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京粤(上)

《京粤》


北京城的大少爷们新起来个养鸟的流行,八哥喜鹊相思鸟,鸟名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图个好彩头,买回来给关在竹笼子里提在手上到处走,溜哪儿都举起来逗两下,说是教那鸟说吉利话。


叶修对这档子事儿原本没兴趣,还是身边伙伴多买了只,强塞给他,他才勉为其难地养上。


别看那鸟长得细巧,吃东西可金贵得狠,估摸着是什么有来头的品种,非得要叶修一天三餐,带粮带水得喂着。


别说,这家伙小的时候看不出模样,渐渐养好了还真有点看头,黄绒毛红嘴巴,瞪人时候眼睛挺亮,就是至今没学会说话——只不过叶修也没教就是了。


说起讲话来,他前阵子晚上遇到的那个小少爷,和他手上这只黄鹦鹉倒是长得挺像,眼神一模一样的晶亮,还听说是个从南方过来的小少爷,靠海沿边的地方,这当子正是对外接头最多的时候,什么洋人的东西都往里面传,第一个遇着的就是他们省,故而那地方来的人穿着打扮都特殊点,和他们大京城里头穿袄子大褂的不一样。


那小少爷过来,穿的是西装马甲,又贴又合,腰卡紧腿笔直,头发还学那些个洋人染得透着黄色,往酒庄子里头一站,浑身上下都是格格不入的新鲜劲儿。


叶修先前看他在酒庄子里头同人家说话,声音脆生生的,南方口音听起来软糯,说完掏出个木盒子架在肩上,又拿根细长条的东西拉,和二胡有点相似,听着又觉得不同。


一曲拉完大家都鼓掌,唯独叶修往他面前放钱,当这新来的小家伙是个卖唱的,这下可把黄少天得罪坏了,缠着叶修嘀咕半天才讲清楚。


叶家大少爷是富贵出身,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家庭,那黄少天的家可也不算差,家底殷实双亲开明,从南方过来京城一趟做生意,卖些洋人用的新鲜玩样儿,走哪儿不是很受欢迎,给大家争着抢着?近半月京城里随便一打听,都知道来了个黄头发少爷,长得俊性子又活泼,快把城里头一半小姑娘的魂勾走了。


也就叶修这家伙,才敢把这位京城里传得风生水起的小少爷当卖唱的。


没想他们俩不打不相识,这么一当,黄少天居然赖上他,整个京城多少少爷小姐,都瞅着他好,想在黄少天爹爹做生意的时间里与人一道儿,偏偏叶修两耳不闻窗外事,在那一票人里头顿时跳脱出来。


叶修也问过黄少天,当时看他拉小提琴的这么多人里头,怎么就黏上自己了?


黄少天回答也极快,说是那天边上人都穿黑灰色袄子,就叶修一个人穿个大红色,还带金边儿的……


“恩?帅到你了?”叶修问。


“……我去,你什么审美,土到我了!”黄少天怒道,“而且你还在外面穿个灰色的外套,太显眼了好不好,我一眼看过去只能看见你啊!”


“灰色外套怎么了,你不也穿着。”叶修答,转头扫了眼黄少天。


他没和黄少天混一起的时候,那家伙穿着打扮不要太讲究,西装领带面面俱到,活脱脱一个小洋鬼子,如今和叶修待久了,西装不穿,马甲也丢了,整天在外头套个长袍子跟人四处溜达。


倒不是说黄少天的审美被叶修带跑了,他那副打扮完全是迫于无奈,老天爷逼的。


南方崽子不知道冷,以为自己拿个加绒毛绒外套就顶够了,没想到京城里头的雪下起来,连着三四天都不带停,黄少天早些时候还强要风度穿西装,和叶修前后脚出门,在外头站不到三分钟,立刻冻得直哆嗦,脸都白了。


还是叶修把身上那件灰色棉大袍脱下来给他,好歹没叫这小少爷得风寒。


叶修比黄少天高这么点儿,灰袍子刚好能把人套严实,光露出个黄绒绒的脑袋在外头,相当讨喜。


来北方做生意,就要入乡随俗嘛,叶修当初这么说,一条灰袍子借给黄少天,一穿就是四五天。


而后那南方小少爷尝到甜头,以后出门就专问叶修借衣服穿,说得还很占理,讲自己就算买了厚实衣服也带不回家里,不如借叶修的穿几天,大不了给叶修送礼给钱嘛!


