶得有点坐不稳。


平心而论,在这种暴风雨的天气里,许多第一次上船的人都不太能站定,况且黄少天手边还没有什么能攀扶的东西,他唯一能倚靠的只有身后那人,只可惜那人就是他坐不稳的罪魁祸首,在这种时候哪会腾出手去帮他。


要是早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这个场面,黄少天死都不会跟着叶修上这条贼船!


换做其他的普通游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正统游轮哪能在暴风雨天气出航,在灾难性天气下还敢扬帆的人只有一种——海盗。


叶修就是这艘船的海盗头子。


也亏得现在大洋法有漏洞,皇家航队实力又不足,都治不了这群海上霸王,才给了海盗们猖獗的空间,行商办事都得靠他们。


俗话说海盗船海里走,一年没几次靠岸的;海盗当然也是,骨子里带水藏风无依无靠,叶修这家伙尤其如此,别人家的船一年还靠岸两次呢,他这艘一起帆,干脆三四年不见影子,认识的人都忍不住要怀疑他死了。


死了最好,叶船长名气太响,在海上头遇到,皇家航队都要掉头避开,这片海域里没几个人希望他活着,时常叶修一消失,酒馆子里喝酒的大家伙都开始算,琢磨着这家伙是遇上什么风暴,想他回不来。


但偏偏叶船长命大得狠,什么暴风雨啊,撞礁石啊,就算是叫船员捆着丢去孤岛上都能摸回来。


只不过摸回来之后丢了船,不得已在陆上好好呆一阵子,大家伙那叫一个欢欣鼓舞啊,结果不到半年,这家伙不知从哪儿找到条小船来,拉上几个人又出航去。


出航嘛,带着水手很正常,偏偏叶修还带着个商人家的小少爷,说是搭个顺风船去做生意,一道儿走了。


可别糊弄人啊,商人做生意搭船,坐什么不好,坐海盗的船是那来找虐的呢?


别人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叶修手下的水手心底里可清清楚楚,这位黄少爷是叶修回陆上遇着的,两人关系特好,具体往哪一处好,那就说不清了,只是这回叶船长出航,是黄少天非要跟着出来说体验体验,连睡都是睡在叶船长的船长室里头。


黄少天那都不是个普通少爷,打小跟着他父亲航海行商,自认为坐船没什么,这才敢大着胆子跟叶修上来。


头两天确实是好的,天气好风景好,甲板上海风吹得黄少天暖呼呼,只不过吃的东西枯燥点儿。


但三天一过,航船到海中心可不一样了,暴风雨来得猝不及防,整条船都在晃动,甲板在夜里被雨砸得响个不停,分不清是天下的雨掉下来,还是海里的水泼上来。


黄少天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这才半个晚上,他愣是在床上翻来覆去十几次,和烙蛋糕饼似的,弄得叶修也不得安宁,同他说要是实在睡不着,不如来做点睡前运动。


做运动嘛,分心也是好的,总比黄少天一直听着外头的水声数绵羊来得轻松。


况且他和人感情好,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叶修才提出建议,黄少天在心里一思量,定下主义后立刻扭过头,迫不及待地嗷一口啃上去。这是他经过数次尝试得出的结论,提前行动可以占据主动权!


但很可惜,这次和之前的每一次都不一样,这回可是在海上,叶船长的主场。

https://wx1.sinaimg.cn/mw690/006xLPV4gy1foz4djlz3aj30mv6v2qv7.jpg


“再往南边有个岛。”叶修说,“日出之后岸上全是透明的水晶。”


“唔。”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小声哼哼。


“我带你去看。”叶修说。


“好!”黄少天突然醒过来似的,侧过头一本正经地说,“那你说好了啊,不能反悔的,要去看水晶,还要看水妖,还有中间开花,碰到就会陷下去的水草。”


“好。”叶修点头,又凑上去和人贴到一起。


海盗船嘛,按本来的规矩,一年里头顶多才靠岸三四次,海盗是没有家的,死在海上再正常不过。


像叶修这样的大船长,受点诅咒很好,他原本也不在乎,总觉得死在海里比死在地上好,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的船上多出个讨人喜欢的小水手,波塞冬怎么有小水手可爱,叶船长答应黄水手要看风景,只能勉为其难地拒绝那些早死的咀咒,两个人一起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END。

感谢喜欢

突如其来地鸡血摸鱼……很久之前就想写的终于写了!

评论(71)
热度(191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