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人宠之争(18)

普通两脚兽叶x修仙橘猫天   感谢喜欢

———————————————————————————————

#

虽说是同一个味道,这味道还偏向叶修点,但猫科动物的尊严使得小橘猫必须要彰显一下存在感,互蹭留气味仪式还得做,虽然叶修这个两脚兽很狡猾,在黄少天首次尝试的时候就主动出击,反守为攻地按倒小橘猫一顿吸,愣是把黄少天吸蒙了,三天没缓过来。


还得小橘猫重振旗鼓,一周后卷土重来,也不搞什么在床上等的戏码,而是搞出突击政策,等一人一猫打完游戏,关了灯掀开被子,打着哈欠准备躺进去的瞬间!黄少天充分运用自己猫科动物的优秀视力,在黑暗中对着叶修就是一个猛扑——


他是只猫的时候,也没少扑过叶修,但当时小橘猫才丁点儿大,能有多少冲击力,现在黄少天可是个扎扎实实的人,这么短距离冲刺撞到两脚兽身上,叶修为了接他差点闪着腰。


也好在他们离床近,接不住也就是一同摔进被子里,叶修给黄少天白当一次肉垫,正抽冷气呢,黄少天这边却行动迅速,也顾不上仔细研究叶修身上有什么其他的味道,一头埋到人脖颈边猛蹭两下。


他虽然会变成人,但耳朵确实还是猫的样子,比两脚兽的要大一点,位置更高,时常竖在脑袋顶上,皮肉外覆着一层柔软的绒毛,估计是拿来保温的,这会儿一股脑蹭到两脚兽身上,又热乎又痒,弄得叶修干咳两声,伸手要把黏上来的黄少天捞起来。


“唔,老叶你别乱动!”黄少天给拍了一下后背,非但不起来,还得寸进尺地警告起两脚兽,嘀嘀咕咕地抱怨,拿自己的鼻尖一报还一报似的磨叶修,整个身体粘上去都不够,拖在身后的尾巴也要跟着绕上去,想要两脚兽的身上占一块所有地。


对猫科动物而言,或许胳膊靠手臂地紧挨在一起不是件什么特殊的事情,毕竟小动物嘛,生活条件艰苦,家养的暂且不提,野生的过冬下雪可全靠一身毛,天公不作美的时候,可不得相互凑一块儿取点暖,尤其是猫,冬天时候路边上一团团一片片,和地里头长出来的一样。

不过对黄少天而言嘛,他也不算是只完全的猫了,起码就从现在的外型看,这家伙扎扎实实,百分九十都是一个“人”。

如果用人的思维来想,那这种紧贴行为的意思可就多了去了,充满各色暗示,其中最明显,最容易让人察觉到的就是亲密——或者换一个更贴切的词语,爱。

黄少天几乎是贴在叶修坏里,皮肉带着热度,热度又透过布料,一丝不差的全传递给叶修,连带着偷渡过来的还有香气,他们家里沐浴露的味道,和黄少天来回磨蹭时候带出的细微摩擦。

叶修不知道小橘猫修仙要不要清心寡欲,还讲不讲古时候那套死规矩,反正他不修,他就是个最普通的人类。

正常人类谁给这么磨蹭都得有点反应,更别提叶修还是个人类中的男性,磨蹭他的还是他的心上人——心上猫。

显然黄少天对人类常识知之甚少,我国建设好,从电视里头学不到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这边猛蹭一波相当满意,还以为自己计划成功,报了那会儿叶修吸他的仇呢。

没想他刚准备起来,好好当肉垫的那只两脚兽发话了。

“怎么的?蹭完这就准备走了啊?”叶修道。

“嗯?你还有什么准备的活动吗?”黄少天心满意足,就差没眯起眼睛在叶修身上砸吧两口了,这会儿听两脚兽提问压根不当回事儿,甚至认认真真想给叶修科普一下猫科习俗,“在我们那儿蹭过就是我的了!情猫之间都要这么蹭一出,虽然你身上烟味挺重哈,但放心!本橘猫不嫌弃你!”


“蹭过就是你的了?”叶修笑道,“原来是这样!”

“就是这样,不然我为什么要蹭你,害我一声烟味!”黄少天哼哼道。

“那现在我算是归你管了?”叶修又问。

“当然!”黄少天一本正经地点头,“你难道还有什么特殊的意见吗?”

“没有。”叶修貌似无辜地答,转眼又不肯放黄少天跑,搂着怀里那人继续说,“不过这定情方式既然按你们的走过一遍,我们的能不能也来一次?”

猫咪和猫咪谈恋爱用猫的方式,人和人自然用人的,那小橘猫和两脚兽谈恋爱……两种种族该有的传统分别来一套,似乎也很合理。

现在是新世纪!万事万物讲究的就是一个公平和谐,有商有量持续发展,黄少天也是个通情达理的猫,不能说自己的“仪式”结束了就拍拍屁股走人,放着两脚兽不管,那是渣猫的做法!作为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公猫,黄少天必须得留在原处等两脚兽把他的事儿也解决完。

想他也走不掉,尾巴还绕在人家手腕上呢,只怪黄少天太得意忘形,再次错失逃跑良机。

仔细回忆一下,搞不好从他一开始在马路对面十字路口的地方第一次看见叶修,他就已经错失良机,还以为是自己选中两脚兽,没想是给那家伙拐回家。

比起猫,人类之间所谓的“仪式”可就复杂多了,前菜甜点汤品一应俱全,形式丰富异常,把小橘猫弄得七晕八素——或许他头晕、更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接吻。

