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人宠之争(22-end)

普通两脚兽叶x修仙橘猫天  感谢喜欢

———————————————————————————————

#

年前年后日子最为清闲,饶是荣耀游戏这种青少年最喜欢的,过年期间的活动也娱乐得很,不过是跑跑任务,领点儿奖励,亏得这游戏有心,特地把奖励弄成红包的样式,也算是弥补黄少天这个年头没受到红包的缺憾。


不过在游戏上收红包,一次两次还挺开心,活动跑得多了,开不出什么特殊奖励,黄少天也就渐渐失去兴致,整日跑完任务线就摸去叶修边上,他们在一起不是一两天,却到这种时候才显出些情侣的感觉。


可惜为时已晚,年夜过去,叶修给家里墙上挂出新日历,黄少天凑过去瞅了半天,就是掰着手指头算,也只能再留四五天而已。


屋子外头雪都没化,叶修家窗台上却老是飞来喜鹊,还总对着小橘猫叫不停,别家喜鹊都是报喜的,这一只带来的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黄少天要走,那是个不争的事实,就算叶修听不懂鸟语,从小橘猫那副反常的模样上也看出七八分蹊跷。修仙嘛,当初听那家伙说什么从小就练,恐怕也花了小橘猫几年功夫,往小了说那是人家的个人目标,往大了说,估计是要扯上种族荣誉的。


活在这世上本来就不容易,任务多担子重,和他们打的那款网游似的,总有NPC催着主角去做这做那,把该办的琐事认真拎出来一比较,个人私情就显得轻巧许多。


黄少天过来蹭吃蹭喝时候靠得那是自身演技,往马路牙子边上一扑,活生生嚎着要叶修把他带回家,走着个突如其来,毫无准备的路线;走就不一样了,哪怕不提他和叶修只见那点儿私情,好歹一人一猫也待过许久,怎么说也该好好道别。


道别听着不是个好词儿,但事情不坏,唯独不好的是道别后头没跟着重逢,叫人心里难受。


黄少天把这件叫猫掉毛的事儿往后一拖再拖,本是过年前就该走的,但他瞅瞅别人家风风火火,叶修不为所动的样子,总觉得别扭,非想留下来陪叶修一起过个红火年——想来他年前闹肚子,最近又开始掉毛,估计就是自己硬拖时间得来的报应。


小橘猫装死强撑,道别这件事居然轮到叶修先开口:“时间差不多了?”


“什么时间?”黄少天埋在被窝里,只剩个尾巴尖尖留在外头,也焉哒哒地没什么动弹的欲望,“这天气也太冷了,外头雪都没化掉吧?难怪没什么人往外走,幸好我年前给家里囤了粮食,不然非得饿死在家……你说是不是?”


“你以为在我这儿转移话题会成功吗?”叶修好笑,把盖着黄少天脑袋的被子拨开一些,果不其然那家伙缩在里头,正愁眉苦脸着呢。


“我靠靠靠,你非要把这么悲伤的话题拿出来讲吗!”黄少天表情大为悲苦,连话唠的心情都没有,骂完一句后又往被子里缩了一缩。


“有什么悲伤的?不是马上就能成功了?”叶修去逗他脑袋上的耳朵玩,握住一只在手里搓捏,“不知道摸你这修了一半仙的猫耳朵,能不能蹭点福气。”


“你以为我是貔貅吗。”黄少天的脑袋慢慢从被子里钻出来。


“那是摸屁股。”叶修答,动手作势要往下。


“嗷!”黄少天尾巴一炸,立刻警觉起来。


“逗你玩儿呢。”没想叶修却停住了,手留在黄少天的肩膀上拍两下,接着自己也躺过去,扣着小橘猫往怀里抱了一抱,“什么时候走?”


他问话轻巧,像是再问黄少天什么时候出门买菜似的,感觉小橘猫这一趟走不过五分钟,生拉硬拽出一种故作轻松的语气。


“不知道……但看时间,估计也就这两天吧。”黄少天极不乐意地答,往叶修怀里拱了一拱,把自己的猫耳朵蹭去叶修下巴上。


“有什么要收拾的吗?”叶修又问着。


“到时候再说!”黄少天装死鸵鸟到底,生怕两脚兽又要说出什么坏气氛的话似的,从被子里伸出两只爪子一把抱住叶修的脖子,“你今天怎么这么唠叨,不会是在担心吧?以为我不记得走的时间吗?要真是这样那你可是想太多,我到时候溜得绝对很利索,不带一丁点儿犹豫的!”