黄少天坦坦荡荡,却是苦了叶家大少爷,自个儿出门玩乐去,还得给玩伴多备条厚实衣服,生怕给他冻着了。


既然入乡随俗,那要随的东西可就多了。


黄少天跟着自己爹爹过来,长辈做生意,小辈就当是远门旅游,黄少天初次过来人生地不熟的,先前都是自个儿瞎玩,在京城街上乱逛,瞅见什么都新奇。刚下雪的时候还空手抓雪,兴奋得嗷嗷直叫,就差整个人扑到雪堆里头,好在后来认识了叶修,眼疾手快地给他拽回来,不然这双拉小提琴的手还不要长出冻疮?


不得不说,这两人都挺本事。黄少天这么个活泼好动的开朗性子,被家里头放养长到二十来岁,就算是他娘喊他都不一定能喊住,叶修就大他两岁,一手把人拉回来,黄少天居然乖乖听话;而能让京城里头的叶少爷给人当向导,全程陪玩,黄少天也真是够厉害。


叶少爷这陪玩很称职,大大小小的地方都带着人去看过,那些个在他眼里快看厌的风景院子,加上黄少天在边上长吁短叹,咋咋呼呼的,似乎都变得好看点儿。


有玩有吃,南方的吃食和北方差别大,黄少天爱吃的东西少,叶修领着他去楼院儿里头吃上好的片皮鸭,那家伙居然不太习惯,几天下来偷偷问叶修京城里有没有蛋糕卖。


“什么蛋糕?”叶修挑着眉头问他。


“就是一块块,软乎乎的,上头有奶油水果,甜的那种。”黄少天绞尽脑汁地给人形容,指手画脚,就差拿个笔给他画下来。


叶修瞅瞅他,浑身上下给白棉服裹得穿得严严实实……还真是什么人爱吃什么。


但蛋糕这种东西,南方嗜甜,吃得多一点,京城里还真没那种讲究,叶修带着他穿街走巷的,最后拿枣泥,青梅,葡萄干,玫瑰,豆沙,白糖,香蕉,椒盐,愣是给他弄出一桌子糕点来。


“酥皮大八件,奶皮小八件,酒皮细八件。”叶修说着,往桌子上挨个儿指过去,“少天大大满意不?”


“我去,你们居然也有这么多点心!”黄少天似乎是给震撼到了,老半天没合上嘴巴,“我家那块有个叫早茶的东西特别出名,吃的也都是些糕点,小笼虾饺什么的……我看你们这一桌子完全不差嘛!开始吧开始吧!让我尝尝你们这些点心的味道!”


说罢,伸筷子就去夹其中一块,叶修这些个糕点可不是随便买来,而是叫人家特地下厨,给黄少天专门做的,刚出锅的玫瑰酥皮里头还烫着,黄少天猝不及防一口啃下去,立刻烫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快淌出来。


“哎哟,您可悠着点儿。”叶修憋笑,“这一桌子都是你的,慢慢吃吧!”


一桌子下去,可把黄少天喂得扎扎实实,以后什么小蛋糕都不提,奶油樱桃统统抛到九霄云外,整日满心满眼的玫瑰酥皮,葡萄干奶糕。


之后叶修逗他,说这些个糕点可不是白吃的,有个名号叫“京八件”,可有来头了,古时候那都是娶媳妇才给上桌,问黄少天他一个人一次吃那么多,要不要做点补偿的。


那小少爷听完犹豫半天,既舍不得那些个好吃的甜点,又想不出要拿什么东西来换,只能逞口舌之快说古时候的东西不算话,现在是新时代,要跟着新东西走,引入西方特色云云。


嘀咕完一堆见叶修脸色不变,黄少天只好凑过去皱着脸,问他要什么拿来交换。


叶少爷也不为难他,说叫他给自己再拉一首曲子就好。


京城里头,酒馆子多,卖唱的人也不少,叶少爷多听的是二胡琵琶萧,厉害点的高山流水也有,简单点的路边上一坐就能拉。叶修平时随性,没少爷架子,什么人弹什么琴,只要是个曲儿他都听,看上去没太大要求,但他耳濡目染的,对那些个小曲小调,总也有点审美——结果遇到黄少天。


