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弥彰(上)

弥彰(上)


当今武林人,谁不知蓝溪阁的大名?数年前不过一帮小众聚而为盟,初起时多少人不放在眼里,认定这家生意不好光阴不长,没想蓝溪阁争气,历经磨难发展至今,对内对外都是朝气蓬勃的江湖派头,从前庙宇如今变高楼,层高且陡,道路难走机关重重,哪怕是寻常日子去拜访,左右也得花钱寻个领路人,手里提着上好礼品,一路恭恭敬敬地上去。


更别提度小年,正是蓝溪阁众人最忙碌的时间,新旧年账都得一道儿算清,这会儿有客来访,多半是邀约委托,借着由头和阁主套近乎,别看喻文州长得清清秀秀,一副好说话的派头,实则心里门儿清,算计的功夫高得狠,有些人东西递出去,还当自己与阁主谈好了,被送出门口才觉出不对味来。


给多少筹码办多少事情,本就是江湖上头的规矩,蓝溪阁如此办事,是不给奸邪之辈钻空子。


唯独一个人,在年前三两天的这种热闹当头,也敢提着盒桂花糕就往蓝溪阁里头走,那桂花糕才多少价钱,桃李巷子口走一遭,一百文钱能买一箩筐,和其他人拎着的山珍海味比较起来,连十分之一的分量都没有。


可谁叫蓝溪阁二当家爱吃呢?


香茶糕点这东西,热腾腾出锅时候最新鲜,糯米坯子裹着金桂花,软乎乎地包在油纸里头,来人去巷子口买了,快马加鞭地赶过来,穿得风尘仆仆一身布衣,身上刀剑兵器也不挂,但在身后背着把奇形怪状的伞,就这么提着东西要往蓝溪阁里走,他这模样,守大门的几位见怪不怪,还真没人去拦。唯独今年新招进来那小孩儿,初来乍到,小小牛犊不怕虎,颇有几分剑圣黄少天当年的派头,拎着剑愣是把那人挡在门口。


既然拦下,按江湖规矩自然要问问名讳,蓝溪阁可不是什么闲杂人都能进来的地方。


可惜那来人,还真不是什么“闲杂人等”。


他与蓝溪阁的牵连,得从魏琛魏阁主那代说起,仔细一数少说也有七八年交情,除去陈年旧交,来人与蓝溪阁二当家黄少天的关系更是说不清道不明。


江湖人称他们似敌似友,君子相惜,都是看个皮毛不知真谛,这两人实则的关系嘛……估计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与情与理,来客在蓝溪阁都不算闲杂外人,反还是个稀客,但卢瀚文哪里懂这些,一声问出口,边上几位年纪长点儿的师兄听着不妙,怕他闯祸,转身过来便要解围。


没想稀客随性得狠,给个小孩儿拦下也面色不变,冲卢瀚文扬一扬手上的油纸袋子,竟当真解释起自己的来由,称自己是个普通高手,这趟过来找蓝溪阁二当家,是特地送礼来的。


他的礼,可不就是那袋桂花糕,卢瀚文上下打量一番,皱着眉头还想再说什么,周边师兄弟见状急忙挡下,匆匆忙忙地把来客引进去。


等客人走远了,一人才开口教育:“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


“他不是说自己普通高手?”卢瀚文答。


“他哪里是个普通高手。”问话者连连摇头,压低了嗓子,摆出副秘密模样,“他就是那当今斗神,叶修!”


“叶修?”卢瀚文一愣,这名字,饶是他年幼浅薄,听着也很熟悉,不就是他们蓝溪阁二当家,剑圣黄少天有事没事挂在嘴边念叨两句的那个,“他过来干嘛?”


还能干嘛,给黄少天送桂花糕呗。


只是既然来了蓝溪阁,情面礼数还是得做,直蹦着一处去不太好,叶修提着东西,先是往喻文州面前晃了一晃,与人叨唠两句,这才慢悠悠地跑去黄少天的屋子前头。


堂堂剑圣,爱吃桃李巷里头的桂花糕,说出去恐怕跌了身份,也不知叶修是哪儿得的消息,专挑着那家伙喜欢的东西下手,一逮一个准。


叶修站去人门口,也不伸张自己是谁,单举手轻敲两下门板,说是:“糕点来了!”


里头便传出来个清脆声音:“糕点?什么糕点?你进来吧!”


“桂花糕,热乎的。”叶修说着,伸手推门进去。


黄少天正埋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呢,回头看见人进来,立刻连笔都丢了:“老叶?喂你这家伙,把我们蓝溪阁当旅店啊,来去自如的!怎么都没人拦你!”


