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组队不当(上)

荣耀世界佣兵设定   感谢喜欢><

———————————————————————————————

#

给佣兵们发榜接报的地方是个小酒馆,招牌不挂油灯不点,白日没什么生意,酒馆子大门关得严严实实,外头杂草遍地,木头门上的锁拴满是锈斑,里头更是连个调酒端菜的人都没有,要不是布尔斯镇的当地镇民,多半要以为这地方已经倒闭了,途径的旅人匆匆路过,眼珠子都不往这儿转一下。


他们还是去城镇中心的好,有花车有美酒,神殿圣堂的人会欢迎他们,像这种破败酒馆大多认熟,普通旅人进去,一见他是生面孔,恐怕连杯清水都捞不着,真不是个好的享乐去处。


但佣兵和旅人不同,旅人过来是游玩兜售,佣兵过来那可是接榜拿赏,在哪儿喝酒,喝的什么酒差别不大,对他们来说只有性命和金子能讨得欢心。


而这家酒馆能给他们佣兵想要的一切,一直以来如此,而今天奖励颇丰。


所以晚上才来了很多人,提枪拿剑的,背着榆木法杖的,大多数人的面目都被隐藏在面具下面——在所难免的,干的既然是杀人越货的当口,总要做出点防备,一旦在哪里被人记着脸,难免得惹上麻烦,遭人追杀不可。


当然也有不怕被记住的,比如说站在整个荣耀大陆顶端的那几个人,嘉世的叶修,蓝雨的黄少天,微草的王杰希,这几位顶尖佣兵长什么样别说给人记住,甚至还有镇子里的姑娘把他们的脸画下来,挂在墙上的,可见其曝光度,路边上随便抓一个人出来问问,指不定都是谁谁的爱慕者。


有爱慕者,当然也有仇家,嚷嚷着喜欢他们的人占三成,那么嚷嚷着要打败他们,占据他们位置的人就占七成,况且在佣兵里头,喜欢他们也是为了问他们挑战,要是真在路边上遇到,指不定第一个冲上去的是粉丝还是仇家呢。


但高手难杀,一在他们技术高明,二就在他们神秘。


蓝雨的顶尖剑客,高级佣兵,接的任务那都是由人直接送过去的,哪里会和他们这群再底层摸爬滚打的人一样,非要大老远从别的城镇赶到这儿,就为了抢个高赏金任务?


这么一想,各位佣兵都觉得有点落魄了,年纪大的成熟点,知道自己技不如人,待遇不同那是没办法;年纪轻的却还气血旺盛,觉得自己能闯出一片天,练的又是和蓝雨那位一样的剑客,此时正背着剑举着酒杯,和面前的人畅想未来呢,说是什么接下现在这个任务,拿到钱之后再去答干一笔,总能叫那些个组织注意到他。


“可别吹了,就你这技术,蓝雨嘉世能注意到你?”他面前那位显然不买账,两人也没太多关系,不过在酒馆子里打个照面,坐一桌子喝酒罢了,美酒下肚小吹没事,吹嘘得这么过火,早惹得边上人嘲笑。


“那是蓝雨嘉世他们眼睛长在头顶上!”那剑客愤愤不平地说着,“要我看黄少天的剑术也没多高明,不就是个捡漏的!”


“那你岂不是连个捡漏的都比不上?”边上人冷笑着。


“你们又不是练剑客的,你们不懂!”那剑客怒极,从椅子上站起来,显然是喝高了,手上的酒杯都端不稳,好好一杯子酒水全撒出去。


酒馆白天不开门,晚上不关门,随便来个谁都可以往里头走,这不,桌子边剑客正吵嚷着,外头就又进来一个,穿着身最简单低调的格斗甲装,脸上用块黑布简单蒙着,身后背着铁壳长剑,赫然又是个剑客。


这家伙来得不巧,他才迈进大门两步,转眼就给里头的人揪住,那边传来句大声嚷嚷:“你——你这个新进来的,你说说黄少天的剑术怎么样!”


“黄少天的剑术?”进门那个一愣,“你们为什么在讨论这个?难道你们是他的粉丝?荣耀大陆上他的剑术当然数一数二了,机会主义者剑圣又不是白叫的!”


“你们是不是想要他的签名?”进门那个说着,竟然还走到桌子面前人来熟地坐下,虽是新面孔却一点儿不怕生,“我和蓝雨的人还有那么点交情,你们要是想拿签名,我给你们带啊?”


“你和蓝雨有交情?”边上人听见,纷纷凑过来问道。


有几个看热闹的,甚至还推了之前吹嘘的那剑客一把:“你的机会来了!人家和蓝雨有交情,你要不要上去让他帮你推荐一下?好让蓝雨把眼睛挪下来看看你!”


