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人宠之争(15)

两脚兽叶x修仙橘猫天  感谢喜欢

———————————————————————————————

#

他扑过来,在自己眼里那叫饿虎扑食,猛兽冲撞,和爪子配合好会造成极大杀伤力;然而在两脚兽眼里,这攻击和自投罗网没啥区别。


黄少天猫形时候扑过来,叶修捞他和捞个毛绒娃娃似的;现在变成人样也差不了多少,叶修两手一张,黄少天就投怀送抱一样落进去。


“嚷嚷什么呢?”叶修给他满满当当地抱住,黄少天虽说本质是只猫,变成人倒也符合自然规律,有点分量,一下子冲过来力气不小,愣是给叶修撞得往后撤了两步,“我哪儿故意了?”


“你别装傻!”黄少天张牙舞爪,被叶修衬衫上的铁纽扣硌到,自动自发地伸手去边上捞衣服穿。


他在叶修家住了这么许多个月,虽说变成人的时间不多,但衣服倒是从毛衣到内裤一套齐全,方锐看见的画面也是不巧,要放在平时,黄少天打游戏那会儿坐凳子穿衣服,表现得和个两脚兽没什么两样,顶多就是耳朵尾巴惹眼点。


现在也是特殊情况,叶修手臂环着他,他不好穿一套,只能捞条宽松点的长袖T恤先套上。


“方锐问你的时候你明明可以解释的吧!”黄少天咄咄逼人。


“哟!名字都记住啦?”叶修眼睁睁看着他穿T恤,黄少天动作快,变人的次数多了还知道害羞,一个劲儿把衣服下摆往腿边扯,“他也没说错啊,咱们晚上难道不睡一起,解释什么?”


“那不一样!”黄少天皱着眉头严肃道。


“哪儿不一样?”叶修反问他。


早期黄少天来他家里住,两脚兽和四爪猫睡在一起,叶修揽着小家伙充当个小暖手宝确实没什么,一人一猫顶多是人宠关系;但眼瞅着现在黄少天变人的次数多了,一碰上游戏,猫形模样出现的频率越发降低,三天里头两天都是人模人样地躺在叶修边上,光躺还不算,这家伙做猫惯了,睡觉姿势那叫一个自由奔放跌宕起伏,叶修家的床不算小,头几回差点叫只猫挤到地板上,为了好好睡觉,叶修可不得用手脚限制一下黄少天的动作,抱着他睡吗!


黄少天学习能力高,叶修抱他抱得久了,偶尔他也会回抱两下,方锐看见的画面不就是这两家伙面对面搂一起睡觉,都上手搂着抱着了,在旁人看来,是什么关系不言而喻吧?


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叶修反问的话说完,黄少天这一只当局猫竖着耳朵琢磨了三四秒,愣是没从睡姿上找到不一样的点,从简单的公式来看,他和叶修这么睡,人小情侣也这么睡,难不成他和叶修的关系要直接从饲主和宠物跳脱进化到伴侣?


不过公式是理性,当伴侣是感情上的事儿,哪儿能这么简单算清楚,没折腾明白的小橘猫干脆利落,跳过这话题直奔后一个,质问叶修和公会长糊弄的那堆话是什么意思。


“就那意思啊!”叶修笑道,揽着黄少天往他身后一探,小橘猫情绪激动,尾巴高高竖着正摇晃呢,看着宛如标杆,叶修一伸手就给抓到手里,“还要我重复一遍?”


凡人都说老虎尾巴摸不得,黄少天的尾巴也一样,平常他玩游戏上瘾不睡觉,叶修都是捏着他尾巴给他弄到床上,这会儿都快成条件反射了,叶修碰到他尾巴,黄少天后腰立刻发麻,连带着脊椎都硬起来。


“喂喂,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叫就那意思啊!”黄少天皱着脸,顿感心虚地小声嘀咕着。


“呵呵,你自个儿琢磨吧。”叶修点到即可,趁着小橘猫还没反应过来,捏完尾巴迅速撒手,把那家伙往客厅里头一放下,自个儿转身回房。


他昨晚上陪黄少天彻夜PK,大清早又被方锐鬼吼鬼叫地从床上拽起来,好好一家里宅非要出门应酬,还叫公会长灌了几口酒下去。叶修在大学时候,那可是众所周知的两杯倒,一喝就趴,不带丁点儿犹豫的,出了大学才勉强好转,但那个好转也不是指他酒量变好,而是指他意志力变强了……能靠着神智强撑会儿。


这不,好不容易强撑到家,小橘猫还不依不饶地要对他闹一出,叶修头还晕乎着呢,刚好趁着酒劲儿补眠。


黄少天直愣愣戳在客厅里,眼睁睁看着叶修进卧室——捏完尾巴就跑是什么意思!话还只说一半多难受啊!什么叫自个儿琢磨,他又不是两脚兽!就算是两脚兽,也不是叶修这种特别坏心眼的两脚兽!


