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食(下)

-菠萝咕噜肉

 

厨子在的城市算南不南,算北不北的,平日菜色里做鱼比做肉多,G市那边的口味他虽然不太擅长,但多少学过一点。就算虾饺茶点什么的不正宗,菠萝咕噜肉,白灼基围虾这些基本老三套还算拿手,不过平日过来点G市菜的人少,今天难得有人要吃,厨子听完还挺意外。


“咳,能做吗?”那人估计是很少下馆子,问完厨子还挺犹豫,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叼着。


“当然可以。”厨子满口答,这里没有什么他做不出的菜,上到山珍海味,下到油条豆浆,这道菠萝咕噜肉只不过多花一点时间而已。


来的那位客人点点头,转身去桌子前面坐下,原本看他嘴上叼着烟,厨子还忌惮着自己店里头不给抽,没想那人很是奇怪,一根香烟在嘴上光是叼着,半小时都不点,厨子便打消了顾虑的念头,伸手去专心做菜。


咕噜肉这道菜,最精华的地方就在味道,酱汁肉块一样不能少,厨子事先没准备,这会儿又夸下海口说要做,手边上没料只能重头调起,叫客人等的时间难免比其他菜要更长。


厨子怕那人无聊,一边酱料倒在碗里拿筷子拌,一边低着头开口搭话:“听你的口音,不是这边人吧?”


“恩,家里是B市的。”那人点点头,“这不来这儿打比赛嘛!”


哦,又一个。厨子在心里想,这比赛打得倒是热闹。活动完筋骨活动肠胃,给他找生意,有钱赚,挺不错。


咕噜肉名字叫着好听,实际上也就是五花肉,切成小丁方块腌一会儿,入味之后再捞出来用玉米淀粉裹上一层,丢进锅里炸成金黄色,一块块长得又嫩又小,看着就酥脆,到时候摆拍再花点功夫,菠萝青椒黄黄绿绿地一点缀,大厨气质跃然而上。


这道菜做得好,那是相当漂亮,看着赏心悦目,吃着也酸酸甜甜,按常理想,确实是南方人喜欢的口味,就是不知道这来打比赛的北方人怎么也爱吃,莫不成是特地过来尝个鲜不成?


厨子把心里头的好奇问了,那客人倒也不搪塞,顺口便答,说自己虽然是北方人,但总被个朋友拉去南方玩儿,一来二去的,北方菜吃得少,南方那边的口味倒是很熟悉。


其实南北风味,本身也不差多少,顶多是北方重咸,南方重甜罢了。前阵子厨子还听说周边人在吵,说什么甜豆腐花咸豆腐花究竟哪样好吃,拉着他一个做菜的过来评理,厨子一死做饭的,哪里懂这个,只好说都差不多,喜欢的才最好吃,结果被大家伙哄走,说他等级低,不懂行。


哪儿的话,懂行不懂行有什么理论?这世上说到底,吃什么东西找什么对象,自然还是喜欢重要。


厨子今儿晚上话不少,竟然对着食客讲起道理,一番说完,那人也捧场,很是理解似的点点头,赞道:“确实是这样!”


“做饭里头文化多着哩!”厨子说,把酱料往菜上倒,菠萝葫芦肉一股脑地拌在一起,“尝尝?”
那人于是捡起筷子来,夹住一块往嘴里送。


厨子见过许多人吃饭的样子,有人喜怒于色,也有人板着张脸,凭他做饭多少年的经验看,总能从人家表情上捉到点蛛丝马迹,唯独今天这位客人,吃了东西却没什么表情变化,直到咀嚼着咽下去了,面上表情才换了换,大体看上去却照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于是厨子懂了,这位客人过来,吃那东西却不是为了品尝,压根是回忆来的,就算表情变了,那也不是对着东西的味道。


食客来吃饭,有的吃个味道,有的吃个饱肚,还有的过来吃个念想,只要是给了钱,吃什么厨子都欢迎。


对这位年轻人,恐怕厨子做得再怎么精美绝伦都没用,就算拿最普通的酱料糊弄,恐怕他也是那副表情,着实浪费了厨子一番心血。


话是这么说,但人家对菜没要求,厨子自己对自己还得纠结那么一下,不然厨艺无法进步,容易止步不前,没法继续走。


“没拌好。”厨子瞅眼菠萝,上头的汁水混着酱料往下淌,在盆底聚出湿润的一小滩,影响味道。


“不打紧。”那来吃饭的年轻人却是在笑,“有点小错误,更有意思啊!”