遇到熟人,又是同行,先前吹嘘的那个剑客算是闹了个红脸,再说不出什么关于黄少天剑术的评论话来,只敢在嘴上骂骂咧咧两句,说着带黑铁剑的人有什么见识,转身溜走了。


于是新来的剑客便坐到他的位置上,也不喝酒,只听边上几位佣兵聊天,交谈的内容大多都和新开的榜单有关——东部荒野,悬赏级别最高,酬劳最丰盛的野怪,红带嘉纳。


会在这个时间点聚到这家酒馆,还不都是冲着这个野怪来,众人聊的内容,争抢的对象自然也一样。


新来的剑客话多,虽然背着的不过是把剑客最初级的剑,分析起打野怪的战术却头头是道,甚至连红带嘉纳的属性特点都很清楚,知无不言地说出来,还挺不留底。


大家的目标都是同一个,既然是谁杀了谁拿赏,等于说在这儿喝酒的每一个人都是敌人,结果这小兄弟非但不防着,还把自己手上的信息往外说,也不知是该说他傻,还是该说他胜券在握。


不管怎样,他这坦荡的模样倒是给他招来不少好人缘,酒馆馆主亲自为他倒上杯酒,问他这趟过来有没有什么行李准备。


哪想那剑客说没有。


“没有?”众人无不惊讶,先前听着这剑客说话挺有门道,当他是个小高手,背黑铁剑是做个伪装,用来隐藏的,没想到他真的只背把破剑过来,就准备这么去打红带嘉纳?


这一把小破剑,还不够人红带嘉纳扇一下的吧,这剑客来找死呢?


大家心里这么想,场面一时间冷了几秒,好在酒馆里头到底有人心直口快,耐不住好奇把大家伙的心思说出口,问他是不是还有什么特殊的,隐藏的东西没说出来。


“恩恩……还需要什么吗?”那剑客似乎思索了一阵,“打个沙蚕而已,莫非我需要再去买一块挡风布?不过看今天风这么大,感觉是很有用。”


他自言自语完,居然真的转头问边上人:“这里防尘布哪里有卖?”


众人恍然:“你不是来打红带嘉纳的?”


“我身上就只有把铁剑,怎么会去去打那个,来这儿就是打点沙蚕,拿沙蚕丝去换钱嘛!”剑客说。


原来如此!既然不是打红带嘉纳,那手上只拿铁剑可就好说了,目标不一样,也难怪他会愿意把知道的情报都告诉大家。听他说用沙蚕丝换钱,大家心里头对这人便又有估量,觉得他恐怕不是个普通小剑客,而是做商人来的。


佣兵里头也有许多这样的人,专打榜单上那些个酬劳低,数量多工作量大,没人愿意处理的小怪,虽然拿的赏金不多,但好歹没争没抢,既能报名又能安安稳稳拿赏,从怪物身上剥下点特殊材料,他还能拿去换钱,做着也挺美。


沙蚕就是榜单上最不受欢迎的那类小怪,要按往常的情况来看,挂上去小半个月都没人愿意接的,结果剑客来得还真不巧,他前脚刚说自己是打沙蚕,后脚酒馆馆主展开自己那张牛皮榜一看,上头沙蚕那一栏竟已经写上个名号,已经被人接走了!


酒馆放榜,多半是把新出的,要打的怪名贴在大门边的墙壁上,喊佣兵们自己过来看,愿意打就打了,提着怪的头颅肢干,或是其他什么证据过来拿赏,讲的就是一个争抢,谁先谁赢。


很少有佣兵愿意直接把名号写在牛皮榜后面,一来是万一打不死,损自己名声,二来写名号这种事留下行踪,容易遭人记恨,几百年遇不到一个愿意在怪后头写自己名号的人,今天难得碰到,结果还是写在沙蚕这种微不足道的小野怪后面。


你要是写在红带嘉纳,冰女巫塞恩,蜘蛛领主这些个厉害角色后面,大家伙还会夸一句有魄力,但写在沙蚕后面……难免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的。


尤其那名号还写得嚣张,叫做什么“无敌最俊朗”。


凑过去看的众人一瞅见那名号,脸上都不由自主地别扭起来,心里忍不住腹诽几句,想着你要是最俊朗,你有种把名号写去榜头!打个沙蚕有什么好炫耀的!


佣兵都有自己的名号,黄少天是夜雨声烦,王杰希称王不留行,叶修就叫一叶之秋,大神的名号都这么低调!你一个什么角色居然敢喊自己是无敌最俊朗?


众人四下一问,都只说这名号欠揍,到底是谁没人知道。


“难道是来捣乱的?”有人这么猜想。


“应该不会。”站在酒馆后头的调酒师笑道,“他这个名字刚刚写上去不久,说是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回来。”


“他什么时候写的?”要打沙蚕的剑客被人白白抢了生意,这会儿很是好奇地问。


“就在你们聊红带嘉纳的时候。”调酒师答,说完对着门口一指,“这不就回来了!”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头看出去,门口果然晃晃悠悠过来个人,穿得一身花里胡哨的装备,勉强能看出是铠甲,身后一把重剑,手上拎着个铁盾,叮铃哐啷地走进来。


“哎哟?大家不喝了?”那来人说着,确实刚才就在这儿。


“你是无敌最俊朗?”剑客凑上去问,“就是你在沙蚕后面写的名字?你也要打沙蚕啊?”