普普通通的人类叶隔着墙壁都感觉到小橘猫的怨气,躺在被窝里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


也不知道是种族差异还是怎么的,黄少天身上的温度总是比人类要高些,猫形时候毛乎乎一团,缩在叶修的枕头边上一捂就是一块暖,人形时候就更好了,往怀里抱住直接整个被窝都是热的。


估摸着是叶修最近抱他睡觉抱习惯了,这会儿自己补眠,居然觉得床上有点空。


只是空也没空多久,两脚兽躺下才过半小时,床角边上就爬过来个小东西,黄少天怕动静大吵醒叶修,还特地变回原来的样子,拿肉垫踩在地板上走路,悄无声息地溜进门,绕过地上的东西,在电脑前面犹豫了两三秒,最后扒着床单跑到床上。


他才不是闲着无聊,没事找事钻叶修的被窝玩儿,他这是在进行暗中袭击,充分发挥猫科动物优势的那种战略偷袭,谁叫叶修这只两脚兽太狡猾,技术又高又坏心,黄少天必须要发挥自己机会主义者的天赋,抓住这种两脚兽放松警惕的时间——


黄少天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没想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才爬到床上,刚钻进被子里,前一秒还睡着的叶修居然动了!


叶修放在被子里的手细微挪动,把钻在被子里的黄少天揽到身边,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连眼睛都没睁开。


“呜嗷——”小橘猫在被子里闷声闷气地叫一声,既怕吵醒叶修,又觉得憋在被子里难受,试着伸爪子去推两脚兽的手。


要是换做其他人,黄少天指不定要立刻上爪,在人手上挠出花儿来,可惜叶修的手实在好看,小橘猫舍不得挠,只敢拿肉垫推,辛辛苦苦挪出半截,两脚兽一动就揽回去。


功亏一篑!仗势欺猫啊!


黄少天怒了,一小团毛球愤然抽长,在被子口冒出个脑袋。


结果叶修这家伙,睡着之后心大得很,是人是猫都一样抱,黄少天变人后体积大,叶修反而抱得更舒坦。


黄少天被抱也不是一次两次,当猫时候叶修撸他就很熟练,全身上下没有一块毛不是没给两脚兽搓过的,变人之后在一起睡得次数多,叶修抱他也抱出经验,知道手往哪儿搁能把黄少天制服得安静下来。


猫性难移,黄少天就算没了毛,给叶修摸两下后背也还是照旧舒坦,不由自主地想眯眼睛。


屋子里没开灯,光线又暗,黄少天和叶修一道儿裹在被子里,不知不觉地又睡成相互搂抱的样子。


好在这回没外人来打扰他们,一人一猫睡得呼吸平稳相当舒坦,一觉自然醒——黄少天是自然醒,叶修可能是给小橘猫瞪醒的。


“你怎么上来的?”醒来之后叶修还问他。


“我靠要不是你抓我我会在这里吗?!”一提到这茬,黄少天立刻开喷,“居然还问我怎么上来的,你不会是喝酒之后失忆吧!”


“我抓的你?”叶修略有点惊讶道。


“对啊!”黄少天义正言辞,强行隐瞒自己主动爬上床这点,坚定地把锅子甩给叶修,从被子左边抓到被子右边当然也是抓,对猫来说那可是相当一段距离,“没想到你喝多之后是这种状态……我估摸着你和你公会长说的那些也是假的吧?”


“说的哪些?”叶修问。


“就是你说的,对象和追不追的那些。”黄少天嘀咕着,“不是我说你啊,人唐柔妹子我在游戏里也撞到过几次,光捏脸看着就挺漂亮,性格也好,你不想和人姑娘谈恋爱,当个朋友还是可以的嘛,至于这么绝情吗!弄这些个理由来搪塞人家。”


“我怎么就搪塞了。”叶修睡前黄少天在纠结这点,结果醒来了见那家伙还没从弯里绕出去,顿时哭笑不得。


黄少天这么机灵一只仙猫,学其他的东西一点就通,怎么就这件事儿琢磨不透,还一个劲儿往墙上撞呢!


“不是搪塞是什么?”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黄少天追问道,“你不就是顺嘴找了个借口糊弄公会长吗?”


“哥那是事实,哪能说糊弄。”叶修无奈道,“这不是真追不到对象,还问人家取经呢吗?”


“你哪儿在追对象了?”黄少天和人贴身二十四小时相处,压根没发现叶修的对象在哪儿,当下质问说。


“你不觉得我在追?”叶修也是一脸严肃,当真和小橘猫讨论起追对象的话题。


“当然没有!”小橘猫斩钉截铁。


“哦……”叶修点头应道,搂着黄少天的手收紧点,他和人本来就睡得近,这会儿再一动作,两人几乎整个贴上,黄少天猝不及防和人挨近,立刻被吓出飞机耳。


叶修见状,把手搭在他背后安抚性地摸两下,趁着黄少天眯眼享受的瞬间往前,贴了贴那小橘猫的嘴唇。


“现在感觉到没有?”叶修问他。


黄少天的耳朵越发往下趴了,甚至连脑袋都恨不得塞进被子里:“……”


“还没有的话要不你起来跑两步,我追着看看?”叶修再问。


TBC。

感谢喜欢

大噶晚安><!年前真忙TuT

评论(72)
热度(1224)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