小失误小缺陷在所难免,人生道路上哪儿能不打跌啊,况且像他这样的,一跌还跌两下,离家出走是一,离开嘉世是二,爬起来不照样走吗?一帆风顺,那就无趣了。


过日子是这样,谈感情也差不多,这碗菠萝咕噜肉,其实仔细一看过去和食客想的那朋友还挺像,金黄金黄,咬上去咔擦咔嚓的,下锅时候吵吵闹闹没个安生,但偏偏味道里头带着甜,着实讨人喜欢。


“什么人吃什么菜,总是没错的。”厨子听完,嘴上念叨说。


也亏得是G市那种甜蜜地方,才养得出个灵里灵气的那家伙,最开始看见他,食客只觉得吵闹,没想到如今居然真的纠缠到一起。


打游戏也是要学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训练,那会儿他们一票练习生后备役刚从网游里被挖掘出来,他们训练营的老大喜滋滋,瞅着他以为自己挖到宝了,生拉硬拽地喊年轻人去看,结果宝倒是个宝,就是聒噪了点,小小年纪就喜欢嚷嚷,逮着谁都要上手PK,他当初就觉得这家伙有趣,坐定了陪着较量几把,小家伙年纪小,正是好胜的年纪,年轻人那会儿也不想输,几回合下来给人虐的挺惨,没想这下就给自己招惹来个麻烦。


自打PK完之后,那个小咕噜肉就和缠上他一样,明里暗里追着他,说是不把他打倒誓不为人。


“果然年纪轻,这话喊得有点大了。”厨子站在锅碗瓢盆里头收拾东西,和食客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听到这儿忍不住评论道。


“他就喊个气势。”食客笑道。


气势旺,行动力也不小,年轻人给他缠得没法,起先还左右找借口要溜,逃过了一次两次,接着那咕噜肉学聪明了,知道开着小号在网游里逮他,年轻人于是逃不过,只好认命陪着。


俗话说得好,有一就有二,有二那就有三四五六七八九,三十天还养成一习惯呢,年轻人少说也是业内一大神,就这么陪着他打,久而久之每天晚上都腾出一段时间来,偶尔咕噜肉不下锅,爽约几次,反而是食客不习惯。


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沉默寡言的主,手上边打游戏,嘴上也一直不停,天南海北地聊,那家伙是个G市人,吃货大国,向来坚持一个道理叫民以食为天,时常聊着聊着话题就拐去吃的上,听得次数多了,食客闲来无事调侃他,问那家伙自己一个大神,给他陪打陪聊天这么久,有没有点回报的。


那家伙回答得也利索,说下回食客去他那里打比赛,一定请吃顿大餐!


大餐不如外头的小饭馆,厨子念道。


“呵呵,那是。”食客说,“后来一场好不容易我过去他们那儿,结果把他们队长打退役了,听其他人说那家伙在观众席上哭鼻子,打完了愣是跑得飞快,半天没找到他。”


“师徒关系嘛,难免的。”厨子答,游戏这行业看着新鲜,实则和那些个手艺人,工匠行没什么两样,都讲究个师徒教导,厨子学做饭那会儿也是,就算出师发家自立门户,每逢年过节的都得回去,给父母拜年,给师傅拜年,食客这一下给他师傅打到退役,要他是另一方,不理智点儿非得和食客一刀两断才是。


“完了那一趟的咕噜肉,还是我请的他。”食客笑一笑,面前的东西没吃掉多少,手上的烟却又夹起来,“我对那地方不熟,找不到什么大餐馆,就随地摸了个馆子拉他进去,那家伙心里头还不乐意呢,请吃东西都不肯和我多说两句,非得听到哄了才松口。”