“对,无敌最俊朗就是我!”来人霸气十足地点点头。


“……”剑客就是再会说,也不由地被他这名号呛得一愣,“这么巧!我也要打沙蚕,要不这样,咱们两组个队?你练得这是个什么职业?”


“骑士啊!”来人说,对着剑客扬一扬手上的盾,“看不出来?”


当然看不出来!旁观的众人一阵鄙夷,只想要抢先回答,骑士这种听着就贵气的职业,大家哪个去练不是一身正规盔甲,有些厉害的想要显摆,恨不得在自己头盔上镶宝石。


这人一身破铜烂铁,除了有剑有盾之外,哪里像是骑士了?!


不过这要组队的两个人,一个黑铁剑一个白铜盾,都是最基础的装备,一起去打沙蚕看着倒是很配。


眼看那很配的剑客哥两好一般把骑士拉出去,躲开酒馆里那些个举着酒看热闹的佣兵,猫去酒馆前头的小角落里商讨。


“兄弟,相见就是缘啊!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分,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打沙蚕?”剑客小声问。


“还能为什么,和你的目的一样呗!”骑士笑道。


“我的目的?”剑客一愣,被问得有点心虚起来,“我就是一普通路过的,看见这儿有沙蚕,想过来打点儿赚钱。”


“哦?有这么简单?”骑士像是不信他。


“当然了!不然你觉得还有什么目的!”剑客一本正经道。


“恩,那我也是普通赚点钱。”骑士说着。


他虽然穿得东西不怎么样,但一套倒是齐全,连长剑带头盔,把人脸遮得干干净净,剑客借着门口油灯的光仔细打量他,愣是没看出什么异样来。


剑客拽着人,一番嘴炮沟通下来,见这骑士油盐不进,只好使出杀手锏,准备亮底牌,压低声音问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谁啊?”那骑士反问,语气里竟然有点笑意。


“其实我就是黄少天!”剑客言简意赅地说,伸手把遮在脸上的布条扯下来,露出来那张脸可不就是荣耀大陆上的第一剑客,“我来打沙蚕其实是为了蓝雨,内部任务嘛你懂的,完不成的话我对上头不好交代,小兄弟我看你也年纪轻轻,要不这样,你让我一把,拿到的赏金都给你?”


“都给我?有这么好的事儿?”那骑士见着黄少天,居然相当冷静,不动声色地憋笑道,“那我和你组队,岂不是只要跟着看你就行了?”


“简单来说是这样。”黄少天说,把蒙脸的那块布重新带上,还留在外头的两只眼睛囧囧有神地盯住骑士,“怎么样?愿不愿意?”


“当然愿意。”骑士说,“只不过赏金归我了,沙蚕丝要怎么分?”


“我靠,你口气不小啊,拿了赏金还想要沙蚕丝吗!”黄少天皱眉,“兄弟你总得讲点道义吧!”


“打怪拿奖嘛!”骑士理直气壮,既然写下名字,这怪本来就应该是他的,换做别人的话,赏金和奖励一样不给都很正常。


但别人是别人,黄少天那是黄少天,人可是荣耀第一剑客,现在往酒馆子里喊一嗓子,全酒馆的人都要冲出来围观膜拜的那种,和人一普通骑士抢小怪,还在这儿计较那丁点儿赏金奖励,怎么想怎么跌份儿。


黄少天原本以为自己自爆身份,这骑士小哥一定会相当惊愕,搞不好还会主动让出任务,没想到这家伙如此淡定,在知道他是谁的情况下还能和他斤斤计较。


黄少天是谁啊,不光是第一剑客,同时还是个话唠,垃圾话这种东西随口就来,换做个普通佣兵早就被他拉着线头跑,忽悠到天边去了,结果今天遇到的骑士非比寻常,思路稳定条理清晰,甚至能跟着他绕几圈,垃圾话水平不在他之下。


两人你来我往地纠缠完,好不容易给敲定奖励,说是赏金平分,沙蚕丝是谁拿到就归谁。


多公平啊!黄少天暗自窃喜,他是剑客,行动速度本来就比骑士要快,再加上他的技术……黄少天有自信那三脚猫的家伙跟着自己,到时候一只沙蚕的毛都摸不到,打出来的蚕丝还不是归他。


只可惜他一代大神,在这儿和个穿得稀奇古怪的骑士讨价还价……这事儿绝对不能给别人知道!尤其是某个姓叶的,叫他知道还不得给抓到把柄,拿来嘲笑自己不可。


黄少天在那边纠结,那骑士却是表现自然,和人约好了第二日出发的时间,嘴上还说着:“那就辛苦少天大大带我了哈!”


“唔,当然当然。”黄少天含糊应完,总隐约觉得刚才那一番交易里哪里不太对,明明是自己成功抢了人家的怪,怎么还有种吃亏的感觉……那家伙说的最后一句话听着怎么也很耳熟?


是哪里不太对?黄少天抱着剑默默思索。


TBC.

感谢喜欢

这个骑士真的很奇怪厚!

评论(42)
热度(1020)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