“给你送吃的,这都不迎我啊?”叶修无奈,年前的桂花糕难抢,要买的人队伍从巷口排到巷中,亏他今个儿起了大早,又一路快马加鞭,生怕手上的东西凉了,一代斗神愣是沦为个送小食的,结果被伺候那个竟然还不乐意。


“一袋桂花糕就想收买我,想得美!”黄少天嘴上不饶人,手上却老实,悄悄伸过去把叶修的纸袋子摸过来,忙不迭地拆了一块塞进嘴里,“快老实交代,这次来蓝溪阁又是干嘛来的,被追杀还是逃难?还不速速坦白!”


“哦,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个形象?”叶修叹道,“莫不是记着我月前抢了你的生意做,置气到现在吧?”


“哈!那种小事,本剑圣自然不在乎。”黄少天哼哼着,往嘴里又猛塞一块糕点,桂花糕这种软糯东西,原本就适合细细品尝,配着茶调着酒,一块切两半均匀吃了才算合适,黄少天并非不懂风情的人,此回这样暴殄天物,显然是叫叶修说中,确实在置气。


置气也是寻常,叶修说得那事出在一月之前,江湖里头有个大恶人,姓甚名谁一概不知,只说那人号为梅华盗,杀人防火无恶不作,为非作歹异常嚣张,终究叫人看不下去,被挂上武林谱:有人要高价悬赏梅华盗的人头!


这等好事,蓝溪阁自然不会放过,破招杀人是黄少天的强项,高榜一挂,他便已经动身。


梅花盗作恶嚣张,行踪好找,黄少天寻他没花力气,杀他自然也不耗费心思,他向来出剑迅速,看中的目标从未失手,只可惜世上有个人比他更快——叶修。


即便是快一秒,那也是快,人死在谁的手下,赏金就是谁的。


办事得赏,那点银子黄少天倒是不在乎,杀这恶人本也就是全做消遣,只是这梅华盗名头响,事后江湖人传闻多,愣是在说书先生嘴里把叶修抬高一层,说是斗神又一战报胜,现已三十六连不败,果真是长胜将军。


如此说来,叶修便出尽风头,嘉王朝也跟着被推上风口浪尖,名声上高出蓝溪阁一截来。


蓝溪阁一路高升,中途数次受奸人所害几乎衰败,全靠几位忠心人才撑过来,黄少天当时年少有成,为蓝溪阁奉献不少,可见对其感情深厚,回阁如回家一般,哪想自己在梅华盗上失手未给蓝溪阁增光,心情自然懊恼。


可这事本不赖叶修,他也是收了委托,为民除害顺手为之,没料到竟引起如此大轰动,黄少天把罪责怪到他身上,颇有几分强行迁怒的意思,若是他人,这罪叶修万万不愿担,但那人既然黄少天嘛……凭他们俩的关系,黄少天对他这毫无城府的耍赖更显亲近,活像是在外头丢了面子不快活,跑回来冲人讨点甜头做安慰。


黄少天问他讨甜头,叶修自然是给的,桃李巷的桂花糕都只是个前菜,两人在屋子里聊不上几句,便挪身跑去屋外,黄少天拿柄木剑,叶修抽根柳枝,竟就这么不像样地比划起来。


饶是如此做闹一般打,因得两人内力深厚,也弄出不少声响,引许多人过来驻足观赏,其中也有卢瀚文。


每一位高手,素来都有个关门弟子,是倾尽毕生武学去培养的,卢瀚文便是黄少天的得意门生,只不过黄少天现在尚年轻,卢瀚文又还是孩童年纪,便也没教他太多,只让他学了几式剑招,由他自我发展。


不得不说卢瀚文这小孩,能成为黄少天的弟子不是巧合,光瞅他那副好学乐斗的模样,就与当年的黄小剑客如出一辙。


既是黄少天的后辈,怎么能耐得住手痒?眼看叶修与黄少天见招拆招难分高下,卢瀚文便在一边蠢蠢欲动,想要上前较量一二。


想来以前叶修隐姓埋名,故作神秘那会儿,黄少天也没少为他奔走,几次三番地给叶修拉着为义斩训人,原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终于也轮到叶修给蓝溪阁打白工,帮着锻炼新手孩儿。


细细想来,当初黄少天的剑术,可不也是在叶修身上屡战屡败地练出来的?莫非这蓝溪阁一个个的,是把他叶修当块磨剑石不成。


卢瀚文这小子,确是块上好的铁,多加打磨必将成为一柄利剑,黄少天未交他所有剑招,他却自己摸索,自成一套招数来,只可惜稍显稚嫩,剑招虽快不稳,还未成熟。


三两招式之后,反是黄少天先开口说话,冲叶修炫耀一般道:“厉害吧?”


