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京粤(下)

《京粤》


黄小少爷招人喜欢,叶修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别看他平时那副懒散模样,实则全京城都吃得开,上个酒楼喝酒吃茶,店小二都乐意过来和他叨叨两句。


戏园子里头的人更是见他脸熟,遇到客人少点的时候还能把叶修往后台请。


自打他那回喊黄少天抽水烟,把小少爷弄醉后花了大工夫才抗回去,从此再不敢把人往那些个地方带,只喊去看戏唠嗑,逗鸟逛街。


有次戏园里头唱的是出凤头钗青霜剑,黄少天虽然身上穿西装,但对京城唱腔很感兴趣,听得津津有味,全程盯着都顾不上吃糕点。叶修见他确实喜欢,戏场子一散便托人带他们俩去后台。


京城里看戏,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公子哥儿们看完,喜欢哪位青衣小旦,那都是要在散场后去赏点什么的,黄少天初来乍到的不懂,还是叶修讲究,去了后台先招手,把人家戏场的主管喊来,掏出点银角子要他先发下去,算是个见面礼,而后才带着黄少天挨个儿去问候。


南方来的小少爷俊俏,面向生得水灵,进了戏园子后台,把那身穿在外头的灰袍子脱了,露出紧贴掐腰的西装马甲来,看着也惹眼,毫不输给涂着脸上着妆的花旦们。


甚至还有几个人过来,说是见着黄少天和叶修来看好多场戏了,是不是喜欢京腔,要不要来试着学学。


黄少天见生人,面上总要克制,没私下和叶修一起的时候那么没大没小,这会儿给人乍一问还来不及搭腔,转眼就听见叶修在边上说:“他学唱戏就算了,讲相声还差不多。”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黄少天立刻还嘴道,“人家这是问我要不要唱戏好不好,你才讲相声!我看你穿这一身灰袍子,讲相声都不用换衣服。”


“那行,我讲相声,你在边上给我打快板吧!”叶修道。


黄少天哼哼两声,懒得再理他,扭头跑去后台另一处,找方才那场戏里头的两个角儿。既然是打点过的,那些个青衣见着小少爷来,也愿意与他聊天,黄少天打南方来,京城里戏腔难免有听不懂的地方,几位姑娘也好声好气地同他说了。


等他细细问完,再去找叶修的时候,才看见那人站在戏场后院雪地里,背对着他,身边还站着位穿橙黄衣服的姑娘。


今儿出来,听别人说是要下雪的,因此叶修特地拿了把伞,此时正撑在人家姑娘头顶上,叶少爷半个身子露在外头也不怕冷,打着伞同姑娘说话。


说的是什么黄少天听不清,再想往前仔细看看,撑在两人身上的伞一歪,竟然就这么挡住了。


想也知道,人家叶大少爷在京城里数一数二,来戏园子的路走得这么顺坦,打点角儿的事又相当熟练,平时肯定没少来吧?指不定和哪位姑娘交好呢……


等叶修同苏沐橙聊过几句,再回头去找黄少天,那小少爷正气呼呼地蹲在戏院台阶上,手上举着盘管事给的吃食,一个劲儿往嘴里塞。叶修招呼他他也不理,腮帮子鼓鼓得装听不见。


非要叶修走到他跟前了,他才勉为其难地瞅叶修一眼。


“这是吃的什么?”叶少爷蹲下来问他,伸手要去捏黄少天老鼠一样鼓起来的脸。


“你看不就知道了。”黄少天把盘子给他看,脸不给捏。


“哟,吃这么多枣子,不怕酸啊?”叶修手一顿,往下去黄少天盘子里捞吃的,结果那家伙眼疾手快盘子一收,藏背后去了,“也不给我点儿?”