和咕噜肉外头那层脆皮一样,咬开了才有甜头尝,那家伙吃东西和泄愤似的,咬得那叫一个香脆,一盘子吃完,还对着食客瞪眼睛,说叫他别得意,总有一天他要打败自己。


食客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那会儿瞅着对面的人眼睛亮鼻子挺,一句我等着你就冒出来。


也不知道是等着什么,等着过来打败自己,还是等着过来做什么。


“哦,这是喜欢。”厨子手上动作停了,很有门道地对食客点头,游戏的东西他不懂,但感情嘛,谁都有,都能说上两句,厨子当初喜欢自己老婆,也是见着她就走不动道,不知不觉地许多话都说出来,不就和食客一样吗?只不过食客比他淡定点儿,显得厉害罢了。


“也许是吧!”食客无奈道。


这要是喜欢,他看上咕噜肉的时间,可比那家伙喜欢他要早多了,只不过他没经验,一心还扑在游戏上,对着好好一盆咕噜肉,只敢拿筷子撩拨两下,没敢夹起来搁嘴里。


还是那块肉后来开窍,很主动地从碗里跳出来,往食客面前一个劲儿地蹦跶。


就这么着,食客都没把咕噜肉吃下去,那层窗户纸就和捅不开似的,摆在他面前那盘菠萝咕噜肉,从开始的热气腾腾进展到现在,热气没了,汤汁粘稠得糊在一起,菠萝和肉块都被泡得发胀。


“东西端出来,还是趁热吃的好。”厨子把手边上的东西收拾完,“擦桌子理筷子之类的,都可以放一放。”


没有万无一失的事——食客这样的大神,总被人喊成战术大师,在游戏里算计惯了,做什么都理智,里忧外患统统排除,哪怕东山再起也无往不利,但生活里向来理不完轻重,饭菜端上来还想着擦干净桌子,那怕是一辈子都尝不到热饭了。


“确实是这样。”食客叼了半天的烟总算点上,厨子瞅他一眼,到底还是放弃了让他灭烟的心思。


反正店里头也就他这一个客人,大家伙都不容易,抽就抽吧!


“还热乎着。”厨子把咕噜肉往食客面前推一推,“最后一口了。”


趁着热乎赶紧吃了吧!


想着谁就去看,省得睹物思人这么麻烦,活着坦荡点,也没什么不好的。


 

-红烧牛肉面

 

厨子这里,照理来说什么都能吃,只要给够钱不犯法,由南到北的各种菜色,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厨子不肯做的。


就因为这个什么都有的招牌,厨子时不时就要遇到几个挑事儿找茬的人,说出来要吃的东西花里胡哨,一个比一个复杂,但只要有名字,有食材,倒也难不倒厨子。


反而是那些个瞎撞进来,要求简单的人让厨子觉得意外,就像现在进来的那个小伙子,显然是不太适应当地的天气,穿得严严实实,脖子连嘴巴统统蒙上,鬼鬼祟祟地从偏门溜进来,活像个贼似的,只留下对眼睛转悠。


奇怪是奇怪了点,但来者是客,进了馆子就是来吃东西的,厨子站在隔板里头问他:“吃点什么?”


“你就是这里的厨师啊?”那小伙声音好听,就算蒙在口罩下头也清脆,“这家店卖什么的?中餐西餐?日料甜点?”


好嘛,感情真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凑巧撞进来的,厨子挠一挠脸,一时间有点儿不好开口,这家馆子卖得杂,还真没什么特色,居然被这小伙子问住了。


“随便点,都可以。”厨子最后说。


“哦?全菜谱都可以?”小伙子露出点惊讶的神色,“师傅您样样精通啊!”


“过奖过奖……”厨子被夸得一阵脸热,“都会一点而已。”


“那也厉害。”来人把口罩拉下去点,“我想想要吃什么啊……都这个点了,估计山珍海味什么的不太现实,也太麻烦您,要不就红烧牛肉面吧!”


“红烧牛肉面?”厨子不太理解地重复一般,“要什么面,粗面细面?”