上一次他们接吻的情况还历历在目,黄少天受到惊吓,还差点因此对两脚兽伸爪子。

这一次,他不光伸了爪子,还确确实实地挠了叶修。

如果上一次黄少天感觉自己是被叶修啃了一口,那这次,就是啃了一大口,他甚至怀疑叶修是不是嫌弃他平时话太多,要把他的舌头拿去吃掉。


黄少天难得觉得这张嘴不是自己的,他的舌头,牙齿,统统暴露在叶修面前,被亲得眯上眼睛。


两脚兽的肺活量似乎大于他,小橘猫深受其害,忍无可忍地伸爪子在叶修身后拍两记以表达不满,结果拍了没什么效果,那人动作压根不停,亲完还有往下发展的趋势。


叶修现在的动作,表面上看去和之前黄少天做的如出一辙,实际上可差远了,起码黄少天深刻地觉得,自己和叶修,猫科和人类的所谓“仪式”压根不再同一个层面上。


黄少天那是在和叶修分享自己的气味,是一件简单又朴实的事情!但叶修的样子活像是要把他吃掉。


从嘴开始,一路啃到脖子……拜托他是只猫!又不是鸡骨头,叶修啃他一下也就算了,啃这么久有完没完啊!


没想光啃还不算,叶修这家伙还和撸小猫一样摸他,他现在明明是人的样子!虽然那家伙的撸猫手法不错,摸人也挺有一套,黄少天边在面上龇牙咧嘴,边在心里犯怂,一个劲儿的嘀咕,生怕叶修要做出什么刺激动作。


他确实是猫,不太懂两脚兽的各种风俗,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叶修的动作都弄到这份上,要说黄少天还一无所知,恐怕是不可能的。


“等等等等,老叶你想要干嘛?”黄少天紧张兮兮,耳朵警觉地竖起,如临大敌一般,“你不会是要,那什么吧?!我觉得现在时间有点晚吧?是不是该休息了?不如我们就先睡了,有什么事情日后再说……”


“说好的公平公正,这就想逃跑啊?”叶修好笑,撑起来往后撤了一点,他是个尊重黄少天的人,尤其在这档子事上,人家不乐意,折腾起来也不开心,万事强求不来,小橘猫嚷嚷着要停手,叶修居然真就停了,摆出一副很有余地的态度关心他,“害怕了?”


两脚兽,就是狡猾,看起来有商有量的,像是在照顾小橘猫的情绪,实际上一句话问出来立刻燃起黄少天的小宇宙。


“靠靠靠,你说谁怕了?”黄少天表情一变,眉毛立刻竖起来,“我这是战略性分析你懂不懂,现在已经半夜了,等你弄完再准备睡觉,岂不是要折腾到早上?我是为了我们的睡眠时间考虑……而且你们两脚兽那点小技巧,怎么可能吓到我!”

“你不怕就好。”叶修说。


“我当然不怕!”黄少天嘴里嚷嚷着,面上表情也看不出端倪,唯一暴露的只有他那双耳朵,此时很是担忧地抖了抖。


“少年不错,很有魄力。”叶修听他嚷完,往黄少天脖子边上奖励般亲一口,居然还夸起人了,活像是在哄个小鬼。


被哄的那个偏偏很受用,眨巴着眼睛又躺会儿,这才发现叶修的动作根本没停下嘛!该摸的地方摸该亲的地方亲,黄少天衣服扣子都快给解完了,叶修的手还隐约有往下挪动的趋势。


“我去!你怎么不停手啊!”黄少天再度紧张,挣扎着要从叶修手下跑出去。


“你不是不怕吗?”叶修反问他。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现在的时间!”黄少天逞强道,仿佛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守时主义猫,每天晚上熬夜打游戏到两三点,和叶修说再过五分钟的不是他一样,“你明天不是还要出门吗?睡不饱对身体不好吧!”

“这样,我们提前预演一下,不做全套,行吧?”叶修回答,说得他仿佛真的有在考虑时间问题一样。


“……那行吧!”人家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黄少天再抓着时间问题不放,显得他多小家子气,看起来真像是他怕了一样,叶修做出退步,黄少天也只能勉强答应,男子喵一言九鼎驷马难追,话说出口为表决心还主动上前啃了叶修一口。


如果说亲吻是甜点,叶修按着黄少天上下其手是前菜,那么按两脚兽的仪式来说,他们总算也进展到主要的阶段。


黄少天苦大仇深,但事到临头不得不做,只能由着叶修把他上下摸一遍,弄得他身上都开始因为羞耻而发烫了,叶修才把黄少天搁到靠墙壁的那一边,叫他侧躺着不动。


“然后呢,躺下之后呢,我需要做点什么吗?”黄少天嘀咕着,面上耳根都带红,尾巴拖在身后焦虑不安地晃动,“我听说你们很复杂,需要准备点什么东西的,你不会居心叵测图谋不轨早有算计,已经买好了吧?”


连用两个成语,看来现在的场景对黄少天来说确实很危机。


“咱们进展不到那一步。”叶修看小橘猫一个劲在那儿做心理准备,憋着笑回道。


“进展不到那一步?为什么?”黄少天问。


“因为时间不早了啊!”叶修挑眉,照搬照抄黄少天的话。


“我靠,你要是知道时间不早,咱们现在就应该关灯停手立刻闭眼睡觉好吧!”黄少天嘴炮道,“你敢吗敢吗敢吗??”

“不敢。”叶修答,“别挣扎了,你还是做好觉悟吧!”


TBC.

感谢喜欢

黄少天:“我们日后再说!!”

叶修:“好的,日后再说。”(X)

评论(52)
热度(97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