“找和你聊天的那个姑娘要去!”黄少天抱着盘子背过身。


“哦,这么酸?”叶修憋着笑问他。


“酸死你!”黄少天嘴里叼着枣子,冲叶修龇牙咧嘴地招呼。


苏沐橙那是叶修的朋友,在后台里老见着叶少爷带人过来,来就来了,还点那些个上好的吃食,每场换不带重样的。她瞅着不对劲,总觉得叶修这家伙和人有猫腻,刚趁着两人一道儿过来特地盘问呢,没想弄得黄少天吃下去一盘酸枣,差点牙都掉了。


可惜黄少天的酸枣吃太早,苏沐橙和叶修确实没什么,叶修叶大公子看戏,向来是图个乐呵,要是真相中哪个姑娘,三两趟下来也早在一起,况且叶修的京八件整三套都是给黄少天吃的,哪里像是看中别人的样子。


但他看不中别人,别家姑娘看中他的可不少,京城里头姑娘多,个个打扮得也漂亮,黄少天来了之后更是厉害,他们家做生意嘛!自然把那些个洋人的东西玩样儿都带过来,京城里头的姑娘开始学着穿花边裙子,往脸上涂粉,嘴唇儿抹得亮晶晶的。


叶修到底大家出身,对姑娘照顾得很,哪怕是和黄少天单独出门,看见路边上有姑娘过来找他,也总免不了聊上几句。


结果那天不巧,遇上个好看的。


原本他们出来,是因为黄少天喜欢叶修的黄毛鹦鹉,教它学话到一半,那小家伙猝不及防地冒出来一句呵呵,实打实地叶修语气,把黄少天要教的恭喜发财挡回去不说,还刚好接在“大吉大利”后头,把人噎得够呛,直嘀咕小家伙跟着叶修不学好。


叶修便说他要是喜欢,就给他去找一只来,反正两个家伙都话多,放一起不嫌吵。


于是呼朋喊友的,叶修和黄少天,再加上京城里头其他的几个公子哥,五六个人一同去花月巷子里找鸟儿,路走一半,花月巷子口都没到呢,身后便追上来个姑娘。


姑娘是京城李家的千金,琴棋书画样样会,长得漂亮性子活络,不怕生,上来就冲着叶修过去,大大方方地同他说话,东拉西扯地聊完后冒出句洋文,说是什么“来客油”……


这怕算是句洋文里的俗话,方锐一听,立刻笑得前俯后仰,拿胳膊肘子拱叶修,要他回应人家,没想叶大少爷冲人姑娘平平淡淡地点点头,说了句:“哦,谢谢哈!”


等人家走了,方锐才在边上挤眉弄眼,小声和叶修絮叨,问他你不是说喜欢活泼点的吗,怎么就回个谢谢?


“她说的是什么?听不懂啊!”叶修答,也不知是装傻充愣,还是这位大少爷真不懂洋文,说完把脸转向黄少天,问着,“李家千金刚说了句什么?”


黄少天,那就是过来京城卖洋人东西的,洋文自然精通。况且李家小姐这句话,就是前几日去问了黄少天,特地新学的,黄少天当时只以为她学来好玩,没想到是要来对叶修讲,这么一听顿时心里憋屈起来。


偏偏叶修还要问他,愣是要黄少天把那句话的意思说出来,南方小少爷那叫一个气啊!


感情误事,一时冲动,心直口快,黄少天莫名其妙地冒出句谎话,和叶修说那句洋文是在骂他,说他不是个好人!


“哦?是这样吗?”叶修答,竟然信了!


其他人站得远,不知道刚才两人说了什么,方锐那可就站他们俩边上啊,叫这两人的对话惊得差点掉下巴,叶修叶少爷多精明一个人,人姑娘笑嘻嘻的,面目含春,穿得又这么漂亮,对着人含情脉脉这么说一句,怎么可能是骂他的意思?!


况且叶修都同人说了谢谢,现在又说自己听不懂……装得吧!


黄少天那么顺溜一说,也就是同叶修瞎闹,想把这岔子糊弄过去,没指望人能信自己,结果叶修理所当然地点头应了,弄得黄少天不知所措,想要解释也找不到头。


两人就这么心情复杂地挑了一整天鸟,结果黄少天小鹦鹉没买,反拎回去只灰扑扑的,样子长得不太精神,乍一看过去,颜色倒和叶修身上穿着的袍子挺像。


黄少天原本买鸟,是想着回去能教说话找乐子,没想买回来这一只不爱嚷嚷,反而是叶修……自打那次听了句洋文之后,和黄少天说是现在京城里头流行这个,故自己家里人也要他学,在给他物色老师。