“唔,方便面就好。”小伙子在桌子前面拖着下巴坐下来,“康师傅那个牌子的,袋装。”


最近来的人一个赛一个的古怪,居然还有进菜馆子里吃方便面的……厨子心里不解,但顾客是上帝,说吃什么就吃什么,为了煮这碗红烧牛肉面,厨子甚至特地走后门去外头现场买了包。


别看厨子是个粗人,但做起菜来很有职业道德,调料口味向来都是亲自来,不拿那些个速食胡椒粉凑数,结果今个儿的小伙子剑走偏锋,偏喜欢那些配好的料粉,厨子没办法只好照做,把碗筷连着面饼一道儿倒出来……


他这家菜馆子刚开起来的时候生意不好,为了求客人来,厨子特地把厨房破一半出来,和吃日本菜似的露在客人前头,就为了给大家伙展示展示刀工,表演点什么,博点眼球。


一来二去的,他也养成个在客人面前做菜的习惯,结果小伙这道菜点得不凑巧,厨子倒出面饼后,破天荒地居然转过身,进了竹帘子后头的另一半厨房里,半晌才出来切菜切萝卜。


新来的是个活络性格,才坐下没多久,已经把身上那堆装备都拆下来,眼巴巴地坐着看厨子切菜耍刀工。


“师傅你这手法不错啊!微操很精妙嘛!”小伙不光看,还很有兴趣地主动搭话,“是不是很难练?”


“从小练,也不难。”厨子答,他最近给这群人耳濡目染的,多少对外头的事情有所了解,一听人说话,再听什么微操,猜也知道又是个搞电脑的。


厨子是从小练,那人的电脑功夫,估计也是从小练起,有些人觉得打电脑和玩儿一样,不算是是练功夫,但戏子唱戏,厨子做菜,小时候哪个不当是玩儿一样?都是喜欢的东西,只要下死心练了,那就是真功夫。


小伙和厨子相互一比较,厨子学做菜的岁数比人打游戏还早点,算是扎扎实实的童子功,小伙听完又是一阵感叹,探过脑袋去看厨子雕花,嘴上东拉西扯地,甚至问起厨子有没有打游戏的心思。


他这顺口一问,厨子当然也答得随意,,切菜雕花和游戏到底不一样,


他多大年纪了,哪儿还有打游戏的想法。


“也是。”厨子说没有,小伙也不纠缠,点点头说着,“其实我有个朋友和你一样,不过他是打游戏的,也是从小练起,全职业精通,挺厉害。”


“全部精通?”厨子惊讶道,“那确实不容易。”


一个职业分为许多部分,哪怕是做菜,也分粤菜湘菜各种种类,能再一个分支上走到极致都能被称为优秀的厨师,能在各个菜系上都登峰造极的人……反正厨子是没见识过。


做菜的不懂打游戏的,但光听到说全职业精通,厨子都觉得不容易。小伙自己是游戏职业圈的人,自然知道要做到这点要花多少功夫,不光是整日整夜的钻研,大量的时间精力,最重要的还是他对游戏无限的热爱——经得起消耗,足以支持他继续奋斗的热爱。


曾经周边的人都以为这位大神会和游戏结婚,甚至连小伙子都这么认为。


从他的职业生涯来看,自己是仰望着大神成长起来的,即使他与同期出道的众人被称为黄金一代,但那个被称为“第一人”的大神永远都是他们心里的里程碑。


不得不说,每个人童年都不可避免的有过英雄幻想,无论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还是每呼必应的超人,厨子有过,小伙子当然也有过,对他来说,这个大神像是现实主义版本的“英雄”——倒不是说形象有多帅气高大,实际上大神只是个普通宅男,生活技能点甚至还点得比常人更加低,但不可否认大神在游戏中的魅力,强大,无敌,教科书一般的存在。


许多人喜欢他,其实都是在喜欢曾经自己的梦想,希望他金枪不倒,希望他百战百胜,希望他完美。


夸张点说,他的事迹像是传奇一样。


小伙子最开始被吸引也是出于这一点,因为大神很强。


但他和其他单纯追捧的人不一样,他有野心,对方很强,除了吸引他之外还会激发他的斗志,让他想要打败对方。


他们的关系一开始并没有那么亲密,交集仅限于PK,战场,一次又一次的胜负……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除去亲近朋友以外,还有敌人,小伙子说不上自己是从哪天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到了大神身边一个微妙的位置。


