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人宠之争(5)

普通两脚兽叶x修仙小橘猫天  感谢喜欢

———————————————————————————————

#

而后黄少天多次主动请求PK,叼着逗猫棒跟在叶修身后满地跑,几乎要成为那家伙的腿部挂件。小橘猫如此主动,两脚兽却很不领情,每每黄少天追过来,他的反应都很敷衍,妄图用摸头撸耳朵来应付,就算小橘猫把逗猫棒叼他手里,他都逗得很随性,一点没有第一次时候的刺激。


对此,小橘天表示强烈谴责,整日追着叶修理论。


从厨房追到卧室,从阳台追到书房,为了及时监督叶修,黄少天甚至都抛弃了自己的小猫窝!改睡两脚兽那张又大又硬的床,时时刻刻面临被两脚兽用被子埋住的风险。


被子,在黄少天心里那是两脚兽用来对付他的最有利武器,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小橘猫的体型太小,每次被叶修用被子一裹住就半天找不到出路,尤其现在天气还冷,小橘猫遇到被子,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他在里面睡着。


一睡还睡得天昏地暗,两脚兽都起床了他还昏着。


偏偏叶修这只两脚兽非常狡猾,自从捡了橘猫回家,发现小家伙对被子毫无抗性之后老爱抓他一起睡觉,把猫当天然热水袋使。


对于成为热水袋这件事,黄少天一开始是拒绝的,但碍于自己肩上扛着监督叶修睡觉的重任,况且自己这只两脚兽看着实在不太健康,他再三思索,勉为其难地接下这个使命。


并在每次被叶修抱上床前都自行叼住逗猫棒,讲究一个猫在棒在的道理,见缝插针挑战叶修——也不看看小橘猫都陪睡了!给逗两下是公平交易!不吃亏啊!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喵,事实证明黄少天的坚持骚扰很有用,叶修在无数次被猫叼着逗猫棒戳腿后总算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既然是带回家的猫,那就要负起责任来,发现小橘天不对劲后,叶修当机立断,从柜子里翻出条小毯子,揣着黄少天就往屋子外走。


要知道叶修这家伙出门可是件大事,尤其还是带着黄少天出门,放在往常,小橘猫都得欣喜若狂地鼓爪庆祝一下,但介于今天叶修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黄少天在毯子里没敢多动弹,只冒出个脑袋眼巴巴地瞅叶修。


不会又要被丢掉吧?至于吗自己不就是叼着棒子骚扰了两脚兽几天吗!小橘猫竖着耳朵,一边观察四周,一边忧心忡忡地想。


确实像他这么吵闹多动的猫少见,要是换去个别的人家里,恐怕还真受不了黄少天如此闹腾,只不过捡到小橘猫的两脚兽恰好很特殊。


别人觉得太吵,看在叶修眼里却挺可爱,他住的房子不小,平时一个人呆着总显得冷清,小橘猫来了正好添点生气,平时叶修看着这小家伙从房东跑到房西,咋咋呼呼热热闹闹地上下乱窜,也算是一种消遣。


他捡小橘猫捡得是不太走心,还要黄少天扑腿翻滚地纠缠才肯抱回家,但既然已经抱了,床都暖了,再丢未免太没有良心!


只是黄少天这几日确实表现地过分活泼,叶修不知道小橘猫是胜负旺盛,只当他是行为反常,这会儿裹着毯子,是要把他捎去宠物医院,仔细瞧瞧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宠物医院,在两脚兽的眼里看去是很正常一地方,病了吃药和饿了吃饭一样是永恒真理,但在小橘猫眼里,叶修带他去的这地方简直是地狱!这白大褂,这半猫多高的镊子钳子,整个地方的氛围都很阴森,难道黄少天的修仙伪装计划败露了,叶修这是把他带来解剖研究?


果然两脚兽都是狡猾的!黄少天痛心疾首,还没在心里感叹完呢就给抱上了一张木桌子,眼看自己身上的毛毯就要被揭开,黄少天求生意识相当强烈地弓起后背,趴下耳朵,从喉咙口发出威胁的呼噜声,绷着后腿准备逃窜,正在他前爪要扑出的一瞬间——


叶修往他嘴里塞了颗猫粮。


当初让小橘猫挑的时候,黄少天亲爪指定的那一种,鱼味丰富嚼劲十足,颗颗充满诱惑。


黄少天的动作迟缓下来,率先把嘴里那颗食物嚼巴嚼巴咽了。


“看个医生而已,别紧张。”叶修说,拍了两下黄少天的脑门,“躺下吧!”


原来不是被解剖,黄少天略放心地舔一舔嘴边上的毛,小声嘀咕一句后往木桌子上趴下去。


这家诊所有些年头,兽医也是个蓄着胡子的老大爷,要不是黄少天紧张过度,对诊所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此时仔细打量打量,不难发现这当兽医的两脚兽还挺仙风道骨的。


“什么毛病?”兽医把手往橘猫背上一搭,和把脉似的问。


“有点吵。”叶修很简洁地答。


“喵嗷嗷嗷嗷!!”黄少天顿时很配合地嚎起来,他心里不甘啊!什么叫有点吵,橘猫的性格叶修捡他那会儿没有察觉吗?况且他叫还不是因为两脚兽不用逗猫棒和他PK!要是叶修好好陪他逗上这么一两次,他至于每天缠着叶修叫吗!况且小橘猫只是话多而已,怎么叫吵,退一万步来讲,也应该说他是活泼向上好不好!