问黄少天愿不愿意教他。


京城里头讲洋文的人少,讲得好的更是只有四五个,五个人里挑来挑去只有一个讲得特好,声音还好听的——黄少天。


叶修以前拿一桌子糕点换黄少天一首曲子,现在又拿一篮子桂花酥去换黄少天教他洋文,买卖做得也不知是赚是赔。


黄少天这小话唠,平时话就不少,讲起洋文来是一溜儿不带停的,他嘴唇软,教叶修发音的时候认认真真摆出口型,两颗虎牙露出来,舌头藏在虎牙后头,又凶又招人。


叶修叶少爷,学其他的东西挺快,学个洋文,光是发音都拖了很久,黄少天慢慢地一个个教他,他就在边上盯着人一个劲儿看——压根没有想学的心。


不过说真的,小少爷把马甲扣子解开点,手上拿本洋文书,坐在叶修边上一板一眼说洋文的样子好看得紧,他那些句子在嘴里绕着弯出来,叫人想去尝尝他舌头是不是真的这么软。


但是想,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别看叶修平日里和这位小少爷拉扯不少,两人时不时得总腻歪到一起,可惜窗户纸没捅破,往后的事儿他们谁也不敢干。


不过叶修后来再也没收到过其他姑娘的“来克油”,京城里头都传出来个风声,说是叶大少爷心里有喜欢的人了,姑娘们都是懂事有礼的,知道这档子事儿之后自然消了念想,只想知道叶修喜欢的那人是谁,有几个好奇的,绕着京城打圈问一遍,结果人人都说不知道。


实际上喜欢的那人还不明显吗?可不就在叶家院子里,和人一道儿腻着呢?


黄少天教叶修洋文,叶修就教他说京腔儿。


以前还以为南方人说话软乎是南方话问题,结果黄少天这家伙,换语气说京腔也不硬气,同句话,叶修说得调侃意味十足,落到黄少天嘴里……说得不正宗就罢,连儿化音都丢了。


不过叶修连鹦鹉说话都不肯好好教,哪里会认真教黄少天,多半是找着学话的借口撩拨人,叫黄少天说些乱七八糟的,每次都要弄得那牙尖嘴利的小话唠结巴了才满意。


黄少天家里头都是从商的,肯定也是个聪明人,叶修让他说的那些什么意思,他多少听得出来,每每叶修一调戏他,他都要坚强不屈,龇牙咧嘴地反抗会儿,非要叶修开口哄,拿着糕点糖葫芦沾糖人儿去换才开口。


这两位主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几句话下来,往往说得两败俱伤,学习进度自然停滞不前,几个月过去,半本书都没学完。


奇就奇在叶家的人不催,像是完全不知道他们俩在学洋文一般,由着叶修三月四月地糊弄下去;反而是黄家……黄父拉着一船东西来做生意,几个月过去,东西卖完了,生意做好了,转眼说要离开京城,回家去。


黄父要回去,黄少天当然也得走,他总不可能独身一人留在京城里。


该走的那天叶修也跟着去送了,黄少天手上提着只灰扑扑的鸟,不太开心地戳在那儿。


冬天早就过了,京城里外雪化了个干净,黄少天用不着披外袍,也就只穿着来时候的装扮。


他自知要走了,该说的话却没说,遗憾得狠,见叶修手上提着烟袋,慢吞吞走过来,黄少天犹豫再三还是憋出句话——和当时跑去叶修面前的那姑娘一模一样,一句“来克油”。


“骂我呢?”叶修眉头一挑,问着。


“当然了!你这家伙太鬼了!”黄少天口不对心,自然没以往多话,说着叶修坏心眼,面上却一派难过的表情,生怕自己这一趟回去,以后再也没机会过来。


“行吧,要不给你个机会多骂两句,消消气?”叶修说着,脸上表情非但不难过,甚至还有点揶揄。


“喂喂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以为我不敢骂你吗!”黄少天皱起鼻子,从嘴里又蹦出两句“来克油”。


越“骂”声音越小,讲到最后的时候,黄少天瞅了瞅叶修,小声嘀咕出一句“来虎油”。


“恩,我也爱你。”叶修点点头说,“别挡船前头了,腾个位儿,我还得上去跟着黄老板去做生意呢,咱们要不一道儿走着?”

 

END。

感谢喜欢~

叶家大少爷不懂洋文,骗小可爱呢!

就是个摸鱼,反正老叶跟去广东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少天说英文好想亲!

评论(66)
热度(1491)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