那人穿的衣服没第一次遇到时候整齐,光套条大袍子,站在叶修边上,站得倒是照样笔挺,微微偏着头,小幅度地拉一首没什么谱子的歌。


毫无技术含量,又没练过,几乎是黄少天学完小提琴之后手艺最差的一次。


“这是我家乡那边的童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黄少天嘀咕一句。


“没有。”叶修说。


“太久没听我都想不起来调子了,随便拉拉哈哈哈,你要是觉得不满意我给你换一首别的!”黄少天说着。


“没事。”叶修说,“挺好听的。”


谈生意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事儿,黄少天来京城遇到叶修,两人一厮混就混了几个月,叶修每天睁眼都是那小话唠,该带去的地方都带着去过,甚至连他养的那只鸟儿都知道学黄少天的语气说话,一声一声叠着嗓子喊他老叶。


好看的院子看过,好吃的东西也吃过,接下来几日,叶修便把黄少天往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带,看京剧啊赌骰子啊,霸王别姬唱完再接贵妃醉酒。


黄少天看得很认真,眼珠子粘在演员身上,叶修看这种戏倒是不太走心,有两场看到一半,居然还转过头来,拖着下巴去打量坐在自己身边的黄少天。


台上演的生离死别恩怨情仇,不过是做派娱乐而已,真正的感情戏……谁知道在哪儿呢。


叶修抽烟的习惯老有,二十六七的年纪,烟瘾比人家三十来岁的都大,以往他烟不离手,同行的玩伴都很习惯,结果遇着黄少天之后,就因为那话唠小少爷给他科普吸烟危害,就着心肝脾肺肾一顿念叨,摆事实讲道理,每次叶修把烟袋挂身上,那家伙的眼神看着就像要把烟袋盯穿。


于是叶修最近抽烟频率减少许多,手上老是空空荡荡,要是黄少天给牵,那也算是弥补了少去的东西,偏偏那家伙不给牵,弄得叶修很不习惯。


愚公移山容易,烟鬼转性难,叶修陪黄少天的时候不拿烟袋,也总有时候是叼着的,甚至还有个地方专门给他抽烟。


黄少天的鼻子多灵敏啊,叶修隔一天不见他,第二日黄少天往他身上细细一嗅,立刻就知道叶少爷去干了什么。


叶修见瞒他不住,只好把那家伙也往抽水烟的地方带,就因为这事儿还被方锐笑话,说他和人家南方小少爷的关系好过头,哪哪儿都捎着。


抽水烟的地方昏暗,走进去满鼻子的烟味,闻着却也和叶修身上的不一样,透着一股子甜腻味道,黄少天叫叶修领着去隔间里,皱着眉头四处打量。


不得不说,就算抽烟是件不好的事儿,但叶修抽烟的样子……确实和平常不一样,那人眯起的眼睛,从嘴里吐出的一小缕白气,都弄得黄少天面红脸热,尤其还是在这种甜腻,叫人头脑发昏的环境里头,黄少天总觉得叶修的眼神里带着玩味,越看越别扭,坐在椅子上见人抽两口就忍不住,无缘无故地炸起毛来。


叶修见他恼怒,只好停下手上的动作去拍他,与人互相撩拨几句。


话题兜兜转转的,最后回到水烟上。


“来都来了,要不要试试?”叶修把自己的那根管递过去。


“这东西我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抽的,抽烟伤身你知不知道!”黄少天一边说道,一边抵挡不住诱惑,张嘴去咬吸管。


他是见过,不是抽过,第一下就吸得过猛,整一口甜腻冲鼻的味道腾上脑子,亏得黄少天跟着父亲从商,还自以为酒量不错,没想到喝酒不醉,在叶修手上抽一口烟,反而醉了。


好好一壶水烟,叶修抽了三口,黄少天抽了一口,再之后就没人再动了,叶修忙着把靠着倒过来的小话唠捞住,拿手去拖住他的腰。


靠过去那个紧紧皱着眉毛,耳朵尖上红得发烫,也不知是因为抽了那烟,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黄少天话多活泼的时候招人喜欢,但如此这般含糊不清的样子,却正中叶修下怀。


TBC。

感谢喜欢

之前也脑过京城x广东的双少爷……看见新年老叶于是激情打字(x

以及抽烟不好大家不要抽烟!

评论(65)
热度(1455)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