“哦,暧昧。”厨子简单评价道,在剩下的萝卜上雕出颗爱心。


“靠!这说法怎么这么肉麻!”小伙子抱了抱胳膊,“也不算暧昧吧,就是……挺奇怪的,感觉他和其他的人都不一样,但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况且这个‘不一样’还是我自以为,搞不好对他来说我这个人压根没什么差别。”


大神嘛,要面对的事情是很多的,甚至连生活中的坎坷都多一点,敌人关系注定了他们无法了解太多,平时虽然聊得多,但说得都是些琐事,真正重要的十件事情里头七八件都靠猜。


还是那种站在对立利益角度的猜。


毕竟双方都是成年人,感情谈,理智也得谈。


只不过小伙子冲动点,有时候感情深厚,那家伙喊他帮忙,他也二话不说的就过去,关系不明,他只能生拉硬拽出个借口,嘴上嚷嚷着是调查敌情,给自己的私心欲盖弥彰地铺上毯子,希望它能隐蔽点儿,别叫人这么快看出来。


但活生生一颗真心,薄布哪里盖得住,不出几天就给朋友们看出门道,找上门问他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常在河边走,这下栽进水里了呗!


那次帮忙,小伙子确实冲动,也是大冬天的下着雪,他穿了没多少衣服就跑出去,帮忙是假的,想着见人一面才是真,那家伙一声不吭地走了,他生怕出点什么事儿。


没想过去之后丫过得不错,虽然比不上以前的待遇,但好歹有吃有住,他心里一颗石头落地,不由自主地话多起来,碎碎念了一阵才发现那家伙又跑了,压根没在听,不知去干了点什么。


小伙子在职业选手里头虽然比不过大神,但怎么说也是个数一数二的知名人物,如今列举起来也能和大神同名的,就这么给人白帮忙,问他讨口宵夜吃还给用榨菜火腿打发了,说出去多没面子?


“他欠了我好多顿泡面了都!”小伙子略有点愤愤道,“帮忙这么多次,一点报酬都没有,难得有一次我看见他泡了,跑过去想蹭两口还只喝到了汤!不说不知道,一说起来这家伙真是太坏了!”


“他泡得面很好吃?”厨子就是厨子,总是对食物感兴趣点。


“也不算好吃吧!”小伙子答,“我那两口只尝到个大概味道,应该是和其他泡面不一样的……具体什么味也说不上来,就是他们队伍里其他人老是夸他泡面好吃,可恶啊!居然这么多人都吃过!我帮他老半天,拿什么打发我呢!改天我一定要问他讨回来!”


来的客人话多,厨子埋头切萝卜,像是在听,又像是过了耳朵不过脑一样,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你想问他讨的,怕是感情债吧?”


“……”那人连珠炮一样的话卡住了,顿几秒才换个话题,嘀嘀咕咕地问厨子,“泡面呢泡面呢,好久了还没出来,不会是糊了吧?”


“差不多了,我去给你喊出来。”厨子说,放下手上的菜刀转身走到竹帘子里。


外头的餐馆,里面总有许多干活的人,洗碗的一个,擦桌的一个,做饭切菜都要分工。就厨子这家只有一个人,他自己做菜洗碗,过家家似的和来的客人聊天,安安静静过了许多年。


今儿还是第一次店里头有人点名要泡面,也是第一次有人心甘情愿不拿工钱,要在他厨房后面打一顿白工。


清水慢慢地烧开了,面条过两次水,用筷子迅速捞出来,泡去碗里撒上料粉……一碗泡面泡了那么久,久到厨子在外头雕了五六朵萝卜花,话唠小伙的故事都从头讲到尾,那个打白工的家伙才叼着根不合时宜的香烟从竹帘子后面走出来。


“你的泡面。”叶修说,把那碗红烧牛肉面摆去黄少天面前,“还有你的感情债,如假包换,童叟无欺,加量不加价。”


END。

感谢喜欢~

黄少天:欠了这么久!我的利息呢!


想写的东西太多反而讲不清楚了TUT 意会意会,只是个无聊的短篇TUT


评论(65)
热度(135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