“厉害厉害。”叶修说着,“年纪尚小就有如此成就,前途不可估量啊!”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黄少天说完,转身又面向卢瀚文,“瀚文呐,你还是太年轻,刚才出招里头许多次都被他骗了,你要记住,这个人可是很狡猾的,该打就打,不要犹豫!”


“我可还站在这儿呢。”叶修提醒道。


全天底下,敢和斗神这么打趣闹腾,损话连篇的人,恐怕除了黄少天找不到第二个,卢瀚文虽好斗,但到底是个懂事孩子,知道黄少天和叶修关系不一般,见斗神并非传闻中的难相处,心下对人也无所芥蒂,交手时锋芒毕露,收招后天真活泼,说这回不算,下回再来。


“这一句怕也是你教的吧?”叶修听着耳熟,转向黄少天道,“白白赐教,也没酬劳拿?”


“唔,年前黄少给了我些散碎银两,我替你取去!”卢瀚文略一思索,当即说道,似是把叶修要酬劳的事情当了真。


“哎,你可别去。”叶修忙道,“说着玩儿呢,酬劳这东西,你黄少付给我就行。”


“什么?你还要甚酬劳?”黄少天在边上左右晃头,装出一副不懂的样子。


但他确实是懂得,叶修的客房靠在南边,与黄少天离得不远,天色一黑成墨,黄少天就从自己屋子里溜出去,再从窗口跳进叶修的房里。


“给酬劳来的?”叶修靠在床上,眼也不睁地问,“在蓝溪阁里头,你怎么也做贼一样。”


“喂!话要说清楚,我过来找你可不是因为你和瀚文过招!”黄少天把窗户悄悄合上。


“那是怎么?莫非少天想我了?”叶修还是那副不睁眼的样子,但是嘴角扬起来点,显得面上表情有些调侃。


没想他这一句问完,那边的多话剑客居然难得没了声音,只能听见人往床边走的沙沙声,叶修屋里没点灯,倒不是在休息,这会儿他把眼睛睁开,才见黄少天拧巴着眉毛,面上少有的严肃正经。


“那梅花盗的身份不简单,出千金挂他人头的人也没露面,事出蹊跷,你何必杀得这么急?”剑客多话,心思却不单纯,若那梅花盗是普通小贼,哪里用得着他出手,正是因为背后形势复杂,黄少天这个剑圣才挺身出去抗灾,嘴上说是消遣……但江湖里杀人偿命,哪里有什么活计是真的消遣事。


所幸他后顾无忧,若是真有什么麻烦也能应对得来,但叶修不行。


“嘉王朝和你的关系紧张,牵一发动全身,你又从哪儿接的委托,非得杀他不可?”黄少天是个聪明人,白日里与叶修置气,绝不可能仅是因为少出风头,他明白叶修身处的形势险峻,着实是气他做事危险。


黄少天气的事,叶修怎么可能不知,要计较起来,黄剑客那是小聪明,叶斗神当真是一肚子计谋,即便江湖上出名的几位谋士搁一块儿,怕是也套不住他一人。


只是观棋不语真君子,身在局中不自知,叶修要下的子没法同其他人说。


“我说怎么最近来了那么多信鸽,原来是你但心我。”叶修笑道,黄少天既已走到床边,他便伸手去拉人下来,把那忧心忡忡的小剑客按到边上,没头没脑地问着,“桂花糕味道可好?”


“还行吧!比起以前稍甜了点,香味倒是不错,那家铺子手艺好,听说还开去京城里,物美价廉的,以后要再想吃,恐怕得难买了。”黄少天见他不愿答,也就不再多问,躺去叶修边上与人悄声聊起糕点。


“是这样,可惜了。”叶修说,支起来半边身子,伏到黄少天边上。


他身后的窗户被关上,又不开灯,屋子里黑洞洞的,偏偏黄少天是习武之人,视力好得很,哪怕周边再暗也看得清人脸,叶修半靠近他,压着嗓子,说话都像在人耳边吹气一般。


“你都吃了,也不给我尝尝?”


TBC.

感谢喜欢~

酒三杯    的古风武侠设定……但时隔太久似乎又忘了之前是怎么写的Orz

评论(28)
热度(105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