小橘猫嘴上嚷嚷的这些话,叶修自然是听不懂的,猫科动物之间的交流,落到人类耳朵里顶多是“喵呜”和“喵嗷”的区别,要是叶修能听懂,小橘猫缠着他要逗猫棒的问题早解决了。


这会儿黄少天也正是知道叶修听不懂,这才大着胆子一通乱嚎,甩着尾巴发泄心中不满,


没想到他这一通抱怨,叶修是没什么反应,兽医却低下头来,对他很是惊讶的“哦?”了一声。


“怎么了?”叶修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这只猫叫得有点意思。”兽医意味不明地答道,目光注视在小橘猫身上。


黄少天被盯得毛骨悚然,这才扬起脑袋去瞅把手搭在自己身上的人,这一看,吓得他尾巴都不敢动了,小心翼翼地往叶修那边挪了两步。


“哟,刚才不是叫得挺欢吗,这又是闹哪一出?”叶修看见小橘猫的动作,问句转向黄少天。


“……”只可惜黄少天对那个稀奇古怪的兽医有所防备,现在叶修问他,他也不敢多嚎什么,只能故作无辜地用单音回答,“喵。”


这声喵,就算在猫科动物的沟通里那也是句简单的喵,放在这里被黄少天喵出来,总有点儿欲盖弥彰的意思。


好在他这欲盖弥彰很有效,兽医总算把眼神从小橘猫身上挪开,指挥叶修把黄少天翻面,说是要仔细检查。


翻面!那是要露出肚子的!虽说黄少天在叶修家里呆得熟门熟路,平时没少出卖自己的肚皮毛,但那是在和叶修相处很久双方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喊他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肚皮,还给摸,把他黄少天当成什么猫了!猫脸还要不要!


叶修才把橘猫翻身,手下的小家伙就举着四爪表示肢体抗议,张嘴愤怒地露出尖牙,两只前爪的肉垫直往叶修手上拍。


“看他这样子不太乐意吧?”叶修虽说听不懂黄少天每天嚷嚷的是什么,但长久相处下来,也能从肢体动作来推断小橘猫的心情,这会儿他瞅着黄少天那张猫脸,愣是从小家伙的眼神里看出来点羞愤来。


一只小猫也有羞愤这种情绪,也是奇了。


“哦,没事,你摸也可以。”兽医看一眼奋力挣扎抗拒的小橘猫,又看一眼挑着眉头的叶修,对这对人猫组合很是宽容地说道。


叶修摸黄少天,那是相处里的常态,小橘猫养在家里不就是用来摸的?平时黄少天窝在沙发上睡觉,叶修路过时不时撸个脑袋摸个耳朵,晚上睡一张床,叶修干脆把黄少天当暖手宝用。


小橘猫浑身上下从耳朵尖到尾巴毛,就没有一块地方是叶修没摸过的。


这会儿摸个肚皮,其实不算什么。


但问题是在自己家里摸肚皮,和在外人面前摸肚皮,那羞耻度压根不在一个位面上,黄少天仰面躺着给叶修搓捏,边上还站着一个神神叨叨的兽医……场面乍一眼看去有点糟糕,和被人围观做什么坏事一样。


叶修揉猫的手法很高超,黄少天这只橘是只很正宗的橘,通体都是橙色,背上颜色略深,肚皮上的绒毛软乎乎地泛着白,叶修手挺大,放上去掌心就盖在小橘猫肚皮中间,食指抵到黄少天下巴上,趁着搓捏的空档还调戏一般搔他下巴。


小橘猫的白毛毛被叶修揉到蓬乱,从那人的指缝里露出来点,黄少天原本为表抗议伸出去的前爪都在叶修手心逐渐收回,弯着团到胸前,像是抱住了叶修的手。


“还挺享受哈?”叶修忍笑道。


“咪呜……”黄少天眯起眼睛,缩着爪子哼哼。


从小橘猫的角度看不出叶修的手法动作,只觉得这么撸舒坦,也顾不上仔细思考叶修一个没养过猫的人怎么撸猫手法如此高超。但从叶修的角度看,他的右手整个展开,为了不压到黄少天而形成个弧形,五指各有分布……这不就是握鼠标的动作吗?!


原来撸猫和握鼠标,还挺有异曲同工之处的。


当然,这手法操作不能被黄少天知道,省的那家伙又要跳起来嚎叫。不光是什么手法,摸猫嘛,能把小橘猫撸爽就好。


撸爽那都是第一步,叶修特地出趟门,把黄少天捎到医院来可不是来单纯摸猫的,眼看黄少天被撸得四爪朝天神智模糊,连尾巴都酥了。


“差不多了吧!”叶修手上动作不停,开口问着。


“嗯,往下摸摸。”兽医点头答。


猫科动物的听力,必须要比两脚兽好,但无奈黄少天现在的反应跟不上,就算听见了叶修和兽医在说的话,一时之间也理解不了是什么意思。


但很快,他就切身体会到了什么是“往下摸摸”。


叶修的手略转一个角度,往下挪几寸,正巧卡在小橘猫的两条后腿之间。


原来这才是叶修摸他肚皮的真正目的!黄少天浑身一震,立刻惊醒,耳朵猛然向上竖起,举着爪子想从叶修手下跳起来。


只可惜叶修的反应比他更快,在黄少天清醒的一瞬间,叶修早已猫蛋在握,搓着那块地方小揉两下。


“嗯,圆滚滚的。”叶修做出评价道,“手感不错。”


“嗷——”黄少天惊声尖嚎,这一声的意思其实听不听得懂都一样,叶修都能想象出他是在骂“靠!”。


TBC。

感谢喜欢

神秘的兽医究竟是谁?小橘猫是否会迎来结扎?敬请期待下一期的“人宠之争”。


评论(67)
热度(1093)

© 一个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