“那就好,我还怕你在我边上过得太舒坦,舍不得我了啊!”叶修叫黄少天一拽,本来耳朵就蹭得他下巴痒痒,这下叶修顺势张嘴去啃,把那毛耳朵咬得湿了一小块。


“呸呸呸,你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黄少天挣扎一下,把耳朵从叶修嘴里拽出来,要报一啃之仇般坐起来,衣衫不整,龇牙咧嘴地对着叶修扑过去。


小橘猫位置选得好,过去后凑巧给抱个满怀,他下嘴啃的地方也不错,磨牙一样在叶修的脖子边上留出个虎牙印子,但两脚兽哪里会由着他嚣张,一口下去,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甩尾巴庆祝呢,转眼就给翻身压到下面,无论是尾巴还是哪儿都给抓得严严实实,免不了一顿折腾。


关于道别的话,就这么让叶修轻描淡写地提出来,玩笑抬杠一般掀了过去,从这次对话的语言上看,无论是叶修还是黄少天,表现得都很豁达,甚至还有点巴不得离别快些到来的意思,但真实的感情藏不住,该到要走的时候,黄少天还是认了输。


当天小橘猫游戏都不打了,光腻在叶修怀里一整天,纹丝不动,赫然要成为叶修身上的一个猫形挂件。


人的模样能看出情绪变化,过于舍不得容易被叶修笑话,猫的样子总看不出来了吧?黄少天在心里这么想着,也来不及多做推敲,小橘猫就这么挂到两脚兽身上,叶修打游戏到一半,想站起来抽根烟,要把那家伙挪开他都不乐意,哼哼唧唧地喵上半天。


叶修于是只能捎着他一起抽,猫科动物嗅觉敏锐,黄少天以往最讨厌的就是烟味,如今特殊情况,居然连这都忍了,一副要在叶修身上待到天荒地老的派头,好好一只香喷喷的猫,被熏得也带上点烟味。


带上叶修的烟味走,想想也挺好的。


黄少天收拾的东西不多,他一个伪装的修仙猫,走了总不可能把那些猫砂盆,猫爬架都带走——就算他要拿,就看他那小橘猫的样子也背不动那么多。


黄少天人形耳朵尾巴收不回去,跑去外头容易叫人发现,不如就拿猫的样子走,离开之前叶修给他收拾了个小布袋子,好让他绑在身上,里头乱七八糟地塞着东西。


小橘猫就背着那个包裹站到叶修家门口,鼻子眼睛都湿漉漉的,嘴上说好走的时候不带一丁点儿犹豫,事到临头还是跑三步退两步,耳朵尾巴都塌下去,好不容易修仙成功,却一丝兴奋开心的意思都没有,黏在叶修边上,可怜兮兮地伸爪子去勾两脚兽的手。


他挣扎了多久,叶修就蹲在那儿等了多久,黄少天伸爪子,叶修便把小橘猫抱起来,举到自己面前。


“咪呜……”黄少天的胡须都没什么精神,想当初他第一次遇到叶修也是这样,被那只两脚兽抓着举到面前。


“不是说会走得很利索?”这种时候,叶修再说这句话,调侃意思去了大半,言语间满是无奈。


他看着自在平静,挺超脱,实则是一个人住太久,没什么记挂,也就慢慢懒得耗费心思去折腾,叶修还以为自己这后半辈子就该这么过了,没想到从天上落个小橘猫下来,不光折腾,还相当话唠,愣是把叶修这不动如山的性子给搅得七零八落。


结果搅合完,小橘猫得走了……这种情况,叶修也只能苦笑了吧!


“嗷呜呜!”黄少天声音响起来。


叶修瞅了手上那只沮丧的小家伙一眼,而后默默把黄少天抬高点,低头往他的猫脑袋上亲了口。


“走吧!”叶修说。


小橘猫从他手上蹦跶下去,一溜烟跑了,在还没化掉的雪地上踩出一小排梅花印子。


叶修在门口站了会儿,左手去拿烟叼到嘴上,右手却在口袋里空摸索半天都没找到打火机。


不点就不点了吧!叶修站起来,看着雪地上那排小脚印被落下的雪花又盖上。


得亏黄少天那家伙跑得快,要再过几秒,搞不好叶修心思一动,给他揪回家里头关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叶修这么想,黄少天当然也这么想,要是他刚才跑得不快,搞不好叶修不关他起来,他自己也就不愿意走了。


黄少天走,周边的邻居看不出什么太大差别,只当叶修家里是少了个猫;网游里头大伙倒是有点奇怪,左右打听着问叶神对象呢,那个咋咋呼呼的小剑客怎么最近不出现,莫非是分手了?


“他啊?”叶修在本里笑呵呵地答,“办正事去了!”


办正事,听在普通网游玩家里,大多数人都会觉得那剑客是去工作干活了,毕竟网游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还是消遣,赚钱最重要嘛!叶修口风严实,哪里有人会想到那剑客是只橘猫精,办正事是指修仙去了?


别人不知道,方锐那可是知情人士,听到风声的好兄弟好同志方锐立刻给叶修发去私信,显然也是和黄少天沟通过许多次,知道事情情况的,私信发得相当简洁明了,单单四个字:“黄少走了?”


叶修回复的也很快,同样简洁:“嗯,前天走的。”


“我去!你也不挽留一下!”方锐大惊,“我问他的时候他挺犹豫的啊!你们都这么腻歪了,努力一下搞不好他就不走了!”


叶修回:“呵呵,或许吧!”


“或许什么或许!老叶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人家的?”方锐追问。


“当然是真心。”叶修回复又是很快。


“那你怎么……”方锐这句话打了一半,却是也不知该怎么发出去了。


假如换做他,喜欢的人和完美的事业——姑且把黄少天的修仙称之为事业,两者放在一起交换,他会选择什么?


方锐不是刚大学毕业的小年轻,他有自己的考虑,人生有许多高于情感以外的东西,更别说黄少天面对的,选择的东西根本不仅仅是事业。


叶修确实是真心喜欢那家伙,所以才大大方方地让黄少天走,方锐哪里不懂其中的道理,同作为人,他站在叶修的立场上,完全明白叶修决定的意义,过来问话只是为自己的好兄弟感到不甘心罢了。


小橘猫一走一星期,叶修过得倒是没什么两样——真要说起来,黄少天在的时候他的日子才叫不太正常,过于热闹。


现在没了黄少天,叶修该吃吃该睡睡,大概一看,也瞅不出什么悲伤情绪,顶多是下楼买烟的频率高了点,三更半夜老被抓到还在游戏罢了。


“叶神怎么还不睡?”有人在问他。


“睡不着。”叶修答,“副本下不下?”


他那床上少了个软乎乎又好抱的发热源,当然睡不好。


除此之外,吃饭的习惯也改过,自打叶修给黄少天泡过那碗泡面,柜子里那些其他的就都给小橘猫翻出来,不同口味摆成一排,每每叶修下单叫外卖的时候都能瞅见,黄少天喊他留着手艺,吃健康的,叶修还真就这么做了,一星期下来外卖单子少了大半,甚至还自己出门买了两次娃娃菜,看着居然有点养生。


黄少天这家伙,走的时候犹犹豫豫丝毫不利索,回来倒是动作迅猛,半个月一过,某天凌晨五点钟就开始敲叶修家门,敲得那叫一个哐哐作响,不知道的人还当叶修是欠了钱,别人上门来讨债的。


其实说起来,黄少天也确实像是个讨债的,不过讨的是感情债。


“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这家伙,不光敲门,还带叫唤的,可怜叶修一夜睡不着,才刚合眼就愣是被喊起来,穿着睡裤给他开门,“我回来了!想不到吧?惊喜吗意外吗?有没有什么礼物欢迎我的?”


“哟,这是打哪儿来?”叶修确实惊喜,二话不说先把黄少天拽到门里头,“准备留几天啊?”


“什么留几天,你以为你家是旅馆吗?”黄少天笑得见牙不见眼,“我这是长住!长住你知道吧?住到你搬家之后再跟着你去住新家的那种!”


“怎么?不修仙了?”叶修问着。


“修仙嘛……”黄少天支吾起来,“我这半个月去观察了一下,结果也没什么好的,又没猫罐头吃又没游戏玩,完了考核时候一分心就——”


“哦,所以是考核失败了?”叶修一语中地。


“我靠!分心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黄少天跳脚,嘴角却压不住地扬起来,“老叶你不欢迎我?半个月而已你不会已经变心了吧?!”


“怎么会!”叶修严肃道,“你的耳朵尾巴呢?”


“修仙失败被贬了一级。”黄少天略有点不满地嘀咕,侧过脑袋给叶修看,小橘猫毛茸茸的耳朵变成像人类一样,细巧地贴在脑袋边上,“你们两脚兽的耳朵上都没有毛,怪冷的……”


“我给你暖暖。”叶修说,伸手去给他捂上,“这次过来真不走了?”


“不走了!”黄少天坚定点头,“有没有什么礼物的?我买的薯片还在吗?“


“薯片早没了。”叶修说着,凑过去搂黄少天,“哥倒是出厂原版,怎么样,愿意吗?”


“勉勉强强吧。”黄少天把脸埋到人脖子边上,小心翼翼地蹭两下,“老叶,我回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答。


“欢迎仪式呢?”抱过几分钟,黄少天从叶修脖子边上抬起脑袋,一本正经地问。


“仪式没有,先陪我睡一觉吧!”叶修说着,作势把人往房间里带。


“喂喂!等会儿,你这操作和电视剧里看见的不一样啊!说好的礼物呢!欢迎呢!不要拽我——”黄少天叫着。


窗户外头的雪化了,从屋梁上落下水来,滴滴答答地扰人安宁,叶修家里头也吵嚷,就这情况看,他这“猫”还得养上很久,一个人过的清闲日子嘛?怕是再也没有了。


END。

感谢喜欢

叶修:没有耳朵尾巴还是很可惜啊!

少天:原来你只是喜欢我的毛!?

评论(88)
热度(1182)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